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二 章十八 父之变革

卷十二 章十八 父之变革

  站在右央宫殿之中,杜兰德脑海里,浮现出双面天枰所说的话:

  “有很多事情,我们也不是很清楚。或许要去问你们森德洛的李尔蒙斯或者梭罗,才能真正弄明白,你们森德洛到底和双天界有什么纠葛。”

  “在右央宫殿之下,有一处通往地下的密道,你去看看吧,那里或许记载着全部的真相,还有你想要了解的‘理由’。”

  杜兰德听了没多犹豫,挥手施展出“熔岩鬼面”,将薇薇安送回了森德洛之后,便立刻来到了这里。

  此时在自己眼前的这处机关,确实非常隐秘,如果不是瓶颈得以突破,或许就算有了那两位大人的指点,来到这里也找不到入口。

  杜兰德深吸一口气,俯身摸上了开启密道的机关,却忽然咦了一声:“这感觉……”

  杜兰德脸色凝重下来,细细感受着残留在机关上的一缕力量气息。

  这缕气息太细微了,看得出有人刻意清扫过这里的痕迹,以至于杜兰德险些都遗漏过去,差点没能注意到。

  “有人来过这里……”感受片刻后,杜兰德的眼神透出古怪,“而且就在刚才!”

  ……

  ……

  米洛感觉自己昏昏沉沉的,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模糊。

  她知道自己正被人提在手里,一步步沿着一条几乎笔直向下的通道走着,通道里没有光亮,所以米洛只能听到声音。刚才被扇了一记耳光的地方,依然火辣辣地疼着,几乎麻木了。

  “看来这回真的完了。”米洛有些绝望而苦涩地想着。

  她曾经以为,只要能过自己心里的坎,那么即便变成了丑陋的白矮人,生活依然可以继续下去。

  毕竟自己有了认同自己的杜兰德。有嘴上不说但心里一直关爱着自己的妹妹,自己,还是拥有同伴的!

  但这一次,米洛终于明白:当自己变成矮人的那一刹那,命运就被改写了。

  这份令人痛苦绝望的宿命,无法逃脱。

  “你杀了我吧。”米洛虚弱地开口。

  “你最好别再开口说话,否则惹恼了我,万一没忍住真的把你杀了,我的这次试验,岂不是没有试验品了?”

  马努斯淡淡说着。终于停下脚步,来到了阶梯的最下层。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听到他的呼吸急促了些许,似乎心情极为激动热切。

  然后,他推开了黑暗密道最底层的一扇门。

  一步踏出,便已离开了黑暗的地下密道,走入一片辉煌灿烂的光芒之中。周围的场景瞬间变了,不再是密道,而是一个美轮美奂的恢弘殿宇。高远深邃的殿宇穹顶上。绘制着一株巨树,笔法粗犷古拙,树冠上垂下一缕缕细腻如水的光芒,充斥在殿宇里的每个角落里。

  周围是环形的墙壁。一幅幅连续的壁画环殿呈现,似乎在讲述着一个古老的故事。

  马努斯看了看周围的壁画,又仰头盯着穹顶上的巨树图案,重重哼了一声。眼神里流露出疯狂的痛恨之色。

  然后他一言不发地,将米洛带到了大殿的正中间。

  穹顶上射下一束尤为明亮的光芒,打在两人的身上。

  “要开始了啊。”马努斯低沉地笑了笑。笑容显得有些古怪,似乎回忆起了很多不堪的回忆,脸色隐隐扭曲。

  他将米洛放在地上,光束中自行浮现出一本古老的典籍,青铜铸造成封皮,纸张则是古老的焦黄色。

  “你……你到底……啊!”

  米洛忽然尖叫一声,马努斯不容她分说,直接拉住她的手,强行按在那古老典籍的封面上。

  米洛眼睁睁看着马努斯翻手取出一柄匕首,手起刀落,狠狠刺穿了她的手心,将米洛的手,钉在了那古老典籍之上!

  米洛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身体痉挛般抽搐颤抖,鲜血流淌出来,被那古老典籍吸收进去,接着典籍中反哺出一道赤金色的流光,慢慢顺着手臂,爬上了米洛的身体,将她包裹起来。

  米洛哆哆嗦嗦地抬头,看向脸色兴奋的马努斯,不可思议地咬牙问道:“你……你居然要让我……就职成为神官?!”

  米洛曾经听父亲说过,其他位面之人能够在双天界就职成为神官,甚至成为伪大神官的事。

  如果没感觉错的话,自己目前已经进入了就职成为神官的流程。

  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罗切斯特口中的伟大变革,难道就是让自己多出一份职业,兼职双天界的伪大神官?

