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九 属性拆分

卷十一 章九 属性拆分

  “既然来到时光秘境,就先别多想了,森德洛的情况不必担心。..”

  夜翼伸手捏了一下兰子的脸蛋,很是随意地说:“你这傻丫头,总是喜欢担心这担心那的,放心吧,在制定进攻计划之前就已经考虑到你担心的这种情况了……所以,不必多想,做好现在我们最该做的事。”

  夜翼和米洛是亲姐妹,但总是凑到一起就不和,大概是因为两女骨子里都继承了两仪裁决的自主和强势。

  而兰子性子坚韧却更加善良柔和,所以夜翼和兰子呆得久了,越来越有“大姐姐看着自己的小妹妹”的感觉。

  曾经熟悉夜翼的人根本不会想到,她会如此亲昵地捏另一位女性的脸蛋。

  兰子听夜翼这么一说,又狐疑地看了看面带笑容的杜兰德,忽然有些生气:“喂,你们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吗?别让我觉得自己好像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啊!”

  “太麻烦,懒得说。”夜翼抱起胳膊扬起脸。

  “喂,好过分啊……”

  这时候,杜兰德已经四下仔细看了一遍。他回过身来,拍了拍手认真地说:“好了,每次进入时光秘境的时间应该是有限的。我们还是闲话少说,立刻开始吧!”

  兰子瘪了瘪嘴,虽然心里有些不满又有点好奇,不过她也明白当务之急是什么,于是便不再多问。

  只见杜兰德翻手取出了某件东西,轻轻弹向夜翼和兰子。

  “你们先看看这个吧,这是我坚持让你们跟我一起来时光秘境的理由所在。”

  是的,其实到目前为止,夜翼和兰子都不明白为什么杜兰德坚持要她们一起来。

  时光秘境是个完全违逆了时间规则的存在,传闻除了双天界本土的大神官和天赋超卓的神官之外,其他人进入这里的话,虽然能获得时间上的馈赠。身体和灵魂却可能遭遇一些未知的不良影响。

  杜兰德以审判规则护体,倒是无惧。但他让夜翼和兰子也一起进来,其实有某些特别重要的原因。

  夜翼和兰子接过那件物事,低头看去。

  “两仪……归一?”

  手中是一本薄薄的书册,样式朴实,材质奇异。看着封面上的字迹,兰子还有些茫然不明所以,夜翼眼中却射出了震惊和激动的光芒。没看错的话,这是她的父亲两仪裁决的最高绝学,凌驾于《两仪怒莲》和《两仪十字斩》。怒莲和十字斩都只是攻击绝学。两仪归一,却是两仪裁决的根本,是他得以短时间内强行突破百阶屏障的根本依仗。

  “据说两仪裁决当年,曾以绝大的魄力和胆略,将自己一分为二,分离光暗,各自**。一个光系,一个暗系,都是本尊。之后光与暗各自修炼多年。重新合一,两仪重归一体,才真正铸就了两仪裁决独一无二的实力和手段。”

  杜兰德口吻里透着叹服和钦佩:“你们手中的,并不是两仪裁决自己所修炼的《两仪归一》。夜翼你应该知道。你父亲他认为自己走过的道路太凶险,不具有可复制性,所以没有留下那套修炼方法。但他留下了一个不完整的版本,本来是为了你和米洛留下的……”

  夜翼眼中涌起明悟:“父亲说过。他的两仪归一灵感,来源于双天界的大神官合体。他留下的这个功法,难道可以让我和姐姐合二为一?是合体技?”

  “差不多吧。”杜兰德点了点头。“但米洛的情况,你们也知道,她恐怕已经不适合修炼这两仪归一了。夜翼,兰子,我大致看过一遍这功法,觉得你们俩虽然没有血缘联系,但还是有可能修炼成功的。这套功法源于双天界的合体术,在时光秘境中修炼,反而成功率大,效果也好。所以我才让你们一定要跟我一起来。”

  夜翼和兰子对望了一眼,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惊喜,同时还有一丝古怪。

  合体……

  这种事情,听着觉得神奇,轮到自己来实践的时候,还是觉得有点怪异啊。

  但一想到两人合体之后,有可能再现两仪裁决的光辉,两女心中都充满了期待。杜兰德又将自己得自两仪秘藏的全套《两仪十字斩》也交给她们。其实杜兰德考虑过,要不要将熔兵炼体也一并交给夜翼,毕竟夜翼也有兵器类的神级血脉能力“夜兽”,符合修炼条件。但想想极冻审判的悲惨结局,还有如今不太受控的紫袍刀魂,杜兰德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

  “好了,接下来你们自行参悟修炼吧。”

  杜兰德干咳一声说,“修炼这个功法的时候,似乎修炼者身上的衣服都会毁掉,等修炼完善了才不会有走光的问题。所以……这个……我就不打扰了。”

  兰子脸上涌起红晕,脑海中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自己和夜翼赤条条地合体又分开的画面,脸蛋热得都快要烧起来了。

  夜翼却好像并不在意,她蹙眉想了想,忽然问:“杜兰德,这《两仪归一》,你是从哪里来的?我从没听你说过你得到了这件传承。”

  杜兰德也不隐瞒,笑着问:“你知道斯内尔吧?”

