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十七 千钧一发

卷十一 章十七 千钧一发

  “黑色矮人刚刚全面失踪,森德洛这边就有一个奇特的白矮人陷入癫狂状态,这之间肯定有某些我们不清楚的联系。?”

  “而且,双天界的右雨、右鳞和右神似乎都不在……”

  “难道故意施展了秘法,暂时掩饰了自己的行藏,打算在真正关键的时刻再出手吗……”

  火龙大长老经验老道,很快已经看清楚情况了。

  他一边让龙蓝儿用龙族秘法,给族中发去讯息,一边在战局的边缘外,严密地观察着战况。

  堡垒外一片安静,神官们就像正式行刺前的刺客,没有半点声息和动静,于无声处透出令人窒息的沉重杀伐之气。

  从那些神官的眼神就能看出来,他们一个个都等着咏战堡垒内乱,最好堡垒内的防御墙或堡垒大门直接打开,然后他们就能一鼓作气冲进去,大开杀戒,洗刷这两天来双天界所遭受的屈辱。

  而堡垒内……

  虽然被防护罩隔绝了声音,听不见动静,但所有外面的人都能感受到那种莫名所以的混乱和崩溃前夕的狂躁。

  “森德洛的火神菲波快不行了。”双子光明为首的白拳牧使轻声说。

  “我怎么没觉得?”龙蓝儿忍不住好奇地问,“菲波我以前见过一次,你看他闪烁腾挪的速度越来越快了,不是吗?”

  白拳牧使露出笑容,简略解释说:“森德洛的‘橘焰鬼面’,是一种非常诡异且危险的真形。过于频繁地超负荷使用‘橘焰鬼面’,会让施术者逐渐被真形所支配,闪烁腾挪的速度和频率不断加快——而且是不受自己控制的加快!直到最后完全被真形所吞噬,不受控的疯狂瞬移而死。”

  一直没开口的上层精灵这时插了一句:“就像发条上得过猛的玩偶一直跳舞直到把自己的脑袋都跳得掉下去。”

  “喂,你别用这么恐怖的比喻好不好?”龙蓝儿小手一抖,狠狠瞪了那上层精灵一眼,回过头来有些崇拜地看着那白拳牧使。“我以前也听说过‘橘焰鬼面’,但从来都不知道这么危险呢。”

  “一切源于超级生命的真形,都或多或少地存在危险性和不可控性。”白拳牧使叹了口气,不无钦佩地说,“也只有森德洛的那些战斗法师,才能以他们独有的复制之力,将大量的真形搜集起来,最后全都演化变成森德洛的招式。”

  “你懂得好多哦。”龙蓝儿伸出手去,“你叫什么名字?”

  “熏。”

  “啊,你就是双子光明的熏?”龙蓝儿眼睛里快要冒出小星星了。“那个未来将继承双子光明的太阳王子,熏!你好呀,我是未来将继承龙族龙巢的龙蓝儿!嗯,挺好的,同为新一代的天才人物,很高兴能在这里和你见面。”

  “……”熏沉默了一会儿,脸皮微微抽搐了几下,天才横溢的他竟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蓝儿,安静一点!”火龙大长老终于喝止了关键时刻依然没心没肺的小孙女。

  事实上。如今除了有点傻的龙蓝儿之外,其他所有观战的人,还有那些双天界的神官们,神经都紧绷到了极限。

  只见在咏战堡垒之中。白矮人米洛不知何时终于追上了火胖子菲波,然后干净利落地给了他一拳。

  橘焰鬼面的真形破碎,快要不受控制的瞬移闪烁被打断了,火胖子逃过了彻底失控的厄运。但白矮人米洛的拳头又岂是好受的?菲波的身子从天空直坠而下。他鲜血狂喷,却还在奋力大喊:“风神,阻止她!”

  话音刚落。风神也惨哼一声,被米洛一拳打成了漫天的风絮飞散,迟迟无法重聚成人形。

  “呼……”白矮人米洛歪了歪脑袋,似乎终于想起来自己被火胖子吸引了注意力之前的最初目的了。

  在无数道战斗法师和神官的视线注视下,米洛一步跨出,身影在空中瞬间消失,又瞬间出现在咏战堡垒的外墙大门内侧。这堵墙有着惊人的对外防御力,却能比较容易地从内部打开。

  “不……不要……米洛你快清醒……清醒点……”火胖子艰难地从一堆瓦砾中爬了出来。

  堡垒内,无数前仆后继想要阻止米洛的战斗法师,都被一个火炬形状的巨大的白色领域阻挡在外。

  堡垒外,神官们、火龙大长老、龙蓝儿、熏、还有上层精灵们,全都目光灼灼地看着火炬形领域的中心,米洛。

  “以目前森德洛‘两点一线’的纯进攻格局而论,只要那扇门一破,立刻就会兵败如山倒吧。”

  眼光最准的火龙大长老和熏同时想着。

  在无数道或紧张、或惊怒、或期待、或催促的目光注视下,白矮人米洛慢慢提起了拳头,她眼中似乎闪过了最后的一缕清醒和挣扎,但旋即就被混乱和狂暴所取代、所支配。她大喝一声,对准那门轰出了自己的拳头!

