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七 冰封,献祭,血杀,入秘

卷十一 章七 冰封,献祭,血杀,入秘

  杜兰德赶到的时候,朵朵正躺在妹妹果果的怀里,拥有1级预备神实力的她,看起来没有什么外伤,唯一的伤口在心脏,她被一名虚神级别的战斗神官临死反扑,背心挨了一拳。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心脏却被震裂了。

  “姐姐……呜呜,姐姐!”果果刚刚经历了脱困而出的狂喜,接踵而来的,却是姐姐为了救自己而伤重不治的消息。

  图桑站在果果身后,不知道该对出现在眼前的咏战堡垒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对果果和朵朵说什么。

  “朵朵,是我,杜兰德。”杜兰德走到朵朵身边,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很凉,心脏受损之后,已经无法将血液推挤到四肢。

  听到杜兰德声音的刹那,几乎已经失去意识的朵朵眼皮微微一动,慢慢地重新睁开来。她花了一点时间,才勉强聚焦,看到杜兰德的脸。这一刻她露出满足的笑容,真诚感激地对杜兰德说:“谢谢你,杜兰德。”

  谢谢,很简单的一句话,这是朵朵对杜兰德最后想对杜兰德说的话。

  说完之后,这位曾经叱诧预备学院的曾经的1级预备神和特派观察员,带着一丝笑容,慢慢闭上了眼睛。

  杜兰德叹了口气,对果果说:“把朵朵交给我吧。”

  果果硬憋着不肯哭出来,抱着姐姐渐渐冰凉的身体不肯放手。

  杜兰德加重了语气:“你不想救你姐姐了吗?”

  “什……什么?!”果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眼睛看着杜兰德。

  她身后的图桑,还有杜兰德身后的兰子也不可思议地问:“心脏受到这么沉重的伤势,已经是不可逆的伤势了。杜兰德。你难道还有办法?”

  杜兰德没有回答,他将朵朵的身体接过来。他手上涌现出大片的冰蓝色寒气,寒气凝聚成一个个冰蓝色的迷你镯子,从朵朵的身体各处融了进去。随着越来越多的冰镯融入,朵朵身上慢慢浮现出一层琥珀色的蓝色晕光。好像沉睡在冰棺里的美人。

  “这是……琥珀冰镯?”兰子满脸讶异,她不知道杜兰德已经学会了这种冰系真形。

  琥珀冰镯,是琥珀之刃的最终形态,以冰之元素入手,最终却能引动时光规则的力量,这种“跨系”的真形。是非常了不起的真形。

  杜兰德是从冰凝那里学会这招的,用“超级复制之力”。虽然只是初学,但已经是货真价实的真形了。

  但杜兰德不愿告诉别人,因为冰凝是杀死艾莉婕的仇人,杜兰德用这招的时候。心会痛。

  “朵朵受重创的是心脏,而非灵魂。所以如果能找到重新唤醒她的身体生机的方法,就还有救回她的可能。”

  杜兰德抬眼对果果说。

  他此时所做的事,正是以“琥珀冰镯”将朵朵冰封,以冰之力冻结她濒临死亡的身体,以时光凝停之力,保留住她的灵魂。这不算是救活朵朵,只能说给予了果果一个希望。做完这一切后。杜兰德吩咐部下将朵朵送回咏战堡垒,又拍了拍果果的肩膀。

  然后他回头向兰子点头示意,两人一起消失在果果和图桑眼前。

  果果呆呆站了一会儿。眼神里渐渐重新焕发出神采。

  图桑则有些失神地看着杜兰德离开的方向,此时的杜兰德,和图桑印象中的那个初入能体境的杜兰德,相差真的太多了。

  “这些年来,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啊……”图桑心里说。

  ……

  ……

  杜兰德和兰子与夜翼汇合,然后三人一起深入到复制版亚瑞特圣山的山腹之中。

  左央宫殿。就被压在战堡之下、山体之内。

  “双天界的家伙们,肯定还认为我们没办法打开他们的左央宫殿吧。就像他们也打不破我们的咏战堡垒。”夜翼眼中闪过一抹森然煞气,率先落在左央宫殿之前。

  宫殿周围有一层金色的护罩。将所有人都拒之殿外。

  右雨、右鳞、还有右神,现在大概以为杜兰德没办法真正攻破左央宫殿,从他们惊怒之后很快恢复平静的反应,就能猜到他们的想法。

  但就像之前他们没想到杜兰德会挥军攻袭左天界一样,这一次,他们依然低估了杜兰德的决心,也小看了杜兰德的手段。

  得到了先祖石板的杜兰德,已经不能用常理来揣度了。

  “把人带上来。”杜兰德轻声说。

  大批的神官被战斗法师押上来,这些人都是各路森德洛突袭军队,在突入左天界之后边战边抓的。这是杜兰德在出发前,所做出的特殊安排。

  杜兰德对其他人的解释是:“这些神官是筹码,是战俘。而且魂控之后,他们能帮我们更好地建立起传送界门。”

  但这个说法是有漏洞的,因为如果只是为了传送界门,为什么要抓命运、战斗、和时间神官?只抓空间神官就行了。

  只有夜翼和兰子知道,这些人,是祭品。

  他们的鲜血与灵魂,将成为打开左央宫殿的钥匙。这是一种记录在“先祖石板”上的秘法,如果不是得到了先祖石板,并得以窥得一角的话,杜兰德也不会知道还有这种打开左央宫殿的血腥方法。

  “森德洛人,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你们以为抓了我们这点人,就能让伟大的左天界屈服吗?”

