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三十九 道之具象

卷十一 章三十九 道之具象

  皇后只能感受到杜兰德散发于外的气息,在她看不见的杜兰德的身体里,正在发生一些微妙而神奇的变化。

  修炼李尔蒙斯之道后,肉身、灵力、能量,三者几乎不分彼此,形成了一种三者浑然一体同时却又泾渭分明的奇异状态,这让杜兰德的能级和其他人有些区别,也是他瞬间飙升能级的强横爆发力的来源。

  而爆发力的核心,是心脏。

  心脏是战斗法师的核心,这点对于普通战斗法师来说是,对如今脱胎换骨后的杜兰德依然是。

  从这点来看,杜兰德始终是战斗法师,没有变成其他任何的职业。

  在如今杜兰德的心脏之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比例和真人一致,只是缩小了无数倍——那是一个李尔蒙斯的身影!

  李尔蒙斯小人儿就盘坐在先祖石板之上。片刻之后,在李尔蒙斯小人儿的斜对面,又出现了第二道身影,不及李尔蒙斯凝实,却同样气象非凡。那人有着高广的额头,略显消瘦的下巴,和一双洞察世间万物的眼睛。那是预言者梭罗的身影。

  两个小人儿都静静盘坐在心脏中的先祖石板之上。

  “道之具象吗……”杜兰德内视着自己心脏中的变化,默默观察思索。

  两个小人儿,可以算是两个具象——李尔蒙斯之道的具象和梭罗之道的具象。

  “咦?”本以为两个小人儿出现就是结束了,但很快又有了后续的变化。

  在杜兰德惊异的观察与注视下,李尔蒙斯小人儿的身上探出无数的丝线,连接到杜兰德自己的身体各个部位,以这种方式达成两者的完全同调。

  和身上伸出无数丝线的李尔蒙斯不同,斜对面的梭罗身上,只有三根线。

  其中两条丝线,与杜兰德的双眼相连。还有第三条丝线。则从梭罗的心脏探出,连接到了斜对面的李尔蒙斯的心脏部位。就这样,李尔蒙斯连着杜兰德,梭罗连着李尔蒙斯,这似乎是某种稳固而强大的组合与格局。

  这一刻,杜兰德所修炼的李尔蒙斯之道与梭罗之道,完成了一种特殊的彼此联系的方式,真正意义上变成了杜兰德的能力!

  “李尔蒙斯的身影,与我本人同步同调……”

  “梭罗的身影,对外与我的双眼相连。对内则与李尔蒙斯的身影建立了一线联系……”

  “好独特的构造,而且……这感觉好玄妙!”

  “李尔蒙斯和梭罗……能级和规则……一为本,一为用!一体两面,却又彼此统一,原来规则与能级,也可以用两仪的结构来进行阐述和解释!”

  杜兰德有种奇异的感觉:现在的自己,能做许多从前的自己没办法做的事。

  他还注意到,自己心脏中的两个具象小人儿并没有相对而立,而是彼此斜对。成六十度角。

  ——好像等边三角形的其中两个点。一个点是李尔蒙斯,一个点是梭罗。

  而第三个点,目前暂时空着。

  “大概……等修炼完石板上的第三个动作,才能将这个等边三角形补充完整吧。”

  杜兰德缓缓睁开眼睛。从修炼状态中退出来。第三个动作稍后再说,现在,杜兰德要先试试自己如今的实力。

  集合了李尔蒙斯与梭罗两人之道,杜兰德对自己的实力进步充满期待。

  “皇后大人。能陪我试试招吗?”杜兰德起身看向等在一旁无所事事的皇后,微笑着问。

  “哼,你小子现在心情好了。又想找我帮忙了?”皇后撇嘴,不满抱怨,“你真应该回去看看自己两天前那脸色、那脾气、还有那拒人千里之外的躁动摸样,那时候的你脾气可大着呢,还让我一切随意,只要别打扰你就行。要不是没我,你能找到这里吗?你这臭小子!”

  被皇后这么一说,杜兰德也有些尴尬,咧嘴笑笑:“抱歉抱歉,皇后大人见谅,别跟小子我一般见识。”

  “少跟我嬉皮笑脸的!”皇后翻了个白眼,“还有,以后别再皇后皇后地叫了,我可做不了现在的你的上司了,而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你什么人呢。”

  “是。”杜兰德从善如流。

  总的来说,皇后还是有点小女人,之前杜兰德对她态度不够好,她这两天又在山洞里憋得狠了,所以抱怨几句也很正常。杜兰德谦逊顺让了一会儿,等到自己这位岳母大人气顺了,这才又说:“那我们就开始吧,我进攻,您防守。我要上了哦!”

  “喂……喂!等等啊,我还没答应要给你喂招……”

  皇后话还没说完,忽然眼前一花,前一刻还在十米开外的杜兰德已在眼前,而且近在咫尺,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

  看着杜兰德漆黑如魔、却又好像深藏着无数色彩好似万花筒的双眸,皇后呼吸微滞,旋即头皮竟有些发炸!

  她觉得自己的视线被拉扯出,今儿连灵魂似乎都要被吸摄进去!

  唰!皇后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向后飞撤,杜兰德却好像黏上她了,如影随形,如影随行。皇后陡然几个转折变向,忽而拔高身形,又骤然降落,始终甩不开杜兰德。

  恼羞成怒的她一拳打在杜兰德胸口:“搞什么?不是说你进攻我防守吗?干嘛一直跟着我?”

