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五十六 怀疑自己

卷十一 章五十六 怀疑自己

  在没有光也没有任何能量供应的无尽虚空的某处,两个巨大的光圈一上一下,将一个身影夹在当中。那人身上燃烧着无穷无尽的黑色火焰,火焰越烧越旺,不断试图摧毁火焰中那人的身形躯体。

  被光圈和黑焰压制住的身影,正是梭罗。

  即便被困,梭罗在黑火中若隐若现的身影依然透着从容不迫。他真的已经很不容易了,面对单打独斗都不弱于自己的对手,梭罗以一敌二,依然让罗切斯特和双天都感到非常棘手。

  “你觉得他还能支撑多久?”不远处,双翼四眸的罗切斯特本尊低沉地笑着,气息也颇为急促。

  光人双天慢吞吞地说:“按照有尽虚空的时间来算的话,十天吧,最多了。”

  罗切斯特古怪一笑:“呵,跟我计算得差不多。”

  ……

  ……

  “你说什么?杜兰德他……他中了双天诅咒?!”

  复制版咏战堡垒里,夜翼和兰子腾的一下站起来,惊怒地看着火胖子。两女一直呆在时光秘境里,对于外界的一系列变化不太清楚,直到现在才知道。

  “可他看起来很正常啊!”兰子咬着嘴唇,俏脸发白。

  夜翼也有些不愿相信:“菲波,目前都还是你的猜测吧?一个中了双天诅咒的人能打出那样的胜仗吗?”

  火胖子一句话就让两女的脸色苍白无血:“他把诅咒之力封入心脏了。”

  接着,火胖子又说了命运生死擂台形成的事,还有杜兰德将凯瑟琳、安德丽雅等人暂时封印起来,阻止他们参加命运擂台战的事。

  “……那之后杜兰德消失了几天。不知道去哪里了。之后的事情你们已经知道了,唯一没有被杜兰德封印的洛凡强行离开了咏战堡垒,前来参战。再后来,六名超级强者齐聚,杜兰德利用命运之手赢得了胜利。”

  火胖子说完。看着脸色难看的夜翼和兰子,叹了口气,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双天诅咒的可怕,恐怕根本不是他们能理解的。

  死一般的寂静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夜翼忽然转身,向外走去:“我去趟神议大厅。凯瑟琳和安德丽雅都被封印在那里,没错吧?”

  ……

  ……

  “仔细想想。修炼了李尔蒙斯之道和梭罗之道的我,真的不比之前纯靠审判战刀战斗的我强出太多……”

  时光秘境里,杜兰德苦苦思索。

  虽然打了胜仗,但和双天的那番交手,让杜兰德感到了沉重的压力。外界的战斗法师们都觉得十天后的战斗不会有问题。但杜兰德深深知道,十天之后,自己未必能赢……不,应该说自己很可能再输一次!

  “怎么办?”

  “到底怎么办?”

  “我……我到底缺了什么?我到底丢了什么?!”

  杜兰德的眉头几乎都凑到了一起,他从来没有这么焦虑过。之前虽然面对过很多磨难,但杜兰德很少有迷茫的时候。杜兰德一直认为自己走的道路是完全正确的,所欠缺的,只是时间。自己太年轻。所以很多时候会被逼着、赶着、不得不强迫自己。仅此而已。

  但这一次,杜兰德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在不知不觉中。走偏了?

  回忆过去,似乎从回到森德洛开始,自己全都是靠着审判战刀在战斗。

  扎古力山脉山脉战役中,自己依靠审判战刀,才能以初入能体境的级别,对抗特记番队们也束手无策的黑色矮人大军。

  后来回到了咏战堡垒。自己靠审判战刀险些宰了水神塞尔东。

  去预备学院的时候,虽然审判战刀暂时被封印在心脏里。自己却依然能在招式中,悄然动用审判之力。

  就连自己侥幸走过三条晋升死路。也是靠着战刀和审判之力的霸道。

  杜兰德忽然意识到:如果没有审判战刀,自己恐怕早就死了!

  杜兰德一直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是主,刀是辅。但这一次,杜兰德忽然发自内心地觉得:为什么?凭什么?

  如果自己凭借着刀魂才能活到今天,那么,为什么自己还能做刀魂的主人?就因为他源于自己的血脉吗?就因为刀魂没有梭罗之道和李尔蒙斯之道的辅助,所以整体实力不如自己吗?

  如果刀魂也拥有李尔蒙斯之道和梭罗之道,他绝对,比自己强十倍!

  “我……怎么到了今天才注意到这点啊……”杜兰德的脸色变得非常古怪,失神喃喃,“还是说,我一直在自我欺骗?我其实,是有点害怕刀魂那家伙的吧?所以潜意识里拒绝去想他修炼李尔蒙斯之道和梭罗之道的可能性……如果我不害怕,是不是会主动教他学习我的招式?”

  如今,杜兰德的战斗第一状态,是如影随形,还有借力打力。

  战斗第二状态则是先祖石像、裁决尺剑、两仪镜盾、审判魔装、幻式魇眸这五招。

  然后呢?

