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一 章六十四 血战终了

卷十一 章六十四 血战终了

  镀上一层审判之力的熔岩鬼斩,斩中罗切斯特的同时,杜兰德也被对方的粗壮弩枪戳了一记。+

  杜兰德好像没感觉到痛楚,面无表情地抽刀、调整、再出刀。罗切斯特也同样短暂调适后,再度发力。罗切斯特被冰镯严重限制了行动,依然反击得凌厉而有序。

  刀光纵横,枪影闪烁,两个超级强者各自拼尽全力地展开对攻。黑色的皮肤、紫色的骨甲、散落的血液……双方的火拼,很快激烈到了旁人根本难以插手的地步。

  超级强者级别的碰撞,让整个堡垒剧烈摇晃,砰砰,砰砰砰!就连神级强者都感到心脏非常不舒服,好像要被震得爆裂开似的。除了杜兰德和罗切斯特之外,没有其他人能继续战斗了,所有人都不得不停下战斗,先想办法护住自己,然后仰头死死盯着天空中越战越惨烈的那两道身影。

  “能赢吗?杜兰德他……”

  与杜兰德相熟的战斗法师——图桑、果果、夜乙、梨尔萌死等人,还有熏、火龙大长老、龙蓝儿等人,都已经看不清战斗双方的动作了,只见越来越多的刀光的枪影将那片空间淹没。

  “能不能赢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输。”马努斯低声做出了判断,这话让一旁的安德丽雅等人顿时松了口气。

  但马努斯还有一句话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不过杜兰德以这种打法打下去,或许会无法再压制心脏中的双天诅咒啊……”

  以梭罗之能,都始终无力摆脱双天诅咒。杜兰德已经选择了将诅咒压入心脏的方式,如果诅咒在战斗中,因为杜兰德的气力不及而提前爆发的话,那后果几乎是不堪设想的,甚至可以说是无解的。

  “在战斗拖入持久战之前,快点结束战斗吧。杜兰德。”马努斯暗自握紧了青色审判,他的恢复能力不及罗切斯特,而且刚才和双天战斗时伤得很重,如果这时候冒然加入战团,或许反而会给杜兰德帮倒忙。

  刀光枪影已经彻底将交战的两人淹没了,熔岩和黑气交缠,形成一个红黑交织的狰狞恐怖的球体。杜兰德和罗切斯特就在球中。

  杜兰德这时候已经完全抛下一切顾虑,投入到了战斗之中。

  这一刻杜兰德的心思是无比纯粹的,眼中只有战斗,心里只有战斗。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中,都只有战斗。这让对面的罗切斯特渐渐地,甚至感到了一丝久违的恐惧。在罗切斯特眼里,杜兰德出刀的速度始终不受伤势影响,刀法的精度、力道、角度,人的呼吸、吐纳、微调,一切都是完美的。即便是以罗切斯特曾经见识过李尔蒙斯的手段的挑剔眼光,也完全挑不出任何问题。

  那感觉就好像在和一个战斗机器作战,根本找不到破绽。

  看着战着战着。甚至渐渐流露出一抹愉快享受的笑容的杜兰德,罗切斯特忽然回想起了李尔蒙斯曾经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罗切斯特,即便你将石板上的三大式修炼完全,你依然不是真正的战斗法师。”

  “说我不配做真正的战斗法师吗?”罗切斯特悄然咬紧了牙齿。“李尔蒙斯,所以你的意思就是,像杜兰德这小子这样的家伙,才是战斗法师吗?专注地、投入地、完美地贯彻战斗。才是战斗法师?李尔蒙斯!你的意思是我不配做真正的战斗法师,而杜兰德这小子才配吗?!你……你胡扯!!”

  罗切斯特忽然狂吼一声,郁愤让他的脸皮都扭曲了。心里掩藏已久的某些压抑情绪猛烈爆发出来。他猛地一用力,连左手也挣脱出来,然后一把抓住了杜兰德的刀,将之牢牢地钳在手里。而另一手持黑色弩枪,全力刺向了杜兰德的胸膛:“死的人,是你!”

  强劲的黑色火流爆发开来,两人周围的红黑球形骤然失去了平衡,轰然爆裂!

  堡垒中无数双眼睛,看着漫天的火光四散,好像见证世界末日的来临,而在光与焰的中心,罗切斯特正一手抓着杜兰德的刀,一手持弩枪发动了最后的一击!

  “杜兰德!”

  “杜兰德大人!”

  “爸爸!”

  嘶喊惊呼声中,杜兰德的脸色依然平淡如水,对外界的一切都充耳不闻。然后,在包括马努斯在内的无数人的奇异目光注视下,杜兰德主动放开了握着熔岩鬼斩的手,放开了这柄刀。

  然后就看到杜兰德伸手一招,一道紫色的流光从堡垒的某个极隐蔽处飞腾而起,落入杜兰德手中,化为审判战刀。

  刀芒一闪,等众人眼睛微微一花后重新看清时,罗切斯特已经被杜兰德手中的紫色战刀,深深洞穿了胸膛!

