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十二 石板背影

卷十一 章十二 石板背影

  当整个有尽虚空位面世界,都在为杜兰德的进击而震动时,布局者杜兰德本人,已经彻底抛开一切杂念,全身心投入到修炼之中了。[

  在与右雨鳞神战斗的时候,杜兰德确实有些微的心不在焉,这点右神看得极准。

  这是因为,目前正有一个非常奇怪的修炼问题,正在困扰着杜兰德。

  在此次一月进击计划正式启动之前,那时杜兰德刚从谜之位面回归森德洛,他本打算融合一个“火系神火”,加上在谜之位面融合的“力量神火”和“水系神火”,凑满三个神火,让自己真正成为上位神。

  自己先成为上位神的话,进攻双天界的计划就真的十拿九稳了,就算碰到右雨鳞神,也有把握战胜之。

  但很奇怪,杜兰德发现:自己以“吞噬进化之力”,解决了火系融性问题后,却没办法融合火系神火!

  刚把神火吞进去,神火就被排斥出去。

  这完全出乎了杜兰德的预料。

  或许,是因为“互不侵犯神火契约”的效力在发挥作用吧。这是杜兰德当时的猜测。毕竟自己已经融合了一个帕宁的力量神火,和一个不知道来自哪个主位面的水系神火。而当时想要融合的火系神火,也不是森德洛的。

  三个其他位面的神火集于一身,这种事或许真的太难了,毕竟有互不侵犯契约摆在那儿呢。

  但三个不行的话,两个总可以了吧?

  于是杜兰德果断换掉了异位面的水系神火,重新融合了属于森德洛的水系神火——前任水神塞尔东被关押后,森德洛的水系神火一直空着——完成融合之后,杜兰德正式成为了森德洛七元素神袛中的水神。

  这样一来,一个帕宁的力量神火,一个森德洛的水系神火,再融合一个火系神火。应该就没问题了。

  尝试之后的结果……却是再次失败!

  杜兰德没办法融合第三个神火!不知道为什么。

  三个神火,意味着上位神级别的能级。杜兰德并没有忘记一个事实:自己人在咏战堡垒范围内的时候,能级正是上位神级别!换句话说,杜兰德并不是没办法获得更高的能级了,而是“无法以融合神火的方式”获得更高的能级。

  那一刻,杜兰德没来由地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融合神火这条修炼道路,或许对自己来说,就已经到尽头了。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杜兰德就是这么觉得。

  其实在谜之位面,融合力量与水系神火的时候。杜兰德心中毫无喜悦感,甚至有些奇怪的不适和别扭。似乎神火对如今的杜兰德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反而是类似“体内异物”的存在!容纳两个异物就是极限了,三个的话,杜兰德从身体到灵魂都不接受,所以他没办法继续融合。

  为什么会这样?老实说杜兰德完全不理解。正是因为这个问题太过困扰,他才会在和右雨鳞神如此强悍的对手战斗时,都不由自主地微微开了小差。

  “现在。只能相信小妞说的那句话了。”时光秘境中,杜兰德心想。

  小妞在谜之位面期间全程昏睡不醒,却在回归咏战堡垒的刹那,活蹦乱跳地醒了过来。

  当时。那小家伙的第一句话是:“哎呀,杜杜你怎么融合神火了?还是两个!杜杜你好傻,你根本不需要融合神火的呀……”

  “我不需要融合神火?”杜兰德还记得自己当时有多惊讶,小妞的记忆虽然是残缺不全的。但她所知道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她既然说不需要,那就是真的不需要。问题是没有神火,如何解决能级问题?

  杜兰德当时没来得及问这个问题。

  因为小妞在说完她醒来后的第一句话之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用说不出是震惊还是狂喜的口吻,大叫起来:“石板!石板!杜杜你得到了石板!”

  她所说的石板,自然就是融入杜兰德体内的“先祖石板”了。

  小妞话音刚落,小小的身子便化为一缕彩色流光,融入到杜兰德的心脏中去,然后一路来到位于杜兰德心脏之中的先祖石板面前——

  嗖的一声,钻了进去!

  片刻后,石板中传出有节奏的酣睡声音。杜兰德惊得目瞪口呆。小妞似乎把先祖石板当成了最佳的小窝,她居然能毫无阻滞地进入其中睡觉。小妞过去给杜兰德的震惊很多,却没有一次比得上这次。

  而且这还不是结束,更大的变化还在后面——

  在小妞“入住”之后,先祖石板蒙着的那层薄雾,便在杜兰德眼前消散了大半。

  这块神秘莫测、引得罗切斯特、双天界、冰凝竞相争夺的古老石板,终于在杜兰德面前,展现出了大部分面貌。只因小妞钻了进去。又或许,还因为这块石板已经和杜兰德这个李尔蒙斯传人融为一体。

