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 章四十四 回答

卷十 章四十四 回答

  刀魂和冰凝之间陷入了沉默。

  冰凝等待着刀魂的回应,刀魂则目光闪烁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让我看看你的脸吧。”刀魂忽然说。

  “……这和我的提议有关系吗?”冰凝毫不犹豫地摇摇头,“我的容貌,你还是别看了,没什么好看的。”

  “哦,那你刚才提出的计划,我就不参与了。”刀魂耸耸肩说,“不和蒙面之人并肩作战,因为刀子一定会从后面来的。哈哈,你还记得这句杜兰德自创的古语吧!”

  冰凝周身的气息骤然变冷,渐渐流露出一丝凌厉的气势,直冲着刀魂而去。

  刀魂却满不在乎地受了,神情自若地站起身来,笑着说:“谢谢你告诉我,有关‘熔兵炼体’这套功法的特性。接下来,我会自己看着办的。”

  “你真的打算拒绝我?”

  “干嘛啊,你还要好人卡啊?行,我给你好了——冰凝,你真的是个好人。”

  刀魂笑嘻嘻的,眼神却很认真。

  “这么说吧,我和杜兰德鹿死谁手,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与你无关。他曾答应给我三次挑战他的机会,而现在我知道了,就算杜兰德给我机会,熔兵炼体本身,也早就把我的机会抹杀了。但无论如何,杜兰德给了我机会,而且直到目前为止,都履行了他给我的承诺。这对你来说,或许没有意义,但对我来说,这些都是有意义的。”

  刀魂见冰凝沉默着没有回应,摇摇头叹息说:“算了。你这种变态,大概听不懂我的意思吧,也不勉强了。”

  “作为你告诉我这么多事的回报,我可以当作没见过你。你不是该去寻找那个什么李尔蒙斯石板吗?那就请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刀魂说完。转身打算离开,态度干脆得让冰凝措手不及,进而恼羞成怒。

  两次了,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上一次在命运安排之地,冰凝向杜兰德提出了“联手”的提议,结果被杜兰德以一句莫须有的古语为理由拒绝。

  那一次。冰凝就发誓要将杜兰德碎尸万段。

  这次居然又被杜兰德的分身给拒绝了,同样拒绝得如此儿戏,如此无厘头,拒绝得……如此斩钉截铁!

  唰!

  冰凝一闪身出现在刀魂身旁,拦住他的去路。一记“法术真形.琥珀冰镯”发动,时光凝停,冰镯径直朝刀魂的头顶套了过去。

  “想留就留,想走就走?你是不是想得太天真了!”冰凝冷喝。

  但她说完就愣住了,因为似乎被时光凝停定住的刀魂,忽然一伸手,精准地捏住了琥珀冰镯,将之捉到手里。一阵揉捏。

  咔嚓,咔嚓嚓,冰镯好像废铁似的。在刀魂手中变成了一团破烂,然后被他随手丢到了一旁。

  “干嘛啊,很惊讶?”刀魂咧嘴一笑,“别忘了我现在的规则可是315阶!有种你变冰矮人跟我打呀!”

  冰凝变冰矮人之后,能级堪比下位神,高出刀魂十倍。但规则上。刀魂又比冰凝强了三倍以上。这样一来,虽然战斗力依然有差距。但已经不像两人上次遭遇时,那种一边倒向冰凝的状况了。

  冰凝剧烈地呼吸着。显然已经无比愤怒,却在犹豫要不要立刻撕破脸。

  “你真的打算拒绝我?”

  刀魂也冷下脸来,“你最好搞清楚一点,就目前而言,杜兰德依然是我的头儿,我的本尊,我的老大……随便什么名称都没问题,总之,我和他现在,依然是主人和仆人的关系。”

  说这番话时,刀魂的口吻很平静,已经没有过去的那种心理上的排斥感。

  他的心态已经更加平稳了,意味着他的内心更加安定、更加自信、也更加强大。

  刀魂瞥了一个方向一眼,接着说:“而我的主人的老婆,现在好像都快被干掉了,敌人还是个牙签似的家伙,我还能在这里继续悠闲吗?没有这个道理的。”

  “闪开吧,现在的你,已经无法干扰‘双向瞬移’了。”

  “杜兰德回来之后,我可就没办法继续装作没见过你了哦,到时候,你走得了吗?”

  刀魂抱着胳膊,冷笑着看着冰凝。

  “你走得了吗?”——这话的杀伤力确实一流,冰凝略一犹豫,让开半步,说:“你会为你现在的决定后悔的。”

  刀魂满不在乎地笑了笑,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

  ……

  “呼呼……呼呼呼呼……”里尔多森人剧烈地喘息着,脸上满是血迹,受伤不重,却形象狼狈无比。

  他愤怒欲狂地看着已经几乎站不稳的安德丽雅,癫狂地尖叫怒骂:“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区区一个虚神,你这个区区虚神,竟然……竟然把我逼到这种程度?你……你死定了,我要让你尝试最恐怖的灵魂折磨,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安德丽雅没所谓地笑了笑,满脸都是不屑和轻蔑。

  这让里尔多森人更加愤怒,几乎气炸了肺。

  在刚才的战斗中,安德丽雅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尤其是在规则方面,施展出星术的她,规则位阶竟然超过了身为大神官的敌人。而且星术带给她的规则非常完整,兼顾攻击、防御、速度,配合上紫神妖姬强大的生命力量——

  安德丽雅真的抵挡住了对方!

