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四十六 若烟花绚烂

卷十一 章四十六 若烟花绚烂

  雷姆亚提偏头看了一眼洛凡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一只不受控制的、不停颤抖着的手——眉头微蹙。

  雷姆亚提没避开这只手,因为手的主人已经没有抵抗能力了。出于敬佩,就让他站着死好了。

  雷姆亚提吸了口气,提起拳头。

  “准备要动手了,别让他跑掉。”火胖子低声说,已经戴上了“橘焰鬼面”,小眼睛透过面具眼孔盯住雷姆亚提,目光森冷。

  “知道。”

  “明白。”

  风神、邓肯、熏、火龙分别应了,其实不用火胖子说,他们早就牢牢占据了擂台周围的各个方位。

  “我们也准备出手吧。”隐藏中的右神说。

  大败给杜兰德而侥幸未死后,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目光幽冷地扫过火胖子几人:“火胖子直接杀掉,要快!至于其他几个,要虐杀。”

  “当然。”

  “嗯。”

  所有人都看着擂台上,等待雷姆亚提完成最后一击。

  而雷姆亚提排除一切干扰,不为旁人所动,眼神极致专注。

  他一手抓起洛凡的头发,然后举起右拳,凝聚全身的力量,狠狠砸向了洛凡已经满是鲜血的脸庞——

  砰!一个身影炮弹般地向后爆射出去,撞在擂台的边界晶壁上!

  ……

  ……

  “世人都认为森德洛咏战堡垒的天选卫士,空有绝高能级,却没有规则之力的辅佐,而这是完全谬误的。”

  森德洛的咏战堡垒,1号女士遥望着左天界的方向,轻声自语:

  “天选卫士,解开天选印记而令能级飙升,这是李尔蒙斯之道。”

  “虽然丢失了神级血脉能力却依然能使用真形规则。能一定程度接受并转嫁规则,这又是梭罗之道。”

  “天选卫士是规则的绝缘体吗?错了,当然不是的。只是在走过天选之路后,神级血脉能力会消失,就好像被洗掉了一样。没有了,血脉能力没有了,神级血脉能力中的规则之力也没有了。”

  “如此一来,久而久之……”

  “就有了‘天选卫士是规则绝缘体’这种说法。”

  “所以……会赢的吧,只要能抓到一个近身施展最强之道的时间和机会。”1号安然凝望着左天界,“因为我们天选卫士的神级血脉能力。其实并不是被洗掉了,而是——被雪藏了啊。”

  ……

  ……

  左天界,命运生死擂台之上。

  洛凡气息虚弱,浑身浴血,全身骨头都不知道断裂了多少处,如果不是搭在对方肩膀上的手,洛凡早就倒下了。

  只是很奇怪,洛凡的左腿抬着,左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浮现出一只有着飞鸟纹饰的奇特战靴。

  此时此刻,这只穿着飞鸟战靴的洛凡的左脚,正狠狠踹在洛凡对面的雷姆亚提的小腹上!

  雷姆亚提原本抓着洛凡的头发,一拳轰向洛凡的脸。他的拳头已经打出去了。距离目标只有半掌之距,雷姆亚提却忽然发现自己的拳头无论如何都无法再寸进分毫,反而在一点点远离目标。

  怎么回事?一个闪念划过雷姆亚提的脑海。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双脚腾空了。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再然后,他才感受到来自腹部的撕心裂肺的剧痛。席卷了全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

  站在擂台外的角度看,做出最后一击的雷姆亚提忽然“砰”的一声,炮弹似地向后爆射而出!他重重地撞击在擂台的边界晶壁上。全身骨骼瞬间就碎了不知道多少,然后一点点,慢慢顺着晶壁滑下来,最终瘫软在地,好像失去了支撑的软体动物。他微微抽搐着,似乎想站起来,却做不到。

  神官特有的金色血液,在擂台上蔓延开来。

  “怎……怎么了?”火胖子带着鬼面,看不清表情。

  他的眼神里没有震惊,因为还来不及震惊,而是写满了错愕。

  即使是站在洛凡这一边的他,也完全没想到会突然出现这样的局面。原本就对洛凡不够了解的薰和火龙更是满脸不可思义。

  “洛凡反击了?”

  “等等……那靴子不是他的血脉能力吗?”龙舞者邓肯忽然低呼一声,“洛凡是天选卫士,他怎么还会有血脉能力?”

  擂台外的人们都有点没反应过来。复制版咏战堡垒中的人们就更不明所以了。而擂台上的雷姆亚提已经挣扎着站起来,咳嗽着说:“我……大意了,不该在最后时刻给你近身的时间和机会。”

  洛凡刚才那一脚奇重无比,雷姆亚提只挨了一脚,就已经遭受重创,站起来就是极限,想要再移动却做不到了。

  洛凡根本不回应对方的话,一步一步,艰难地挪到雷姆亚提的身边,然后再次抬起穿着战靴的左脚。

  “我们什么时候出手?”隐藏着的右鳞盯着擂台上步入残局的两人,低声问。

  右神看了一眼始终摇摇欲坠却总是坠不下去的洛凡,又看了看努力爬起来的雷姆亚提,说:“再看一下,还有机会。”

