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二十一 开门

卷十一 章二十一 开门

  “没错,我的确觉得我们有必要加入这场战争了。”熏一字一顿地说,“而不是象我们之前刚来那时,只是想要观察一番。现在我们必须加入!”

  “原因呢?”

  “原因……呵,您不是也看出来了吗?”熏笑了。

  这个年纪不大的白拳牧使,笑得锋利又凛然:“情况已经很明白了,双天界和森德洛这双方之中,有一方是黑色矮人和罗切斯特的同伙!既然如此,这场战争就不再是他们双方的事,而是这场矮人战争的一个部分。我们作为矮人战争的受害者,便没办法继续置身事外了,不是吗?”

  火龙大长老叹了口气,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然后直接问:“熏,你帮哪一边?”

  “我觉得双天界有问题,所以,我帮森德洛。”熏深吸一口气,掷地有声地说。

  不远处的上层精灵们听到这话时,脸色微微一变。

  “这样啊……”火龙大长老铜铃大的双眼中透出冷芒,拉着龙蓝儿退后几步,与双子光明的人拉开了距离,“看来,我们有分歧了呢。”

  熏愣了一下,眯起眼睛,“您反而觉得森德洛有问题?”

  “不错。”

  然后火龙大长老和熏同时沉默下来。

  其实从目前他们所知的情报来看,真的很难判断黑色矮人到底和谁是同盟,太多藏在迷雾之后的东西了。问题是这时候没办法不站队,因为战争已经打响,胜负生死就在眼前。不站队不行,但如果这时候站错了队。选错了边,那才是彻底玩完。

  “您不再考虑一下吗?”熏看着火龙大长老,脸色也冷下来,“我觉得虽然仍有疑团,但森德洛应该是没问题的一方。”

  话语中已透出锋芒。

  因为如果双方的选择相反。那么,接下来就避免不了一战了。在森德洛和双天界如此火星撞地球般的碰撞中,没人能等,没时间给他们继续观望。

  熏其实有些不理解,在他看来,火龙大长老看似粗犷。其实很细致,观察力和判断力应该不会和自己完全悖逆。

  “熏,你大概不知道吧,在森德洛的历史上,很久远很久远的过去。确实有一位名叫‘罗切斯特’的战斗法师。”火龙大长老冷冷地说,“黑色矮人首领的名字,也恰好是罗切斯特。你觉得这只是巧合?”

  熏脸色微变,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依然相信我自己的判断。”

  他一翻手,掌心浮现乳白色的神火,这是双子光明的光系神火。熏一直在修炼某种秘法,让他可以在融合神火之前。强化自己未来对规则的领悟力,同时还有些额外的好处。这一秘法的修炼条件是虚神境界,也就是说。一旦融合神火,秘法效力开始发挥,就无法继续修炼了。

  熏本来计划再等五年,秘法大成,才正式融合神火,现在他没办法继续等待了。

  在火龙大长老、还有小脸苍白的龙蓝儿的注视下。熏手一抖,神火弹跳而起。被他吸入了身体。然后他身上的气势开始节节攀升,向着神之领域进发。

  “可惜。”火龙大长老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目光彻底锐利起来。

  他瞥了一眼旁边默不作声的上层精灵们,又问,“你们世界树屋怎么说?站哪边?”

  上层精灵们默然走到了火龙大长老这边。他们选择了双天界,正式站在了森德洛的对立面上。

  这样一来,复制版咏战堡垒之外,龙族和精灵两族联手,彻底和双子光明的白拳牧使们对上了!他们并无什么仇怨,但战争到了这个关键阶段,他们没办法观望。他们都将黑色矮人视作敌人,并在双天界和森德洛之中,选择了他们所认为的黑色矮人的盟军。

  为了不被黑色矮人继续毒害,他们现在就要在森德洛和双天界分胜负的过程中,做出自己的努力,争取让结果变得对己方的位面有利。

  “来吧!”火龙大长老一声长啸,身体急剧膨胀变形,化为数百米长的巨龙之躯,直接一尾巴,对准熏抽击过去!

  ……

  ……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杜兰德的一月进击计划,到了现在已经不再是森德洛和双天界之间的两方的战事了。

  ……

  ……

  龙巢外,一片虚空之中。

  在龙族祖长老的率领下,龙族几乎全部的神级长老,尽数出动,全速向双天界赶来。

  人形状态下身材瘦小的祖长老,如今已化为本体,那是一头体长超过了两千米的庞然龙躯!所有的龙族精锐,都被他拖在头顶和背上。巨大的双翼每一次扇动,都会让时空乱流为之退避。

  祖长老忽然停下来。

  因为前方出现了一批身穿白色袍服、手上缠着战斗绷带、背负着奇异的木质权杖的人。白色战袍,战斗绷带,牧使权杖——这是双子光明之人的标志性打扮。为首的白拳牧使是个女人,她看着虚空中拍打着翅膀的祖长老,微笑说:“祖老头儿,你们龙族这一次的判断,错了。我们不会让你去双天界帮倒忙的。看在大家这么多年的交情上,退后吧。”

  “这是我想说的话,做错选择的是你们!”祖长老发出隆隆如雷鸣的爽朗笑声,“况且生死抉择时刻,哪里顾得上什么交情?闪开吧!”

  “抱歉,这可不行。”女人取下背后的权杖,收敛了笑容。

  祖长老沉默了一会儿,陡然间再次加速,向神级强者的数量更多过龙族的白拳牧使们冲去。

  “那就战吧!”