  但她确实已经到极限了,视线开始模糊,全身疼得几乎麻木。

  “你……到底是为什么啊?”艾莉婕不知何时已经红了眼眶,“你没必要为我做到这种程度的,算我求你了,你自己逃走吧!”

  “你……白痴啊……”安德丽雅居然还在笑。

  “谁说我是为了你?少自作多情了。这里。是我和杜兰德的城,也是我母亲建立的城,既然见到了敌人,身为城主的我怎么可能那么窝囊地逃避?”

  她终于用完了最后的气力,慢慢坐倒在地。头顶上的无名星辰消散,再也没有半点抵抗力了。

  艾莉婕死死咬着牙,依然控制不住眼泪流下来,安德丽雅说得嘴硬,但艾莉婕知道那都是蹩脚的借口。

  安德丽雅是为了她艾莉婕才留在这里的。

  “喂……”艾莉婕似乎有了某种决定,她看向那名里尔多森人。一字一顿地说,“放了她,我可以把这个给你,否则你别想打开这枚戒指。”

  说着举起了手中的戒指。

  事已至此,艾莉婕管不了那么多了。虽然此举形同背叛家族,但她相信杜兰德一定能将戒指中的石板重新抢回来的。

  那里尔多森人微微一愣,旋即狂笑起来:“我挥手就能杀了你们,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哼,你不希望这个女人死吗?那好,我就先杀了她!”

  他闪身来到安德丽雅面前,一指直戳眉心,这是大神官级别的强者全力的一击。全无保留。

  安德丽雅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但预想中的死亡没有到来,耳边反而响起了里尔多森人医生惊慌失措的惨叫:“见、见鬼的。这是怎么回事?”

  一抹紫色的刀光在他手腕处亮起,一闪而逝。

  然后他的手腕以上的部分,就没了,消失得干干净净!

  里尔多森人惨叫着跌退,看着骤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紫袍人,当看清对方的容貌之后。他尖声大叫:“战斗法师杜兰德?!”

  “哎呀,看来又有人把我和杜兰德搞混了呢。”刀魂淡淡一笑。也不见他有举步的动作,整个人便凭空出现在对手的面前。然后大手一张,扼住了对方的喉咙,将矮小的里尔多森人整个人都提拎起来。

  双方能级相差十倍以上,但刀魂的规则位阶,是对方的三十倍以上!

  所以真正的战斗力,刀魂反而比对方更强。

  “小子,你以为你是谁?”里尔多森人奋力扭住刀魂的手腕,双脚同时点向刀魂的胸膛,他毕竟是大神官级别的强者,并非全无抵挡之力。

  刀魂也不废话,全身审判之力散发出来,形成一个巨大的棺材,将两人都框了进去。

  从安德丽雅的角度看过去,那审判刀棺隐隐震荡着,隐约能听到其中属于那里尔多森人的越来越弱的惊呼和惨叫声。

  “呼——”安德丽雅长长地松了口气,“幸好,杜兰德的这个分身还是赶上了,唉,这次真是就差一点就死了啊。”

  虽然心中还是觉得有点奇怪,觉得刀魂出现得这么晚,似乎有点问题。

  但安德丽雅真的太累了,累得眼皮直打架,大脑运转的速度都变慢了许多,没功夫去想复杂的问题了。

  无论如何,刀魂总是来了嘛,这样一来,算是死里逃生,摆脱危机了呢。

  “艾莉婕,我们得救了哦,你想不想……”安德丽雅勉强回过头去,后面的话却好像卡死在了嗓子眼里。

  视野中,艾莉婕刚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满脸惊喜之色,似乎正打算朝安德丽雅这边走过来,一同庆祝死里逃生的喜悦。

  但她没能迈动脚步。

  “这是……怎么……回事?”

  艾莉婕低头,满脸错愕地看着胸前突刺出来的一截冰蓝色的刀锋,随后握着戒指的左手一痛,身后一个冰冷的女性声音说:“李尔蒙斯石板,我就收下了。”

  轰得一声,审判刀棺破碎,刀魂拎着已经一动不动的里尔多森人冲了出来。

  刀魂难以置信地看着被一刀刺穿了心脏的艾莉婕,眼中几乎喷出火来:“该死的,冰凝你干什么?”

  刀魂不知道先祖石板在艾莉婕身上的事,他大意了,本能地认为冰凝不会对一个艾莉婕这个在刀魂看来无关紧要的人出手。

  所以刀魂对安德丽雅做了保护措施,却没理会艾莉婕。

  反正冰凝又不知道艾莉婕和杜兰德曾经的情侣关系,刻意去保护她的话,反而会比较可疑吧。

  “我说过,你会后悔的。”冰凝抽出刀锋,冷笑着说。

  说完转身就走。

  冰凝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就是冲着李尔蒙斯石板来的,至于和刀魂的那项提议,只是第二重要的目的。

  就在这时,天空中响起一声霹雳,杜兰德扛着巨大的李尔蒙斯家族基地,通过双向瞬移,回到了牧者之城。(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