  紫色的拳罡轰击在杜兰德胸口,然后融了进去,融进了杜兰德的身体里。

  拳劲化整为零,透过条条丝线,传递到心脏中的李尔蒙斯身体里,再通过李尔蒙斯传给梭罗,在梭罗体内流转旋绕三周,然后原路返回,传回李尔蒙斯,再传回杜兰德胸口中拳处,最后化为一抹紫色的针,狠狠反击回去!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而皇后惊异地发现:自己的拳劲瞬间消失又瞬间重现,质量和属性都没变。密度却高了无数倍,变成了一根晶亮刺眼的尖针!

  “怎么回事?”皇后一声尖叫,反应倒也快,伸指夹住了紫针。

  同时她又一拳打在杜兰德身上,这一次,杜兰德没再用针反击,而是将对方的攻击转化为灵魂攻击,从双眸之中射出两道迷茫的紫色光芒。

  如果有第三人在场,就会看到皇后在空旷巨大的山洞里上窜下跳,左转又折。怒喝连连地攻击杜兰德,而杜兰德始终轻飘飘地跟着,臂不举,手不抬,将对方的招式尽数接纳又重组后,化为反击。

  这期间杜兰德的眸中异彩连连,一边以对手之力与之战斗,一边从容不迫地洞察、解析、复制着对方的能力。

  “见鬼的,这是杜兰德?这真的是杜兰德?!”皇后越打越心惊。“比起以前,现在的他强得太多了!而且他好像根本没用力,只是把自己当作了导体,全盘接受我的攻击再全盘反击回来。这根本就是立于不败之地好不好?”

  皇后忽然咬牙一发狠,凝聚出两柄淡紫色的短矛,唰唰两记连击,奋力攻向杜兰德。

  刺啦一声。杜兰德衣服破了,竟真的被紫色短矛刺破了皮肤。

  “呃……”这下反倒是皇后愣住了。

  只见杜兰德低头看了看伤口处,旋即嘴角微翘。流露出一丝笑容。他伸出手指,指尖点在伤口一端,沿着伤口轻轻抹了过去,就把伤口抹掉了。

  好像用橡皮擦掉一个铅笔印记那般简单轻易!!

  皇后张了张嘴,脸色极度怪异地喃喃:“生、生命规则……你……你竟然把我的能力学会了……”

  杜兰德抬眼,他眼中的异样神采这才慢慢消退下去。刚才他已在战斗中,将对方的手段和能力学会了。

  当然这是因为皇后掌握的规则之力很弱,如果换做一名神级强者,杜兰德可能就学不了这么快这么全。

  但这也够可怕了,意味着杜兰德深入地理解、甚至部分掌握了对手的能力,既然熟知,就能通晓优势和弱点。敌人在杜兰德眼中,就越来越没有秘密。

  原来洞察不止是为了复制。

  洞察本身,也对战斗有着重大的意义!

  “战斗第一阶段,试探阶段。”

  “如影随形,敌动我动。”

  杜兰德心中喜悦,同样是如影随形,当年只是自己开发出的一种贴身体术,如今终于趋于完美。

  “别的职业都要靠拉开距离进行观察,对敌人进行剖析,我却能直接近身甚至贴身,亲身去感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然后深入地进行洞彻、解析和复制。”

  “看清敌人之后,就是战斗的第二阶段了。”

  杜兰德看着皇后,微笑说:“好了,现在我们真正开始吧,我真正开始进攻,您可要小心防守哦!”

  皇后举双手大声抗议:“不打了不打了,你能反弹我的能力,又能复制我的能力,这还打什么?”

  “您可以使用星术呀。”杜兰德说,“安德丽雅和凯瑟琳都会的那种奇特的星术,我应该还反弹不了,也暂时看不明白。”

  杜兰德所修炼的梭罗之道还不完美,虽然已经能完全无视百阶屏障的存在了,但过于高阶的规则,或是那些独一无二的规则,杜兰德洞察复制起来,还有困难。

  从这点来看,梭罗之道上,杜兰德还不及马努斯。

  “你说的那种星术……我不会。”皇后摇头,随后又说,“你直接给我演示你的招式就行了,现在的我,真的和你相比差太远了,打不起来的。”说着说着不由有些沮丧,想当年自己是上司,杜兰德是暗车下属的年代,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了啊。

  “杜兰德,你刚才那只是战斗的试探阶段吧。”皇后平复下心情,轻声说,“利用我的能力反过来打我,同时对我进行洞察和复制,这归根结底只能让自己立于不败,很难克敌制胜。然后呢?试探阶段之后的第二阶段,你怎么打?”

  杜兰德左手一翻,凝聚成一面红蓝双色的盾牌:两仪镜盾。

  右手也一翻,生命规则汇聚,这是杜兰德刚才从皇后身上复制过来的能力。

  “复制而来的能力,终究不是自己的能力。”杜兰德说。

  “遇到那种特别高级复杂的规则,完全复制更是不可能的。或许也只有梭罗大人本人能做到那种地步吧。”

  “换言之,复制过来的招式,对我而言只是粗糙的‘原料’而已,终究还是要化归到属于自己的招式中去,才有长远的意义。”

  “洞察是为了理解对手。”

  “而复制,其实是为了强化真正属于自己的招式啊。”

  杜兰德将左右手一合——复制过来的那一丝生命规则,慢慢融入到了“两仪镜盾”这一招里。(未完待续。。)

  ps:谢谢下次注意点的两连票~

  今天……那个……一更。抱头抱头,请轻打。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