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二 章九 奇蓝显圣

卷十二 章九 奇蓝显圣

  “呃……这就……解开封印了?”

  帕宁的高层们险些把眼珠子瞪出来,没想到困扰了己方这么多人的难题,到杜兰德手上就是手一抹的事儿?

  这就是超级强者的实力吗……

  只有那少年不买账,虽然也难免震惊了一下,却很快又叫起来:“喂,你别把奇蓝王大人留下的图板弄坏了啊!”

  杜兰德不理他,注意力已经被图板上的内容吸引住了。~这第二块图板上的内容也很简单粗糙,看起来就像小孩子画的儿童画,只有轮廓,没有细节,线条也有些歪七扭八的。

  图板上画着……一棵树。

  树的大部分树干都是黑色的阴影,枝条部分稍稍清晰明确一些。

  纷繁错杂的枝条编织成巨大的树冠。

  而那树冠之中,居然还结着些果子。

  “一棵树?还是一棵果树?!”杜兰德干瞪了好久,也没看懂这画里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诸位的帕宁高层们也都围了上来,包括霍伯特,最后连那少年也按耐不住好奇心,凑了上来。

  “一棵树?”

  “还是一棵果树?”

  “什么意思?”

  霍伯特凝神想了想,有些茫然地看着杜兰德,问:“杜兰德先生看得懂这画中的信息吗?这……恕我们眼拙,完全不理解奇蓝王大人想通过这画传达的讯息啊。”

  杜兰德苦笑着摇头:“抱歉,我也……”

  然而就在这时,杜兰德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电光,瞬间照亮了许多之前被忽略的事物。

  杜兰德回想起了一样东西:李尔蒙斯大人留下的那块先祖石板上,不也有一幅画吗?那画上,李尔蒙斯独孤地走在一条没有前路也没有退路的道路上,所前行的方向,似乎就是一棵树形的阴影!

  “四十个!”这时候那少年忽然大喊了一声。大伙儿正屏息观看的时候。忽然有这么一嗓子喊出来,甚至让几名强者吓了一跳。

  只见那少年指着图板上的果树,说:“上面的果子,一共有四十个,我数过了。”

  “四十个果子……”杜兰德目光一扫,果然是四十个果子,分散在树冠的各处,垂挂在一条条枝条的尽头。

  “所以四十个果子……又代表什么呢?”

  众人想了半天,依然毫无头绪。

  最终还是杜兰德最拿得起放得下,直接把这第二块图板放在一边。说:“先不管了,还是看看第三块图板,再思考图画究竟是什么意思吧?或许第三块图板上的内容,就是解开一切谜题的钥匙呢。”

  “那麻烦您了。”霍伯特说。到了现在,他反而有些庆幸杜兰德来此参加了武道大会,要不是有他,第二第三块图板还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破译出来呢。杜兰德有如此实力如此手段,解开第三块图板想必也是水到渠成吧。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过去了。

  三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

  杜兰德已是额头见汗,紧盯着手中的第三块图板。努力了二十分钟的结果,居然是死活都破解不了!

  那没大没小的少年又开始不消停了:

  “喂,大叔你到底行不行啊?”

  “都二十分钟了啊。”

  “打不开就别浪费时间了,还给我们吧。”

  “真是。还没问你要我们帕宁的圣刀呢……”

  霍伯特脸色猛地一变,低喝:“住嘴!”那少年撇撇嘴,嘴闭上了,但显然心里还在各种嘲弄讥讽呢。

  霍伯特转过身来道歉说:“杜兰德先生请别见怪。啊!等等……杜兰德先生您……您要干什么?”

  杜兰德没干什么,只是拔刀子了。

  一翻手,将刀匣中的冰凝取了出来。

  周围的帕宁高层们唰唰唰地瞬间拔出武器。紧张地看着忽然亮兵器的杜兰德。霍伯特还保持着冷静。那少年的反应却异常火爆:“好啊,恼羞成怒了就想杀人吗?来啊,有种你杀我啊!我才不怕你呢!我已经忍你很久了,我们帕宁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战斗法师来指手画脚了,把图板还给我!”

  杜兰德不答话,脸色冷酷,已经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冰蓝色战刀,然后手起刀落——

  一刀,狠狠劈在面前的第三块图板上。

  “啊!”那少年尖叫了一声,不顾一切地朝杜兰德扑了上去,“你……你敢砍我们帕宁的圣物?我和你拼了啊!!咦?”

  少年忽然怔住,因为杜兰德手中的第三块石板,忽然破碎了!

  不是像前两块石板那样表面的黑色封印破碎,而是整个图板,全都破碎了。破碎的图板内部,露出一个小小的雕塑,那是一个身穿甲胄的王者形象,一手持战枪,一手持长刀,凝眸远眺,凌厉霸道!

