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章三十一 苏醒

卷十一章三十一 苏醒

  熏一脸抱歉,看着目瞪口呆的凯瑟琳,说:“米洛前辈的绝对防御,未必挡得住双天诅咒,所以还是我先来做一次吧,我就经验!等我撑不住了,米洛再来接替我好了。分身先生,你没意见吧?”

  红袍耸耸肩:“你自己找死,我可不管。”

  凯瑟琳心中无奈,知道自己一旦欠下对方这个天大的人情,以后想还,可就难了。但为了尽快唤醒爸爸,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凯瑟琳在感情上似乎有点不开窍,对于熏,她没觉得喜欢,倒也不讨厌。佩服倒是真心的,毕竟没多少人愿意为了泡妞而豁出性命。

  “行吧。”凯瑟琳只好同意。

  两人并肩站到了床边,低头看着酣睡中的杜兰德。

  那第十一根紫黑色丝线,恰好从两人中间穿梭而过,然后融入进杜兰德的身体里。杜兰德低低哼了一声,翻了个身。

  “凯瑟琳小姐,为了多引来一些诅咒之力到我身上,我可能要直接碰触杜兰德大人的手腕,可以吗?”熏微笑着问。

  “我说你这人能不能多少有点紧迫感啊?你搞不好会死的。”凯瑟琳指了指红袍,“让他决定吧。”

  红袍略一犹豫,才点点头:“可以。”

  熏这才深吸一口气,伸出右手,向沉睡中的杜兰德的手腕,慢慢抓了过去。事到临头,熏再冷静,还是忍不住有些忐忑。这是一次生死的冒险,很有可能为此丧命,要不就是生不如死。

  “但谁让我一见钟情了呢!”熏无可奈何地想。

  凯瑟琳看着熏一点点伸出的手掌,心里也叹了口气。知道这个天大的人情算是欠定了,今后熏以此为理由接近自己追求自己的话,恐怕也没办法拒绝推脱得太坚决了吧。这家伙真是个疯子。少女心里想。

  相对来说,红袍就没有那么多纠结。

  他淡淡瞥了一眼熏那英俊的脸,心想:“等唤醒了本尊之后。如果这讨厌的小子侥幸没死掉,我就偷偷补给他一刀好了。一个死人还泡什么妞?真是白痴!呃,本尊应该不会怪我乱补刀吧?”

  熏的手指就要碰到杜兰德的手腕了。

  这时候,那一动不动的手腕忽然一个翻转,动作如电。

  熏只觉眼前一花,视线中那安然的手腕似乎动了一下。等回过神来,自己的手已经被牢牢地拿住了。

  “呃……”熏呆住了,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床上的杜兰德,“你……你怎么……这……这不可能!”

  由于太过震惊,他的称呼也不再是“大人和您”。而变成了“你”。

  杜兰德不知何时已经睁开双眼。

  第十一根审判丝线没入他身体之后,杜兰德就渐渐地从深度沉眠中苏醒过来。那丝线就好像一个闹钟,提醒他该起床了。

  静悄悄的房间里,杜兰德牢牢捏着熏的手腕,将这家伙从女儿身边拉开一点,然后才慢吞吞地用手支撑起身子,从床上坐起来。看他那精光四射的凌厉眼神,哪里还有半点之前酣睡时的无害摸样?

  杜兰德扭了扭脖子。蹙眉问:“我睡了多久?”

  没人回答,就连红袍也微微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杜兰德不满地哼了一声。一边揉着脖子活动肩膀,一边又问了一遍:“我睡了多久?有人回个话吗?”

  杜兰德脑海中浮现出在右央宫殿发生的一切,现在他急需知道过了多久,还有目前的局面如何。

  “啊……那个……过了一天了。本尊,您怎么醒了?”红袍最先反应过来。

  “你不希望我醒来吗?”

  “当然不是。”

  “啊!爸爸!太好了!”凯瑟琳也终于反应过来,尖叫了一声。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然后满脸惊喜地扑进杜兰德怀里。

  杜兰德“嗯”了一声。摸着女儿的头发,同时也注意到了女儿眉宇间的那一缕淡淡的金芒——这是被命运生死擂选中的表现。

  “右天老头。你够狠!”杜兰德悄然咬紧了牙,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冷静,起身下床来。

  “爸爸,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已经解除了双天诅咒?还有,外面那个擂台又是怎么回事?”凯瑟琳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她觉得这个惊喜太大了,之前还满心紧张忐忑,谁想到爸爸竟然自己醒过来了!