  “完了。”

  所有战斗法师脑海里只剩下这个想法。

  罗切斯特的这次干预确实太成功了,不仅营造出了一种森德洛和矮人或许是一伙儿的错觉,扰乱了视线,更让白矮人米洛在战局最关键的地点,在最要紧的时刻,给予森德洛致命的一击。

  其实这一击本身并不致命,但他带来的后果,却是绝对致命的。

  “蓝儿,此地不宜久留,我们立刻走!”火龙大长老忽然拉上看得入神的孙女的手,转身就走。

  一场惨烈的生死大战就要在这里打响了,火龙大长老没把握在乱战中保住孙女,甚至没把握保住自己。

  “爷爷,等一下!让我看到最后……爷爷!”龙蓝儿大声抗议着。

  火龙大长老却很坚决,这种级别的战斗,视线可及的距离就是危险距离,唯一保证安全的方式,只有不看!

  就在这时,满脸凛然一直死死盯着米洛的动作的熏,忽然“咦”了一声。略一沉默后,他又轻轻地“哦”了一声。

  火龙大长老对熏的天才之名早有耳闻,知道这个双子光明的年轻人,未来的成就或许更在自己之上。事实上,若非森德洛的那个杜兰德太过耀眼,熏就是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年轻一代了。

  双天界的左露和左熊,当年未成神时也曾败在熏的拳下。据说熏一直不融合神火,只是故意为之,并不是不能融合,只是不想这么快地融合。

  所以听到熏的声音。之前还不顾孙女的反对,坚持要走的火龙大长老,反而停下来,然后回头看去——

  预期中,城门从内部破裂的景象并未出现。白矮人米洛的面前浮现出一层薄如蝉翼的紫色光壁。那应该是一个提前布设好的阵纹,只要有人从内部攻击或试图打开堡垒大门,由精纯的审判规则构成的紫色光壁,就会自动激活,保护大门。

  光壁自然是杜兰德提前布设的。

  米洛如今的实力几乎不下于冰凝。光壁接下了一拳,然后就在米洛收拳后,寸寸瓦解,渐渐崩碎。

  白矮人米洛微微一愣。随后仰天狂啸起来,这次她全力调动起全部的能级和规则之力,再次向大门轰了过去!

  在成为白矮人之后,米洛对规则的体悟能力莫名暴涨了数十倍甚至数百倍。曾经的光辉女神米洛。仅仅刚走上融合规则奥义的道路而已,自身规则之力还不到20阶。但如今的白矮人米洛,光明规则之力已有接近100阶的水准了。

  中位神的能级。加上近百阶的规则之力——就算杜兰德在,也要认真以对。单靠他留下的审判规则之力又怎么够应付?

  “……走吧。”熏轻叹一声,转过身,不再去看,准备带着自己的部下们赶回“双子光明”。

  但就在这时,熏反过来听到了火龙大长老的一声惊咦。

  事情都到了现在这地步,难道还有转机?难不成……一直没现身的杜兰德终于到了?熏回过身来,瞳孔顿时微微一缩。

  只见白矮人米洛的手腕被一个人抓住了,威力惊人的一拳距离门面只有半掌不到,却再也无法寸进。

  熏的目光顺着那阻拦米洛的手上移,最终落在那人的脸上。

  旋即,这个对诸多位面神袛的资料都了然于胸的双子光明的天才人物,却流露出了一丝困惑和惊疑。

  熏转头看了一眼火龙大长老,却见这位龙族前辈同样满脸错愕。

  ——两人都没认出那个只手拦住白矮人米洛的人,究竟是谁!

  那是一个女人,容貌很奇特,揉合了刚与柔的美感,尊贵而不失亲和,锋锐而不失淡定,威严而不露凶煞。她生着纯血战斗法师中绝无仅有的银色长发,漆黑的双眸中似乎有光暗昼夜在交替。

  “你……是谁?”白矮人米洛偏头看去,隐约感觉眼前这女人有点熟悉。

  银发女人微微一笑,抓着米洛的手臂一扬,米洛忽然感到自己整个人都腾云驾雾地飞了起来,居然无法抵挡银发女人的挥手之力!

  米洛刚在空中稳住身形,眼前一个光暗十字斩击便到了,十字斩由一黑一白两道光刃构成,正中米洛的身体后,又瞬间绽放为一朵巨大的两仪怒莲,将米洛包裹进去。招式连击之精妙,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这……这是怎么回事?”火胖子菲波目瞪口呆。

  “没事了,不必担心。”杜兰德的声音在他不远处响起。火胖子转头看去,只见杜兰德肩上扛着龙舞者邓肯,走了过来。杜兰德将邓肯放下,又抬手朝天空中散乱的风絮一招手,帮助被打散的风神重新凝聚了形体,再招到身边来,轻放在地。

  杜兰德微微一笑,对火胖子说:“好了,先别多想,我尽快帮你们疗伤吧。”

  这一瞬间,火胖子忽然有种强烈的骂人冲动:“有没有搞错啊,用得着每次都在心脏都快跳出来炸掉的最后关头才闪亮登场吗?杜兰德你小子,存心的吧?!!”

  火胖子是真的感到自己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了,不过他没来得及说出口,便吃惊地抬头看去。

  只见空中那个将白矮人米洛封印的两仪怒莲,突然间轰然爆裂,被人从内部暴力地撕扯开来。(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到!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