  ……

  ……

  森德洛。

  战斗法师们都已经退到了咏战堡垒之中,偌大的森德洛大地上荒凉一片。

  而在位面晶壁之外,无声无息地,已有数量庞大的军队集结。其中有里尔多森的圣灵术士。有世界书屋的各类精灵,还有帕宁的大批怒风灵武。

  里尔多森本就是双天界的爪牙,又和森德洛是世代血仇,他们这次几乎倾巢而出,配合双天界。对森德洛进行攻击。

  精灵族被射杀了精灵王,却依然没有选择安分,而是彻底地走到了森德洛的对立面上。森德洛有妖精一族的紫神妖姬,其实单就这一点原因,便足够让精灵族与战斗法师彻底决裂了。

  至于帕宁,怒风灵武们内部分成了两派。如今出现在森德洛晶壁外的这一批,是选择双天界的一派。

  “咏战堡垒无法攻破,森德洛大陆也没有人烟,但这不代表我们什么都不能做。”

  一名瘦小的里尔多森人走出来,尖声喊叫:“大家一起上吧。蚕食森德洛的位面晶壁,让森德洛位面的规则与元气,遭受无法弥补的创伤!”

  从虚空看去,密密麻麻的军队们,就好像蝗虫蚂蚁,扑向了森德洛的七彩色晶壁,开始破坏、蚕食。

  更多的军队则进入森德洛的内部,直接破坏森德洛陆块。

  虽然主位面即便被破坏。也有自我恢复的能力,但一般耗时很久。如果森德洛方面完全不作为,任凭三大主位面的军队肆意破坏的话。后果还是会很严重。

  ……

  ……

  同一时间,森德洛的咏战堡垒之中。

  3号天选卫士神色肃穆,大踏步走进了天选神殿,直奔神殿最深处。

  ……

  ……

  堡垒最外围的伊索高墙之下,凯瑟琳安然坐在一块石头上,小手摩挲着手中的十字战枪“玉质永辉”。

  在她面前的广场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汇聚,每五到十人不等为一组。每一组都有一位“聚能者”。和负责提供能级的辅助人员。

  当所有人来齐后,凯瑟琳抬眼起身。简练平淡地说:“目标:敌军神袛。出发!”

  ……

  ……

  安德丽雅站在堡垒上层的蓝灵堡中,目送颇有其父之风的女儿凯瑟琳率众悄然出城。

  她按奈下心中的忐忑和不安,回过头来说:“把重伤员都送过来,我尽快帮他们治疗好,争取尽快再投入战斗。”

  安德丽雅很清楚:现在,就是最关键的时刻了。

  ……

  ……

  整个位面世界的战火,都好像在短短的顷刻之间,被点燃了!

  而在战局最核心的左天界,火龙大长老正摆动巨大的龙躯,不断从各个方向攻击屹立半空的熏。火龙主攻,熏则主守。

  龙蓝儿也已化为本体,这位龙族公主虽然有点迷糊,但她的天赋确实超卓,独自便接下了其他全部白拳牧使和上层精灵的攻击。不过,老实说,龙蓝儿现在很迷茫,她不是很理解这场战斗的理由所在。之前还聊得好好的熏,此时也和火爷爷搏命厮杀起来了。

  龙蓝儿只知道这是事关龙族存亡的时刻——火爷爷刚才就是这么说的。

  而且祖爷爷也正在来的路上。

  “疯了,疯了……大家是不是都疯了啊?”龙蓝儿一爪子,拍飞了一名上层精灵,她手下留情了,没有伤那名精灵的性命。对方却趁势抱住她的一根利爪,挥刀将一根指头切下。

  两名白拳牧使趁机攀上龙蓝儿的腹部,缠裹着战斗绷带的五指扣入龙鳞,防止被剧烈飞舞的龙蓝儿甩飞。他们顺着腹部,一路向龙蓝儿脖颈下的那块逆鳞爬去。龙族的最大要害便是那块不起眼的鳞片。

  “爷爷,火爷爷!呜呜,火爷爷!!”龙蓝儿慌了,大声喊着。她在空中翻滚,痛苦地甩动着身体,却始终摆脱不了。

  火龙大长老眼中忽然迸射出金红色的光,仰天爆发出一声剧烈的龙吟,音波直接将那两名白拳牧使震得爆碎开来。但他自己因为这一分心,被熏趁机一拳击中了左侧翅膀,身形猛地一歪。

  火龙痛吼一声,尾巴横抽过去,但熏的战斗经验没有半点年轻人的稚嫩,得理不饶人,直接抱住了尾巴,然后趁势爬到了火龙的身体上去。一人一龙又开始了更凶险的搏杀。鲜血、碎鳞、碎布、断杖……战斗之惨烈,丝毫不亚于复制版咏战堡垒那边的战局。

  这就是战争,生死关头,没有人能置身事外。哪怕是之前相聊甚欢的友人,下一刻或许就要搏命相杀。

  整个战场都是纷乱嘈杂的,指挥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无论是空气里的声音,还是灵魂传音,都已经多到满溢出来,快要将空间撑得爆炸了!

  到处都是声音,于是到处都听不到声音。

  直到一声异常清晰的巨响,在无数嘈杂中脱颖而出。

  嘎——吱——

  声音不紧不慢的,却让不少人忽然脸色僵硬。然后无数道震惊的目光,集中向了堡垒的大门之处。

  有个人缓缓推开了大门,将巨大的门户完全敞开来。然后那人一步一步,穿过门洞,走了出来。站立在堡垒门前,站立在战场中心。

  那是杜兰德。(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到!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