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二 章一 隔代双生

卷十二 章一 隔代双生

  咏战会议上,发生了很多事,当然所有事情都在控制范围内;咏战会议后,出现了很多改变,而几乎所有改变都在预料之中。;顶;点;小说时间真是很奇妙的,有时候它过得很慢,有时候它却一闪而过。有的时候只有一瞬间,那瞬间只发生了一件事,却让人感觉好似永远。有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却只是些过眼的云烟。

  咏战会议至今,已经个月了。

  个月的时间不算长,个月来的变化却也不少,但真要说的话,一切都在预期和计划之中,于是一切便显得平淡无奇。咏战会议完全达到了预期的目标,然后便是波及了整个位面世界的一番庞大而繁杂的统一战线的工作。很难一言以蔽。

  总之,历史的车轮就这么很平顺一往前滚啊滚,滚啊滚……

  直到个月后的今天,喀喇一声,历史轱辘遇上了一个小石头,稍稍卡了一下。于是,新的变化和故事,就此开始了——

  杜兰德站在一间空空荡荡的密室里,认真看着挂在眼前的一幅画卷,表情诡异。

  画卷中是个英姿飒爽之人,手持一柄长长的战刀,似乎要眺望着什么,眼神里锋芒毕露,却又好像隐藏着某种深深的思念和遗憾。

  看着这幅画,杜兰德感觉就好像在看自己,画中人和自己很像,容貌至少有九成以上的相似,只是画中人的脸部曲线更柔和一些,眼神也不及如今的自己煞气逼人。真的,真的很像,除了一点——

  画中人,是个女人。

  竟活脱脱是一位女版的杜兰德!

  这种感觉真的诡异了,就好像在照一面味为奇特的镜,能让人看到异性版的自己的魔镜。

  当然这根本不是镜,而是一幅画。遗照。

  “这就是巴尔巴辛大人仅存的一幅画像?这就是巴尔巴辛大人?该不会……画错了吧……?”杜兰德有些失神地盯着画卷上的女,喃喃说。

  画中人正是冻审判巴尔巴辛,《熔兵炼体》和《融冰练体》的创造者,森德洛历史上有数的强大战斗法师,李尔蒙斯的传人,曾经守护了森德洛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后来神秘死亡,没有留下尸体。

  当然,现在杜兰德已经知道了,冻审判不是战死的。而是在修炼熔兵炼体的第九次回炉过程中,败给了她的刀,然后被刀吞噬。毁灭与新生之后,两者合一,成为了全新的存在——冰凝。

  “喂,我说……”杜兰德拍了拍身旁的一个紫色审判之力凝成的刀匣,问,“所以你和我,或者说你的前身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

  刀匣中正装着冰凝。

  冰凝当年刚刚诞生成型,就被自动激活的李尔蒙斯封印,封困了无数岁月,直到被罗切斯特弄出来。并赐予了她冰矮人之力。

  而在谜之位面败给杜兰德后,如今的冰矮人冰凝,就在杜兰德身边,被装在这紫色古朴的刀匣之中。挣脱不得。

  冰凝是冻审判和她的刀合一而生,如果没猜错的话,她的容貌应该和画像上的女一样。也就是说,她应该和杜兰德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所以杜兰德才会问冰凝:“你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

  因为这实在神奇了!不,其实是诡异,甚至有点惊悚了!两人不仅长得九成相似,而且都拥有“审判”(虽然实际属性有一些区别),杜兰德可不相信这只是个单纯简单的巧合!

  听到杜兰德的问话,刀匣隐隐震动了几下,里面传出一个声音:“杜兰德!你最好立刻放我出来!否则我发誓,总有一天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杜兰德淡淡一笑,漆黑的眼眸之中瞬间闪过无数道奇异的色彩,好像万花筒,却都被黑色的眼瞳包裹住,瑰丽内蕴,神秘非常。

  这是杜兰德独创的“魇眸幻式”,目前位面世界数一数二的瞳术。

  杜兰德运转起瞳力,对冰凝施展了一个很简单的灵魂幻术:致痛苦。

  刀匣中很快传出一声惨过一声的撕心裂肺的嘶嚎和惨叫:“等……等一下,我说!啊啊啊啊啊啊,我说!!”

  杜兰德的瞳力依然不紧不慢地运转着,直到冰凝尖嘶着大声说:“是……是双生现象,你我之间是双生现象!”

  双生现象?

  杜兰德心想双生现象我知道,我们森德洛也不是没有虚空基点这一规则,只是还不够完整而已。在虚空基点规则的影响下,就会产生双生现象和母现象;如果虚空基点发展到致,位面就会如同双天界那般,由一化二。

  “双生……双生现象里,有一种为罕见的案例,名为‘隔代双生’。”

  只听冰凝一边惨叫着一边说:“你和我的前身冻审判巴尔巴辛,有多相似之处,人像,刀的属性也像,所以你们应该是隔代双生之人。不过你的实力更强一点,而且你的审判,是绝对的,这点冻审判做不到,如今的我也做不到。”

  感受到痛苦减轻了些,冰凝喘了口气,心中暗自惊骇于杜兰德的瞳力所营造的痛苦怎么会那么难以承受!