  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良久……

  良久。

  罗切斯特沉默着,低头看了看穿过自己胸膛的刀锋,艰难抬头,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到底是哭是笑:“杜兰德,你……不是说不用这刀……的……吗?见、见鬼!用了这刀的你还真是……还真是……”

  罗切斯特没有说下去,呼哧呼哧地大口喘气,好像被抛上岸的鱼。

  “……”杜兰德没回答,眼神复杂。刚才控制刀魂回归的,是自己的战斗意志,或者说是战斗本能。那是全身心投入战斗时的最真实的反应。

  等回过神来,刀已在手中,而刀锋已穿过敌人的胸膛。

  手中战刀正轻轻振颤着,似乎刀魂正在含蓄地表达着某种情绪。杜兰德狠狠摇了摇头,抽刀退了两步。这到这时,剧烈的疲劳感和透支感才涌现出来,杜兰德慢慢降落到地面上。至于罗切斯特,他在杜兰德抽刀之后,便摇摇晃晃地坠落下去。

  嗵的一声闷响,那是罗切斯特坠地的声音,这声音就好像一个信号,一点火星,瞬间引爆了整个堡垒中的战斗法师们!

  “……赢……赢了?!”

  “一月进击计划成功了?居然真的成功了啊!”

  “哈哈,我们赢了!赢了啊!”

  森德洛一方的战士们欣喜如狂。双天界一方则一个个脸若死灰,死死盯着山顶上的那道持刀身影,直到现在还不敢相信。

  唰!

  马努斯闪身来到杜兰德身旁,盯着杜兰德的侧脸看了一会儿,微微一笑:“怎么,看表情似乎不是很开心?”

  杜兰德看着趴在地上好像已经死了的罗切斯特,摇摇头,有些遗憾地说:“我没想这么赢的。”

  马努斯说:“我不知道你和你的刀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既然重新握住了刀,就别放手了。杜兰德。是你替我们森德洛赢得了这一场战斗的胜利,我代表大伙儿感谢你,也祝贺你。”

  杜兰德抬眼,视野中尽是满怀憧憬和钦佩地看着自己的战斗法师的脸庞。

  最终杜兰德叹了口气,没说什么,举步向罗切斯特走了过去。

  对于这位矮人战争的罪魁祸首的最强也是唯一的分身,杜兰德没把握再将之俘虏了,所以现在还需给予最后的致命一击,了结后患。

  杜兰德脚步忽然一顿。看着无声无息出现在罗切斯特身旁的一个小小的身影,魔龙,罗德格特。

  “我来拿一样东西。”魔龙将罗切斯特手边的那柄弩枪取了过去,用没有情绪的口吻接着说。“作为交换,这个可以交给你。”

  说着一挥爪子,那被魔龙救走的神秘面具人的身影凭空浮现,扑通一声落在杜兰德面前。动弹了几下,然后没了动静。这家伙好像被魔龙牢牢束缚住了。至于魔龙,它已带着罗切斯特弩枪。瞬息远去。

  杜兰德微微叹了口气,知道无论是自己还是马努斯,如今都追不上魔龙。因为魔龙的恢复能力简直好得不可思议,这才被命运之手击中后第十天,它似乎早已完全恢复了。

  “先不管那么多了。”杜兰德感觉眼皮都累得快睁不开了,反正魔龙刚才没对自己和马努斯出手,那就先不多管了吧。

  重新举步走到罗切斯特身旁,杜兰德反转战刀,刀锋朝下,再次洞穿了罗切斯特最强分身的心脏。

  以中刀点为中心,大片大片的裂纹开始浮现,罗切斯特的身体在杜兰德眼前、脚下,慢慢碎成了一地的残渣。看着这个曾经的大敌如此落幕,杜兰德也不由有点心情复杂,同时也隐约感到奇怪:怎么这一次刺入身体和心脏时,感觉有点太容易了……

  身后的马努斯轻轻哼了一声。

  “怎么了?”杜兰德回过头来,看着脸色苍白的马努斯问。

  “没什么……和你一样,我也有点撑不住了。”马努斯摇晃了几下,摆摆手示意不必在意,然后反手一指堡垒中的无数看着这边的人们,微笑说,“没看到吗——大家都在等你正式宣布结果呢。”

  “由我宣布吗?”

  “森德洛的传统是由最强者宣布胜利。”

  于是片刻后,杜兰德略显虚弱却依然铿锵有力的声音,响彻在每个人的耳朵里。话不多,很简短:

  “各位,我们……胜利了。”

  笑与泪伴,欢声如雷!

  这时候火胖子也从右天界赶了回来,那边的右央宫殿,也已经拿下了。火胖子兴奋得咧嘴大笑根本停不下来:“杜兰德,别忘了今天还是咏战会议的召开日啊,怎么样,你还有力气继续开会吗?”

  “有力气,怎么没有?”杜兰德也笑起来,“一月进击计划已经圆满完成了。半天之后,咏战会议,将如期召开!”

  一片喧嚣欢腾中,马努斯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被安德丽雅、凯瑟琳、夜翼、兰子等人簇拥着的杜兰德。

  “我们森德洛,又出了个不下于马努斯你的了不起的大人物呢。”风神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我算什么了不起的人物。”马努斯看着杜兰德,微微一笑,“而且他已经超越我了……唔——”

  “怎么了?”风神关切地问。

  “不……没什么……”马努斯捂着心口的位置,脸色似乎有些痛楚,摇摇头说,“就是这次的消耗真的有点大。”

  “恩,那开完会了好好休息吧。”风神点头,然后也随着马努斯的目光一齐看向了被人们不断抛起的杜兰德。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马努斯的眼里,电闪过一抹如墨的黑色。

  卷十一,一月血战,终章。(未完待续

  ps:感谢小红朱和醉坠红尘~哎呀,不知不觉又一卷结束了呢……这本书也将正式进入收尾阶段了。之后还有五卷,应该会是相当紧凑而丰富的五卷。明天,卷十二将与大家见面~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