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二 章二 这个协定有点狠

卷十二 章二 这个协定有点狠

  刀魂脸色复杂,没有否认:“不错,我在谜之位面时就隐约有些察觉了,只是当时觉得太不可思议。````”

  杜兰德脸色不变,点点头又说:“听冰凝说,这叫‘隔代双生’现象,非常非常罕见,似乎还和我们森德洛的某些远古传说有关。”

  “隔代双生……隔代双生……”刀魂低下头,有些出神地反复念叨这个词汇,然后抬头问,“隔代双生的具体特点是——?”

  “就是不同时代的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在各个方面都极度类似。比如容貌类似,能力近似,再比如……”杜兰德故意顿了一下,然后加强了口吻,接着说,“……命运类似!”

  说到这份上,刀魂也索性不再藏着掖着了,直接问:“杜兰德,你到底想说什么?如果你想说的是:你的命运可能和极冻审判一样,是被我所杀死、所吞噬,那就痛痛快快地说出来吧!”

  刀魂越说越激动,杜兰德话里带刺的说辞让他很不爽。

  他盯着杜兰德的侧脸,一字一顿地说:“杜兰德,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会被‘隔代双生’这种狗屁不通的说法所迷惑!”

  刀魂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但他感到自己被侮辱了。

  密室里沉默了一会儿。

  杜兰德转过身来,静静看着刀魂。他此时的眼神让刀魂愣了一下,因为杜兰德的眼睛里没有艾莉婕死后的那种悲伤和痛恨了,看着刀魂的时候,杜兰德如今的眼神里只有一片平静。

  三个月前的那一战后,杜兰德想了很多。

  自己在关键时刻本能地将刀魂招入手中,这件事对杜兰德的意义很大,让他意识到自己终究和刀魂是一体的,两个人彼此都是对方的一部分,谁也逃避不了这个既定的宿命。就像极冻审判巴尔巴辛逃避不了她终将面对她的刀的结局。

  一方面,杜兰德认识到了自己难以逃避。

  另一方面,对刀魂依然痛恨。或者说,是对自己太过依赖刀魂、也太过信任刀魂的痛恨。

  “你我在此,做一个协定吧。”杜兰德对刀魂说。

  “协、协定?”刀魂愣住了,似乎没想到杜兰德会忽然说出这样的提议。

  尤其是杜兰德异乎寻常的平和口吻,让刀魂心里感觉有些奇异。

  杜兰德不理会刀魂的反应,微微仰头,淡淡地说:“杜,从今天、从此刻开始。我不会再限制你的发展。除了矮人黑血你不能碰,其他你想吞哪个位面的神器,想要什么修炼资源,尽快去找,尽快开口。”

  “什么?除了矮人黑血不能碰,其他一概不限?”刀魂身子猛震,不可思议地看着杜兰德,“等、等一下,杜兰德你等一下……”

  杜兰德微微一笑。继续说:“简单来说,我要你不断强化你自己,我会真正地给予你击败我的机会。甚至于如果你真的击败了我,我会告诉你继续进步而不被熔兵炼体所限制的方法。”

  熔兵炼体这一修炼功法中。有极冻审判留下的一个小手段——就算在回炉中,刀获得了胜利,也永远无法融合神火。这是极冻审判用来防范她的刀的方法,最终却将刀逼得疯狂。彻底反噬,吞噬了极冻审判,变成了冰凝。

  而杜兰德话里的意思。就是:只要刀魂能击败自己,先祖石板上的三式动作将归他所有。

  到时候只要修炼能体式,神火什么的,也未必就真的需要。

  “明白了吗?只要你能击败我,就能拥有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杜兰德看着已经目瞪口呆的刀魂,“你可以享用我的财富,我的地位,我的实力,我的能力,我的一切。”

  不知为何,从杜兰德的话语中,刀魂听出了一种残酷极端的味道。

  他深深地呼吸了几次,才勉强冷静下来,低沉地问:“如果最终赢的人是你呢?”

  “如果我赢了,我要你的全部真名,然后……”杜兰德轻声说。

  “然后?”刀魂知道后面的才是重点。

  杜兰德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对你的依赖,以及你在关键时刻的疏忽与动摇,导致了艾莉婕的死,这是我毕生之恨。我没办法让艾莉婕活过来,也无法弥补你我所犯的错误。所以,如果我赢了,在知道你的全部真名之后,我要你变成一柄单纯的武器。”

  成为一柄单纯的武器?

  刀魂呆了好半天没反应过来,又过了良久,他脸上才渐渐浮现出震惊和愤怒交织的神色来。

  “杜兰德你……要抹除我的人格存在?!你要我只做一把没有人格、也没有思考能力的死物?!!”刀魂几乎是在咆哮了。

  “怎么,觉得不公平吗?”杜兰德冷冷反问。

  “当然——”

  刀魂忽然说不下去了,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不公平”。

  不公平吗?当然公平,刀魂深深知道这一点。杜兰德的提议,给予了刀魂充分的赢的机会与好处,同时也提高了杜兰德自己的风险和可能付出的代价。

  杜兰德赢,刀魂便失去一切;刀魂赢,杜兰德便放弃一切——这就是杜兰德的提议,残酷、血腥!而且见鬼得公平!

