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二 章十六 树世界

卷十二 章十六 树世界

  杜兰德说不出来这是一种什么感觉,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在颤抖,根本不受控制,好像极乐欢呼,又好似惊悚颤栗。恍惚之间,自己好像亲身体验了一遍冰凝的人生——包括冰凝的前身,极冻审判巴尔巴辛和她的刀的纠葛。

  杜兰德看到了极冻审判刚刚觉醒战刀能力时的惊喜。

  也看到了手持战刀的极冻审判纵横披靡,所向无敌。

  杜兰德看到了那人与刀之间的曾经的亲密无间。

  也看到了人与刀之间的渐渐疏远。彼此猜疑防备,最终走向了相互伤害,人被刀噬的结局。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但实际上只有短短的一瞬间而已,当杜兰德的眼神重新聚焦时,极冻审判、她的刀、还有两者合一的产物冰凝的一生,已和杜兰德合为一体,成了杜兰德的一部分。

  无法言语的“完整之感”充斥了杜兰德的身心,似乎自己缺失的部分,终于补全了。

  杜兰德满脑子都是刚才看到的极冻审判和她的刀的种种。看到那些,杜兰德宛若看到了自己和刀魂。

  直到天空龙威严的声音打断了杜兰德的思绪。

  “喂,小鬼,说句话啊。另一个吞噬与审判者已经与你合一,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或感想吗?”

  杜兰德慢慢仰头,有些失神地喃喃:“吞噬……与审判者?”

  “是啊,你们森德洛的长辈没告诉你吗?”双面天枰说,“两个吞噬与审判者,没道理活在同一世吧。两者必须死掉一个,另一个才能完整啊。这种世界最基本的法则,用龙爪子想都能想清楚吧。”

  “双面你什么意思?什么叫龙爪子都能想清楚?你是在诋毁龙爪吗?”天空龙的怒吼声震得整个埋骨之地瑟瑟颤抖。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没这么说过。”双面天枰耸了耸肩。她戴着一副银白色的面具,听声音。是位女性。

  “混蛋,双面,要不要再大战五百回合?”

  “好啊好啊,来啊来啊!”双面天枰没所谓地嘻嘻一笑,“比什么呢,要不就照顾我这个弱女子,比石头剪刀布吧。”

  在历史课本上,对至强者们的描述都是些:伟大的,至高的,无暇的。完美的……之类的。

  但看着眼前拌嘴不休的两位,再回想前不久在帕宁遇见的奇蓝王,杜兰德第一次感到:课本都是骗人的!

  “……那个,所以说,两位大人刚才联手攻击我,就是为了让冰凝与我合一?”杜兰德小心翼翼地问。

  “不,那倒不是。”天空龙摇晃着巨大的脑袋。

  双面天枰则补充解释:“只是憋太久了,手痒了。怎么,小弟弟你还想再打一场吗?好呀好呀。姐姐陪你打好了。”

  杜兰德:“……”

  面对如此彪悍不讲理的逻辑,杜兰德也是醉了,所以历史课本真的是骗人的,天空龙被描述为一头不苟言笑的完美龙族。双面天枰更是被所有女性视为楷模和偶像的完美女神,结果搞了半天,都是奇葩!

  这时候,天空龙转动巨大的龙眼。盯着杜兰德看了好半晌,有些奇怪地说:“话说回来,小鬼。你应该会感觉到更加明显的变化才对啊,实力也会上升。你老实告诉我,你现在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巨大的龙息吹得杜兰德衣衫凌乱。

  杜兰德整了整衣服,想了一下才说:“刚才我有一种奇特的被补全了的完整感,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话音未落,杜兰德忽然愣住了,整个人好像被雷劈中,定格在了原地。

  在此之前,杜兰德能感受到自己体内,有着一个莫可名状的瓶颈,限制了自己向着更高的层次进发。

  那个瓶颈的属性,杜兰德根本无法描述,找不到瓶颈由来,也就不知道该如何突破。

  而此时——

  “瓶颈居然……消失了?”杜兰德失神喃喃,旋即良久无语。

  直到这时候,杜兰德才真的相信所谓“隔代双生”与“吞噬与审判者”之说。否则的话,如何解释冰凝破碎后自行与自己融合的现象,如何解释融合之后的奇异完整感,如何解释困扰自己许久却忽然消失不见的瓶颈!

  如今的自己,虽然还未达到至强者的层次,但前往至强的道路已是一条坦途。

  杜兰德提起拳头,一记闪电般的刺拳轰出,拳劲如刀如枪,刺破了埋骨之地稳定无比的空间,瞬息跨过了不知道多远的时空的距离,出现在了位面世界最边界,狠狠撞上了虚空隔膜!