  这时候,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人们终于认清了洛凡绝地反击的事实,于是屏息紧张地看着擂台上几乎都走不动的两人。

  “临死前,让我死得明白点吧。”雷姆亚提又一跤摔倒,再也爬不起来。

  洛凡还是不回应,他已经来到了雷姆亚提的身边,抬起穿着飞鸟战靴的脚。

  雷姆亚提苦笑着问:“你这靴子的攻击力是怎么回事?这……根本就是……接近八十阶的规则之力!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血脉能——”

  他没有说完,而是在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忽然从地上弹了起来。

  强烈的光芒从雷姆亚提体内爆发出来!他自下而上,从一个非常刁钻的角度攻向洛凡。原来倒下只是伪装,为的只是这拼死搏命的一击。在这一击中,雷姆亚提压上了自己的灵魂。

  “死!!”

  雷姆亚提两眼金红,强烈的风暴席卷了擂台。洛凡的身体瞬间变得千疮百孔。

  可洛凡的脚,还有脚上的靴子却丝毫不为所动。穿过了一重重风暴,最终正中雷姆亚提的身体,这一次不是小腹,而是心口要害。

  命运目标的刹那,擂台上的风暴戛然而止,然后一切归于平淡。那风暴来得快,去得更快。

  洛凡脚步一软,终于坐倒在地。

  对面的雷姆亚提则稳稳站着。

  雷姆亚提低头,看着前后穿透的胸腔和空空如也的心脏,古怪地笑了一下:“这……不可能……”后面的话没说下去。雷姆亚提身体的抽搐停止下来,还睁着双眼,却已经没有焦距了。

  他打了洛凡无数拳也没杀死洛凡,自己只中了两脚,就死了。

  临死之前,雷姆亚提死盯着洛凡的脚,和脚上的靴。因为他到死都不明白,为什么洛凡的血脉能力的攻击力,会那么强!

  擂台外的人们已经看傻了。

  “这不可能。”

  ——这不仅是雷姆亚提的想法。更是火胖子等人的反应。

  如果说洛凡的第一脚太突然,让人没有留意,没能看清。那这第二脚就完完全全地展现在所有人眼前。

  洛凡这一脚的威力,根本就不正常。而且身为天选卫士的他为什么还能掌握血脉能力?

  火胖子最快反应过来。对擂台上的洛凡大喊:“快点出来!洛凡,听到没有?快点出来!我们立刻送你回咏战堡垒,或许还来得及!”

  洛凡淡淡笑了笑,坐着没动:“如果回去就能保住性命。那‘天选卫士不能离开咏战堡垒’的规定,也未免太过儿戏了吧。”

  耳朵已经听不清了,身体倒不是很疼。渐渐没感觉了。

  洛凡缓缓躺了下去,面朝天空。目光透过擂台晶壁,看着头顶广袤的夜空,繁密的星光,还有清冷的银月。

  这一刻洛凡笑得很爽、很拽、也很满足:“最后一战能找回自己的血脉能力,再用一次飞鸟战靴,感觉真是相当好啊。”

  洛凡想起1号女士对自己说的话。

  原来,自己以为已经被洗去的神级血脉能力,并不是真的失去了,而是被隐藏在心脏的最深处。在那里,飞鸟战靴一层又一层地自我叠加着,不断强化,不断强化,不断强化……却又不会表现出来。

  就像筑起一道坝,积蓄大量的水,当开闸放水的那一刹那,所迸发出的力量是无与伦比的!

  这就是雪藏。

  藏得越久,叠加得越多,爆发出来的那一刻的力量,就越强。3号和梭罗与奇蓝王是同时代的人,从那个时代雪藏到了现在,所以当他重新取出他的神级血脉能力——“战场之矛”的时候,他几乎以一己之力,便扭转了森德洛被围攻的被动战局。

  洛凡只当了十四年的天选卫士,时间长度不及3号,却依然两脚踹死了一名最顶尖的神官雷姆亚提。

  任雪藏绽放,若烟花灿烂——这才是森德洛咏战堡垒的天选卫士不为世人所知的真正力量。

  这时候,复制版堡垒中,欢呼声如海啸!

  洛凡赢了!抓住机会,一击必杀,这是最典型的战斗法师的战斗。并不美丽,也不优雅,更不从容,但总是能赢,所以才最可怕。所以在战斗法师们的眼里,洛凡赢得绝对漂亮!

  擂台上,洛凡的身体慢慢虚淡下去,变得透明。

  就像3号那样,金色的火焰从洛凡体内冒出来,很快包裹住他的身体,然后化作火炬,熊熊燃烧。

  金色光芒透过擂台晶壁,映亮了半边夜空。

  火胖子等人还在大喊着让洛凡快点出来,他们没办法切入擂台救人,就算能进去,也无法在命运之力的惩戒下活着出来。

  在火胖子和邓肯的大声呼喊中,洛凡在金色的烈火炽焰里,安然微笑着,慢慢地闭上眼睛。

  欢呼的人在拼命欢呼。

  嘶吼的人在无力嘶吼。

  这是一个喧嚣、复杂、伟大的夜晚。

  右神好像局外人似的,默然站着。他闭上双眼,沉默片刻,然后睁开眼冷漠地说:“原定计划不变,准备动手杀人。”(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到。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