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二十七 沉眠

卷十一 章二十七 沉眠

  呈现在凯瑟琳眼前的,是一个井然有序的复制版咏战堡垒。.虽然依然能随处看到战火的痕迹,但可以肯定堡垒已经守住了,堡垒大门紧闭,防御护罩全开,将所有的双天界神官都挡在堡垒之外。

  凯瑟琳注意到堡垒之外,只剩下很少的神官部队还在游弋侦察,每个神官的脸上都满是屈辱和不甘。

  “你不知道你爸爸当时有多帅。”火胖子忽然感叹了一声,“那时候我们这边已经打到几乎打不动了,全都在等你爸爸的消息。他当时应该去右天界找那个右天老头了。就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你爸爸他从天而降——他出现了不就意味着右雨鳞神和右天都败了吗——所以双天界的神官大军瞬间就乱套了。而我们这边呢?老实说我当时激动地差点冲上去抱着杜兰德那小子亲上几口,哈哈,真的是太开心了。”

  火胖子喘了口气,回想当时依然难掩兴奋,“当时敌人乱了我们自然打算趁机压上去,没想到杜兰德那小子就是够狠,你猜他当时做了什么?”

  凯瑟琳已经知道战斗结果了,于是放下心来,想了想说:“爸爸是不是撤销了这个复制版咏战堡垒?当时堡垒应该打得一团糟了,撤销复制,令堡垒恢复成主神器,然后重新发动一次主神器的效果,应该就能制造出一个完好的咏战堡垒了吧。”

  火胖子呆了看了凯瑟琳一会儿,最终叹了口气,“知父莫若女,厉害厉害,你真是杜兰德的女儿!”

  杜兰德当时确实是那么干的!

  火胖子清楚地记得,当咏战堡垒忽然在所有的战斗法师面前消失了,那一刻所有战斗法师都满脸愕然绝望,神官们则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呼啸。但紧接着,堡垒又出现了,而且恢复了完整!

  接下来就是个关门打狗的过程了,外面的人没办法再冲进来,已经冲进来的人又出不去,那还不一鼓作气把他们往死里整?

  哼哼!

  “……双天界算是彻底废了,左天界的四个神火都在我们手上,右天界的四大神官全部被杜兰德挑了!你看堡垒外那些前来侦察的小股神官,看他们的表情,哈哈。真他奶奶的过瘾!”火胖子用力挥舞着拳头。

  不过他毕竟受伤不轻,过度亢奋之后又一阵阵的头晕。

  “好啦,既然打赢了我也就放心了。”凯瑟琳露出笑容,“我爸爸呢?他现在人在哪里?”

  “哦,他和你妈妈一样,回来不久后就体力透支睡着了,现在还在睡着呢。”火胖子随意地说。

  “哦,这样啊……”凯瑟琳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那让我去看看吧。”

  火胖子点头说:“也好,杜兰德受伤不重,但消耗确实太大了,有你这个乖女儿在身边。他恢复起来也更快吧。”

  走在去看杜兰德的路上,凯瑟琳忍不住又重新确认了一遍:“爸爸真的没受什么伤吧?只是在睡觉休息?”

  火胖子听出了凯瑟琳口吻中的那一丝不安,抿嘴一笑,“你是不是觉得一切都太顺利了有点不敢相信?放心吧。我、夜翼、兰子、风神都已经看过了,重伤昏迷和睡觉休息还能搞混吗?喏,到了。”

  凯瑟琳跟着火胖子走进复制版的蓝灵堡中。只见杜兰德脸色平静地侧卧在床上,脸色略显疲惫,正呼呼酣睡着。红袍杜兰德正守在杜兰德身旁,见到火胖子的到来,立刻起身说:“菲波先生。啊,凯瑟琳小姐也来啦。”

  火胖子点点头。

  凯瑟琳倒是颇有些拘谨地对红袍微微欠身,面对一个长相和父亲一模一样的分身,凯瑟琳总觉得怪怪的,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恭敬一点比较好,不然总有种对父亲本人不够尊敬的感觉。

  打过招呼后,凯瑟琳问红袍:“我爸爸一直在睡?睡到现在也没醒来过吗?”

  “不,本尊醒来过一次。”红袍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本尊醒来后问我:‘哪十个人?’我问他:‘什么哪十个人?’然后本尊就倒回去继续睡觉了,怎么叫都叫不醒。”

  凯瑟琳眉头一皱,没吭声。

  红袍见状微微一笑,“别担心啊,这应该只是消耗过大导致的身体自然保护机制,我能感觉到本尊现在的生命力非常旺盛,伤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

  “爸爸问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凯瑟琳眉头没有舒展,“什么叫‘哪十个人?’没有前言后语吗?”

  “抱歉,我也不是很理解。”

  火胖子见凯瑟琳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不由说:“等杜兰德醒来直接问他不就行了?你看他身上的生命波动和灵魂气息壮得跟头牛似的,不会有事的。你知道杜兰德修炼了熔兵炼体吧,这或许是功法中的一种自愈方法。”

  凯瑟琳想了想,走上前去说:“我亲自检查一下爸爸的体内伤势吧。”

  火胖子叹了口气,知道凯瑟琳关心则乱,让她亲自检查一番也好,不然这小丫头肯定会一直不放心。

  就在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在蓝灵堡外响起:“森德洛的朋友,我是双子光明的熏,听说杜兰德大人受伤正在休息,我在治疗方面有些自信,能否让我看看?”