  “这是——?”

  “这就是第三块石板的内容了。”杜兰德笑着说,“我们先入为主地认为第三块图板也和前两块一样,是一幅绘画。但实际上却是藏在图板内部的一尊雕塑。如果没看错的话,这就是贵位面的奇蓝王大人本人的塑像吧。”

  杜兰德笑得很畅快,轻轻拍了拍那少年的脑袋,微笑说:“怎么样,我这不是解开图板了嘛?哈哈哈!”

  但杜兰德忽然发现那少年没有回话,也没有再出言顶撞自己,而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杜兰德顺着少年的目光看过去,发现对方看的,正是自己手里的奇蓝王塑像,此时此刻,雕塑里凭空冒出一团团妖异的蓝色火焰,将小小的塑像包裹起来。

  更重要的是,雕塑的眼睛竟在此刻活转过来,眼珠微微一动,目光已牢牢锁定了杜兰德!

  砰砰砰砰砰砰……连绵的爆鸣声从杜兰德体内响起,这奇蓝王塑像的目光,居然沉重得让如今身为超级强者的杜兰德都有些顶不住。那两束目光凌厉无匹,好像火药,引爆了杜兰德体内的各处元气!

  “见鬼,这是怎么回事?!”

  杜兰德闷哼一声,踉跄着退了两步。

  接着,就听到那小小的塑像中,传出一个巨大威严的声音:“战斗法师?是梭罗?还是李尔蒙斯?”

  这声音略有些木然迷糊,好像一个沉睡已久的人刚刚醒来,神智还不是很清醒。又过了片刻,那声音明显清醒了不少,哈地大笑了一声,似乎发现了某些意料之外的事情,冷笑说:“原来是森德洛的吞噬与审判者!”

  紧接着,不由杜兰德分说,狂暴的威压从那雕塑中喷泻而出,好像暴风般席卷了整个地下洞穴。

  杜兰德觉得自己的脑袋在隆隆雷鸣,铺天盖地的恐怖威压从四面八方而来,将自己淹没,然后狠狠碾压!

  太强了,真的太强了。

  老实说杜兰德从没想到过一个人的威压和气势,可以如此凌厉,如此锋锐,如此富有进攻性!

  又两道蓝色的目光,从奇蓝王的塑像中射出来,直刺向杜兰德的双眸,那种威严和煞气,那种惟我独尊的恐怖压迫感,杜兰德至今只在李尔蒙斯的投影身上感受到过,就连梭罗和罗切斯特本尊,相较之下似乎也稍逊一筹。

  “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无缘无故地攻击我?!”

  杜兰德暗自咬牙。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本能地都要退避,杜兰德的战斗风格却是迎难而上。脸色瞬间转为沉静,战斗第一状态爆发,杜兰德眼神里好像万花筒般闪过万般光芒,最后凝成两道若有若无的目光,和对方如利刀、如长枪般的目光碰在一起。

  对方的目光如枪如刀,杜兰德的目光却是粘连黏随,随敌而动,瞬间已化解掉了对方目光一半的威力。剩下的部分被杜兰德纳入体内,化整为零,拆分成无数份,最后从身体的无数最细微的毛孔中,散发出去。

  于是,以杜兰德的身体为中心,宗祠内陡然卷过一阵难以言喻的凛冽狂风。神级强者们都在风中立足不稳。混乱之中,霍伯特勉强稳住身子,看向杜兰德,却见杜兰德的脸皮殷红如血,脖子也是,还隐隐泛着紫芒,那是身体温度过高所导致的。仅仅一次交锋,杜兰德就已不得不倾尽了全力。

  狂暴与混乱之中,那少年忽然凄惨地大喊起来:“啊,霍伯特爷爷,爷爷!救命,救命啊!”

  少年被狂风卷起,根本反抗不得,好像被大力抡起扔出的一个脆弱鸡蛋,狠狠撞向了不远处的坚硬如铁的洞穴石壁!

  霍伯特脸色狂变,却苦于难以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小孙子撞过去,几乎已经可以看到粉身碎骨的场面了。

  正当霍伯特已经绝望痛苦地闭眼不愿再看时,一道紫色的刀芒后发先至,精准地破开风暴,落在那少年身上。

  刀芒击中少年的刹那,瞬间由刚转柔,并迅速晕开、变形,重组,最终凝聚成一套紫色的武装铠甲,将少年包裹起来。

  铠甲好像有生命,反过来控制着甲中的少年,陡然一个翻转,最后稳稳落在石壁旁的地面上。

  少年死里逃生,小脸惨白一片,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然后就听到杜兰德冷峻的声音传过来:“小鬼,给我老实呆好,别添乱!”(未完待续。。)

  ps:第二更~~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