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五十九 雪藏之刃

卷十一 章五十九 雪藏之刃

  外界的一天就是时光秘境里的一年,外界过去了十天,杜兰德在时光秘境里便度过了十年。

  想通了的杜兰德,如今已经初步学会了先祖石板上的第三个动作。

  正如预想中的那样,第三个动作果然是对“自我”的修炼。

  修炼到一定火候时,杜兰德截取了自身血脉中的一道精粹的审判之力,化为战刀,然后将之“雪藏”在心脏的极深处。

  如今在心脏中的那个等边三角形上,李尔蒙斯的道之具象占据了一个点,梭罗的道之具象占据了第二个点。

  而在那第三个点上,倒插着杜兰德雪藏起来的刀,每一分每一秒,刀的气息都在增强,就像被大坝拦住的不断积蓄的水。

  这水,已经积蓄了十年了。

  不过杜兰德觉得还不够。

  “我是什么?什么能定义我?”——这个问题让杜兰得想了很久。反正雪藏血脉能力不需要特别的精力投入,杜兰德索性好好对自己进行了一次重新的审视。杜兰德觉得刀魂也好,审判之力也罢,其实都不能完全代表自己。

  杜兰德觉得自己最自我的东西,是一种战斗哲学。

  不按常理出牌,抛却一切繁杂,直击根本,直击重点,甚至是直击敌人最强的一点!在刀尖上起舞,一次次地在重压下突破自我,取得胜利。

  ——这才是自己。

  “……命运生死擂台也好,如今即将打响的这场战斗也罢,都是按照双天界那些家伙的意志在发展,主导权在对方。出招的也是对方。哼,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居然落入被动接招的状态了……”

  杜兰德抿嘴古怪一笑:“不过很抱歉啊,现在,我要重新拿回主动权了。挑敌人最强的一点主动进攻。攻破了。就能赢!”

  敌之最强一点在哪儿?毫无疑问是在无尽虚空的某处进行的梭罗、罗切斯特和双天的战斗。

  很遗憾的是杜兰德如今还去不了无尽虚空,勉强去了也找不到方向,只会添乱而已,没有意义。无尽虚空有着无法描述的危险,因为无法描述,所以甚至无从规避。无从小心,超级强者也很难在那里立足。

  但杜兰德想到了一条前往敌之最强一点的“捷径”。

  眼前的审判刀棺慢慢融化了一半,露出罗切斯特分身的上半身。

  杜兰德悄然运起目力,洞察与复制之力发动,慢慢看到了一些之前看不见的东西——

  一条若有若无的丝线。从眼前这个切斯特分身的心脏处延伸出来,然后融入了虚空之中,伸向了未可知的某个地方。

  “找到了。”

  杜兰德微微一笑,翻手凝聚出一柄战刀。

  ……

  ……

  无尽虚空。

  梭罗依然被黑色火焰包裹,被两个巨大的诅咒光圈,一上一下,夹在中间,动弹不得。也无法脱困。

  打到现在,已经到了最后关头,罗切斯特和双天也累得够呛。他们有意识地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似乎也在小心着对方。

  “只差一点了。”双天低沉地说。

  “嗯,只差一点了,不过还是不能放松啊。”罗切斯特眼神里透着复杂的神色,“梭罗不愧是梭罗,不比当年的李尔蒙斯差。论境界。他和你我都是一个级别的人物。可你我联手对付他一人,居然只能让胜负的天枰微微倒向我们这边。只能用慢慢水磨的方式,磨死他……”

  三人间的这一战。从矮人战争爆发开始打到了现在。

  按理来说,二对一的情况下,应该不会拖这么久,而且胜负的天枰应该是明显倾斜向罗切斯特和双天这一边的。

  但现实却是罗切斯特和双天只能微微占据上风,然后靠水磨功夫,慢慢消耗梭罗的生命力。

  要知道梭罗身中双天诅咒啊,其实还不是最强的状态。

  “就要到最后了,还是小心点吧。”双天说,“无尽虚空是超级生命的发源地,这时候如果有一个外力介入进来,而我们的优势又不明显,万一被扭转了胜负的天枰,输的,可能就是我们了。”

  如今天枰的两边,一边是梭罗,另一边是罗切斯特和双天。

  如果这时候忽然有其他变数介入进来,那么,不需要太大的砝码,只要能撬动那天枰,改变那微妙的平衡,让倾斜角度转向梭罗这一边,那么,这一场持久战斗的结局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

  双天说完之后,却见罗切斯特迟迟没有回应。

  “就算要小心也没必要连话也不敢说吧。”双天不无嘲弄地笑了笑,“喂,说话啊,怎么了?”

  “……”罗切斯特还是没有回应。

  双天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因为罗切斯特的表情好像有些古怪,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却又不敢确定。

  这时罗切斯特忽然全身一震,一声低呼。

  “怎么了?”双天眼神微微凛然,却没有贸然靠近,谁知道罗切斯特在关键时刻会不会使诈?

