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二 章十七 理由为何?

卷十二 章十七 理由为何?

  “树世界?上层世界?”杜兰德愕然以对,“如果它真的存在,又在哪里?难道在无尽虚空的深处吗?”

  “看不到不意味着不存在。”天空龙说,“上层世界并不在无尽虚空,事实上它根本不存在于下层世界之中,两者没有交集。所以你眼中的世界里,并没有上层世界的存在。你看不见它很正常。”

  杜兰德还是无法认同:“如果没有交集,你们又如何知道上层世界的事?”

  “因为上下层世界之间,有着用于沟通的桥梁。下层世界中,每诞生出一个新的主位面,都会被上层世界感应到,并自行建立起一条联通上下层世界的桥梁与道路。”

  双面天枰顿了顿,指着图板上的果树:“这树代表着上层世界,当感应到下层世界的新生主位面时,就会有一条枝条延伸出去,连接其上。所以这图上的四十个果实,就代表着下层世界的四十个主位面。”

  “树干是上层世界,树干外都是下层世界;果实是下层世界的主位面,枝条则是连接上下层世界的桥梁。”

  双面天枰说完看着杜兰德:“你明白了吗?”

  杜兰德沉默下来,努力消化这巨大的信息量。

  如果说,树干是自己所看不到的上层树世界。

  而树干外,是如今自己所能看到的下层虚空世界。

  四十个果实,代表四十个主位面。

  那……那联通主位面和上层树世界的桥梁岂不就是——

  杜兰德眼中闪过明悟,吐出了一个名字:“远古之路!!”

  天空龙用巨大的龙爪打了个响指:“算你小子还有点智商,不错,就是远古之路。每一个主位面刚诞生的时候,远古之路的入口就会自行出现在位面的某处,现在你理解为什么了吧。”

  至此,整个世界的画面。终于在杜兰德脑海中渐渐勾勒出了一个具体的形象。

  有尽虚空也好,无尽虚空也罢,都只是一个所谓的下层世界,而通过主位面才有的远古之路,才有可能抵达上层树世界。

  很多之前不理解的事,杜兰德忽然间就明白了。

  自己和夜翼走远古之路回归森德洛时,曾意外跌入一个满是古代人的奇异的古代试炼之路,正是在那里,自己见到了李尔蒙斯大人留下的投影分身。现在看来,那才是真正的远古之路——能够通往上层世界树的远古之路!

  先祖石板上。李尔蒙斯大人一步步走向的那个巨大的树形阴影,应该就是上层树世界。

  奇蓝王、天空龙、双面天枰这些伟大的至强者们,在达至极限后一个个神秘消失,想来也是去了那神秘的上层树世界。

  杜兰德忍不住问:“两位大人,你们的本尊应该都去了那上层世界吧,那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不知道。”天空龙说。

  “不知道。”双面天枰的答案也是一样,“当我们的本尊离开之后,就和我们这边彻底断了联系,根本沟通不了。而且你要知道。有了远古之路这个沟通桥梁,我们下面的人可以上去,同理……”

  她顿了顿,语气变得严峻:“……同理。上面的人,也可以下来。”

  杜兰德身子一震,沉默片刻后,凝神问:“所以我们目前所在的虚空世界中。有上层世界来的人?”

  “是。”

  杜兰德咬牙:“是双天界的那些家伙吗?”

  “不止。”

  “不止双天界……罗切斯特之所以会变成诡异的黑色矮人,也和树世界有关?”杜兰德说出了自己心中一直埋藏的疑惑,“‘绝对防御’这样的属性。可不像是位面世界能诞生的变态能力。”

  天空龙叹了口气:“绝对防御确实不是我们下层世界能够诞生的能力。所以这个罗切斯特,应该真的和树世界有些关系,具体的情况,恐怕只有去问他本人了。”

  杜兰德也叹了口气。

  双天界肯定是来自树世界的,至于矮人首领罗切斯特,目前只能说是疑似和那上层树世界有关。

  “我还是有点弄不明白。”杜兰德认真思索了一会儿,又问道,“听两位大人的意思,这个所谓的上层树世界,应该比我们下层世界的整体实力强上很多吧?既然如此,为什么双天界会来到下层世界来,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天空龙哼了一声,低声嘀咕了几句,听不清楚。

  双面天枰则冷冷地说:“双天界自从出现在位面世界,也就干了几件真正的大事而已——”

  “满世界地追杀战斗法师,此为其一。”

  “森德洛诞生之后,想尽办法打压你们森德洛,此为其二。”

  “当你们森德洛诞生了第一位天选卫士的时候,挥军攻入咏战堡垒,重创森德洛,此为其三。”

  “后来又因为某些连我们也不知道的原因,再一次挥军攻入咏战堡垒,此为其四。”

  双面天枰的声音里透着肃杀和冷峻。

  说完这番话,她停下来,静静看着杜兰德:“你明白了吗?”

