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三十二 真相

卷十一 章三十二 真相

  杜兰德等神官队伍走了,这才回过头来,向三十三个主位面的使者们点了点头,便不再理会。反倒是龙族和双子光明的使者,杜兰德向他们郑重道了谢,并吩咐龙舞者邓肯为他们安排更好更安全的住所。

  龙族之人深深看了米洛一眼,这让米洛满脸僵硬,杜兰德却笑着主动介绍说:“这是我森德洛的女神米洛,虽然有点不同了,但她还是米洛。”

  “杜兰德!”米洛浑身一震,杜兰德此举等于在所有使者,还有堡垒中的战斗法师面前,正式为她正名。

  那名龙族长老点点头:“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希望能和森德洛一起度过这次难关,打赢这场矮人战争吧。”然后转身,向火龙大长老和龙蓝儿被安排的住处飞过去。

  “凯瑟琳,我们回头见。”熏临走前打了个招呼。

  “嗯,熏叔叔再见。”凯瑟琳欠身一礼。

  熏只好苦笑着离去。至于堡垒中的战斗法师们,看到杜兰德的出现,他们就放下心了。杜兰德其实也没多说什么,他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个定心丸。

  而火胖子始终默然旁观。

  ……很奇怪的感觉,之前杜兰德中了双天诅咒,沉睡不醒,随后命运擂台战开启,让人知道原来战斗还未结束,双天界没被击垮,而就在局面诡异难明之际,杜兰德又好像没事人一样醒了过来,解除了诅咒,稳定了人心,打发了神官。再从容不迫地将所有事情安排妥当。

  但就是很奇怪,真的很奇怪!

  似乎之前的被诅咒、临困局、擂战开启、被动局面、使者质问、神官上门……都好像是虚假的梦境。

  转换的太快了,也太顺利了。

  杜兰德醒来的时机太巧,而且……醒来后的状态太好。

  火胖子看着杜兰德,努力想从杜兰德的脸上、表情中、眼神里看出些什么。却只是徒劳。但火胖子就是觉得别扭!

  杜兰德很正常,但正常恰恰是最大的不正常。

  等到杜兰德把所有人都打发走了,一直等在旁边的火胖子才走过来,压低了声音问:“杜兰德,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包括双天诅咒的事。”

  杜兰德说:“菲波学长,麻烦你找出所有我们这一边被选中参加擂台战的人。然后把名单告诉我。”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火胖子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起来。

  杜兰德笑了笑没接话,微笑说:“我去神议大厅等学长的消息。凯瑟琳,你跟爸爸一起来。”

  去神议大厅的路上,凯瑟琳笑着对杜兰德说:“爸爸,菲波叔叔好像还不敢相信你这么快就醒来呢。哈哈,刚才菲波叔叔的表情还那么凝重,他是不是以为爸爸你不可能破解双天诅咒啊。”

  在凯瑟琳的心目中,杜兰德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凯瑟琳并不知道预言者梭罗被诅咒困扰了无数年的事。

  “你菲波叔叔感受得没错哦。”杜兰德轻轻抚摸着女儿的头发,“爸爸,确实没能解除双天诅咒啊。”

  “爸爸你干嘛开这种玩笑?你再这样我可要去找妈妈、还有夜翼和兰子阿姨告状哦。”凯瑟琳撇撇嘴,嘻嘻笑着。她仰头看着父亲平淡如水的侧脸,渐渐地笑不出来了,身子也变得僵硬起来。

  “爸爸……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没解开双天诅咒啊。”

  命运生死擂台所选定的十个参战的战斗法师,都和杜兰德有关。擂台会选择十个与杜兰德的命运紧密相连之人,作为擂战者。这是右天老头施展这一招时的设定,杜兰德在陷入沉眠之前就知道了。

  命运紧密相连,意味着被选中的十个人,肯定是杜兰德身边的人。是重要的人,很可能就是杜兰德的亲人。

  于是。杜兰德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时限——

  在命运生死擂台成型之前,他以陷入沉睡的方式。全力对付体内的“双天诅咒”,力争以同样霸道的审判之力,将诅咒驱除出去。但如果在沉睡期间驱除不掉,那么他将在生死擂台成型的一刻,放弃驱除诅咒,强行让自己醒来。而那第十一根审判丝线,就是杜兰德给自己设定的“闹钟”。

  “给我充足时间的话,我未必破不了双天诅咒。”这是那天在右央宫殿,杜兰德对右天老头说的话。

  而有关这点,右天老头也是同意的:“杜兰德,你的审判之力确实霸道,根本不是位面世界能够存在的能力。给你足够的时间,你或许真的能破解梭罗也破解不掉的双天诅咒吧。”

  但是,现实是没时间了啊。

  现实总是没时间的。

  第十一根审判丝线融入身体的那一刹那,杜兰德调动起所有的审判之力,将诅咒层层包裹起来,压入自己心脏的最深处。心脏是一名战斗法师的最强一点,杜兰德以最强一点强行压制住了诅咒。只是能压多久,杜兰德并不知道。而且等到诅咒再次爆发的时候,将不再是由外而内的侵袭,而是从心脏的最深处开始爆发。

  “爸爸,到底怎么了?什么叫没有解除诅咒?说话啊,你到底干了些什么?”

  神议大厅中,凯瑟琳的声音已带上了哭腔。

  “爸爸你是不是偷偷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你再不说话我要去告诉妈妈了!”

  “还有夜翼阿姨和兰子阿姨。”

  “呜呜……爸爸……爸爸你说话!!”