  “……该死的!”罗切斯特眉头渐蹙,抬手按住了自己的心脏部位。

  双天提高了音量,喝问:“所以我问你到底怎么了啊!”

  罗切斯特重重哼了一声,眯着眼睛吐出一个让双天颇感错愕的名字:“好像是……杜兰德!”

  杜兰德?双天不由满脸错愕,继而觉得有点好笑。

  杜兰德又怎么了?双天很清楚杜兰德的实力,虽然成长速度堪称奇迹,但那小鬼目前根本没可能来这无尽虚空参战。

  “到底怎么回事?”双天定了定神,认真起来。

  这时候,罗切斯特和双天的注意力都被微微分散了,所以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光圈与黑火之中。盘膝静坐的梭罗,缓缓睁开了一直闭着的双眼……

  “看来行得通呢。”无光监狱里,杜兰德气息略有些急促,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顺。

  手中刚刚凝聚而成的战刀已经消失了,那战刀化为了攻击。顺着罗切斯特分身与本尊之间的联系,强行攻了过去。所以刚才罗切斯特的本尊才会失态。不过也仅仅是稍微失态而已。

  对罗切斯特来说,杜兰德的实力还远远构不成威胁。

  隔壁囚室的塞尔东还没弄明白杜兰德到底要干什么,断断续续地问:“杜兰德……你……到底要……干嘛?”

  杜兰德根本懒得理他。

  倒是对面囚室里的右雨隐约察觉到了什么,或者说她知道的事情更多,所以猜到了什么。吃惊地问:“你想介入至神强者的战斗吗?”

  “至神?!”塞尔东用破锣般难听的嗓音尖叫了一声!沉默片刻,忽然又扯着嗓子狂笑起来,“笑……笑死我了!啊咳咳!杜兰德你居然……哈哈……咳咳……居然……咳咳咳……居然……”

  “居然”了半天,就是说不下去,上气不接下气的。但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塞尔东觉得杜兰德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至神是什么?那是超级强者的极限,无论能级还是规则都近乎达到了位面世界的极限所在!

  右雨那边则陷入了沉默。

  对于曾经的大敌塞尔东的嘲笑,杜兰德根本毫不介意,塞尔东根本不了解自己如今已经成长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更何况,撬动一个战局的胜负天枰,难道一定需要很大的力量吗?”杜兰德低笑一声。

  “不需要吗?”右雨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传过来,她比塞尔东更明白杜兰德的可怕,所以虽然也觉得杜兰德的打算太过不可思议。但还是不免在意。

  “需要吗?不需要吗?”杜兰德笑笑说,“好吧,就算真的需要非同一般的力量好了。”

  “呃。你……”右雨反而愣住了。

  只听杜兰德接着说:“所谓的非同一般的力量……足以撬动至神战局的力量——现在的我,也不是没有啊。”

  杜兰德一翻手,又一柄战刀浮现于掌中。

  和之前随手凝聚的审判之力凝成的战刀相比,此时这柄看起来并不漂亮,并不是灿紫色,也不是多重审判的紫黑色。而是一种光泽晦暗的柔和朴实的紫色。单单从外部看,已经看不出这刀的规则之力有多强了。

  只是当杜兰德拿出这柄刀的刹那。就连他本人都感到手腕一沉,险些被这沉重得颇为不可思议的刀带歪了重心!

  无光监狱里渐渐开始逸散出一种晦暗魔幻的紫色光芒。于是右雨忽然发现自己能看见东西了,透过栅栏的间隙,可以看到对面囚室里的杜兰德持刀而立的长长的背影。紫光的源头,就是他手中那柄刀。

  看到那刀的刹那,右雨只觉自己的心脏都收紧了,剧烈地收缩成了一团!她瞪圆了眼睛,想说什么却因为本能的巨大恐惧而说不出话来。

  精神已经有些失常的塞尔东还在狂笑:“杜兰德你居然……哈哈咳咳……你居然……居然……”

  杜兰德却已经听不见了,他摒弃了所有的杂念,全力一刀,正中罗切斯特分身的心脏部位!刀锋好像切入的不是拥有绝对防御的矮人躯体,而是切入一个软绵绵的奶酪,根本毫不费力。

  这是杜兰德用战斗第一状态和第二状态,都绝不可能达到的超卓的破防能力。

  “战斗第三状态——”

  “雪藏之刃。”

  ……

  ……

  “没什么,不必担心,只是我的一个分身如今在杜兰德手上,分身与我的联系当初被杜兰德斩断了部分,如今若即若离的,倒是有点麻烦。”

  无尽虚空,罗切斯特摆摆手,对双天说。

  双天哦了一声:“所以刚才是——”

  “刚才杜兰德通过那道联系,给我挠了个痒痒。”罗切斯特没所谓地耸耸肩。(未完待续)

  ps:今天就一更了。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