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四十 体、法、斩、瞳、域

卷十一 章四十 体、法、斩、瞳、域

  生命规则丝丝缕缕,不紧不慢地融入到“两仪镜盾”里,镜面上光晕流转,一边纳入新的“成分”,一边自我调整着。那种和谐从容的味道,让皇后不知不觉间看得入了神。当全部生命规则融入镜面后,两仪镜盾这招所蕴含的规则位阶,又再度上升。

  如此简单轻易,令皇后见之乍舌!

  大多数规则修炼者的“正统”修炼方法,是融合单系规则中的三种玄奥,从而获得更高阶的规则。

  比如一个水系之神,一辈子只会水系规则,但如果他能将水系规则的三大奥义全部融合一体,形成完美的奥义三角,那他的规则位阶将达到一万阶的极限高度,达到“大圆满之境”。

  当然,这是单系规则的不同奥义间的融合。

  不同系之间的奥义,也有彼此融合的可能。融合产物被称为“交叉规则”。大多数神级血脉能力、大多数真形、以及星术,蕴含的都是交叉规则。交叉规则基本都是自然的产物,很难人为地进行融合。

  比如杜兰德拥有审判规则,但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审判规则,是由哪些单系规则中的哪些奥义以何种形式融合而成的产物。

  星术亦然。

  绝大多数真形亦然。

  事实上,“位面”和“星辰”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前者蕴含的是泾渭分明的单系规则,地火水风光暗雷……后者,则蕴含的是繁复之极的交叉规则。

  拥有圆满的单系规则(万阶)的位面,是主位面。而拥有万阶极限的交叉规则的星辰,便是主星辰。

  人们对于交叉规则,往往只能运用,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这虽然是一种遗憾,却也是交叉规则美妙而独特的地方,也是自然之力始终胜于人为的一个佐证。

  看着从容不迫地将些许生命规则融入两仪镜盾的杜兰德。皇后忽然想到了妖精一族中的星术。

  没记错的话,族中的长者们和贤者们曾这样说过:“普通星辰无数,数量更胜次级位面。主星辰却只有十颗,比不上主位面的数量。每一颗主星辰都可以分为无数层,最外层也就是星辰表面上的规则之力,或许很简单,位阶也很低。但随着越来越深入星辰内部,其蕴含的交叉规则也会越来越繁复,位阶越来越高。而主星辰的核心处,蕴含着某一种万阶的交叉规则。那是所有星术修炼者的最终目标。”

  “星术的本质,就是想办法将主星辰深处的规则之力,给引出来。而达至极限的星术,即为无敌!”

  此时此刻,皇后看着杜兰德,第一次觉得本族中引以为傲的星术,所谓“达至极限便能无敌”的星术,未必真正无敌。

  要知道那两仪镜盾之中的规则,本不是生命规则。而杜兰德将生命规则融入其中,不正是在人为地塑造出更强大的交叉规则吗?

  把生命规则、火系规则、水系规则、力量规则、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真形规则融汇成一招,这不是交叉规则是什么!

  “所以你们战斗法师,能够人为地合成交叉规则。并令其不断进化吗?”皇后的口吻变得很认真,“你们复制学会的规则越多,所能够制造出来的交叉规则的位阶,也就越高?招式就越厉害?”

  “制造交叉规则?”杜兰德倒是被问得一呆。认真想了会儿,才微笑摇头,“严格意义上。我这不算是交叉规则。”

  “不算吗?”皇后显然不相信,她觉得杜兰德是在刻意自谦自贬。

  “呃,我可没骗您或故意低调的意思。”杜兰德摸着下巴,“唔,不过这解释起来倒是有点困难……”

  杜兰德整理了一番,才解释说:“这么说吧,一个水系奥义和另一个水系奥义相融合,规则位阶翻十倍,这是单系规则。而如果一个水系奥义和一个火系奥义融合成交叉规则,就不只翻十倍了,位阶增幅往往更大。”

  “至于我……”

  “您看,我将生命规则融入到镜盾之中,规则位阶只是提升了些许,并没有产生质变,也没有十倍十倍的大飞跃,对吧?所以我的这一能力,严格意义上不算是‘融合’,只能说是‘组合叠加’——将不同的规则奥义结合在一起,建立一间大房子,而不是融合成一个全新的材料。”

  “哦,这样啊!”皇后听懂了,“一个是物理组合,一个是化学反应。”

  “是的。”

  “不过即便如此,你这能力还是非常变态啊。”皇后感叹,“能将这么多规则组合在一起,还能保持协调统一。对于那些必须苦苦融合神火规则、还有那些拼命修炼星术的人来说,你提升位阶的方法完全就是作弊!”

  皇后顿了顿,又半开玩笑地说:“如果你们森德洛人人都能像你这样,那……”

  她忽然说不下去了,反而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要是森德洛人人都如杜兰德,甚至只要有杜兰德十分之一的特殊能力,那……森德洛绝对无敌了!

  能级不需要神火也能随便爆,规则还能随意叠加、组合、提升位阶,这让其他职业者们怎么活?!

