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二十二 星空环绕的穹顶上

卷十一 章二十二 星空环绕的穹顶上

  在整个复制版咏战堡垒内外都打得昏天黑地之际,杜兰德做出了这个惊人的决定。

  他没有继续下令开启更多的晶壁通道,而是直接、亲自、完全地,打开了复制版咏战堡垒的大门。

  “……太好了,就是现在!”

  一直等待着这个机会的右神用力握紧了拳头,厉声爆喝,“右雨,右鳞,我们出手!!”

  三名右天界的大神官,终于等到他们一直等待的机会:当杜兰德亲自打开堡垒大门的那一刻,他等若亲手断绝了森德洛的所有退路。

  轰隆隆!

  巨响声中,一团金色的光芒在杜兰德眼前炸开,金光璀璨耀眼,晃得城门附近的战斗法师和神官们都睁不开眼睛。就连一些离得比较远的人们,都感到双眼一阵剧烈的刺痛,根本无法直视。

  一只大手从那团金光中破出,右雨鳞神的身影紧接着完全破开那团金光,在几乎没人反应过来的刹那之间,三名大神官已完成了合体、突袭、近身——

  然后一把掐住了杜兰德的脖子!

  “杜兰德!”右雨鳞神爆喝出声,压抑至今的他,一声怒喝震得整个左天界都在震荡回响。

  右雨鳞神用力蹬踏着地面,手掌收紧,扼住杜兰德的脖子,然后推着杜兰德一路撞进了咏战堡垒敞开的大门,在战斗法师和神官大军中破开一条空白的线,最后撞上圣山脚下的山壁。

  微微一顿后……继续深入!将杜兰德直接推得深入了山体之中。

  “大人!”

  “杜兰德大人!”

  战斗法师们的惊呼怒喝在战场的各处同时响起。圣山山体还在隆隆轰鸣着,意味着右雨鳞神和杜兰德还在向山腹内深入着。

  神官们则疯狂地欢呼起来,他们一直期盼着出手的首领。终于出场了。而且实力超乎想象地强大,将前一刻还大步走出堡垒的杜兰德,直接卡住脖子,推进了山里!

  “双天界必胜!”

  “右雨鳞神大人必胜!”

  “必胜!”

  神官大军的气势陡然暴涨,战斗再次激烈起来。不,甚至比之前更加激烈了。

  堡垒大门被右雨鳞神推着杜兰德穿过门洞的时候,挥手彻底打坏了,如潮的神官开始从堡垒正门进入!

  堡垒某处,红袍杜兰德凝重地看着整个战局,冷静下令:“关闭全部晶壁通道。全军分为两批,一批死守堡垒大门,一批死守通往森德洛的传送界门。还有……夜兰!杜兰德让你不要去帮他,做好你该做的事。”

  夜兰满头银发都在狂舞,脸上闪过挣扎与纠结之色。

  圣山还在震荡着、摇晃着。山体中传来连绵的轰鸣声,说明杜兰德正和右雨鳞神在其中激战。从刚才瞬间的交锋来看,杜兰德明显处在了下风,夜兰怎么可能不担心?杜兰德是如今森德洛的支柱,他若倒下,森德洛可能就完了。

  “夜兰,做好你该做的事!”红袍厉声大喝,又重复了一遍。

  夜兰一咬牙。用力一跺虚空,直奔被打开的堡垒大门而去。

  堡垒大门和晶壁通道不同,被打破了。短期内就堵不上了。此时此刻,神官和战斗法师,火龙大长老和熏,精灵、牧使和龙蓝儿……所有参战者都在向城门口汇聚。原本铺开的战局正以惊人的速度收缩,汇聚。

  只要双天界能把控住敞开的堡垒大门,就能赢!

  整个复制版的咏战堡垒。都在摇晃。大量的攻击集火于一处,令堡垒的真正本体——那件虚空基点主神器——似乎都有点扛不住了。于是。整座堡垒变得有些虚幻起来,这让不少战斗法师眼中都流露出不甘和绝望。

  面对数量远胜己方的神官大军。如果失去了复制版咏战堡垒的依托,就根本没办法打下去了。

  轰!

  圣山的山腰处,忽然有人从山体内破出,飞上了高空。杜兰德和右雨鳞神一先一后冲了出来,这时候任谁都看得出来,杜兰德正在被右雨鳞神压着打。

  “呼呼……”杜兰德粗重地喘息着。

  不过他还是腾出手来,从指尖射出一道气流,融入到下方的堡垒之中,将快要被打回原形的堡垒重新稳定下来。

  “杜兰德,你都自顾不暇了,居然还有空去理会旁人?”

  右雨鳞神脸上闪过狰狞之色,趁杜兰德微微分心之际,陡然间一个加速,自下而上,狠狠撞击在杜兰德的腹部。

  杜兰德胸腹部位一阵剧烈的疼痛,感到自己的身体不断加速,被对方推动着向着高空飞去。

  好疼。

  全身都在疼。这就是杜兰德现在的感觉。

  毫无疑问,右雨鳞神已经彻底完善了“三位一体”,合体时间不再受限制,实力稳定又强横。

  这一刻,整个左天界的所有人,都能看到右雨鳞神推着杜兰德,好像一枚笔直升空的火箭,直升到左天界的最顶端,然后两人一起冲出了位面晶壁,在身后留下一条数十万公里的金色尾焰,久久不散。

  “……去位面外分胜负吗?”

