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二 章八 三块图板

卷十二 章八 三块图板

  “武道钟虽然是帕宁诞生的一件奇物,但论硬度,肯定不如我。”冰凝的口吻充满讥嘲,“尽快用我砍钟吧。等你把钟砍坏了,帕宁的高层们估计要和你拼命!”

  面对冰凝的嘲弄的挑衅,杜兰德不为所动,奋力一刀劈砍在眼前的巨大武道钟上,毫不手软!

  冰凝说的没错,武道钟的硬度和强度,确实不及防御力超凡绝伦的冰凝。

  然而在刀身和钟体即将碰撞的刹那,杜兰德心念一动,钟体上瞬间镀上了一层精纯的审判之力。

  下一刻,冰凝狠狠撞了上去,表面看起来是撞上钟体,其实所有冲击力都被杜兰德的审判之力挡下来了。

  “啊……啊啊啊!”冰凝的惨叫声在杜兰德脑海里猛然炸响,“杜兰德,你……你卑鄙!你作弊!!!”

  杜兰德淡定地收刀,耸耸肩说:“我只说要把你用烂掉、用废掉,没说过我不会动用审判之力吧,你这白痴!”

  这时候,杜兰德自己和冰凝都没有注意到:冰凝所化的刀身上,掉下来了一块极为细小的碎片,这是在刚才的碰撞中破碎的。

  而这小小的碎片,飞旋着,飘摇着,无声无息地融入到了杜兰德的体内。

  “恩?”碎片入体的刹那,杜兰德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自我检查了一番却什么异样都没察觉到。

  因为那碎片在融入杜兰德体内的刹那,便好像水滴入大海,瞬间消融,没有半点排斥和异物感。

  杜兰德想了想,不去在意,慢慢悠悠地将叫骂诅咒不休的冰凝收回到刀匣里,然后悠然回过身来,背对巨钟。面对擂台。

  在杜兰德身后,刚刚被砍中的武道钟,正发出震天的威严钟鸣!

  音波冲天而起,震散了整个奇蓝大草原上空的云朵。明媚的阳光毫无阻滞地散满大地,照耀着被无数观众围着的擂台,照耀着擂台一角的杜兰德。

  “敲、敲响了……”一位观众呆呆看着杜兰德,喃喃说。

  “居然真的敲响了?”

  “骗人的吧。”

  这一刻,无数观众鸦雀无声,只有钟声长鸣。擂台上的另外四人很快停下来,当看清了眼前的局面时。黛尔的两名队友不可思议地看着躺在地上没了气息的“尔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喂,你们俩个,别跑啊,我们还没打完呢。”卡卡罗特总是比其他人慢一拍,直到被薇薇安拉住,朝武道钟一指,他才骤然愣住,目瞪口呆地看着钟旁边的杜兰德。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而薇薇安紧紧盯着杜兰德,秀美微蹙,沉默不语。

  “呃。是不是做太过火了。”饶是杜兰德经历过更大的场面和战场,也有点不适应被这么多人鸦雀无声地盯着,于是转头对裁判说,“不宣布结果吗?这应该算是分出胜负。不必再打了吧?”

  “啊……啊!哦!”裁判抹了把满头的汗珠,提声宣布了这场比斗结果,声音却还有些发颤。

  唰唰唰。帕宁的高层们,不约而同地从看台上下来,闪身出现在比斗擂台上。

  其中一人不动声色,迅速将黛尔的尸体检查了一番,眼中露出“果真如此”的震惊神色,然后向那为首的老者微一点头,灵魂传音说:“确实是失踪三个月的黛尔。”

  “把尸体带下去。”老者冷静地吩咐。

  然后他深深吸一口气,率众来到杜兰德面前,深深看了杜兰德一眼,说:“祝贺你,同时,也感谢你。”

  杜兰德知道对方说的是自己没有公开揭露黛尔真面目的事,微笑回了一礼:“客气了。”

  老者眼神深处闪过一抹莫名的光,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按照约定,请随我们一起前往奇蓝王大人的宗祠吧。”

  哦?居然这么干脆?杜兰德眉头微挑,沉默了一下,然后点头一笑:“好。”

  就这样,帕宁高层们领着杜兰德、薇薇安和卡卡罗特,很快离开了。

  而观众们这才慢慢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开始热烈地议论刚才那瞬间结束的一战。

  “你看到了吗?那幻魔武士动手的刹那……”

  “废话,当然……没看到啊!”

  “你看到了?”

