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六十一 没人理解的逆转

卷十一 章六十一 没人理解的逆转

  “联姻?好啊!等我打赢了这一战,一定会单独抽时间,好好宠幸你的!”杜兰德冷笑一声,直接发动了双向瞬移,消失在无光监狱里。++++

  右雨死死咬牙,满心屈辱,身体直发颤。

  她知道战斗还没有结束,所以她想要为双天界做些什么,却又无力做任何事。联姻是没有筹码的情况下的无奈提议,右雨本没想过杜兰德真的会答应,但至少能拖住他一会儿才对吧。对于自己的魅力和吸引力,右雨还是很自信的。没想到杜兰德根本懒得理会她的这些小伎俩。

  无光的监狱里,只有塞尔东还在癫狂大笑:“联姻?哈哈哈,联姻!宠幸……哈哈咳咳咳,宠幸!!”

  ……

  ……

  左天界。

  咏战堡垒之中已经血流成河,堡垒大门的防线被突破,神官大军突入堡垒内部,正在堡垒各层与战斗法师们死斗。到处都是喊杀声,人的耳朵好像都辨认不出声音了。到处都是刀光剑影、法术对碰、鲜血飞溅、断肢残臂……没人还有功夫观察战场判断局势,只能看见一个砍一个。

  所谓杀红了眼,指的就是目前的这种惨烈状况。

  “砰”的一声巨响,被青色雷霆缠裹的马努斯,从高空直坠而下,好像从天而落的陨石般急速撞进一大片废墟瓦砾之中。

  他奋力推开断墙碎柱,想要起身,却被一只脚踏住胸膛,狠狠踩了回去。

  “右天”将马努斯踏在脚下,伸手一招,一柄足有三米多长的“破一切锥”出现在掌中,闪耀着金光的锥尖对准了马努斯的胸膛。

  “结束了。”他冷冷地说。

  在地面上的大军彼此倾轧的同时,双方的顶级强者也在天空中死斗。马努斯主动对上了目前整个战场上实力最强的“右天”,而被马努斯消耗了大量气力、至今还未恢复状态的罗切斯特最强分身。则交给了实力较弱的夜兰和米洛。

  “马努斯!”夜兰看到被踏在地上的马努斯,心中焦急无比。本来自己就敌不过罗切斯特,如果马努斯再输了,那这一战就彻底败了,不会有半点悬念。

  “都自顾不暇了,你还有功夫理会旁人?”罗切斯特低沉地笑着,一弩枪抽击在夜兰身上。

  夜兰正穿着米洛所化的白色铠甲,可是就连拥有绝对防御的米洛,也被这一击抽出了些许裂纹。

  罗切斯特显得从容不迫,左右看看。咧嘴一笑:“不用等啦,你们所等待的杜兰德看样子是不会来了。身中双天诅咒,十天前还那么勉强地接了命运之手的攻击,我就知道那小子当时只是硬撑而已,其实早就是强弩之末了。”

  “他……会来的!”夜兰咬牙说。

  “哦,那就当他会来好了。”罗切斯特耸耸肩,反手一指“右天”和马努斯那边,说,“反正马努斯就要死了。杜兰德来了也没意义。”

  “杜兰德会来的。”这一次开口的是“右天”脚下的马努斯。

  他的唇角在淌血,却咬牙笑着:“而且在杜兰德赶来之前,我不会死,也不会……咳咳。也不会败。”

  “是吗?”

  “右天”冷漠一笑,忽然仰头爆发出奔雷海啸般的长啸,啸声震得整个复制版堡垒剧烈摇晃,双方的大批战士立足不稳。不由骇然看向“右天”的方向。

  火胖子感受着啸声中的威力,不由暗自咬牙:“那家伙,力量竟然越来越强了?比刚开战的时候更强!”

  只见“右天”高举起巨大的破一切锥。大笑着说:“战斗法师们,都给我听好了,被你们寄予厚望的首领杜兰德那小鬼,已经临阵脱逃了!你们不是要在今天召开咏战会议吗?很好,那就召开!不过召开者,将会是我们双天界,而不是森德洛!地点也依然是在咏战堡垒……”

  他顿了顿,高傲地俯视着整个战场:“……因为从今天开始,咏战堡垒,将是属于双天界的领土。”

  “你放屁!”

  “鬼扯些什么?”

  短暂的沉寂后,战斗法师们疯了一样地爆发出反击,转眼又和神官大军打在一起。

  “右天”冷漠而嘲弄地笑着,脚下牢牢踏着马努斯的胸膛,同时已将手中的破一切锥举到了最高点。

  “住手啊!”风神不要命地想要冲过去救援,却被一名精灵族的神级强者趁机击中了后背。

  火胖子二话不说也行动起来,他比风神更冷静,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根本救不了马努斯。所以火胖子一闪身,出现在了夜兰面前,急声说:“罗切斯特交给我,夜兰、米洛,你们去救马努斯!那右天老头的力量越来越强,现在也只有你能救马努斯了!”

  然而话音刚落,火胖子就被罗切斯特弩枪一击抽翻在地。罗切斯特无奈摇头:“区区一个下位神,也敢介入超级强者的战斗?”

