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二 章六 奇怪瓶颈和少女心声

卷十二 章六 奇怪瓶颈和少女心声

  三人战的最终一战即将打响,大批大批的武士开始汇聚,等待着一睹那位神秘幻魔武士的尊容,执法队努力维持着现场的秩序,帕宁的高层们也陆续露面,一一落座于比武擂台东侧的高高看台上。

  这是本届武道大会的第一场冠军战,每个人眼里都写满兴奋、期待、好奇、还有专属于武者的敏锐和审视。

  那神秘的幻魔武士到底是什么来历,这一战中应该会有个结论吧。

  毕竟这场即将打响的冠军战的另一支队伍也相当了不起呢,队伍中有个疤脸男人的实力同样诡异难测。

  而且那人有个奇怪的名字:尔戴。

  “喂,尔戴,等会儿上场之后,对方那个疑似幻魔武士的家伙,就交给你了啊。”

  候场区中,尔戴的两名队友笑着说,“传闻中,幻魔武士身为战职者,却拥有法职者也难以媲美的诡异幻术能力。不过对于尔戴你来说,应该不成问题吧,哈哈。”

  这两名尔戴的队友对他很有信心,在之前的战斗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挡得了尔戴的一击,全部都被秒杀!

  幻魔武士?名气是大,但真要说的话,和怒风灵武仍有差距,只是数量稀少,而且手段诡秘难测,所以才那么大的名头。

  被称为尔戴的刀疤男人低低嗯了一声,就没话了。

  两名同伴对他的沉默寡言早已习惯了,也不在意,各自开始调整状态。他们没有听到尔戴正在低声喃喃自语,有些神经质:

  “获得优胜之后,好像能进入宗祠接受醍醐洗礼啊……”

  “不过我早就接受过了,才不稀罕那种东西。”

  “我需要的,是前往森德洛成为中位神、甚至上位神的机会。在那之后,我就可以向你复仇了啊——”

  “杜兰德!!”

  ……

  ……

  “阿嚏!”杜兰德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有些无奈地停下了修炼。

  老实说杜兰德有点郁闷,因为修炼瓶颈还是没有突破,也没有任何起色,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杜兰德不是没遇见过修炼瓶颈,却从来没遇见过如今这样的。

  先祖石板上的三个动作:能体式、真眼式、本我式,这三招杜兰德都练熟了,目前正反反复复地连在一起修炼,三者彼此间好像有着某些联系,彼此促进。将杜兰德的能级、规则、还有血脉都推向更高的层次。

  超级强者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从千倍能级千阶规则一直到万倍极限能级和万阶极限规则,这一区间内都属于超级强者的范畴。

  杜兰德如今只不过刚跨过超级强者的初级阶段,距离梭罗、罗切斯特本尊、还有光人双天那种接近超级强者极限的人,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呢。

  “三式连起来修炼应该没问题。”

  “我也的确感觉到能级、规则、血脉都在上升……”

  “但为什么我一停下修炼,上升的这些能级、规则和血脉强度,全都又掉回来了呢?根本没道理啊!”

  杜兰德挠了挠头,想了半天,也想不出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修炼的时候状态很好。也在不断进步。

  但一停下修炼,成果就在短短几秒种之内,消失殆尽了,就像那些进步和提升从没出现过似的。难以理喻。

  杜兰德盘坐下来,静静调息了一阵,压制下有些烦躁的心情,重新恢复了冷静。

  杜兰德又仔细检查了一番被压抑在心脏最深处的双天诅咒。还好,目前这诅咒完全没有爆发的迹象,自己应该还有比较充分的时间来做应对和准备。而且虽然修炼瓶颈暂时突破不了。也找不到原因,但自己已经钻研出的战斗第一、第二、第三状态,倒是越来越纯熟了。

  第一状态的如影随行、接纳转嫁,都已娴熟无比。

  第二状态的先祖石像、两仪镜盾、裁决尺剑、审判魔装、魇眸幻式,也都越来越广博而精微,渐渐达到了随行所欲的地步。而且杜兰德看到的任何规则、手段、能力,都能自动化入这五招之中,不断强化。

  第三状态则是雪藏之刃。此时在杜兰德的心脏中,紫红蓝三色长刀,正倒插在等边三角形的一个点上,默默地积蓄力量。

  “看来,陪着薇薇安参加这武道大会,也不是没有修炼意义的。”杜兰德微微一笑,“至少让我在已有能力的运用上,又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和体悟。”

  杜兰德盘膝坐着,身旁则放了一个深紫色的刀匣。

  一只手慢吞吞地从后面伸过来,卡卡罗特小心翼翼地注意着不惊动杜兰德,慢慢把手伸向了杜兰德身旁的那个奇怪刀匣。

  这刀匣一只被杜兰德带在身边,卡卡罗特却从未见他用过,所以就想偷偷拿过来,看看究竟藏着什么玄虚。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了。”卡卡罗特眼中已露出喜色。

  却听杜兰德冷淡的声音忽然响起:“如果不想平白无故丢掉一只手的话,最好别乱碰哦。”

  “哎呀,被你发现了!”卡卡罗特也不在意,收回手哈哈大笑,“喂,你这刀匣里到底装的什么?”

