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三十三 决意

卷十一 章三十三 决意

  “喂喂,杜兰德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梨尔萌死笑嘻嘻的,“咱俩也是好兄弟了,有什么事尽管说吧!”

  “你们还不知道为什么让你们来这里吧?”杜兰德问。

  “废话,知道了就不来了,就是因为不知道才来啊!”斯内尔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老实说他才是最莫名其妙的一个,在场之人都是杜兰德的亲友——图桑、夜乙、梨尔萌死、杜兰德的父亲哥顿、母亲伊莲、还有安德丽雅。听火胖子刚才的话,还有朵朵和凯瑟琳。我斯内尔曾经还是你杜兰德的仇人好不好?为什么我也会被拉到这里来啊!

  “杜兰德,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图桑沉稳地开口了,“没猜错的话,和堡垒外的那个奇特的擂台有关,是吗?”

  夜乙也笑着说:“杜兰德,咱们得有十四年没见面了吧,把我们叫过来却又不说话,怎么,没想到会再见到我吗?”

  夜乙,这个当年在预备学院里和杜兰德打生打死的女人,这个被杜兰德种下了审判印记的女人,这个当年一心一意想要成为天选卫士的女人,这个当年在二级预备区给杜兰德带来巨大麻烦的女人,如今没有成为天选卫士。

  反而在斯内尔的研究所里当上了副所长,致力于研究黑色矮人的秘密。

  都是熟人啊……

  杜兰德重新挂上了微笑,对火胖子说:“麻烦学长了。学长没有只带来名单而是把所有人都带来,真是……太好了!”

  顿了顿,杜兰德说:“那么。我开始说明情况吧。反正早晚都会说明,索性现在就告诉大家吧。”

  “简单来说,现在有十场非生即死的擂台战,而各位因为和我的关系,被选中成为了参战者……”

  “等等!”斯内尔推了一下黑框眼镜。摇头说,“这个说法有问题,我和你有什么关系?杜兰德,我曾经帮助塞尔东对付你,险些要了你的命。叔叔阿姨你们别这么看我,你们儿子现在还好好活着。总之。杜兰德你到今天没杀我就是个奇迹了,我没理由因为和你的关系而被选中。”

  杜兰德说:“和我有关系的精确定义是——与我的命运紧密相连。仇敌,也是一种联系。”

  “命运相连……”斯内尔愣了愣,不吭声了。

  杜兰德接着说:“命运生死擂台战,一共十场。会在接下来的不到一个月中依次进行。总成绩获胜的话,如今被封锁的右央宫殿就会在命运之力下,自行打开。但如果总成绩输了的话,我们这边的咏战堡垒,会被强行打开。”

  “听起来很公平。”哥顿点头。

  “也就是说,这十场战斗,决定了我们森德洛和双天界的胜负,没错吧?”斯内尔说。“右央宫殿一开,他们最后的屏障就没了。反之如果咏战堡垒被打开,我们这边的屏障也会失去。”

  大厅众人都凝重起来。这种忽然间知道自己肩负起了族人未来生死兴衰的感觉,压力是很大的。

  “各位可以把这场擂台战,当成是我和右天界四名大神官的战斗的另类延伸。”杜兰德说。

  “你们的胜负,将决定双方老巢的开阖。但还不能完全决定胜负。”

  “因为如果咏战堡垒开了,右天界大神官冲进堡垒,却打不过我的话。森德洛输了还是赢。而就算你们赢了,我们全军冲入右央宫殿。但我却无法战胜右天他们的话,森德洛赢了还是输。”

  “所以……”杜兰德眼中渐渐闪亮起一种奇特、甚至有些怪异的神采。一字一顿地说,“所以,这十场擂台战……一、点、也、不、重、要!”

  “呃……”

  “被你这么一说……”

  “好像确实……”

  大厅中的气氛有些古怪,没人想到杜兰德会忽然这么说,都觉得今天的杜兰德似乎有点奇怪。

  杜兰德的话似乎有问题,但又好像没办法去反驳。

  火胖子抓了抓头,恼火地说:“喂,不带这样的好不好?就算你怕你的亲人们压力太大,也不要在这时候就给他们泄气啊!他们的战斗不止会影响未来的局势,更和他们自己的生死直接挂钩!”

  “这我知道。”杜兰德闭上了眼睛,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包括发生了什么事,以及杜兰德这么接下来要做的事的理由。

  不过杜兰德保留了自己身中双天诅咒的事。

  没有什么需要多解释的了,杜兰德轻声说:“各位……对不起。”

  耀眼的紫色光芒从杜兰德体内散发出来,将整个神议大厅映照得一片透亮,图桑极为敏锐,他咦了一声,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下一刻已被审判之力冻结。紧接着是夜乙、梨尔萌死、哥顿、伊莲、斯内尔。最后则是安德丽雅。

  “杜兰德,不要这样!等、等一下!”安德丽雅似乎猜到了什么,她奋力抵抗着,头顶浮现出和凯瑟琳一样的无名星辰的投影,却不是十分完整。

  浓烈的星辰之力呼啸而出,竟然暂时顶住了杜兰德的审判之力!