  她喘了口气,继续说:“老实说我当初从罗切斯特那儿第一次知道你时,也很吃惊。正是因为知道你可能是我的隔代双生之人,所以我才想要和刀魂达成协议,让他吞噬你,我再吞噬她,好补全我的生命形态,进化到完美的境地。我那时死活不愿意让你看到我的脸,也是因为要隐瞒身份。真的,我没骗你。”

  痛苦终于停止了。冰凝暗自松了口气,回想起刚刚那种完全难以忍受的痛苦,依然心有余悸。

  “该死的,那到底是什么瞳术?印象中好像从来没有过如此变态的瞳术和招式吧,难道是这家伙自己创造出来的?”冰凝暗自咬牙。

  而杜兰德这时候已陷入了沉默。

  杜兰德对双生现象并不陌生,简单来说就是双胞胎嘛,甚至“隔代双生”这个概念,杜兰德也不是没听说过。

  所谓隔代双生。意思是两个不同时代的、完全没有血缘的两个人,却在各个方面表现出了惊人的相似。

  但这种事情居然真的存在?

  开玩笑的吧……

  只是,冻审判的画像就清晰地摆在自己眼前啊,两个人毫无关系的人的相似,真的会到达这样的程吗?难不成自己是冻审判和李尔蒙斯的后代?不过李尔蒙斯应该没有和冻审判有过实质性的发展,更没有留下孩才对啊。

  杜兰德忽然摇头一笑:“只不过是长得比较像能力也有点类似而已。照你这么说,我难道能找到一个和被你杀死的艾莉婕相似的隔代双生之人吗?一个隔代双生的艾莉婕?你说会吗?”

  冰凝低声说:“隔代双生是少有的案例。”

  换言之,不会。

  “那为什么我会碰到这种事?既然是少有的事,为什么会偏偏降落在我身上?”杜兰德觉得不可理喻,“就连虚空基点完善的双天界和双光明。也没听说过什么隔代双生的实际案例出现!”

  冰凝这次沉默了很久,才说:“在我的那个年代,曾有传说:除了李尔蒙斯和梭罗这两位战斗始祖外,战斗法师的孙中,还会诞生一位‘吞噬与审判者’。李尔蒙斯掌握‘权柄’,梭罗掌握‘监察’,而这位不知道在哪位孙中诞生的吞噬与审判者——掌握‘生杀’!”

  杜兰德蹙眉:“所以你是说我就是这个所谓的吞噬与审判者?”

  冰凝强调:“你我都是。”

  “呵呵,哈哈哈!”杜兰德哑然失笑,“别……别闹了!说得跟真的似的。马努斯大人也真是。居然让我来这里看冻审判的画像,就是为了给我灌输这么不靠谱的说辞吗?”摇了摇头,杜兰德不再多想。

  今天自己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折腾什么吞噬与审判者。

  让自己来这里的人。是马努斯。马努斯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杜兰德因为艾莉婕的死,而对刀魂心生心结的事,于是找到杜兰德,让他来到这件几乎没什么人知道的密室里。观看冻审判的生前摸样。

  马努斯的说法是:“去看了你就知道了。有些东西,你避不开,也逃不掉的。”

  而此时。杜兰德看过了画像,却完全没接受冰凝的说法。

  不过来到这里,倒是真的让杜兰德的心境和想法发生了些许改变。所以对于一些事情,杜兰德终于有所决定了。

  “双向瞬移。”

  杜兰德心念一动,密室里便凭空出现了一个身着紫色身影,正是刀魂。

  刀魂似乎没想到会被杜兰德叫过来,皱了皱眉,旋即又拿出那种标志性的惫懒笑容来:“杜兰德,个月没怎么叫我,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我来啦?”

  自从个月前,杜兰德在关键时刻本能地将刀魂召到手中,两个人的关系就变得有些奇怪了。

  刀魂似乎稍微放下了间接导致艾莉婕死去的心理包袱,见到杜兰德时总有点得瑟,还带着些许试探性的重新亲近。

  杜兰德则不愿意见到刀魂。

  总的来说,两人之间的关系算是和缓了些。

  不过核心问题其实还是没解决,杜兰德还是不愿意用刀魂,所以马努斯才会让杜兰德来这里,看看冻审判的画像,让杜兰德知道:逃避人和刀之间的宿命,是没有意义的,必须去面对。

  密室中,刀魂笑了一会儿,见杜兰德没回应,不由有点无趣,暗自骂自己:“你怎么就这么贱呢?个月前终于被人用了,居然还很高兴?居然还高兴到了现在?而且,居然把这种高兴表现出来了?见鬼的,刀魂你真贱!无论是人是刀,都不能这么贱!”

  一边自己骂自己,刀魂一边看了看密室中的布置。

  当看到杜兰德脚边那装着冰凝的紫色刀匣时,刀魂眼皮剧烈一跳,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了。

  等再看到墙壁上的画卷,和画卷上的女时,刀魂全身巨震,彻底笑不出来,陷入了沉默之中。

  刀魂沉默,杜兰德也沉默。

  两个人沉默了许久,杜兰德才说:“看你的反应,你早已经有所察觉了?——冰凝和你我之间的相似。”(未完待续。。)

  ps:卷十二正式开启,卷名“所谓世界”。

  从这卷开始,这本书就正式进入尾声了,大量的坑要填上,情节的发展也将转向一个大家可能都不会想到的方向。我会努力写好的~

  哦,感谢紫月仙帝的月票,还有hczxy的评价票哦,月初啦,继续大声求各种票~!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