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五十 当战争已变成日常,要学会笑

卷十一 章五十 当战争已变成日常,要学会笑

  面具人冷笑一声,对魔龙丢下一句:“还想插手的话就尽管跟来吧!”

  然后直接朝杜兰德和马努斯追了过去,也奔向左天界。杜兰德身上的先遣队的气息远比魔龙身上的浓郁,而面具人此行来到有尽虚空,正是为了将先遣队抹杀,并将一切和先遣队有接触的人抹杀。

  而罗切斯特早已先一步追着杜兰德而去了。

  在罗切斯特眼里,真正的战局已定,因为梭罗就快要败了。那么他这个最强分身,其实只要随便打打,等待本尊归来就行。分身的最大意义,其实并不是为本尊战斗。

  只不过,刚才被杜兰德封困的耻辱,必须洗刷!

  很快,这片虚空中只剩下了魔龙。

  它有节奏地扇动着翅膀,看了一眼森德洛的方向,又看了一眼杜兰德四人飞去的左天界,最后一扇翅膀,朝杜兰德他们的方向跟了上去……

  在急速前往左天界的途中,马努斯和杜兰德还在交流着:“先主动交涉以示弱,再一困一杀以逞强——杜兰德,你的计划真的很不错。但就像我说的,战斗永远存在变数,上一个变数是你;刚才的变数,是魔龙。”

  马努斯微微一顿,露出笑容来:“当然,我们现在至少知道了,那头魔龙暂时不希望有人死,如果一会儿我们俩之中有人不慎即将被杀,那头魔龙也会插手救我们的吧,所以放轻松点,你的表情太严峻了。”

  杜兰德微一沉默,才说:“马努斯大人……”

  “怎么?”

  “我以前没发现,您竟然也会讲冷笑话。”

  “好笑吗?”

  “其实不。”

  “不好笑也笑笑吧。”马努斯雕塑般完美无缺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很认真地说,“当战争变成了日常,保持笑容就变得很难得。同时也很重要了。”

  老实说,这时候好像不太适合探讨这些问题,愤怒和罗切斯特和面具人就在后面紧紧咬着呢!

  但杜兰德知道马努斯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仔细想了想,还是没理解:“您到底想说什么?”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太紧张,所以笑不出来,进而会在潜移默化间被影响判断力和决策方向。你的神经始终是紧绷的,所以你会下意识地思考我的话背后的意思,却忽略了字面上的最简朴的也最真实的意思。”马努斯说。

  “杜兰德,你太紧张了。放松一点。”

  杜兰德认真想了想,然后笑了一下说:“好的,我知道了,多谢提醒。”

  但他很快又收敛了笑容,目光幽冷地说:“我本想快点解决了这边的战斗然后去救洛凡的,现在看来,救人和杀敌这两件事必须合起来当作一件事来做了。马努斯大人,我又有一个计划。”

  马努斯看着杜兰德的表情和眼神,心中暗自一叹。

  其实。感到愤怒和羞辱的不止有罗切斯特,也不止有那神秘面具人,魔龙插手之后最感到愤怒失望的人,是杜兰德。马努斯一看杜兰德此刻的眼神就知道了。这个年轻人现在满心都是战争。他根本没有放松下来,而是一意孤行地选择独自承担。

  这种紧绷感会给予人强大的力量,让人一次次地超越自己,但再优质的弓弦。一直紧绷就会失去弹性,不断拉紧拉紧再拉紧,便终究有断裂的一天啊。

  “所以还是没听懂我的话啊。”马努斯看着杜兰德。心中暗叹,不过不再多言,点点头说,“说吧,你的计划。”

  片刻之后,左天界的位面晶壁已经近在眼前了。

  “双天界是我的盟友,你们竟然愚蠢到主动跑来双天界!”身后紧紧追击的罗切斯特陡然一个加速,彻底追了上来。

  而速度奇快的面具人后发先至,抢先一步攻向了杜兰德。马努斯则一闪身将罗切斯特的攻势接了下来。

  破碎声中,四大强者剧烈缠斗着,一齐撞进了左天界之中。

  ……

  ……

  除了右天之外,右天界的三位大神官再次合为一体。

  和上一次败在杜兰德手下时相比,右雨鳞神的气息变得更加晦涩难明,变得更加沉默内敛,也更加阴沉可怕。惨败给杜兰德,是右雨鳞神心中最大的耻辱,这种耻辱只能用鲜血来洗刷。

  右雨鳞神一步步向命运擂台旁的火胖子走去,他穿着朴素的古老战袍和铠甲,闲庭信步般,冷漠无息地靠近。熏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有些茫然地看看周围,却又看不出什么异样和反常。

  而这时候,右雨鳞神已经停下脚步,就站在火胖子的身旁。

  “这胖子的实力很强,而且是杜兰德的好朋友,就从他先开始吧。”右雨鳞神眼中慢慢浮现出狰狞之色。

  根据双天大人那边传回来的消息,森德洛的梭罗应该快要支撑不住了,那么这场矮人战争,其实已经打完了,杜兰德早晚都必死无疑。既然如此,就要让他痛苦地死,在绝望和无力中死!