  随后红光闪烁,火胖子直接出现在空中,一拳打向浪潮般的审判之力。拳锋如刀,火胖子来不及多想杜兰德发什么疯,他现在只想先阻止杜兰德的行为。

  唰!火胖子眼前忽然一花,红光闪烁,杜兰德的身影也出现在那里,和火胖子结结实实地对了一拳。

  菲波在闷哼声中跌落地面,死死盯着半空中和自己一样,面带橘色鬼面的杜兰德,低沉地问:“我把橘焰鬼面的诀窍交给了你,杜兰德,你就是这么回报我?”

  说话之间,安德丽雅也扛不住了。头顶的不完整星辰投影消失,也被审判之力封锁起来。

  杜兰德在妻子脸上一吻,又用力抱了抱父亲母亲,这才转过头来面对火胖子:“学长,我刚才说了。擂台战的胜负根本不重要,我和右天界的大神官的胜负,才是决定最终结果的关键。”

  “所以呢?你打算完全放弃擂台战,十场连续弃权,任凭咏战堡垒大开,然后你再和右天界的大神官较量。一个人逆转战局?!”火胖子已经完全是在咆哮了。

  杜兰德点头:“是的。”

  “所以凯瑟琳也被你暂时封印了?”

  “嗯。”

  “你就那么自信?你的双天诅咒也解除了?”

  “是的。”

  火胖子忽然用力扯住自己的头发,暴躁怒吼:“我……我去你二大爷的杜兰德!你这小子发什么疯!我……我……我草!!”

  “我……我草!!!我草!!!”

  火胖子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两眼赤红,锋利的目光几乎要将杜兰德身上剜下一块肉来,“你真他妈的该中双天诅咒。那样你就会老老实实地管好自己,学着放手一次了吧!”火胖子指着被封印的人们,过于激动的他连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你你……你到底……到底把他们当作什么了?宠物吗?财产吗?为了保护他们的生命,为了不让他们冒险,你甚至要剥夺他们战斗的权利吗?杜兰德!这不是你一个人的战争!他们!我们!和你一样!都!是!战!斗!法!师!!”

  火胖子一拳向杜兰德打了过去,这一拳根本乱了章法,方寸大乱。

  但这次杜兰德没躲。任凭火胖子一拳轰在自己脸上,然后抹了把鼻血,淡淡地说:“随你怎么说吧。”

  火胖子眼中忽然流下泪来:“你到底把我们当什么了?你……你不是也选定了对方的十个人吗?你就对我们这些人这么没信心?你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作同伴?”

  “我的十根审判丝线……其实都被阻止了。”杜兰德眼中闪过一丝痛苦。“所以对方出战的十个人,会是神级之下最强的十个。或许每一个都不会比死去的费马学长差太多!你让我怎么办?我的父亲母亲伤势还没好,论实力或许连3级预备神都达不到。梨尔萌死他们虽然都是1级预备神,应战的胜率也不过五五之数!而我妻子甚至根本就不是战斗法师,不是我们森德洛的人!她没理由为了森德洛拼上性命。”

  杜兰德吸了口气,压下嗓子:“我为了森德洛拼上性命。那是我的事,是我自己愿意。但我们的亲人和朋友们。他们没必要只因为跟我‘命运相连’就不得不拼命去打几乎必死的战斗。”

  “杜兰德,你保护了他们的性命。却会让他们一生蒙羞的。”火胖子咬牙说。

  “任何侮辱都可以被洗刷,被冲淡,被消化。”杜兰德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微笑着死在自己怀里的女人,慢慢地说,“但是生命没了,就永远的没了。没有那么多重于泰山轻于鸿毛之类的。死了,就是死了。”

  说完,杜兰德摇摇头离开了神议大厅:“学长,很抱歉。但我相信换了你,你也会这么做的。”

  火胖子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他看着杜兰德的背影,心中的怒火已经快要炸了,同时又觉得胸口很堵,有什么沉甸甸的酸痛的东西卡在里面,上不去也下不来。

  火胖子说:“……不打擂台战的话,我会率兵直接攻击右央宫殿,否则就算一个月后我们最终胜了,也是森德洛永远的屈辱。”

  杜兰德脚步顿了一下,然后点点头:“也好,右央宫殿周围现在没有神级强者,进攻的话,我们占优势,局面上也会好看很多。我就不参战了,我做出还没解开双天诅咒的样子,才能让对手真正懈怠。”

  火胖子看着杜兰德的背影:“你现在去哪?”

  杜兰德说:“保证下一次面对右天的时候——不,其实是下一次面对双天典的时候,自己能赢。”

  说完身形一闪,悄然消失。而在神议大厅的门口,多出了一层审判之力布下的护膜,将被封印的八人封锁在其中。

  这一天,命运生死战的第一场,在傍晚时分开始,双天界一位强力战斗神官出战,森德洛一方……无人参战。

  本该打第一场的人是朵朵,她倒没被杜兰德封印,而是本来就不能出战。但森德洛无人应战的情况,还是让火龙大长老、熏、还有那些主位面来使们非常奇怪。

  更奇怪的是第一场擂台战因弃权而败北之后,森德洛的大军在森德洛火神、风神、地神的率领下,浩浩荡荡通过中天通道,直扑右天宫殿而去。突如其来的攻击,令那些集结在右央宫殿之外的神官们措手不及。厮杀进行了大半夜,日出时分,一场大胜归来的带队的火胖子脸上,却看不到愉快之色。

  至于杜兰德……

  森德洛,咏战堡垒,天选神殿的最深处,杜兰德看着眼前的1号女士,说:“有些事,必须问问您。”(未完待续)

  ps:嘿嘿,第二更到~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