  战斗第三状态呢?审判战刀吗?还是依靠自己单独完成的并不真正完整的“职业真形.刀锋审判”呢?

  杜兰德一点点坐下来,把脸埋进了臂弯里。

  自从艾莉婕的事情过后,杜兰德打从内心里,对刀魂生出了强烈的排斥。

  杜兰德已经知道了:刀魂是一个可以杀死自己、可能杀死自己、有充分动机杀死自己的存在。

  虽然刀魂在牧者之城中,最终拒绝了冰凝的联手杀死杜兰德的提议,但刀魂至少听冰凝说完了她的提议。

  如果刀魂真的完全是杜兰德这一边的,他连听都不会听。

  杜兰德想过要毁掉刀魂。

  因为当初如果不是自己过度依赖刀魂的力量,就不会放心地将牧者之城交托给刀魂看守,那么亲人朋友们就不会因为刀魂的动摇而陷入危局。艾莉婕她……可能,也就不会死了。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过度地信任并依赖刀魂的力量。

  一个人,当他打从内心里排斥一件东西时,不止是心理上会产生变化,还会有更加实质的转变。

  如今杜兰德握着刀魂的时候。会觉得扎手,会无法专心战斗。

  会找不到前路在哪里。

  更会在已经找到前路的时候,拒绝去走。

  “战斗的第三状态……其实洛凡已经告诉我了啊。”

  杜兰德取出洛凡交给自己的那条讯息:“天选卫士的真正能力,是将血脉能力雪藏。”

  杜兰德不是天选卫士,却高于天选卫士。

  而且杜兰德已经想到修炼这种“雪藏”能力的关键了:先祖石板上的第三个动作。

  如果能修炼这第三个动作,杜兰德很确定自己也能拥有洛凡和3号的能力。通过长时间的积蓄,在需要的时刻,爆发出强大无匹的力量来。

  杜兰德有些焦躁地揪着头发:“但我真的……做不到啊!!”

  石板上的第三个动作,应该就是对自身血脉能力的修炼,但杜兰德现在从内心深处排斥自己的血脉能力。换言之。他在排斥自己的一部分,在怀疑自己。杜兰德刚才已经试过了,第三个动作根本没办法入门,修炼不出任何成果……

  杜兰德忽然站起身来,有些焦躁地在时光秘境里走来走去。各种各样的念头和担忧开始纷至沓来:

  “我无法打从内心认可刀魂,认可我自己觉醒出来的血脉能力,就修炼不了第三个动作……”

  “修炼不了第三个动作就没办法雪藏能力以求爆发……”

  “那么单凭我现在的实力,十天后哪里有把握打赢战斗?”

  “一月血战的计划是我定下的。我……我现在却被自己卡住了!卡在了自我认可上!!这不可以,这是不可以的事!”

  “还有……梭罗大人那边的战局,那边到底怎么样了?我现在的实力。根本去不了那里吧,去了只是添乱,添乱!”

  “我……我草!!”

  杜兰德的情绪状态渐渐不太对劲了。

  他的双眼开始充血,眼神变得极为躁动,甚至可以说是狂躁。他来来回回地走着,停不下来。

  过高的真形。是祸,是罪。其实。过大的心理压力、将一族的存亡兴衰扛于一身的心理压力、将所有责任揽到自己的肩膀上的心理压力,伤害比过高的真形。更大。

  “马努斯呢?他和罗切斯特的最强分身打得怎么样了?”

  杜兰德不知道自己的脸色变得癫狂又狰狞。

  “哈!双天那混蛋,居然还说马努斯比我更强?说马努斯比我的潜力更大?!”

  “鬼扯!根本就是鬼扯!他有没有搞清楚打赢之前那一仗的人是谁啊?!难道是马努斯吗?”

  “是我!是我!!”

  一声轻响,时光秘境微微震荡了几下,这是又有人进入秘境的表现。

  “谁?!”杜兰德猛地转过头去,惊人的煞气不受控制地漫溢而出,狠狠撞了过去。他现在根本不是理性状态。

  砰的一声闷响,来人摇晃了两下,旋即站定,唇角却已溢出血来。

  那丝血色就好像一盆凉水,当头浇下,瞬间让杜兰德回复了清醒。

  杜兰德脸色僵硬了一下,旋即一个闪身冲了过去,急切地问:“安雅你怎么来了?你……你没伤到哪儿吧?见鬼,我到底在干什么,我怎么,我居然伤害到你了……等等,你为什么会来这里?你……你不是……”

  “我不是被你封印在神议大厅了,对吧?”

  来到时光秘境的安德丽雅微微一笑。

  她随手抹去了唇角的血迹,柔声说:“我没事,别担心。至于我为什么会脱离封印,为什么来这找你——”

  “是我们放她出来的。”夜翼和兰子相继出现在秘境里。

  杜兰德呆住了:“你……你们……”(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到~谢谢南海、红尘、牙膏~!真的谢谢大家!小杜有他的伙伴们,而我有你们,很荣幸也很开心!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