  皇后越想越觉得可怕,咬着嘴唇沉思起来。杜兰德笑了笑,安静地走到一旁,将自己目前掌握的几个最主要的招式,全部展示出来。

  两仪镜盾,这是“法术”的汇总。

  裁决尺剑,这是“斩术”的精粹。

  审判魔装,这其实算是杜兰德的“领域”,而且是领域第五层:最终形态。它不仅能增强杜兰德自己的战斗力,攻防一体,还能加持在他人身上。加于友军,则是强力的辅助装备。加诸敌人,便是最霸道的压制。

  还有,幻式魇眸,这是杜兰德对“瞳术”和“幻术”的体悟,在谜之位面时用过好几次了。直到现在才真正完成。

  这种瞳术,可以让敌人在不知不觉间,对关键性的战斗细节产生幻觉。比如杜兰德和战斗大神官左心战斗时,让对方以为自己还在小岛范围内,实际上已经在小岛范围外。

  准确来说,这一招不算是一种“幻术”,而是一种“幻式”。如果是幻术的话,敌人产生幻觉的内容,将由杜兰德来决定,这就会留下施法印记。容易被人察觉,进而破解。“幻式”则不一样,它不是一种术法,而是类似于一段程序,一段程式。这段程式会自动运作,对敌人进行干扰。在最终结果出来之前,就连杜兰德本人也不知道对手会在哪方面产生幻觉,因为完全是由程式去完成幻觉效果的!

  杜兰德如今还不知道自己将幻术的定义重新改写了,很多年后。当幻式风靡位面世界,人们习惯在“幻式”一词前加上“杜兰德”这个前缀,以示对这位不经意间创造出“幻式”的传奇人物的敬佩。

  法术、斩术、领域、瞳术,杜兰德将战斗法师的每一个重要的修炼板块。都凝练成了一招。

  今后随着他复制更多的规则,得到更多的神火并“翻阅”其中的规则,这些招式便会越来越强。

  当然,除了斩、法、瞳、域之外。还有体术。

  杜兰德心念一动,先祖石板浮现,变成一尊李尔蒙斯的石雕。矗立于自己的身后。这就是自己的体术精华了。随后,两仪镜盾、裁决尺剑、审判魔装、幻式魇眸接连飞起,加持在身后的石雕之上。

  体、法、斩、瞳、域,就此齐全,浑然一体。

  杜兰德随意做了几个动作,身后的巨型李尔蒙斯石雕跟着活动起来,山洞中陡然间刮起强烈的风暴。只是几个简单的动作而已,就造成了如此大的动静和波及!杜兰德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如果战斗的第一阶段,是贴身,是复制,是洞察……是一种试探性的交锋。那战斗的第二阶段,就是进击,就是碾压!”

  杜兰德难掩兴奋地又活动适应了一会儿,基本适应了自己的全新能力和全新实力,这才将体法斩瞳域五招一收,长长舒了口气。

  “岳母大人。”杜兰德看向已经退到了山洞一角的皇后,笑着问,“这里的修炼告一段落了,接下来,您能和我一起去几个地方吗?”

  “去几个地方?”皇后微愣,下意识地问,“哪些地方?”

  “让我来数数看……”杜兰德扳着指头,细数起来,“要去趟里尔多森,去趟帕宁,去趟精灵族的世界树屋……还要去趟远古之路……哦,还有!我想去有尽虚空最边际的虚空隔膜看看,看看那里的十颗主星辰。您是妖精族人,对星术肯定比我了解。怎么样,可以和我一起去吗?”

  “你要去看主星辰!”皇后难以置信地问,“你知道这里距离虚空隔膜的距离有多远吗?”

  虽说上位神来往于有尽虚空的各处就比较方便了,但还是要花些时间的,尤其是主星辰位于虚空隔膜的各个方位,不在有尽虚空来回横穿好几次,哪里看得完?等看完了,一月进击计划恐怕早过时了吧?

  “距离倒不是大问题。”杜兰德微微一笑。抬手提指,凌空勾勒出一个巨大的橘焰鬼面,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几十张橘焰鬼面叠加在一起,最后的颜色变得暗红一片,好似缓缓流动的熔岩。

  这已经不是火胖子的橘焰鬼面了,而是杜兰德凭借着自己和超级生命“焰爪鬼熊”的战斗经验,所改进过的更本源的橘焰鬼面。毕竟这一招真形的源头,就是焰爪鬼熊这种超级生命。

  暗红色如岩浆浇注而成的橘焰鬼面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嘴里黑漆漆的虚空。

  “请吧。”杜兰德含笑说。

  皇后吸了口气,一步走进了鬼面嘴里,杜兰德紧跟着也步入鬼面的血盆大口之中。布满刀形利齿的嘴巴缓缓合拢,随后,整张鬼面忽而一个闪烁,便凭空消失在了这个巨大的山洞中。

  仅仅片刻后,橘焰鬼面在另一片空荡荡没有半点实体的虚空中浮现出来,皇后和杜兰德接连从鬼面嘴里走出来。

  这里到处都是光,强烈的光和热将任何有形之质都融化了,时间和空间剧烈地扭曲着,说明这里存在着一个质量超大的星体。从时空扭曲程度来看,存在于这里的星体质量,甚至超过了森德洛!

  “第一站到了。”杜兰德凝神站稳,同时也拉住皇后,令她不被那光、热、还有强大引力所摧毁。

  皇后抬眼,看着周围完全不同于刚才的场景,还有眼前那巨大伟岸的发光星体,喃喃说:“主星辰之首……太阳!”(未完待续。。)

  ps:更新到~~谢谢u姐~~!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