  “我也没看清楚。”

  “喂喂,有没有看清楚的人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有个人低声嘀咕了一句:“武道钟……好像还在响呢……都一分多钟了。”

  杜兰德没想到奇蓝王的宗祠,被帕宁的高层们转移到了地下。

  就在奇蓝大草原的下面,不过深度达到了惊人的两万多米。

  一路上,帕宁的高层们也不说话,众人顺着一条几乎笔直向下的阶梯深入地底,通道里只有众人的脚步声。

  “喂,我说,该不会要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去杀掉吧?”卡卡罗特缩了缩脖子。

  薇薇安没接话,目光一刻不移动地停留在杜兰德的背影上,眉头越凑越紧。

  走了好久,终于到了阶梯的尽头,众人来到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穴中,奇蓝王的宗祠就设立在这里。

  “来人,带这两位先去参加醍醐洗礼吧。”为首的老者霍伯特,微微一笑,指了指薇薇安和卡卡罗特。

  很快,便有人将两人带去了宗祠之中。

  临走前薇薇安回头看了杜兰德一眼,杜兰德点点头示意她不必担心,放松一点。醍醐洗礼是帕宁的一个很特别的仪式,对武士的好处非常大,薇薇安应该能从中受益不小。

  等薇薇安和卡卡罗特都离开了,霍伯特一点点收敛了笑容。

  他盯着杜兰德上下打量了好久,直到气氛近乎凝滞,他才沉沉叹了口气:“森德洛的杜兰德先生大驾光临,亏我们还以为是某个神秘的幻魔武士……杜兰德先生,你倒是瞒得我们好苦。”

  杜兰德没太意外,却有些无可奈何,心想终究还是被看穿了身份。

  肃然欠身回了一礼说:“抱歉。我并非有意隐瞒,只是刚才那火系女孩,其实是我的弟子。我隐藏了身份,陪弟子参加贵位面的武道大会,实在非常抱歉。”

  “不,无需道歉!事实上我们应该感谢您才对。”霍伯特微笑说,“您揭穿了黛尔的伪装,而且击响了武道钟,这对我们帕宁的声威是有好处的,在此我代表帕宁。再次感谢您。”

  霍伯特顿了顿,从怀里掏出那块绘有罗切斯特的图板,主动递了过来:“杜兰德先生,这块石板是奇蓝王大人传下的,应该和黑色矮人的首领有关,也请您看看吧。”

  这才,杜兰德是真的发自内心地赞叹了。

  眼前这老头非常聪明,认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之后,不仅没有追究。反而表达感谢,并主动拿出图板来给自己看。

  如果等杜兰德主动开口,帕宁一方再拿出图板,这件事的性质就不一样了。

  霍伯特心里很清楚。以杜兰德超级强者的实力,没可能看不出他身上携带的那块图板的存在。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呢。”杜兰德谦逊了一番,心里其实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帕宁的圣刀被自己丢给刀魂去吞噬进化了。自己又伪装身份搅乱了武道大会……不过图板还是要拿的,这种重要的东西,不可以放过。

  接过图板。杜兰德很快排除杂念,认真观摩起来。

  近距离仔细观看,图板上的确是罗切斯特的形象,双翼,四眼,黑色皮肤,手持粗长的黝黑弩枪。倒是图画的笔触非常粗陋,很多细节都忽略了。

  这让杜兰德有些吃不准:当年那位奇蓝王,到底是亲眼见过罗切斯特呢?还是在未来的长河里看到了某些片段,从而预见到了罗切斯特?

  杜兰德伸手在图板上摩挲片刻,忽然问:“这图板应该不止一块吧,还有吗?”

  周围几名帕宁的神级强者面露不愉,似乎觉得杜兰德有点喧宾夺主了。

  杜兰德也不管,事关矮人战争,自己才管不了那么多。

  霍伯特略一沉默,点头说:“还有两块,不过剩下的两块还未破译出来,杜兰德先生要看吗?”

  杜兰德微微一笑:“可以的话,麻烦拿出来让我看看吧,说不定我能帮忙破译出来呢。”

  霍伯特嗯了一声,吩咐了几句,很快,宗祠里跑出来一个看起来年纪很小的少年,虎头虎脑的,眼神里满是桀骜和叛逆。

  “霍伯特爷爷,真要把奇蓝王大人的图板拿给外人看吗?这可是我们帕宁的东西。”少年没什么顾忌,走到霍伯特跟前,故意背对杜兰德。

  “杜兰德先生是我们的贵客,更是位面世界对抗黑色矮人的领袖,怎么算是外人呢?”霍伯特哈哈一笑,从少年手里接过剩下的两块图板,大方地交给杜兰德,“童言无忌,还望不要见怪。”

  那少年撇了撇嘴,重重哼了一声。

  杜兰德自然不会和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接过图板后,低头看了会儿,发现剩下这两块图板完全是黑色的,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杜兰德明显能感觉到,这两块图板的气息非同一般,上面记载的信息可能比第一块更加重要。

  尤其是第三块图板,手指触摸到的瞬间,竟让杜兰德生出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喂,不是说要帮我们破译吗?愣着干嘛!”那少年斜睨杜兰德,抱着胳膊,大咧咧地说。

  而这一次,霍伯特笑眯眯地没有阻止少年的质问,这老狐狸确实狡猾,自己不方便说的一些话,就让小孩子说,杜兰德也没法怪罪。

  杜兰德心知肚明,也不接话,伸手在第二块石板的表面上轻轻抹过。

  审判之力凝聚于掌面,掌面所过之处,图板表面的黑色封印无声破碎,然后簌簌落下,在杜兰德身前脚边堆成一小撮黑色的灰烬。(未完待续。。)

  ps:第一更到~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