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 章四十八 提线

卷十 章四十八 提线

  “抱歉啊,杜兰德,是我太天真了。”左命脸上的愤怒与羞恼之色,逐渐地褪去了,她恢复了平静与宁定。

  她扬起头,看着头顶上那本被斩成两半的《双天典》投影,淡淡地说:“我们双天界天人族,是最高贵、最纯粹的种族,我们每个天人族人,一生只能融合一个至高神火,也就是说,我们只能成为下位神,即便有更多的神火摆在面前,我么也无法融合。听起来好像有点弱?不是吗。但是!我们却拥有与同族合体,成为中位神、上位神、甚至是至神的可能!而在规则方面,有双天典的馈赠,我们始终屹立在位面世界的最顶端。”

  左命顿了顿,流露出一丝淡淡的苦笑,有些自责地说:“但是,我刚才,却试图借助外力来与你对战,抱歉,这是我的失误。”

  杜兰德皱了皱眉,只见左命抬手一招,她头顶的双天典投影骤然沉落,轻轻落在少女大神官的手中。

  这一刻左命的眼神变得极为虔诚,透着一丝恬淡。她低头看着分成两瓣的典籍,伸出拇指和食指,指尖分别按在左右两半典籍上,然后虎口收拢,两指一拈、一合,将分开的典籍重新合拢到一起。

  典籍愈合了,却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好似蜈蚣的疮疤,在封面上曲折地鼓起。

  左命也不在意,只是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双手捧着典籍,一反手,将之拍入了自己的胸膛之中。

  轰!

  这一瞬间,整个位面的人。包括牧者之城的人们,都看到位面北方的方向上,升起一道璀璨华美的金色光柱,通天彻地,透着令人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的至高气息。

  左命人在光柱之中。她全身上下都冒出了细密的血珠,小脸上浮现出一缕痛楚之色。看起来,将双天典的投影纳入身体,是大神官的某种禁招,伴随着巨大的痛苦。

  她疼得身体都开始痉挛了,脸上却露出了笑容。看着杜兰德,认真地说:“杜兰德,你真的很强,左心输给你,并不冤枉。就算不是为了帮左心报仇。像你这样的人,我也没办法放任你这么活着并继续强大下去。我要为了双天界……杀了你。”

  杜兰德已经看出来了,在《双天典》投影入体的那一瞬间,左命的生命体征就消失了。换句话说,某种意义上,她在那一刻就死去了,只是以某种杜兰德也看不明白的方式,继续保持着存活的状态。

  以必死所换取到的。是比全盛时期的左命,更加强大、更加高阶的命运规则之力!

  她用自我的毁灭,换取杀死杜兰德的强大力量!

  “双天禁术……”

  “命运之手。提线玩偶。”

  左命轻声地吟诵着,脸上的痛楚消失了,流露出孩童般的天真之色。她原本几乎没有颜色的眸子开始充血,变成了金色。

  在少女身后,一只若有若无、隐隐约约、让人看不清楚、却透着无边伟大的手掌,缓缓浮现出来。那手掌并非人类手掌。而像是某种至高无上的存在探向凡间的命运之手,一共有四十九根手指。

  手掌的掌纹玄奥莫名。看到那些纹路,似乎就看到了命运的本质。

  腾腾腾。腾腾腾!弹响声中,每一根手指的指尖上,都弹出一根细长的金色丝线,一端连在命运之手的指尖上,另一端则深深刺入了少女的身体里。一共四十九根丝线,全部刺入后,少女张开手臂,软软地挂在那些线上,真的好像一个被命运之手操纵的提线玩偶。

  这一招,本该是用在对手身上的。以命运之手的伟力,强行操纵对手,甚至直接令其自残、自杀都能做到。

  左命却将之用在了自己身上,这是一生中只能用一次的招式,将自己献给命运,也把战斗交给命运。

  时间神官操纵时光,空间神官玩转空间,战斗神官重订胜负规则——他们全都有着左右世间规则的掌控力。

  反观身为四神官之首的命运神官,这类神官战斗的要诀,不是操纵,不是掌控,而是要学会“放手”。

  放手给命运。

  不知何时开始,杜兰德眼中亮起了极亮的七彩色光芒,而且越来越亮,好像两颗七彩色的星辰在双眸中升起。

  久未单独使用的“超精复制之力”,正在全力运转。

  在杜兰德的背后,那个若有若无的李尔蒙斯的身影,渐渐地开始放大、拔高、变得清晰。但这一次,两仪镜盾、裁决尺剑、审判魔装、还有那种还未开发完成的幻术招式,都没有出现,只有一个李尔蒙斯的虚影而已。

  这个虚影伫立在杜兰德身后,虚影身上,渐渐探出一条条半透明的丝线,就像命运之手上的丝线一样,从背后刺入了杜兰德的身体各个关节部位。

  李尔蒙斯虚影就像命运之手,甚至在气势磅礴上,并不亚于对面的命运之手。

  杜兰德却和左命不同,他不是被李尔蒙斯虚影操纵的玩偶,而是以这种方式,与先祖的虚影完成了某种“同调”!