  “刀匣里装的自然是刀。”

  “你是用刀的?那之前的战斗你干嘛不拔刀?”卡卡罗特满脸好奇。

  杜兰德拍了拍身旁的刀匣,眼神深处闪过一抹冷芒,微笑说:“这里面的刀和我有仇啊,所以我只有看到特别难砍的东西才会拔刀,为的是把这刀慢慢用坏、用烂、用废!恩,大致就是这样。”

  “停停停!够了,不要再说下去了。”卡卡罗特连连摇头,“行了,我不看总行了吧。换个话题,换个话题,你刚才那表情那口吻也太变态、太恐怖了吧?有点吓人啊!”

  “是吗?”杜兰德咧嘴笑笑。

  “哦对了……”杜兰德忽然想到了什么,“卡卡罗特,我看你前几场战斗的时候。能够在瞬间提升自己的战斗力,头发会变成金色,全身肌肉会贲张,居然还会长出一条尾巴?那是什么能力?”

  卡卡罗特得意一笑:“哈哈,你是说超级卡卡罗特的变身能力吧,这是我独创的杀手锏啊。我这个人呢,会的东西其实不多,胆子还有点小,别人能学一千招,我可能就只能学一招。不过我这招变身爆发。每次总能用出来,而且用出来一般都赢,这也算是我的一大特色了啊哈哈!”

  卡卡罗特越说越得意。

  杜兰德听了却身子一震,低声喃喃:“不怕千招会,就怕一招精吗……我现在之所以会遇到瓶颈,难道是会的东西太多了,反而没了重心?”

  又过了一会儿,即将上场了,卡卡罗特走到一旁去做最后的一番战前准备。

  他刚一走。薇薇安就走过来,站在杜兰德面前,认真盯着杜兰德的眼睛。这半天来,薇薇安倒是打得很尽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么严肃。

  “呃,怎么了,我脸上有花?”杜兰德开玩笑问。

  薇薇安叹了口气,低声说:“老师。我知道是你。”

  杜兰德呆了一下,旋即茫然以对:“……什么?”

  薇薇安仔细看着杜兰德的反应过程,片刻后脸上的严肃一敛。又笑了起来:“唉,果然,你不是他。也是,容貌不像,身材不像,气息也不像。除了偶尔的作风和神态很像,确实没可能是他……”

  杜兰德暗自心惊,没想到女人的直觉如此之准。自己陪着薇薇安打比赛,让她开心开心,没想到居然差点露馅。

  少女主动在杜兰德身旁坐下来,说:“喂,我和你说啊,我可能天生就喜欢成熟的男人吧。我看你挺成熟的,老实说也很有魅力。如果不是我心已有所属的话,我可能会喜欢上你也说不定呢。我希望你听了我接下来的这番话后,别多想。”

  这番话,薇薇安说得平静而认真,还带着点少年老成的感觉。

  其实这才是薇薇安最正常的说话风格啊,内心明明就是个少女,却总是要用很成熟、很大人的口吻说话。

  杜兰德微笑点头:“洗耳恭听,不过要注意点时间哦,没多久就要上场了。”

  “放心,不会耽误多久的。”薇薇安摆摆手,开始说,“看到你之后,我总算明白了,我到底在伤心些什么,或者说,我到底在气愤些什么。你和我心里的一个人很像,你们这种男人看起来大方又礼貌,平凡又神秘,态度友好亲切,让人感到可靠。但你们这种人,其实最混蛋了!!”

  “呃……”杜兰德呆了一下。

  薇薇安接着说:“男人都这样吗?平日里对人大大方方的,对真正身边的人却那么吝啬。你对初识的我这么好——别一副‘我没有’的表情!我知道你本来没想参赛的,是陪我参加的吧?我就不追问你这么做的理由了。我想说的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行为,你这种对萍水相逢之人的大方,其实是对一直看着你的某个女孩的极度吝啬啊!世界上的事情哪有那么便宜?用大方有礼,偷走了一个女孩的心,然后还想吝啬地拒绝她吗?那从一开始就不要对我们女孩子那么好啊!那就别总表现得那么有责任感,那么引人注意啊!那就别在人家每一次都快要走出来的时候,又一次把我拖进爱情的泥沼里啊!”

  “男人最可气了!”

  “尤其是成熟又有魅力有责任心还很亲切可靠的男人!还有没事收美少女做徒弟的大叔男人!简直混蛋,混蛋啊啊啊啊啊!!!”

  一口气说完,又大声尖叫好像在发泄着什么,最后薇薇安长长松了口气:“呼——好了,舒服多了!”

  “……”杜兰德看着身旁少女的侧脸,却已经完全笑不出来了。

  “喂,没点反馈吗?”薇薇安笑着看过来。(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到!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