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十九 剔除

卷十一 章十九 剔除

  随着各种能量和乱流俄,被杜兰德的冷喝声震得飞散,罗切斯特的周围,忽然出现了一片真空地带。*

  旋即,循着米洛和罗切斯特之间的联系输送而来的杜兰德的力量,在罗切斯特面前,凝聚成型。

  凝聚成杜兰德的模样!

  这个“杜兰德”,应该只是一个能级与规则的投影,并非实体,却几乎凝成了实质。他身披骨质铠甲,手持战刀,对准罗切斯特的心口,直接刺杀而来。

  如一往无前的绝世刺客。

  杜兰德的这一击太快也太突然,那句“闭嘴,滚开”还在虚空中回荡,周围被弹开的各色能量潮汐也才刚刚开始向外退散,甚至没能散开多远的呢,审判之力凝成的刀锋,已经出现在罗切斯特的心口之前。

  这就是战斗法师。

  集中一切力量,在敌人最想不到的时间和地点,针对他们最想不到的要害和环节,做出最不可思议的攻击!

  没有前奏,没有预兆,没有警告。等意识到攻击到来的时候,才会发现已无退路,不得不立决胜负。

  “杜兰德?你……你竟然能将力量输送到这么远的地方来!”罗切斯特一声低吼,“你难道已经成为真正的上位神了?!”

  上位神,有着所有中位神不具备的“特权”,比如将超远距离地力量传输,比如身在一个位面,却借由某种定位或某种渠道,对遥远的另一个位面中的敌人,进行超远距离的打击。

  砰!

  一声闷雷般的撞响。

  杜兰德的投影,和罗切斯特的拳头,在这处不知名的偏僻虚空之中,毫无花俏地对碰了一记。杜兰德的力量就像一列超高速行驶的火车,经过了超长距离的加速,然后迎面撞上了罗切斯特这堵铁墙!

  周围还未退远的各类能量。在余波的震荡下无声崩碎,化作乱砸砸的一团团,艰难地缠绞在一起。

  哗哗……一次碰撞后,杜兰德的力量如潮水般,滚滚荡荡地原路退了回去,已不复来时的凶猛势头。

  罗切斯特则向后退了一步,漆黑如墨的身躯“咔嚓嚓”地浮现出大片裂纹,从裂纹中流淌出来的,是黑色浓稠的血液。

  他吸了口气,体表的每一个裂缝都爆发出惊人的吸力。将周围的各色能量和时空碎片吸入身体,旋即所有的裂纹和伤口,重新合拢,自行愈合。罗切斯特又长长吐出一口气,缓过劲来。

  他有些复杂地看着杜兰德的力量退去的方向。

  沉默了一会儿,才有些古怪地喃喃自语:“原来,那小子还没完全达到上位神的级别啊,强行对我发动突袭,只是为了让我不能隔空干扰米洛吗?杜兰德……哼。真是个可怕又愚蠢的小鬼!”

  说完,罗切斯特的唇角无声淌出一缕黑血。

  罗切斯特比如今的杜兰德更强,但面对那突如其来又势如破竹的一击,他还是不可避免的受伤了。

  不过罗切斯特知道。刚才那一次碰撞后,杜兰德只会比自己伤得更重。

  ……

  左天界,复制版咏战堡垒。

  杜兰德松开了扼住米洛脖颈的手,渐渐收敛了那令人惊颤的恐怖杀气。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原地站了一会儿,依然背对着所有人。除了杜兰德面前的米洛之外。其他人看不到他的脸色接连变了数次,忽白忽紫。

  最后一次脸色变化后,杜兰德张开眼睛,“哇”的一大口鲜血狂喷出来,旋即脸色彻底恢复了正常。

  “罗切斯特现在的实力,确实很强啊。”

  杜兰德心中想着。

  这一次突袭的意义,一是为了将罗切斯特这个变量,暂时地从战局中剔除出去。让局面重新回到森德洛与双天界的两方博弈之中。

  另一方面,也是杜兰德对罗切斯特这个死敌的一次试探。

  对敌人实力底细的探知,往往需要大量的情况支撑,杜兰德则选择以那种激烈的方式,将整个试探过程,压缩在了瞬息之间。

  “杜兰德……”米洛开口了,虚弱地发出声音,“你……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些什么?”

  “我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你还是少说几句,安心休息比较好。”

  杜兰德看着米洛,微微一笑,“罗切斯特现在没办法对你做什么了,想要插手战局的话,他就必须亲自赶过来。在那之前,我会了结双天界这边的战局。我本来就没打算把战事拖一个月。”

  “你……你这个白痴!”米洛有气无力地爆了句粗口,“你干嘛要为了救我而伤到自己?你伤得……很重……别以为,呼呼,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啊混蛋。”

  “你才白痴!”杜兰德哼了一声,淡淡地说,“明知道我也好,夜翼也好,其实都不能真的下手杀你,居然还在那里瞎叫唤。很有趣吗?搞得自己很悲壮的样子……好了,你老实呆着吧,一切有我。”

  堡垒之外。

  龙蓝儿拉着火龙大长老的手,有些不明所以地问:“火爷爷,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什么了啊?我都看不懂了。”

  火龙大长老嘴唇紧绷,没吭声。

  龙蓝儿又看向双子光明的熏,“喂,有没有人说句话啊?我已经完全糊涂啦。那个忽然出现的人就是杜兰德?他做了什么?杀了米洛?还是没杀米洛?喂喂,你们倒是说句话啊。”

  老实说,除了杜兰德和米洛这两个当事人之外,在场数以百万记的人,恐怕都不太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

  杜兰德忽然出现之后,推开夜翼,一反手闪电般扼住了米洛的脖子,杀戮之气,冲天而起!