  隔膜一震,漾起水波般的一圈圈环形皱褶,良久方散。

  “哦,看来变化还是有的,而且很大啊!”埋骨之地中,天空巨龙看着杜兰德,畅快大笑起来。

  双面天枰却发现杜兰德脸上的笑容,似乎有些不对劲。

  只见杜兰德把拳头指节捏得咔吧作响,不怀好意地看了过来。

  “呃,小弟弟你这是要干嘛?”双面天枰谨慎地退了一步。

  “要干嘛?哼哼,刚才你们不是说要再打一场的吗?”杜兰德咧嘴大笑,然后直接冲了上去,“刚才你们揍我揍得很开心啊,现在轮到我了!”

  其实在知道自己真的和冰凝合一后,杜兰德心里掠过了一抹阴影。没记错的话,冰凝可是被罗切斯特改造过,变成了冰矮人啊。

  合一突破瓶颈虽好,但该不会有什么不良后果吧……好在杜兰德仔细检查了自己,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

  ……

  森德洛,新建的雷神要塞。

  “罗切斯特,你说的提前布设的棋子,到底是什么?”米洛全身都被无形的巨力束缚了,却还在咬牙坚持。

  她想要变身成为白矮人,突破出去,或者至少将马努斯被侵染了的消息送出去,却发现根本无法变身!

  “你的白矮人之力。是我赐予的,也受我支配。”马努斯抿嘴一笑,“至于我提前布下的针对杜兰德的棋子……哼,其实现在没必要对你说这么多,过不了多久,我将成为真正的战斗法师之王,成为所有战斗法师的父。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米洛看着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马努斯,心中大急:“等……等一下,等等!你到底要干什么?”

  马努斯一把拎起被束缚得动弹不得的米洛,低笑一声说:“跟我走吧。前往变革之地。”

  ……

  ……

  埋骨之地,杜兰德痛揍完两位至强者的分身,总算出了一口气。

  “打够了吗?打够的话,我们开始说正事吧。”天空龙趴在地上,慢悠悠地说。

  “咦,你可是刚被我暴打了一顿,不生气吗?”杜兰德就坐在天空巨龙的头顶上。

  “不生气啊,为什么要生气?”天空龙悠悠感叹,“这么多年没打过架。也没被人打过,所以被打一顿的感觉其实……还挺怀念的。”

  “……”

  双面天枰也在天空龙的头顶,就躺在杜兰德不远处,这时候她也坐了起来。重新戴上刚才被杜兰德强行摘下来的面具,清冷地说:“言归正传,年轻的战斗法师,你叫什么名字?”

  咦?怎么口吻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杜兰德有些奇怪。

  天空龙低声提醒:“双面天枰有双重人格。所以才有了‘双面’之名啊,不然你以为她真有两张脸吗?小心点,现在的她。已经进入严厉冷淡支配欲爆棚的那个人格了,连我也不敢轻易招惹的。”

  于是杜兰德从善如流,乖乖来到双面天枰面前坐下,恭敬地说:“前辈您好,我是森德洛的战斗法师,杜兰德.李尔蒙斯。”

  “你是李尔蒙斯的后人?”

  “嗯。”

  “呵,这倒是真没想到……”双面天枰淡淡一笑,“说吧,你来找我们,到底有什么事?”

  杜兰德也不废话,直接取出奇蓝王留下的图板,然后大致诉说了来意。

  “这个叫什么罗切斯特的家伙,我们不清楚,既然是你们这个时代的坏分子,就由你们这代人自己解决好了。”双面天枰将画着罗切斯特的第一幅图板放到一边。

  然后她指着第二幅图板上的果树,说:“这第二幅图板,我们倒是可以和你说说。哼,奇蓝那小子也算用心良苦了,居然还为你们这些后人留下了这样的东西。记录世界全貌的东西啊,想要保留住而不被世界规则所摧毁,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呢。那奇蓝王好大的气魄。”

  杜兰德凝神问:“这果树真如奇蓝王大人所说,描述的是世界的全貌?”

  “是。”天空龙瓮声瓮气地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杜兰德脸色古怪:“但我想来想去,这世界都不会是一棵树的形状啊。唯一能想到和树有关的,也就只有精灵族的世界树屋,但那树屋总不可能代表整个世界吧。”

  提到世界树屋的时候,天空龙和双面天枰都叹了口气。

  天空龙说:“杜兰德小朋友,世界树屋,确实和这个世界的真实面貌十分类似,唉,要不是太过类似,当年的妖精灵始祖,也不会被双天界背后的人盯上,妖精和精灵族也不会分裂……”

  “天空,别扯那么远!”双面天枰冷冷喝止了天空龙。

  那清冷威严的嗓音,吓得杜兰德也不禁一抖,心里不由在想这人格分裂得也太厉害了。

  只听双面天枰冷冷淡淡地接着说:“下面的话,我只说一遍,你要听好了。我们所在的位面世界,包括位面世界外的无尽虚空,统称为下层世界。而这图板上的树,则是上层世界,或者也可以叫做:树世界。”(未完待续。。)

  ps:谢谢贵族的建议,非常有用!谢谢u姐和wb兄,在我遇到瓶颈的时候还这么支持我!谢谢所有跟到现在的朋友~~~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