  火胖子微微一愣,“熏?那小子被找到的时候只剩下半口气了,火龙大长老以龙族的强大生命力都才刚刚苏醒,动弹不得。这家伙居然已经能出来乱跑了?”

  从这点来看,这个熏在疗伤方面可能确实有一手,再考虑到之前那场大战中熏对森德洛的支持,火胖子没太犹豫便说:“请进吧。”

  “谢谢。”

  片刻之后,房门打开,一袭白袍的熏缓步走了进来。

  他脸色苍白,有着重伤初愈后的病态和虚弱,但步伐依然稳健,脸色也很从容。

  “熏先生。”火胖子微微欠身。

  眼前这青年的名头极大,火胖子早有耳闻。火胖子记得当年费马还没死的时候。曾对自己说过,在位面世界年轻一代之中,速度最快非火胖子莫属,但若论绝对实力和潜力,费马都没把握胜过眼前这位熏。

  如今费马已死在罗切斯特手中。火胖子和熏都成为了神级强者。

  这还是两人的第一次正式照面。

  “菲波先生,你好。”熏也认真回了一礼,火神菲波的名头在短短十多年间,已然超越了上一代火神宁顿。森德洛的“橘焰鬼面”真形,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无人能够学会,并从容掌握了。

  见过礼后。熏也不废话,直接说:“让我帮杜兰德大人看看吧,以防受了某些潜在的内伤。咦,这位是?”

  熏看到杜兰德床边已站着一人,看背影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女,不由微微一愣。

  至于红袍杜兰德,他已经悄悄隐匿起来了,避免杜兰德的分身情报暴露。

  凯瑟琳正在闭目感应杜兰德体内的伤势,没理会身后的熏。头也没回。

  火胖子轻声说:“这位是杜兰德的女儿,凯瑟琳。”

  熏轻“啊”了一声,然后没多说,安静地走到一旁等待。火胖子不由暗赞一声。这熏年纪轻轻天才横溢却没有半分傲慢,举止都很得体,确实是个人物。

  房间里陷入安静。

  凯瑟琳检查了好一会儿,才长长出了口气。脸色放松下来,“我检查完了,应该没什么大碍。”

  少女说着回过头来。熏这才看到凯瑟琳的正脸,这位年轻的白拳牧使脸色微微一动,眼神深处闪过难掩的惊艳。

  他轻咳了一声,问:“这个……我能否也为杜兰德大人看看呢?”

  凯瑟琳点点头,让出位置来。

  老实说,杜兰德现在的状态让凯瑟琳感觉还是有点奇怪,生命力很旺盛,灵魂气息也稳定,伤势复原状况良好,但为什么沉睡不醒?

  如果沉眠的是母亲或者是外婆,那凯瑟琳不会太惊讶,对紫神妖姬而言,沉睡就是最好的疗养与修炼。

  但父亲可是一位战斗法师啊。

  难道真的像菲波叔叔说的那样,这只是修炼融兵炼体后的一个自我修复的能力和方式?而且爸爸他精通“超精复制之力”,该不会把妈妈的休眠自疗法也复制过去了吧。

  少女心里转动着各式各样的猜想,眼神却紧盯着熏。

  而熏为了避嫌,也表现得非常谨慎,没有靠近杜兰德,而是从指尖射出了三根白色的丝线,搭到杜兰德的手腕上,通过丝线进行检查。

  “三线镜射?”火胖子惊讶地说出一个名称。

  “是什么?”凯瑟琳问。

  “是一种非常古老也非常难学的诊治方法,通过三条丝线的链接,将被检查者体内的伤势在检查之人的体内反映出来。”火胖子低声解释。

  熏笑了笑,说:“杜兰德大人体内有什么问题,也会在我体内出现,这样我通过检查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就能知道杜兰德先生出了什么问题。检查自己永远比检查别人要容易。三线镜射,就是把问题引导到自己身上再检查的技术。”

  凯瑟琳略一沉默,蹙眉问:“我看你也状态不佳,不会把自己伤到吧?”

  “谢谢关心。”熏很从容地说,“不过不必担心,三线镜射有一套自我保护的机制,不会对我自己造成——呃……”

  熏忽然脸色一白,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只吐出了几声无意义的沙哑声。他手上的三根丝线“砰砰砰”接连绷断,然后他脚步一软,仰天倒了下去。火胖子大吃一惊,连忙将熏扶起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你什么感觉?这是什么见鬼的状况?”火胖子大急。

  “三线镜射”会让熏身上出现杜兰德体内的问题,可杜兰德明明只是沉睡啊,为什么会让熏有这么大的反应?

  凯瑟琳头顶浮现出一颗拳头大小的无名星辰,一缕星光照耀在熏的身上。

  熏全身巨震,重重喘了口气,然后剧烈地咳嗽起来。不过他至少能发出声音了。而床上的杜兰德在震天的咳嗽声中,依然酣睡不醒。

  好半晌,熏才缓过来,一向从容冷静的他竟然满脸惊悸后怕之色。

  他嘴唇颤抖着,艰难地吐出一个名字:“诅咒……是……是双天诅咒!!”(未完待续。。)

  ps:月初啦,扯开喉咙求月票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