  “混蛋,我早晚会杀光你们这些卑贱的战斗法师!”

  神官们愤怒地叫喊着。

  杜兰德向夜翼点了点头。目前已经能确定,两仪裁决其实是死在了双天界手里,那么由夜翼动手的话,这场杀戮便不是杀俘,而是一场血仇报复。在位面世界。“血仇报复”这种古老的复仇方式,至今仍被广泛地认可。

  幽暗的刀芒开始明灭闪烁,谩骂声和诅咒声接连小时,浓烈血腥气,慢慢地在山腹中逸散开来。

  鲜血与灵魂凝聚成一柄半透明的、散发出妖异红光的钥匙。插入左央宫殿外的光罩,然后向右旋转了两周。

  喀拉一声响,钥匙崩溃,光罩破碎。

  杜兰德、夜翼、兰子大踏步走上台阶,长驱直入。

  此时,在左央宫殿之中。有四个人,两男两女。杜兰德三人进入宫殿的时候,这四名天人族人,正盘膝围坐着。在他们的中间,悬浮着四朵金色神火。分别是左天界的命运、战斗、时间与空间神火。

  这四人,是左露、左熊、左心、左命的后继者。

  他们明显正在接受神火传承的关键时刻,以至于对外界的一切都没有感应。他们不知道杜兰德三人的到来,甚至对于外界所遭遇的巨变,也是毫不知情。

  “兰子你若下不了手,就让我来好了。”夜翼淡淡地说。

  四名天人族人的年龄明显都不大,他们被选中是因为超卓的天赋。对于森德洛,他们还未有过任何暴行。

  兰子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向后退了两步,她还是做不到在战斗之外的场合下,对四个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和意识的年轻人下杀手。

  夜翼吸了口气。眼神完全转为硬冷,提刀上前,却又被杜兰德拦了下来。

  “还是我来吧。”

  杜兰德轻描淡写地说,话音未落,四道紫黑色的刀光同时亮起,多重审判的斩杀之下。四个大神官继承者毫无知觉地倒了下去。

  这一刻,大殿中猛地浮现出一本巨大的金色典籍。那是《双天典》的投影!从《双天典》的投影上,夜翼和兰子竟感受到了人格化的滔天愤怒。似乎那典籍不是一本书,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格意志!

  殿堂中的虚空中,凭空响起了一声中性的声音,充满威严与暴怒:“森德洛人,你敢杀我选中的子民?”

  “别说得好像是第一次啊,反正这又不是我杀的第一个了。”杜兰德淡淡地说,挥刀再斩。

  在对方的怒吼爆喝声中,无数紫黑色刀光构成风暴,将《双天典》虚影绞杀成渣。随后杜兰德又挥了挥手,那四名双天族人也被彻底毁灭。

  兰子想了想,蹙眉问:“所以……《双天典》的本体,并不在这左天宫殿之中,而是在右天界那边?”

  她本以为会在宫殿中找到双天典的本体的,结果却出人意料,眼前除了四朵神火之外,再没有其他东西了。

  “不,双天典的本体,恐怕眼下根本就不在双天界。”杜兰德说。

  “那在哪里?”

  杜兰德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和梭罗战斗的赤金色光人,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声音传出了。他摊开手掌,有些无可奈何地说:“抱歉,看来以我现在的实力,还是说不出口。”

  夜翼和兰子都知道杜兰德有两件“不能说的秘密”,点点头,没再多问。

  至此,一月血战计划的第一步,才算真正地完成。

  由于双天界也能自动回收神火,所以杜兰德拿不走眼前这四朵左天界的神火。但只要咏战堡垒坐落在这里一天,这四朵神火就完全是废的!没有双天界人能用上它们。

  “好了,既然计划的第一步彻底完成,我们就进入时光秘境吧。”

  杜兰德走到宫殿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着时光秘境的入口,目光中隐隐透出一丝火热。

  进入这时光流速百倍于外界的秘境,便有了充分的时间。先祖石板所记录的那种颇为神秘的力量奥秘,或许就能解开了吧……

  ……

  ……

  “右雨、右神,‘三位一体’的冷却时间一过,我们就立刻再次合体。”

  外界,右鳞正看着两名脸色和自己一样难看的同伴,一字一顿地说,“森德洛的前进基地,居然建立在了我们双天界的土地上!左央宫殿被压在了一个冒牌的咏战堡垒之下?这是天大的耻辱!!”

  “我们未必能以暴力攻破”右雨想了想说,“咏战堡垒屹立不倒无数年,历史上,我们唯一攻进去的那次,还是靠了‘双天大人’的帮助。”

  “所以就放任那些战斗法师在我们眼前耀武扬威,大肆建立前进基地吗?”右鳞平日里不是个冲动的人,相反,他时常有些懒散。但这一次,他是真的被杜兰德刺激到了,英俊的脸上写满阴郁和森冷。

  “确实,我们暂时攻不破咏战堡垒,但同样道理,杜兰德也不可能攻破左央宫殿。”右雨轻声说。

  “……不,好像不是这样的。”右神忽然说。他没有参与右雨和右鳞的争论,而是站在复制版咏战堡垒外,静静凝视着。(未完待续)

  ps:感谢刀叔、千葬兄、下次注意点童鞋的票票~还要谢谢wb6677,最近给了我好多章节赞,哈哈。

  今天暂且一更,因为还需要敲定不少细节,明天会恢复正常。提前预告下吧,卷十一之中有大量的重要的坑要填。整个位面世界都会被全面调动起来,如此大的场面和事件,我会为大家呈现出来。从目前手头上弄出来的细致纲领来看,这卷会很好看。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