  熏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转过来,对火龙大长老喝问:“没看到吗?双天界的大神官一出手,先将战斗引到众人看不到的山体之中,被杜兰德暂时摆脱之后,又将战斗引到我们看不到的位面之外——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双天界的人,分明是想隐瞒什么!”

  直到现在,熏依然坚信自己的判断,双天界和黑色矮人是一伙儿的。想要在这场矮人战争中生存下来,就必须帮助森德洛获胜!

  所以他没有放弃说服火龙大长老。

  可熏刚说完,就被不知道哪里钻出来的一杆金色标枪,击中了后背。他的脚步不由踉跄了几下。

  火龙大长老紧跟着就逼了上来:“这种规模的乱战之中。居然还东张西望的,找死吗?”

  火龙大长老根本没向杜兰德那边多看一眼。站队的阶段,已经过了,现在要做的不是再去观察判断,唯有一战定胜负而已。龙族的某些感知能力。远超过其他种族和职业。在火龙大长老的感知之中,有一个强大之极的气息,正在向双天界接近。

  “那气息……应该是罗切斯特吧。那个恐怖的怪物快要来了。”火龙默默想着,“所以我们现在根本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和权利,唯有奋力一搏啊。”

  位面之外。

  位面内的战斗越发惨烈之时,双方的首领之间。反而在破出位面晶壁之后,渐渐平静下来。

  淡金色的位面晶壁,从外面看就好象一个弧形的巨大穹顶。而杜兰德和右雨鳞神,就是两个站在屋顶上的人。

  站在这里,等若站在了有尽虚空的中心。遥望四周,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位面与星辰之光。

  璀璨、壮阔、而且梦幻。

  右雨鳞神昂然站立着,站立在世界的中心。视线微微俯视,投射在前方十余米外半跪着喘息的杜兰德。

  “胜负已分。”他淡淡地说。

  酝酿许久的极致爆发后,右雨鳞神很快便平静下来,淡漠中带着些惋惜地看着杜兰德,轻声说:“你比我预期得伤得更重。杜兰德,你不该为了白矮人米洛。而让自己负伤如此严重的。”

  “……”杜兰德没有回答。

  他的喘息声稍歇,按着膝盖,慢慢支撑起身体。

  这里是位面晶壁之外。各式各样的能量,被主位面超巨大的质量所吸引,汇聚而来,然后在晶壁表面上形成一道道致命的能量风暴。时间与空间,也都被巨大质量所造成的力场所扭曲,彼此交缠在一起。形成时空乱流。

  杜兰德站立在狂风乱流之中,黑发狂舞。衣袍翻卷,破烂的衣料猎猎作响。

  右雨鳞神和他对视着。眼神里的惋惜慢慢消失,转变为憎恶和怨恨。

  “早知道你竟然伤得如此之重,我就不该等待那么久,徒增耻辱。这笔帐,你说你该怎么还我?”

  说着一步步,向杜兰德走了过去。

  所有的能量风暴和时空乱流,统统在右雨鳞神面前自行退避,瑟瑟发抖,匍匐着空出一条道路,从右雨鳞神脚下直通向杜兰德。

  面对右雨鳞神的进逼,杜兰德疲惫又嘲弄地笑了笑,“既然放弃了尊严以求胜利,就别在那儿马后炮试图弥补了。只会让我觉得特别恶心。”

  口吻淡淡的,却正中右雨鳞神心中的痛处。

  右雨鳞神脸皮抽动了几下,眼中迸射出逼人的凶光,一字一顿地低吼:“杜兰德,你找死!”

  砰的一拳轰出,杜兰德胸口中拳,身子倒飞出一段距离,才重重落在晶壁之上。

  他“哇”地吐了一口血,紫红色的淤血之中,居然掺杂着一朵水蓝色的小小的火苗,在杜兰德面前升起。

  “那是——?!”右雨鳞神眼神一凛,“是水系神火?你们森德洛自己的水系神火?”

  自己刚才的一拳,怎么把杜兰德体内融合的神火给打出来了?神火又不是吃下去的饭,饭吃下去挨了一拳可能会呕吐出来,神火可是融合了就不能轻易放弃的啊。

  尤其是在这种关键的大战时刻,谁会主动放弃神火?

  右雨鳞神看着吐血后轻轻咳嗽的杜兰德,忽然感到事情似乎不对劲。

  紧接着,在右雨鳞神的感知中,杜兰德身上所散发出的能级气息,飞快地从下位神级别,下降到了普通虚神的110个单位。

  至此,杜兰德体内已经完全没有神火了。

  他变回了虚神。

  对他来说,最后一个“异物”,也在刚才的那一拳中,被对手无匹的拳力,给打了出来。没了异物,原本距离上位神能级的那一丝微妙的差距,很自然地被补全了。不仅如此,原本因为神火的存在,而导致运转起来有些滞涩的身体,也在这一刻扫清了最后的阻碍,真正意义上变得完整。

  力量的运转变得流畅无比,在右雨鳞神看不到的各个角落里,体内伤势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开始愈合。

  表面上看,杜兰德已经不再是神袛了,不是中位神也不是下位神。

  但是能级只有110个单位的他,却在右雨鳞神惊愕的注视下,稳稳地重新站起来。

  足以将神袛以下的一切存在瞬间绞杀的能量风暴也好,即便神袛也必须认真面对的时空乱流也罢,都在靠近杜兰德身体的刹那——碎了。(未完待续)

  ps:感谢星星的月末票票~感谢garbadia的打赏哦!第一更到,继续求票~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