  那一刻的米洛,浑身紧绷,在挣扎中待死。

  紧接着,杜兰德的身子似乎一震。旋即摇晃了几下。然后米洛的身子放松下来,似乎不再经受折磨和挣扎了。而杜兰德,他站了一会儿之后,好像吐了口血,旋即没所谓地拍拍手。这就让人完全看不清状况了。

  杜兰德没杀米洛?而且,他自己好像受伤了?

  然后呢?他现在背对着所有人,又在想什么?打算干什么?

  “感觉真的好奇怪啊。”没得到任何答案的龙蓝儿瘪起小嘴。

  如果说之前的连番激烈冲突,是一曲节奏越来越快、曲调越来越高昂的乐曲,那么杜兰德出现后,卡住米洛脖子的那一刹那。就是乐曲进行到最高点的时刻。

  但在最高点之后,整首乐曲——或者说整个局面,忽然间就平复下来了。变得舒缓,逐渐平静。

  “所以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结束了吗?没结束吗?啊啊啊,我已经完全糊涂了啦。”龙蓝儿很不习惯现场令人窒息的沉寂。

  “不,还没结束呢。”

  一直没开口的熏终于说话了。

  他声音很轻,语气却格外凝重,而且他看着杜兰德背影的眼神也颇为复杂。

  “事实上,现在恐怕才要正式开始吧。”熏苦笑着对龙蓝儿说。“没看到吗?双天界的神官们,在那个森德洛人出现后的反应和变化……”

  龙蓝儿看了过去,这才发现所有的神官大军,已经开始微微调整站位和阵势了。他们脸上不再是“伺机进攻”的表情。而是“严阵以待”的防守架势。而在咏战堡垒之中,战斗法师们也在悄然间开始了行动。

  感觉就好象两个巨大的战争机器,都在进行着最后的调试,即将打响惊天的一战。

  “刚才杜兰德和那个疑似米洛的矮人之间发生了什么——老实说。我们都不得而知。”熏轻声说着,“但可以肯定的是:矮人这个变数,恐怕在刚才那一瞬间。被杜兰德以某种方式,剔除了。至少是暂时的剔除。”

  熏的分析能力确实很强,从蛛丝马迹中看到了许多事实。

  他顿了顿,接着说:“再考虑到杜兰德刚才身子摇晃的反应,我猜他可能受伤了。剔除掉一个变量并不是没有代价的,只不过除了他自己,恐怕没人知道那代价有多大……当变量被剔除,却暂时无法被完全剔除的时候,龙蓝儿小姐,换了你是现在的杜兰德,会怎么做?”

  龙蓝儿呆呆看着熏,挠挠头说:“这个……你能不能说得简单通俗一点?什么变量,什么剔除,要不要搞得这么复杂啊!”

  “……”熏怪异地看了龙蓝儿两眼,略一沉默,总算想出了一个相对简单地说法,“你有两个敌人,一对一有可能赢,一对二却必然会输。现在一个敌人在眼前,另一个敌人或许在来的路上,你怎么办?”

  “当然是趁另一个敌人没来之前,把眼前的敌人打倒,然后当作食物吃掉啊!”龙蓝儿满脸恍然大悟。

  “没错。”熏示意龙蓝儿仔细去看,“现在双天界一方和森德洛一方,恐怕都已经全面调动起来了。每个主位面,都有专属于自己的指挥系统,旁人很难看透。所以表面上来看,你没看到任何发号施令的人,但实际上堡垒内外,恐怕正有无数的命令被下达,被执行。”

  “站在我们外人的角度,没办法截取那些命令,我们只能从阵型调度上,来看双方准备怎么打。”

  龙蓝儿哦了一声,又问:“那你看出了什么?”

  “我看出现在双天界转为守势了,准备发动攻击的,反而变成了森德洛一方。”熏说。

  同时他看着堡垒中森德洛的背影,暗自叹息,“攻守局面的瞬间转化,竟然只是因为那个人的出现吗……”

  老实说,熏对杜兰德在战斗法师中的权威之大,颇感吃惊。他注意到:杜兰德没有对白矮人米洛的事,对堡垒中的战斗法师们作出解释,杜兰德不解释,也没人去问,反而所有的战斗法师,都很快地开始忠实执行杜兰德的决策和命令。

  杜兰德看似还站在那里,背对着双天界神官,表面没有动作,实际上正在下达着无数命令,指挥整个战局。

  两个位面之间的巅峰一战,恐怕就要以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速度和激烈程度,即将彻底打响了!

  其实有一点,熏注意到了,但没有说出来。

  “从那个杜兰德的种种决策来看,我怎么觉得,他将双天界和黑色矮人,当成了同一个阵营的敌人啊。”(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到!感谢q911624童鞋的两连票~月底啦,大伙儿帮我把月票顶得更高一点吧~~吼吼!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