  马努斯冷冷一笑,并不作答。

  强劲的时间波动,从米洛身上透发出来,气息越来越浓烈。这时候米洛已经彻底说不出话了,她似乎在经历着某种巨大的痛苦,漂亮的脸蛋慢慢扭曲,她张开嘴无声地惨嚎着,眼神里满是绝望。

  马努斯仔细盯着米洛的变化,手一翻,又取出两样东西来,分别是一枚力量神火,和一枚时间神火。

  屈指轻弹两下,两枚神火一先一后,送入米洛的体内。

  接着,马努斯深吸了一口气,整个眼眶内变得漆黑一片,低沉压抑地吟唱起来:“罪恶的黑色血浆,你为什么要歌唱?当太阳陨落,当月华不再,当群星沉坠,黑暗之血犹在,不移,不动……不朽,不灭……罪恶的黑色血浆啊,你为什么要流淌……”

  吟唱声说不出的邪异冰冷,让整个殿宇的空气都凭空下降了许多。

  伴随着吟唱声,米洛就好像受到了某种感召,不受控制地开始向白矮人的形态变身。

  但问题是,她的白矮人形态,似乎和她身上的赤金色流光彼此排斥,两股力量开始了疯狂地对碰!而身处中间的米洛,她所遭受的痛苦煎熬瞬间增加了数倍,白矮人之躯似乎都禁受不住,渐渐浮现出裂纹,进而竟有一些身体与灵魂全盘崩溃的前兆!

  “顶住!给我顶住!”马努斯看着翻起白眼、几乎失去了意识的米洛。低吼起来,“你是我罗切斯特选中的实验品!所以你必须成功,不准崩溃!不准失败!我,不允许你失败!!”

  他眼里满是癫狂之色。

  片刻之后,米洛身上的赤金色光芒忽然一振,如水般融入进她的身躯。白矮人的身体表面,渐渐浮现出一层淡金色的光晕来。似乎两种彼此排斥的力量,在此刻达成了某种平衡与融洽。

  米洛的能级开始飙升。

  她原本融合了光明神火,是下位神,是基础能级的十倍。变身白矮人后。则是中位神的能级,能级百倍。而她如今体内,又多了一枚力量神火,和一枚时间神火。两枚神火的共同作用下,米洛的能级一路狂飙,从中位神的百倍于基础能级,到上位神的千倍,进而直奔至神境界的万倍!

  “我……成功了!”

  这一刻,马努斯笑得无比畅快。

  他微微抬起头。露出沉醉的神色,似乎在享受这里历史性的一刻。

  “至神级别的强者啊,凭我一念而诞生,也为我一念而毁灭;任我调遣行动。由我支配生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马努斯控制不住地仰天狂笑起来,“我,才是战斗法师真正的君王!真正的神!我是所有战斗法师之父——”

  一只铁拳从旁出现。不知何所来,正中马努斯的侧面脸颊。

  巨大的拳劲如山崩海啸,那最后一个“父”字陡然间变了音调。马努斯整个人被一拳轰得横飞出去,身子在地上狠狠弹了一下,依然去势不衰地撞上了殿宇边缘的一幅壁画,贴墙慢慢滑落下来。

  他在地上趴了一小会儿,似乎有点被打懵了。

  然后他慢慢支撑起身子,那关节用力的习惯,简直不似人类,腰部和臀部先顶高,然后上半身才杠杆般缓缓直立而起。

  而在他的脸上,彻底没了专属于青色愤怒马努斯的完美与肃穆,只剩下矮人首领罗切斯特的疯狂和变态!

  马努斯扭动了两下脖子,发出咔嘣咔嘣的两声响。

  然后他看着将自己打飞的那人,古怪地笑了笑,笑容满不在乎,口吻也满不在乎:“哦,是杜兰德啊。”

  杜兰德没接话,眉头紧蹙地扫了一眼闭目不动的白矮人米洛,又看向神情气质全都大变的马努斯。

  刚才杜兰德在密道入口处感受到了异样,于是留了个心眼,一路跟了过来,看到的却是马努斯癫狂兴奋的一幕。

  老实说,这对杜兰德的心理冲击,超乎寻常得大。

  杜兰德深深吸了一口气,问:“什么时候的事?你……是什么时候侵占了马努斯大人的身体?”

  “就在三个月前啊——左天界大战,你以为已经成功杀了我的那一次。”

  “原来如此。”杜兰德点点头。

  “杜兰德,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马努斯淡淡地看着杜兰德,“而我就是烦你这点!不过今天就是结尾了,不需要太久,你就会后悔自己今天跟到了这里来。”

  杜兰德摇摇头说:“我不是来打架的。”

  马努斯不由愣了一下。

  只听杜兰德接着说了下去,口吻简直令人不敢相信的冷静淡漠:“我受人指点来此,为的是了解双天界和我森德洛的纠葛,还有你,罗切斯特,你的来历到底和那上层树世界有何关系。虽然在这里遇见你是个意外,不过既然这么阴差阳错,你我居然都能碰面,你不觉得也是命运注定吗?”

  杜兰德停顿了一下,认真看着双眼一片漆黑的马努斯,一字一顿地说:“所以,就算要打,也在打之前告诉我——真相为何?”(未完待续。。)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