  “一击定胜负吧。”杜兰德淡淡地说。

  他高举起手中的审判战刀,在他身后,李尔蒙斯同时举手,根本说不出是人带动了虚影,还是虚影带动了人。可以肯定的是,随着杜兰德举起战刀,前所未有的沉重压迫力,好像一堵巨墙般向左命撞了过去!

  命运之手似乎都感受到了某种挑战,四十九根手指变魔术般弹动抖转,根根丝线紧绷起来,左命浑身一震,好像瞬间过了电,娇躯立刻挺立如枪。

  少女目视着杜兰德,露出一个微笑,这是她唯一没有交给命运的表情。

  她点点头,也说:“一击定胜负。”

  ……

  ……

  牧城上空。乌云密布。事实上不只是牧者之城,整个谜之位面,从刚才开始就变得黑压压一片,乌云遮天蔽日,隐隐震动着。似乎位面就要哭泣。

  杜兰德和左命在海外的战斗,已经影响到了一整个主位面的天象。

  巨大的李尔蒙斯家族基地已经降落地面,基地打开,基地中的族人们和城中的族人们聚集到一起,所有人都很安静,或焦急、或担忧、或憧憬地望着北方。等待那场没有外人能插手的战斗的结果。

  他们偶尔低声地交谈几句,声音不大。

  海外的族人们说着家族在海外受到的威胁,还有不知被谁化解的危机。城中的族人们,则反复提着“杜兰德”这个大多数族人颇感陌生的名字,以及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具体含义。

  “我说你。没事跟族内的自己人掐个什么劲啊?”卡萨正在帮凯撒疗伤,蹙眉不满地说,“根本就是自己找不痛快嘛!不过真是没想到,我儿时的那个玩伴、当年那个臭屁到极点的杜兰德,竟然已经这么厉害了。凯撒你不知道他刚才在海外的时候有多厉害。”

  凯撒笑了笑,眼神里不再有多余的情绪和不良成分,轻声说:“不用去海外,我也已经很清楚他的实力和手段了。希望他能尽快打赢。然后回来吧。”

  “哦对了……”卡萨忽然想起来,“艾莉婕人呢?”

  “不知道,刚才就没看见。”凯撒抬手指了一个方向。“你看,督兰德那小子,不是也在找人问呢吗。”

  “哦……”卡萨皱眉看了督兰德几眼,就不再多管了。三个月前艾莉婕说答应了督兰德的求婚时,卡萨持坚决反对意见。

  这时候,牧城众们都聚集在一个地方。肯特、白虎、薇薇安、铁拳、黑德森、金、奥古斯都……所有人都安静地站着,围成一个圈子。铸成围墙。他们在等待自己的城主大人战斗归来,也在等待城主夫人。

  牧城众围绕的中心。安德丽雅和艾莉婕依然被笼罩在紫色的半圆形光茧中。

  夜翼和兰子也站在旁边,兰子刚刚完成了传送界门的搭建,接下来只要再等一小会儿,传送门最后的调试工作就能完成,森德洛那边,就能派来人了。

  兰子脸色疲惫,看了北方一眼,感受着那个方向上传来的波动,她知道那不是自己和夜翼能插手的战斗,不过兰子脸上并没有多少担心。

  “应该能赢吧。”兰子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复杂,“毕竟他做出了那样的决定,终于成为了中位神啊。杜兰德他,恐怕早就将双天界的大神官计算在内了,所以他才会放下一直以来的坚持,以那种方式补全融性吧。”

  杜兰德一口口吃掉冰凝的手臂的样子,那沉默的脸,还有被他压抑在眼睛深处的如狂愤怒,至今还在兰子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不是为了左命才吃的。”夜翼摇摇头,“就算没有左命的到来,杜兰德也会那么做。”说着夜翼看向紫色的光茧。

  “啊……是因为艾莉婕啊……”

  紫色光茧还未散开,隐隐波动着,那强大精粹的生命气息,甚至让夜翼和兰子都感到暗自震惊。虽然凯瑟琳也有妖精血脉,但毕竟经过了宗祠洗礼,血脉中的力量被挤出体外,形成了那个无名星辰。

  真正虚神级别的紫神妖姬,夜翼和兰子都还是第一次见。

  “那个……让一下哈,请让一下,让我进去看看嘛。”一个声音,忽然在牧城众围成的人墙外响起,“别不让我进去啊,哎呀美女你干嘛打我?自我介绍下,我是梨儿萌死,是杜兰德的好搭档哦,真的,不骗你!”

  夜翼微微蹙起眉头,兰子则有些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只见梨儿萌死满脸笑容地挤开人群,硬是挤了进来,很高兴地和兰子打了个招呼:“哟,兰子。”(未完待续)

  ps:今天的第二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