  擂台旁焦急万分的火胖子忽然感觉全身被束缚住了,好像被一头巨蟒缠住,瞬间动弹不得。

  一偏头,就看到右雨鳞神近在咫尺的充满杀意的脸,还有一根已经刺到了眼前的“破一切锥”!

  锥尖一点亮得刺眼。右雨鳞神终于不再隐藏了,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的杀手!

  “给我死吧!你们森德洛已经完了!战斗法师也都死定了!我要让杜兰德痛苦绝望无力地看着他的亲友一个个被杀死!!”

  哐啷——

  位面晶壁的破碎声卡在此刻传来。右雨鳞神只觉眼前一花,自己和火胖子之间硬插进来了一个人。

  那人手持镜盾,以盾面挡开了右雨鳞神手中的破一切锥:“闪开,手下败将给我滚远点!”

  “杜、杜兰德?”右雨鳞神退了半步,握锥的手掌被震得隐隐发麻。

  他呆了一下,旋即陡然间爆发出低沉的嘶吼,“你来得正好!我还在想你为什么一直没出现!”

  这些天来,右雨鳞神的心态已经非常失衡,骤然间再次见到给予自己巨大屈辱的杜兰德,立刻就爆发了:“你们森德洛的梭罗就要输了,我——”

  右雨鳞神刚说到一半,声音便戛然而止,被紧跟杜兰德而来的一道身影撞得飞了出去。

  “滚开点啊!白痴!你是哪个?别妨碍我战斗!”面具人爆发出最快的速度,也只勉强跟上杜兰德,无法将杜兰德留住。好不容易看到杜兰德停下来了,正要正式开打却有个不开眼的家伙碍手碍脚,不由二话不说直接撞开了右雨鳞神。

  却不想右雨鳞神的实力并不比他要差,被撞飞的刹那一探手抓住了面具人的胳膊:“你又是哪个?见鬼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战局已定,为什么非要有人出来搅局让人不痛快?!”

  强者未必都是冷静如冰稳若泰山的,高大骄傲如他们,惟我独尊如他们,一旦受挫而导致心理失衡之后,其实和普通人没有两样。

  右雨鳞神被撞翻之后,也带倒了面具人,两人转眼间翻翻滚滚地缠斗扭打起来。

  紧接着罗切斯特和马努斯也一路从位面外打进来,他们之间的战斗明显更加大开大合,一次次毫无花哨地彼此碰撞,发出战鼓擂动的巨响,震得整个左天界似乎都在隐隐摇晃震荡。

  魔龙依然远远看着,不动声色。

  “这这这……”死里逃生的火胖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恍神之间,怎么就多了五大上位神级别、甚至更高一些的超级强者?火胖子甚至没空体会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了,因为现在更不安全了好不好!

  “你们先回堡垒,别出来。这已经不是你们能参与的战斗了。”杜兰德眼睛死死盯着擂台上熊熊燃烧的洛凡,咬牙对火胖子、风神、龙舞者、火龙、还有熏说,“这里就交给我和马努斯大人!你们快走!”

  不由几人分说,五张好像熔岩凝聚而成的鬼脸出现在火胖子他们身后,张开大嘴,将他们一一吞了进去。

  火胖子只觉眼前一黑,再次出现时已回到复制版咏战堡垒之中了。

  “……见鬼,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各就各位随时准备战斗!”火胖子大声呼喝起来,虽然知道自己和堡垒中众人的实力恐怕难以介入战局,但还是要做好准备。谁知道这些超级强者凑到一起会打出个什么样的结果?

  “还有你,你为什么还在这里?你不去帮杜兰德吗!”火胖子一眼瞥到不远处的红袍杜兰德,瞪眼大喝。

  红袍脸色有些复杂,摇摇头说:“抱歉,本尊没有召唤我。”

  艾莉婕死去之后,杜兰德将紫袍拆分成了两个,变成红袍和蓝袍,分别呆在森德洛和左天界的咏战堡垒。如今两边已经建立了传送门,杜兰德更完全达到了上位神的水准,其实不再需要“双向瞬移”了。

  可他依然没有动用审判战刀的意思……

  分身和本尊之间,有着一些外人难以体会的奇妙联系。此时红袍远远看着堡垒外身处乱局之中却一动不动只紧紧盯着擂台上不知生死的洛凡的杜兰德,心里想着:“本尊他……到底打算干什么?”(未完待续。。)

  ps:第一更到~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