  刀魂喃喃地说:“原来如此,其实就是要分出个你死我活,没错吧?你想要为那个叫艾莉婕的女人报仇,同时也想对一直帮助你的我报恩,所以你想要将我抹杀,却也给了我彻底取代你的机会。杜兰德你……已经不把我当做你的一部分了啊……”

  “怎么样,你答应吗?”杜兰德露出微笑。

  刀魂沉默看着杜兰德,片刻后,忽然也露出了笑容:“我当然……不答应!哼,我也把话说明白吧,进化到现在,矮人黑血大概是唯一能让我继续进化的东西了。但别说你不让我吞那玩意儿,我自己也不愿意,谁知道会不会莫名其妙地被那个罗切斯特借此操纵?所以。我败定了!所以,我不答应!”

  刀魂一脸光棍,摊开手笑嘻嘻地说:“杜兰德,你还是直接杀了我比较干脆点。来来来,我们现在就进行第二次回炉好了!”

  杜兰德也不废话,翻手取出一样物事,直接向刀魂丢了过去。

  刀魂哼了一声,心想管你耍什么手段,老子不看!

  然后他就不由自主地看了过去。

  杜兰德的动作很普通,没什么玄虚。却自然而然地瞬间吸引住了刀魂的目光。杜兰德的动作也不快,但盯着杜兰德的刀魂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看不清杜兰德的具体动作。只隐约看到:被杜兰德扔过来的,是个散发出奇幻而妖异的蓝光的东西。

  杜兰德的眼中闪烁着万花筒般的斑斓光芒,对于“魇眸幻式”的变化和运用,已经越来越纯熟了。

  于是,刀魂虽然不断告诉自己“不要去接不要去接”,却好像被催眠了一样,主动伸手接下了那蓝色的物事。

  那物事入手的刹那,刀魂感觉自己接下的是一座山!扑通一声。被带得栽倒在地。

  他狼狈不堪地爬起来,等看清杜兰德扔过来的究竟是什么时,刀魂猛然瞪圆了眼睛,失声尖叫:“我的天哪!!”

  ……

  ……

  没过多久。杜兰德平静从容地离开了密室。刀魂独自一人留在密室里,脸色复杂到了极点。

  他看着自己手里捧着的一柄妖异的蓝色长刀。

  这刀,有着“位面世界第一刀”的称号,正是帕宁的奇蓝王留给他的后世子孙们的绝世凶刀——奇蓝之刃!这刀原本静静躺在杜兰德的世界罗盘的第四层储物空间里。前不久刚被杜兰德取出来。

  刀魂沉默地捧着手中的刀,脑海里回荡着刚才杜兰德离开前留下的话:“这刀留给你,吞了它。”

  吞了它吗……

  吞噬神话般的人物帕宁奇蓝王留下的武器啊……

  刀魂知道。一旦吞了这刀,将彻底弥补自己攻击力的缺陷,让攻击力爆棚,再配合上审判规则本就强横的破防能力,最终的杀伤效果,绝对会飙升到难以想象的层次。而且在下一次回炉之前,这种极致的杀伤力,将只属于刀魂。杜兰德只有在回炉完成之后,才能和刀魂完成一定程度上的属性的同步。

  毫无疑问,如果能吞噬这柄以攻击力著称的刀,刀魂将进化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按理来说,刀魂应该很高兴才对,但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看来,真的没有退路、也没有选择了啊。”

  刀魂呆呆站在密室里,沉默了很久,忽然跳着脚大骂起来:“杜兰德!你小子就这么希望跟我分出个你死我活吗?那好,既然你做得这么绝,这么狠,这么气人,那老子也不跟你客气了!”

  刀魂满脸狠色。

  他猛地抓起奇蓝之刃,低头张嘴,狠狠啃了下去——片刻后,密室里响起一个呜咽般的痛呼声:“哎哟卧槽……我……我的牙!!”

  ……

  ……

  “真正的奇蓝之刃,应该没有留下来吧。”

  “留给刀魂的那刀,只是一把极度仿真的赝品,是历史上那位奇蓝王大人留下的一柄赝品。”

  杜兰德已经离开密室了,似乎听到了刀魂的痛呼声,回头看了一眼:“真品不敢说,如果连赝品都吞噬不了的话,杜,你就活该输给我吧。机会已经给你了,如果你把握不住,将来我杀你的时候,也就没有遗憾了。”

  杜兰德不再多想,转身大步离开。有关刀魂的事就这么决定了,接下来,杜兰德还有几件事要办。

  至于冰凝所说的隔代双生,杜兰德根本不在意,没放在心上。(未完待续。。)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