  杜兰德也看着她,这一次杜兰德沉默了好久好久,才微哑着嗓子说:“双天界来到下层世界,就是为了针对我们战斗法师?”

  见双面天枰和天空龙依然沉默,杜兰德眼中渐渐浮现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来:“难不成……难不成我们森德洛的战斗法师也是——”

  “是的。”双面天枰说。

  杜兰德握紧了拳头:“所以,森德洛根本就不是——”

  “不是。”这次说话的是天空龙。

  杜兰德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目光有些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以他如今突破瓶颈后的实力,目光所及,整个有尽虚空范围内的事物,都能大致收入眼底。

  看着熟悉的这一切,杜兰德忽然感到一种强烈的格格不入之感。似乎眼前的这一切,虽在眼前,其实却距离自己很遥远。

  就好像一个人从小生长在一个地方,已深深以之为荣,却忽然得知原来自己根本不属于这里。

  双面天枰和天空龙都没有打扰杜兰德,整个埋骨之地都静悄悄的。

  良久之后,杜兰德问:“那么,理由呢?如果双天界来到下层世界的理由,是因为我们战斗法师。那我们战斗法师来到下层世界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

  ……

  “理由这种事情。其实根本就不重要!”

  双天界,右央宫殿之中,马努斯拎着动弹不得的米洛,大踏步走入了宫殿之中。

  如今的右央宫殿被战斗法师掌控,然而负责看守的人,却对大摇大摆走入的马努斯视而不见。毕竟级别差得太远了,马努斯哪怕站在他们眼前,只要不想让他们看见,他们就看不见。

  “这世界上很多人都不明白。无论理由是什么,最终结果能达成,才是最重要的事。杜兰德累死累活,打下了双天界。理由是为了扫平森德洛的障碍,实际的结果,却是为我做了嫁衣啊。”

  马努斯走到大殿的最深处,将米洛放下来。然后伸手在地面上一个不起眼的位置,轻轻按了一下。

  下一刻,一个从没被发现过的暗道浮现而出。幽深昏暗,通向右央宫殿之下的未可知之处。

  米洛看着那地道,咬牙问:“这里就是你所谓的变革之地?我听杜兰德提到过,说你可能曾经是一名战斗法师吧,哈哈,真是好笑,战斗法师的变革之地,竟在这双天界的右央宫殿之中吗?”

  “你不懂。”马努斯摇了摇头,“不过不懂没关系,我会让你亲身感受一番那变革之力的伟岸强大。另外,你也别想着在地上留下什么记号了,这种小伎俩难道能瞒过我吗?怎么,你想留记号给谁?留给杜兰德那小子吗?”

  被发现了的米洛狠笑起来,也豁出去了:“怎么,不行吗?罗切斯特,你内心其实很怕杜兰德吧?你自己想想看,到目前为止,你输给杜兰德多少次了?你心里很清楚自己赢不了他,抓我来这里,还特地挑了杜兰德不在的时候,你这个懦夫,胆小鬼!卑鄙无耻的东西!!”

  “你、说、什、么?!”马努斯的脸皮隐隐抽搐,忽然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这一巴掌扇得极重,米洛当场就晕死过去。

  马努斯重重哼了一声,脸色渐渐狰狞:“说我怕杜兰德那个小鬼?简直笑话!他打下了双天界却连这个右央宫殿的地下秘道都没找到,根本就是个白痴。就算之前他凭着运气和李尔蒙斯的遗泽庇护,胜了我几次,但这一次,他休想再阻止我!!”

  马努斯狞笑着,将米洛提起来,大踏步走入了地下暗道。随后暗道的入口处自行合拢,没留下半点痕迹。

  大殿门口,一名负责守卫的战斗法师挠了挠脸,问同伴:“刚才,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

  “什么怪怪的?”

  “感觉好像有人从我们面前走过去了。”那守卫狐疑地四下看看,洞察之力发动,却没能看出任何异样来。

  他们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特别精通洞察之力的战斗法师,瞳力发动时,下位神一不留神也会被察觉到。

  “啊,又来了,我又感觉有人从我眼前走过去了!”那守卫忽然大喊一声。

  他的同伴嗤笑说:“别闹了,我们的眼睛能看破不擅长隐匿的神级强者的行藏,而这大殿内部更有着探查阵纹。我们察觉不了的,这大殿自己也会探查到的,你自己回头看看,探查阵纹有反应吗?”

  “呃,好像没有……”

  “那你瞎操心什么!”

  片刻之后,一切重归安静,两名守卫继续沉默值守。

  两位守卫不知道的是:就在刚才,在马努斯带着米洛进入宫殿之后,真的又有人从他们面前走过去了。

  杜兰德沉默着,一步一步,走入右央宫殿的深处,最后来到了之前马努斯启动地道机关的地方。(未完待续。。)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