  少女在千军万马之中,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在父母亲不在身边的整个童年里,也很少流泪,从不让自己显露出柔弱的一面,她要为了爱自己的人坚强。但这次。凯瑟琳真的慌了。

  她头顶上一颗无名星辰闪耀,星光照耀在杜兰德身上,似乎想要将爸爸体内的见鬼的诅咒之力搜出来。

  杜兰德咧嘴笑笑说:“喂喂,别哭得好象世界末日来临了啊,我只是把诅咒爆发的时间押后了而已。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好吧好吧……我承认诅咒之力再度爆发的时候,会比现在更厉害就是了,不过我还是有把握应付的。怎么,不相信爸爸吗?”

  凯瑟琳抹了把眼泪:“真的?”

  杜兰德无奈:“我父母全都健在,老婆们性感靓丽,女儿聪明乖巧。而且我还打算再生几个孩子呢,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呵,乖女儿原来你也会流鼻涕啊!”

  “才、才没有呢……谁流……那个什么了……”凯瑟琳连忙转过身去,擦了一把却发现什么也没有,正愕然之际。忽然后脖子一痛,晕了过去。

  杜兰德轻轻接住女儿向后软倒的身子,检查了一下没把女儿弄伤,这才无奈叹息:“小凯瑟琳你头顶上的那颗无名星辰太厉害了,我可没把握在你清醒的时候把你封住。抱歉,别怪爸爸,只将你封印到命运擂台战结束就可以了。”

  紫色的审判之力好象流水般从掌间涌出,丝丝缕缕。编织成一件漂亮的纱衣,衬得凯瑟琳好象一位睡美人。

  杜兰德轻轻俯身,在女儿额头上吻了两下。这才一挥手,紫色纱衣上光芒流转,幻术发动,将凯瑟琳的行迹遮掩。

  “杜兰德,人都找到了!”火胖子的声音在大厅外响起,他大踏步走进大厅。微微一愣,“小凯瑟琳呢?她不是和你一起的吗?”

  “小丫头有点累了。我让她先回蓝灵堡休息一会儿再来。”杜兰德微笑说。

  火胖子哼了一声,小眼睛盯着杜兰德。目光锐利:“杜兰德,我知道你肯定隐瞒了什么,被选中的人我都找到了,不过没把名单带来,我把他们本人都带来了!你就在大伙儿面前老老实实地交代吧,你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杜兰德双眉一扬。

  不等杜兰德回答,火胖子直接拍了拍手,扯着嗓子对大厅外喊了声:“各位,都进来吧,看看杜兰德这小子怎么说。”

  火胖子很有自信。

  因为这次被选中的人,几乎都和杜兰德关系匪浅。我火胖子一个人的话你不是不听吗?那好,我把这些人都带来,你没辙了吧?

  火胖子看着脸色微僵的杜兰德,笑得有些得意:“你这小子神神秘秘的,肯定又打着某些独自解决所有问题的白痴主意了吧,看你这次招不招!哼哼。”

  一个又一个人走进神议大厅。

  “哇,什么情况?”

  “居然是在神议大厅开会啊!”

  “我正在做研究呢,你们竟然强行把我拉到这里来,我表示严正抗议!”

  “安静一点,能来这里开会不好吗?召开会议的可是杜兰德啊。”

  “大叔你这么开心干什么?杜兰德那小子是你什么人吗?”

  “废话,杜兰德是我儿子!”

  “也是我儿子!”

  杜兰德嘴角抽搐,看着一个个还不知道事态紧急的人鱼贯走入神议大厅,里面大多数是老面孔了,还有几张好久没见过的熟悉的脸。

  等所有人到齐,火胖子轻咳一声,大声说:“好了,这就是被选中的参战者们!应该不用我介绍了吧?话说为什么被选中的人,都是和杜兰德你关系这么亲近的人?这也是命运擂台的一个设定吗?”

  杜兰德看着自己面前一字排开的七名被选中者,深吸一口气,问:“为什么只有七个?”

  “哦,朵朵也被选中了,不过她不是重伤后被你冰封了吗?所以朵朵这一战是必输了,因为无法出战。还有洛凡,那小子不知道为什么也被选中了,不过他是天选卫士,无法离开咏战堡垒,所以也无法出战。所以洛凡的这一战也算直接弃权输掉了。再加上凯瑟琳,还有你面前这七位,不是正好十位吗?”火胖子说。

  “朵朵和洛凡也被选中了啊……”杜兰德目光微闪,低声喃喃。

  他看着眼前的七人,目光从七人的脸上一一扫过。右天老头选中了这七人,让杜兰德心中的愤怒和杀意近乎沸腾。命运生死擂台残酷无比,每一战只能有一个生者,或是一个生者都没有。

  杜兰德奋战至今的理由,就是为了让亲人们能够不用战斗。对于被选中的这些人,自己怎么能让他们踏上那么残酷的擂台去搏命冒险?

  “我不会让你们去冒险的。”杜兰德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未完待续)

  ps:今天听到一个说法:实验性的音乐专辑。指代那种未必按市场需求走、由心出发的、可能受欢迎但更可能不受欢迎的音乐专辑。然后我呆了一会儿,忽然觉得我现在写的这本书,其实是带有实验性质的。写到现在,应该能比较自信的说已经没有“别的作者”的痕迹了。我犯过错误也一直在总结整理。因此要感谢所有读到现在的朋友们,谢谢你们的耐心和宽容,给予我探索前进的勇气。

  这是第一更,稍后还有第二更。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