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八 对攻

卷十一 章八 对攻

  “如果我感受得没错,左央宫殿的大门,已经被杜兰德撬开了。”右神凝视着复制版的咏战堡垒,沉缓地说。

  刚刚还在争执不休的右雨和右鳞顿时闭上了嘴巴,沉默下去。

  战斗法师出人意料的突袭入侵,这其实不算什么,动摇不了双天界的根本;三名大神官合体为右雨鳞神后,被杜兰德用幻术骗过一次,也没什么。那也只是强者之间的一次胜负,与大局无关。在三位右天界的大神官心里,只要左央宫殿不破,森德洛的这个见鬼的前进基地,就是不牢靠的,随时可能崩塌!

  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三位大神官都很清楚,左天宫殿被攻破的那一刻,就意味着:森德洛在他们双天界的心脏之中,打入的这枚钉子……已经彻底钉牢了!

  右雨走到右神身边,沉声问:“他是怎么打开左央宫殿的?”

  右神蹙眉摇头:“不清楚。”

  “那宫殿之中的四朵神火,还有刚刚选定的那四名继承者……”

  “神火杜兰德拿不走。”右神轻轻叹了口气,“但四名被选中的继承者,都已经死了。所以神火虽然不会被夺走,但也算是废了。只要我们攻不破这个复制出来的咏战堡垒,神火便和被夺走没什么区别。”

  这就好像一块地,地里种的粮食,杜兰德没资格去采摘。但他在这块地的周围筑起篱笆,让有资格的人也无法占有。

  右鳞忽然笑了起来,“如此欺人太甚,你们还打算忍?右雨。这下你怎么说?”

  右雨毫不犹豫地说:“就像你刚才说的,等三位一体的冷却时间结束之后,我们立刻再合体,然后全力攻破这个冒牌的咏战堡垒。”

  说这话的时候,右雨双臂上的衣袖。忽然自行破碎粉碎,无数布片好像蝴蝶般飞舞散开,露出右雨藕白色的胳膊。她的能力很特殊,在全力运转力量的时候,能量与规则之力集中在双臂,特制的衣料也无法承受那种高密度的力量。会四散崩开。这时候的右雨是冷冽而诱惑的,细白的手臂衬得胸围鼓胀近乎夸张,也不知道如此细软的胳膊和丰盈的胸部为何会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

  她本不同意右鳞的意见,但现在真的没办法再保持镇定了。左央宫殿破,基本上意味着一小半的双天界被破了。这让人如何冷静?

  右雨和右鳞就这样达成了共识,接下来就看右神了。只要他也同意,那就不再有任何问题,唯战而已。

  在两位同伴的注视下,右神却久久地沉默着。从杜兰德进攻双天界,到后来发生的一切,都在他脑海中一一流过。右神将整件事串联在一起,在心中过了一遍。有些之前没注意到的细节在此刻凸显出来。

  比如杜兰德没带审判战刀。

  再比如,杜兰德战斗时那微妙的心不在焉。

  当时右神注意到了这些细节,却没在意。现在想想。杜兰德似乎并不是在全力与右雨鳞神搏命,而是在战斗中仍在思考、体会着什么。似乎有什么修炼上的难题正困扰着那个年轻的森德洛人,他太过投入,以至于一场可能危及性命的战斗,都无法将他从思考中完全拔出来!

  他在修炼!得出这个结论的右神,眼睛中的所有不安定都隐去。既然看明白了。就无需继续不安了。

  “……我的意思是,森德洛人已经成功建立起了前进基地。右雨,右鳞。你们要认清这个既成事实。”

  右神这话一出,右雨和右鳞同时脸色猛变!

  右神挥手示意想要说什么的右鳞先安静一点,然后他用稳健的口吻,接着说:“你们指望用下一次三位一体的时间,拔掉已经钉下的钉子,再斩杀杜兰德,是自欺欺人的鲁莽之举。那个森德洛人,是有备而来的。他不只是为了攻陷左央宫殿,而是为了左央宫殿中的时光秘境!他在争取时间修炼。如果我们下一次三位一体还不成功,就等于又给了他一段额外的修炼时间。”

  “他是冲着时光秘境而来的?”右鳞眼神一震。

  右鳞本人就是时间大神官,太明白时光秘境所代表的意义了。那是一个修炼圣地,时光流速比次级位面还慢,却没有次级位面能量匮乏环境糟糕的缺点,是绝佳的修炼场所。

  “但就算能进入时光秘境,那又怎么样!”右鳞很快恢复了平静,微微冷笑起来,“他从那里出来,就能打赢我们?”

  “那倒不可能。”右神深吸一口气,冷静地说,“但凭现在的我们,也拿不下他,我必须承认这点,你们俩其实也很清楚,只是不肯承认。三位一体的战斗力够强,但三十秒的时间真的太短了。如果我们当着这么多族人的面,一而再战,却还拿不下杜兰德的话,那对我们双天界的士气才是真正致命的打击!”