  “嗯,那个和风神齐名的血脉研究专家,他的具象武器制作技术差点夺了你的刀,要了你的命,我怎么可能忘记他?”

  杜兰德在森德洛的一位仇敌,塞尔东,如今被关在无光监狱,终日受罚,不见天日。

  杜兰德曾经的另一位仇敌,斯内尔,则龟缩在预备学院中,以他血脉能力专家的身份,继续研究着黑色矮人的秘密。甄别矮人的“圣佑烈日”,就是他开发出的技术。

  到了现在,杜兰德对斯内尔的仇恨早已淡了,杜兰德甚至借了那家伙一些审判规则之力,让他研究如何更好地以审判对付黑色矮人。试验体,则是那个被斯内尔关在他的研究塔里的黑色矮人俘虏。

  时至今日,杜兰德也不得不承认,斯内尔。那毒蛇一般将所有情绪藏在黑框眼镜背后的阴沉家伙,是个真正的天才!

  当年杜兰德就知道,斯内尔有三个最重要的研究成果:

  第一个成果,是人工调配出传奇级别的血脉能力,一人兼具诸多森德洛大家族的传承血脉能力。

  第二个重要成果,自然是针对无法调配出来的神级血脉的剥离,并制作成“具象武器”。

  最后一个成果,当年在预备学院的时候,斯内尔始终不肯告诉杜兰德,但现在杜兰德终于知道了——

  那家伙竟然得到了两仪裁决的秘藏。《两仪归一》,并将这个已经不完整的绝学,和他自己对血脉的研究结合在一起,最终,他调配出了一个从未出现在森德洛历史上的全新血脉能力:属性拆分。

  两仪裁决当年将自己拆成了一个纯光属性的个体,和一个纯暗属性的个体。

  而斯内尔,他的“属性拆分”,将本来是混合属性的他,拆分成了纯属性的个体!这就是为什么杜兰德当年杀了一个水系斯内尔。去了预备学院的时候,又遇上一个风系斯内尔的原因。因为曾经的斯内尔,是风水混合属性的,他硬是把自己拆成了两个。

  所以他当年才对杜兰德说:“风系的我。和水系的我,都是本尊,而不是本尊与分身的关系。因为没有本尊和分身的元素属性是迥然不同的。”

  “属性拆分”这个血脉能力,似乎还存在着某些隐患。未能普及。如果能解决潜藏隐患的话,它将是所有混合属性战斗法师的福音。因为混合属性难以成神。而纯系战斗法师,才容易解决融性问题。斯内尔的这一技术。有可能带来超巨大的变革。

  “有些血脉能力,虽然不蕴含规则之力,却能为掌握规则扫去障碍。”这是斯内尔曾经说的话,现在,杜兰德终于理解这话的真正含义了。(详见卷八,章十一,求死。)

  “属性拆分”不是神级能力,老实说这个能力根本没法分级,但它能极大地扫除通往神袛之路的融性问题和障碍。

  “……总之,斯内尔在2级预备区的时候,得到了两仪裁决大人的这套功法。”

  杜兰德拉回自己的思绪,看着夜翼和兰子说,“前不久,他又刚刚把这套功法交给了我,说可能会有用。现在,才算是把它真正地物归原主了。”

  夜翼深吸一口气,点头说:“谢谢你,杜兰德。兰子,我们立刻开始修炼吧。唔……先脱衣服。”

  兰子脸色一僵,讷讷支吾片刻,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脸色发红地瞪了杜兰德一眼:“便宜你了!”

  就这样,两女开始投入修炼了,杜兰德认真看了一会儿,然后拉回目光,收摄心神,他也有重要的修炼任务要进行。如今夜翼和兰子的修炼已步上正轨,杜兰德终于沉下心来,要解决一些自己的修炼问题了。

  他一翻手,取出了两样东西,左手中是古朴沧桑的先祖石板,右手则是先祖投影送给自己的那块蕴藏五层空间的世界罗盘。

  真正投入到修炼中之前,杜兰德又仔细想了一遍自己的全盘计划,并检验了自己和红袍蓝袍的灵魂联系,这才彻底摒除杂念。

  想到兰子刚才的担心——也就是双天界是否会恼羞成怒地对森德洛动手的那个疑惑和担忧——杜兰德默默地说:“这傻妮子,双天界……当然会那么做。”

  旋即淡淡一笑,不再多想。

  ……

  ……

  森德洛。

  大地广袤苍凉,充满战争刚刚结束后的血与火的气息,这时正是森德洛的夜晚,群星悬挂夜幕之上,璀璨安详。

  一个难以言喻的超巨型的传送门,无声出现在大地之上,夜幕之下。(未完待续。。)

  ps:感谢星星童鞋的月票~感谢wb兄和小刀兄的点赞还有广大订阅点击投票的亲们~

  你们看,斯内尔这么久远的坑,我都填得如此一丝不苟,哈哈,我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容易呢。有时候想想,这本书里好多角色都能单独拉出来写一本书当主角呢,比如斯内尔啊,马努斯啊,两仪裁决啊,李尔蒙斯啊……你们有想看的吗?欢迎书评区补充哦,说不定写完这本的下本就是了呢。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