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五十一 只有敌人丧尽时,我才能笑

卷十一 章五十一 只有敌人丧尽时,我才能笑

  这是第二次了,杜兰德眼睁睁看到最亲近的人,在自己眼前慢慢消逝。

  上一次是艾莉婕,杜兰德只能看着,却无能为力。

  这一次是洛凡,杜兰德看到那金色火焰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来晚了,没有办法阻止洛凡参加擂战。

  两人一个在台上,一个在台下,中间隔着一道很薄很薄却不容侵犯的金色晶壁。

  这道晶壁其实是有名字的:命运禁壁。

  它保护着命运擂台,代表着命运生死战的不容干扰、不容插手、不容第三方的介入和参与。它不可被攻破,强行攻破的可能几乎为零。就算勉强攻破,也会遭到冥冥之中的命运主宰之手的无情抹杀。

  杜兰德看着那晶壁,深深吸了口气,眼神里一点点流露出坚决的神色来。

  “当战争变成了日常,就要学会笑?”杜兰德这时回想起了刚才马努斯对自己说的话,喃喃说,“但这怎么可能?说得也太轻巧了!打赢战争之前,恕我难以勉强自己笑出来。只有杀光了所有的敌人,结束这场战争,我才能笑!”

  轰!一声巨响!将战场上所有的对撞声、拼杀声、怒喝声……尽数压了下去!

  右雨鳞神和面具人,罗切斯特、马努斯、还有堡垒中大批观战的人们,全都瞬间将视线投向了一处——

  杜兰德刚刚攻击了命运擂台!

  此时杜兰德身披一套紫黑色的骨甲,紫发如瀑,各个关节处冒出了刀锋般的骨刺,如野兽,如妖魔!

  多重职业真形.黑审判。

  这一招虽然在规则位阶上,比起两仪镜盾这些招式已经没有明显优势了,但审判规则的属性,就是为了“破防”而生的。

  再没有比这招更适合用来破开“命运禁壁”的了。

  轰!!

  第二次碰撞轰然爆发。没有语言能描述一个小小的身影却爆发出如此剧烈的撞击的那种震撼感。

  眼尖的人已经发现了:第二次碰撞中,命运禁壁居然真的浮现出一丝裂纹。而杜兰德翻滚着反弹回去,略一调整后,又第三次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

  “等一下,杜兰德你等一下!”魔龙第一个坐不住了。

  就像马努斯说的,魔龙现在是敌是友还不清楚,但至少确定了一点:出于某些原因,魔龙目前不希望看到任何人死亡。

  但杜兰德此时的所作所为,就是在找死。

  破不开命运禁壁还好,如果真的被他破开的话……命运主宰的惩罚。就连拥有绝对防御的罗切斯特也没把握接下。因为那是对这个世界最根本的规则发起了挑战,是对世界的否定,必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杜兰德,等等!”

  “住手!”

  马努斯和右雨鳞神明显都想去阻止,马努斯是为了要救杜兰德,右雨鳞神则是不希望命运擂台被杜兰德如此疯狂的举动毁伤。这招是右天施展出来的,擂台如果垮了,右天说不定也会遭受重创。

  但强者之间一旦开打,哪里是那么容易脱身的?马努斯和罗切斯特一时间无法分开。面具人和右雨鳞神也是。

  第三次碰撞了。

  命运禁壁上的裂纹进一步扩大,一股莫可名状的气息开始在擂台上空汇聚,遥遥地向杜兰德压了过来。

  “命运要显身了吗?”杜兰德冷笑一声,不管不顾地再次发动了冲击。第四次冲击!他其实已经被反震之力伤得不轻了,这么撞下去,就算最终撞开禁壁,也绝对没余力应付命运之惩。

  但杜兰德就好像失去了理智一头钻进牛角尖里的疯狂之人。冲得沉默决绝,撞得义无反顾。

  魔龙翅膀一扇,悄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出现在杜兰德斜侧方。

  “住手!杜兰德!”它低沉地说。

  而其他四名超级强者还在两两对战,无法分开,只能眼睁睁看着。

  “给我住手啊!你这个疯子!!”魔龙见杜兰德根本不理他,径直继续冲向擂台晶壁,似乎也怒了。

  愤怒之下,魔龙不由自主地又靠近了些。

  于是就在这一刻,杜兰德忽然一探手,一把抓住了魔龙的一只后爪。

  魔龙惊愕莫名,看着杜兰德脸上、唇角渐渐溢出的一丝笑容,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你……等等!你难道——”

  魔龙是了解杜兰德的。印象中,杜兰德以往战斗中每一次抓住敌人弱点的时候,脸上就会出现这样的诡秘笑容。

  杜兰德脸色微狞,咬牙说:“我抓住你了。”

  杜兰德在回归左天界的路上,向马努斯提出的计划是这样的:“罗切斯特是敌人,面具人看来也是敌人,魔龙既然插手战斗救了面具人一命那自然也是敌人,而在左天界里我已经看到右雨鳞神了,还是敌人。这么多敌人,单凭我和大人您,恐怕无论如何都不是对手。再考虑到梭罗大人那边战况不利的消息,我觉得这时候,必须要冒险一番。”

  “我们……一股脑地将这些强者们通通放倒吧。”

  当时,杜兰德眼睛里放着晶亮的寒芒。

  “一个也不拉下,包括魔龙罗德格特!我和大人您的实力当然不足以做到这点,但是……命运可以。”

  杜兰德的计划,是将所有敌人一锅端!