  “你的意思是不进攻了?放任之?”右鳞冷笑。

  “我不是说不主动进攻,而是现在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

  右神在关键时刻展现出了超乎寻常的冷静判断和全局意识:“如今,整个位面世界都看着呢,在看着罗切斯特和他的矮人大军,也在看着目前唯一击败了黑色矮人的森德洛,更在看着表面上唯一置身战争之外的我们双天界。而杜兰德的打算,显然是在咏战会议之前,击溃我们!——我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来,他就是抱着这么猖狂的想法,来进攻我们双天界的——不是为了占据主动,不是为了骚扰侵袭,而是为了全面胜利。森德洛想要借此机会成为位面世界的领袖,击溃了我们,再召开咏战会议,统一所有的力量。最后前去攻伐黑色矮人和罗切斯特。”

  “这些我和右雨也知道,右神,你到底要说什么?”右鳞有些烦躁地说。

  “右天大人,一共给了我们四项任务:选出四名新任的左天界大神官,献上杜兰德的人头。攻克真正的咏战堡垒,猎杀一半的战斗法师。没错吧?”右神说,“这四件事,我们倒过来做,从最后一项开始如何?”

  “你的意思是——”右雨眼神一动,有些明白了。

  左天界的四个神火目前是废的。第一项任务暂时无法完成;杜兰德实力超乎想象,依托已经扎根的前进基地打防守战,右雨鳞神也未必能一战胜之,第二项任务也很难办;至于攻克真正的咏战堡垒……那也得等到把眼前这个冒牌货干掉之后。

  但第四件事,大肆杀戮战斗法师。是目前完全可以做的事!

  “森德洛来打我们,我们也可以去打他们。”

  右神最后总结说:“血洗森德洛,这是目前最快也最简单的将局面重新拉平的方法,也是让族人们发泄愤怒和郁闷的方法,更是最好的扰乱杜兰德修炼的方法。”

  “重点猎杀杜兰德的亲人和朋友,不让杜兰德静下心来修炼!”

  “而我们三人,趁此机会,彻底完善三位一体。将合体时间拉长、稳定下来。等到下一次对垒之时,杜兰德的人头会有的,四名新任的左天界大神官也会有的。不是吗?”

  右神说完。转过身来认真看着两名同伴。

  右鳞显得有些不情不愿,却又无法反驳。

  右雨想了想,说:“把猎杀战斗法师的任务交给我吧,右神你和右鳞继续钻研三位一体就行了。现在我们合体时间太短,主要问题也是出在你们俩身上,我的合体术一直修炼得比你们出色。”

  右神也知道右雨既然崩开了双臂衣袖。便是一把出鞘的利刃,不见血是不会回来的。于是点头说:“也好。”

  右鳞略一犹豫。也终于答应了。

  “那就没问题了。”右神再次露出微笑,稳若磐石的眼神里。第一次流露出森重浓郁的血腥杀伐之气,“只要是不在咏战堡垒之中的战斗法师,统统都杀!”

  话音未落,右雨已经悄然消失在原地。以她空间大神官的能力,很快就能带上大批族人,前往森德洛大肆杀戮。

  右神和右鳞对望一眼。

  “好了,我们俩现在先静下心来,尽快完善三位一体吧……”

  ……

  ……

  杜兰德微微眩晕了片刻,重新睁眼时,眼前已不再是左央宫殿里的场景,而是一片流光构成的奇异世界。

  一条金色的河流盘绕,将这片小世界“裹起”。看着那金色沙砾构成的奇异河流,杜兰德仿佛看到了时间的本源。

  ——时光流泉。

  这就是时光秘境的核心关键,是它阻拦了外界汹涌的时光冲刷,让这片小小的秘境之中的时光数百倍地放慢脚步。

  夜翼紧跟着也走了进来,她经历的眩晕期要更久一点,一时间还没缓过劲来。

  倒是兰子,精研“心之翼杀枪”的她虽然战斗力不如夜翼,在灵魂防御方面却颇有心得,因此反而比夜翼更早一步清醒过来。

  兰子脸上隐隐有些忧色,她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提醒一下杜兰德:“杜兰德,我……有点担心森德洛。”

  “怎么了?”杜兰德正谨慎地查探这个小世界中的每一个角落,以防出现不可预期的意外情况。

  每到一个新环境,对环境的勘探和侦查是第一要务。这种战斗法师最基本的功课,杜兰德到了现在,已经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实力,却依然做得一丝不苟。

  兰子接着说出了自己的担忧:“杜兰德,我们以血祭执法,打开了左央宫殿,这件事恐怕瞒不了多久。我怕双天界恼羞成怒之下,会暂时对我们这个已经建立完毕的前进基地放手,转而直接进攻森德洛。”

  “这点你不用担心。”回答兰子的不是杜兰德,而是慢一拍恢复清醒的夜翼。(未完待续)

  ps:第一更到~感谢garbadia童鞋的打赏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