  此时此刻,杜兰德左手拿着石板,低头凝视。

  石板上的内容……怎么说呢,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简练啊。

  ——就是李尔蒙斯的一个背影。

  李尔蒙斯孤独地行走在一条没有前路也没有后路、只存在与脚下的道路上,走向某个未可知的领域。杜兰德记得这个背影,在谜之位面中,自己第一次见到石板时所见到的那副恢弘壮阔的画面,正是先祖李尔蒙斯孤身一人,走向一个树形的巨大阴影。在那阴影之上,还盘踞着一头生有四只眼睛的庞大生物。

  此时所展露出来的石板表面上,看不到树形阴影,也看不到阴影上盘踞的巨大生物,只有李尔蒙斯的背影而已。

  一个用极为简练的线条所勾勒出来的背影,占据了整块石板的三分之二左右。剩余的三分之一仍是迷雾。

  杜兰德闭上眼睛,伸出手指,轻轻触摸着石板,触摸着那一条条线条和纹理。每根线条,都体现出了鲜明的森德洛哲学:粗犷、有力、狂放、甚至粗暴。并在粗暴的同时。保证了极致的精准与控制!

  任何生灵,在全力爆发的同时,便无法做到精确控制了。只有战斗法师可以。

  杜兰德安静地感受着。

  不知不觉间,世界罗盘的第二层储物空间中,《暴君百五十击》和《零式》,慢慢悠悠地飞了出来。它们在空中一阵扭曲重组,最后竟变成了一把钥匙。钥匙融入到石板上的李尔蒙斯背影之中。

  下一刻,李尔蒙斯的背影,从石板画面里“活”了过来。

  一道小小的李尔蒙斯的身影,从石板的二维平面中。缓缓站立起来,立身于石板之上。

  当这个小人出现的一刻,时光秘境周围的金色流泉,都为之停顿了片刻,走得更慢了。

  秘境中流速缓慢的时光,几乎彻底停滞下来。

  正在修炼合体之术的夜翼和兰子,定格在一个姿势上,好像被冻结在了这一刻。

  唯一还能动的,只有石板上的李尔蒙斯身影。还有捧着石板的杜兰德!

  杜兰德睁开双眼,凝视那小小的人影。

  石板上的身影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拉开架势,接连摆了三个看起来简单古朴到了极点的姿势。随后人影重新回到了石板之中,再次化为李尔蒙斯的伟岸背影。秘境中近乎凝滞的时光再次流动,时光流泉重新流淌。夜翼和兰子继续修炼,对刚才的奇异变化浑然无觉。

  而杜兰德捧着石板。屏息凝立不动。

  虽然时间很短暂,但刚才李尔蒙斯的身影所展现的那三个动作,已经深深刻印在了杜兰德的脑海之中。

  “……呼……”杜兰德长长地喘了一口气。他一直下意识地屏息到现在。

  刚才,真正“激活”了石板,并让石板上的李尔蒙斯背影活过来的那柄“钥匙”,竟然是《零式》和《暴君百五十击》重组构建而成的?回想之前所发生的一切,杜兰德有点后反劲儿,渐渐才开始感到发自内心的震撼。

  石板与钥匙之间的对接,实在是太契合了,契合得有点过头。

  契合到……好像李尔蒙斯在久远的过去、在那条真正的远古之路中将世界罗盘交给自己的时候,就已经预见到了今天的场景似的!!

  “梭罗大人被称为预言者,他当年在命运的长河中看到了我和审判战刀,所以才会在谜之位面提前布置下后手。”

  “现在看来,我的那位先祖大人,怎么好像也有类似的能力啊……他难道早就预见并安排好了?”

  仔细想想,李尔蒙斯对极冻审判的安排也很奇怪。

  李尔蒙斯警告了极冻审判要小心她的刀。但他留下的封印式,在极冻审判被她的刀吞噬之后才发动,而不是在悲剧真正发生之前。

  他难道提前看到了极冻审判主动的结局?他也拥有梭罗看到部分未来的眼睛?

  “……一个先祖大人,李尔蒙斯,一个预言者大人,梭罗……这两位,有些时候想想简直都强得不像是战斗法师啊。”杜兰德心想。

  激荡的心绪又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地平复下来。

  杜兰德将注意力重新拉回到那三个简单的姿势上,在脑海中反复回想,研究起来。这才是目前的重点。

  “三个姿势……体术吗?”杜兰德蹙起眉头,“真的是体术?但怎么会有这么简单的体术?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用处和效果啊。”

  杜兰德将石板收入体内,又将还剩两层空间没打开的世界罗盘,贴身收好。

  然后他凝神站定,认真回想了一下,从那三个动作的第一个开始做了起来。

  虽然这三个动作,每一个都简单到令人发指,但杜兰德本能地觉得,或许其中就藏着李尔蒙斯强大力量的真正秘密。或许也隐藏着自己无法以融合第三个神火的方式,获得上位神能级的原因所在。(未完待续。。)

  ps:抱歉,到了这种章节,是真的写不快了。所有以前铺开的信息量都要收拢,于是才发现那些大神作者们写到后期痛苦纠结的原因所在……今天就一更了。接下来会继续写章节,但考虑到工作量,肯定没办法在睡觉前赶出第二更,大家不用等待。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