  反复撞击命运禁壁,只是为了将魔龙引到身边来。

  此时,杜兰德一把抓住了魔龙的后爪;同时在罗切斯特和马努斯之间,非常突兀地浮现出一面“两仪镜盾”,然后当啷一声,镜盾替马努斯挡下了罗切斯特的一击势大力沉的攻击。

  那攻击力被镜盾接下,通过梭罗之道导入镜盾的施展者杜兰德体内,化为一份力量。

  面具人和右雨鳞神之间同样浮现出两面镜盾,挡下了两人的攻击,将攻击力引导至杜兰德体内。

  这是第二份和第三份力量。

  三份超级强者级别的力量,加上杜兰德本身的实力和破防能力,一共四份力量被杜兰德不管不顾地强行扭到了一起!这样的力量,已经完全超出杜兰德身体的容纳极限了。即便他修炼了熔兵炼体也不行。

  所以杜兰德将这几份力量通通导入了先祖石板所化的李尔蒙斯石像之中,最终通过李尔蒙斯之道,一瞬间全部释放出来!!

  这一次的碰撞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只是整个咏战堡垒的所有人都在瞬间站立不稳,倒了下去。

  而等若禁受了四大超级强者联手一击的命运禁壁——瞬间就破碎了,出现了一个一人高下的豁口,露出躺在擂台上的洛凡和那熊熊燃烧的金色烈火。

  紫黑色的影子闪过,杜兰德闪电般突入擂台——拉着惊怒不已的魔龙一起。

  进入擂台范围之后,杜兰德便放开了魔龙的后爪,然后一把抱起洛凡,闪身退了出来。魔龙也及时后撤。退出了命运擂台的范围。

  那一人高下的豁口旋即合拢。

  在右天界的右央宫殿里,右天正和某个伟大存在交流着:“……是吗,感谢您的指导,我这边会安排好……噗!!”右天老头忽然狂喷出一口鲜血,一跤坐倒,满脸痛苦,根本说不出话来。

  而在左天界,整片战场已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罗切斯特、面具人、右雨鳞神的脸色全都难看到了极点,虽然不是出于他们的本意。但是他们确实攻击了命运禁壁。

  三人仰头,看着擂台上空慢慢浮现出来的一只足有四十九根手指的命运之手,身子都变得僵硬起来。

  “疯子!疯子!这根本就是疯子的行径!!”面具人很想一剑劈死杜兰德,却已经顾不上了。

  命运的惩戒已经无可避免。每个冒犯了命运的超级强者都沉默着,不得不全神以对。

  命运之手越来越凝实了,四十九根手指弹琴般轻轻舞动,弹出一根根命运丝线。连接到在场所有冒犯了命运的超级强者身上。这样一来,没人能逃得了接下来的惩罚,哪怕瞬间跑到无尽虚空也还是命运之力所笼罩的区域。

  被锁定的还有魔龙。它没有攻击禁壁,但被杜兰德强行拉着进入了一次擂台范围,算是介入了不能被介入的擂台。

  被锁定的人也有马努斯,他刚才在镜盾上补了一刀,为杜兰德输送了第五道超级强者的攻击。

  “您不该被牵扯进来的。”杜兰德喘了口气,放下洛凡,然后对马努斯说。

  “我不加一刀的话,单凭四力合一,离破开禁壁其实还差一点。”马努斯依然保持着微笑,“你的计划真的很棒,但我还是那句话,你太紧张了,所以容易漏算一些细微但关键的部分。当然,计划依然很棒。”

  杜兰德哈哈一笑,耸肩说:“教训人的话,您还是等命运惩戒之后再说吧。”

  “也好。”

  这时,命运之手已经彻底凝聚成型了。

  当堡垒内的人们晕晕乎乎地从地上爬起来时,看到的是堡垒外满目疮痍的大地,还有如临大敌的六名超级强者。

  杜兰德不仅攻击了禁壁,还进入了一次战场,更把洛凡从中拉了出来。他恐怕要面对最可怕的攻击。

  魔龙仅次于杜兰德,虽然没攻击,但进入擂台比攻击擂台更加不可原谅。

  右雨鳞神、面具人、罗切斯特、马努斯这四人将会承受的攻击和惩罚差不多。即便以罗切斯特对自己防御力的自信,也难掩眼中的阴沉和恼怒。

  只有杜兰德哈哈大笑:“诸位,我们等会儿见哦。”

  听着杜兰德畅快无比的朗朗笑声,右雨鳞神、罗切斯特、面具人和魔龙罗德格特,全都异口同声地咬牙低骂:“疯子!!”

  紧接着,命运之手来了。(未完待续。。)

  ps:命运之手来了,第二更也来了~哈哈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