  杜兰德揉揉女儿的脑袋,笑了笑没回话。

  那天在右央宫殿中,发生了很多事。杜兰德陷入沉睡确实是为了对抗诅咒之力,如今既然已经被自己提前布置下的那第十一根审判丝线“叫醒”,就意味着自己还是没能完全阻止右天老头的招式。当然那该死的老家伙也不会好受。

  凯瑟琳见杜兰德没回答,也没追问,她并不是非要知道这些事,爸爸能平安地醒来才是最要紧的事。

  “这个……”熏脸上已经有冷汗下来了,“杜兰德……大人,您是不是可以先放开我的手腕?”

  从刚才到现在,熏连续使用了十三种方法,试图摆脱杜兰德的钳握,却根本挣脱不了。熏所动用的各种招式和规则之力,全都泥如大海般,被吸入了杜兰德的身体,接着完全不见踪影!

  杜兰德瞪了他一眼,语气倒是淡淡的:“直接叫我杜兰德吧,论年龄,我应该还比你小不少。来,凯瑟琳,叫熏叔叔。”

  凯瑟琳抿了抿嘴,乖巧地叫了声:“熏叔叔,你好。”

  “……”熏嘴角抽搐,看着杜兰德面无表情的脸,心里说,“好吧……算你狠!我记住你了!”

  杜兰德这才露出笑容,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对熏郑重地说:“之前那一战中,你对我森德洛的帮助,在此由衷感谢。现在,还请熏先生先归队吧,你们双子光明的使者正找你呢。”

  说着轻轻一甩胳膊,熏直接掉进了身旁的一个空间裂缝里,被杜兰德传送了出去。

  红袍见状目光微闪,暗自松了口气:“还好,看来本尊是真的消除了诅咒之力,才能如此轻易地将一名下位神传送出去,根本不费力气。亏我刚才我还觉得本尊醒来得太突然、太蹊跷了呢……”

  “红袍你就呆在这里。”杜兰德吩咐了一句,然后俯身拍醒了米洛,一手拉着女儿,一手拉着米洛,一步跨出,就消失在了房间里。

  “外面有些不太安分的人,我们出去看看吧。”

  ……

  ……

  这时候,主位面使者们的骚乱已经被火胖子压下来了。

  堡垒中的战斗法师们一个个面面相觑,骚乱虽然被压下,但所有人依然满脑子困惑不解。其中最大的一个疑问就是:“我们以为我们打赢的战斗,到底是不是真的赢了?”

  空间忽然裂开一条裂缝,熏从里面摔了出来,这才发现自己已被杜兰德送到了双子光明的使者面前。

  “啊,熏,你终于出现了!”使者满脸惊喜。

  熏却摆摆手让他别出声,蹙着眉头回想刚才的一切:“我怎么觉得……杜兰德他好像还是有点……唔……难道是我感受错了吗……”

  熏的出现没有引起太多注意,因为这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堡垒之外,刚刚出现的那批双天界神官身上。

  “森德洛人,你们听好了!我们奉右天大人之命,来此宣布最后通牒!”

  “命运生死擂台已开,十战定生死胜负!”

  “以命运之名开启的战斗,将以在命运的安排下落幕。输掉擂台战的一方,将无条件接受命运的审判!”

  “命运生死擂战——正!式!开!启!!”

  那神官用咏叹调说完这一切后,对火胖子冷笑说:“回去告诉杜兰德,他赢不了我们双天界的!啊,不对,错了……”那神官用力一拍脑门,狂笑说,“我差点忘了,杜兰德中了‘双天与王的断言’,就算没死,恐怕也已经半死不活了吧,你恐怕没法告诉他吧,哈哈哈!”

  “你叫我?”一个声音响起,将那名神官的笑声卡死在喉咙里。

  杜兰德拉着凯瑟琳和米洛的手,从一道时空裂缝中走了出来,裂纹在他身后无声合拢。来自各个主位面的使者们大多眼光不俗,单从杜兰德这简简单单的一手来看,就知道他实力与手段超卓。

  没有空间波动,却能随意带着两个人一起进行穿梭跳跃,如今位面世界能做到这一步的人屈指可数。

  杜兰德出现了。

  在一系列预料之外的变化,将所有人心里搅得一团乱,让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疑团和对未知的恐慌时,杜兰德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他好象一根定海神针,也不需要多说什么,他的亮相本身就让所有人瞬间定下心来。

  那神官不可思议地盯着杜兰德,低沉地问:“你怎么没事?你怎么可能没事?”

  “还不走吗?”杜兰德看着那神官,神情淡漠,“我不杀你,就是让你能活着回去汇报情况的,省了我再派人的麻烦。”

  “……我们走!”那神官脸色变幻不定,咬咬牙,招呼一起来的神官撤退。

  杜兰德中了“双天诅咒”居然还生龙活虎,这个惊人的情报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带回去。

  “但那可是连预言者梭罗都扛不住的诅咒啊,杜兰德怎么会如此轻松地抵御下来?这……这是没可能的啊!”(未完待续)

  ps:第二更。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