  黑色弩枪在手中旋转半圈,对准倒地不起的火胖子的胸膛,狠狠插落下去!

  一道青影闪过,刻不容缓地将火胖子救了出去。凯瑟琳在关键时刻出手了,她手持“玉质永辉”,头顶无名星辰和聚能法阵,救下火胖子之后,沉着小脸,冷冷盯住了脸色微愣的罗切斯特。

  “哦……是杜兰德那小鬼的女儿啊。”罗切斯特扫了一眼凯瑟琳头顶的星辰投影,双眼微眯。

  凯瑟琳现在非常愤怒,不是对罗切斯特愤怒,而是对杜兰德愤怒!

  “爸爸,如此重要的关头,大家都在拼死战斗,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爸爸,你真的太不应该了!”

  罗切斯特盯着凯瑟琳头顶的星辰投影看了好一会儿,摇了摇头:“不自量力的丫头,等你死后,就怪你那个临战退避的父亲吧!”

  他手一挥,黑色弩枪便在手中凭空消失,化为一抹幽暗的光芒,急刺向凯瑟琳的心脏要害。

  同时在战场的另一边。“右天”手中的破一切锥终于狠狠插落,同样直指战斗法师的要害——马努斯的心脏!

  这一刻,整个战场的时间都好像变慢了。安德丽雅和夜兰疯了一样冲向被弩枪锁定而动弹不得的凯瑟琳。风神一边吐血,一边冲向苦笑着无法动弹的马努斯。战斗法师们心中都闪过一个念头:“完了。”

  砰——

  黑色弩枪击中了一个人的心脏,却没能刺进去,杜兰德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战场上。

  杜兰德一手将女儿护在怀里,另一手握着弩枪的枪柄。他刚才徒手硬接罗切斯特的弩枪投掷攻击,手掌与枪杆剧烈摩擦,拉扯出一长条血迹,涂抹在黑色的弩枪上。

  “……爸爸?”凯瑟琳仰头。呆呆看着脸色略显苍白的父亲。

  少女觉得很奇怪:父亲明明刚刚出现在这战场上,可那疲惫的样子,却好像刚经历了一场剧烈的战斗一样。

  “呼,还好……”杜兰德低头对女儿笑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没有大碍的火胖子,稍稍松了口气,“还好,赶上了。”

  “赶上了?”罗切斯特略一吃惊后,便恢复了淡漠。

  他站在原地没动。淡淡地说:“你是赶上了救你女儿,却没赶上救马努斯。马努斯死了,你们这边就少了一个超级强者,单凭你。怎么和我们打?”

  “马努斯大人死了?”杜兰德眉头一挑,旋即露出微笑,“罗切斯特,你确定你看清楚了吗?”

  “……什么?”

  罗切斯特扭头看去。脸色忽然变得非常怪异,震惊有之,但更多的却是莫名其妙和不可思议。

  只见马努斯仍躺在地上。手里抓着半截青色审判,刀锋深深刺入了“右天”的胸膛。他最终还是没有挣脱,却发动了拼死的反扑,想要和对方同归于尽。

  但奇怪的是:“右天”的破一切锥,也击中了马努斯的胸膛,然后……锥尖断了!居然没能破入体内!

  “看来是真的赶上了啊。”杜兰德直到此刻才真正确认:自己之前在无光监狱里所做的一切,确实奏效了。

  ——此时的右天,已不再是双天附体的右天,所以他的攻击当然破不开马努斯这名超级强者的体表防御。

  双天的力量潮水般离开了右天的身体,这说明无尽虚空那边,梭罗大人已经掌握了主动,占据了上风!

  “怎么回事?双天大人……双天大人的力量……为什么不再眷顾我?”右天老头艰难地低头,看着断裂的破一切锥,满心不解。

  事实上,躺在废墟之中的马努斯也不理解。

  他本已做好了必死的打算,只求拉着对方一起死,没想到对方的力道忽然间大幅暴跌,才有了眼前的结果。

  右天老头踉跄着,退了两步,有些茫然地看着整个战场。“青色审判”还穿挂在他的胸膛上,他痛苦地弓着苍老的背脊,开始大口咳血。环顾周围,每一个神官头顶的双天典投影都在消散,堡垒上空的那个超巨大的投影也在融化,这说明双天的力量正在全面退走,双天的本体遇到了不得不全力以赴的危机状况!

  “怎么回事?”

  “为什么双天典的投影都消失了?”

  “右天大人?右天大人!”

  神官们一下就乱了。不过老实说不止神官,就连森德洛这边的战斗法师也都觉得不可思议。

  战场一角,熏扶着几乎累得不能动的火龙大长老,遥望向脸色苍白而疲惫、却始终挂着淡淡笑容的杜兰德,眼神复杂。

  “肯定又是那家伙做了什么吧……”熏凝望凯瑟琳身边的杜兰德,低声喃喃,“在他迟到的这段时间里面……做了某些关键性的、决定性的、而且只有他能做到的事情。”(未完待续

  ps:一更。鞠躬~谢谢南海、红尘、chenghe童鞋~~!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