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二 章十九 流亡一族

卷十二 章十九 流亡一族

  “我已经知道了上层与下层世界,也知道双天界的人来到这下层世界,是为了针对我们战斗法师。”杜兰德看着对方,认真地问,“那么,我们战斗法师来到这里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马努斯呆了好一会儿,最终摇头一叹:“虽然我也知道,这只是你拖延时间的方法,但不得不说,杜兰德,你果然是个与众不同的家伙。”

  这时候,马努斯脸上挨了那一拳的瘀伤,已经消失了,就好像没存在过一样。

  只听他淡淡地说:“反正你的实力,这次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逃出我的掌心了,这个殿宇,更是和外界完全隔绝,你不可能求援……也好,杜兰德我问你,你觉得双天诅咒,究竟是什么?”

  双天诅咒?

  杜兰德蹙眉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说:“是一种对生命体的全方位削弱——削弱直至死亡。”

  “解法呢?”

  “我目前还没想到。”

  “哈!你当然不可能想到!因为就连预言者梭罗,还有我的兄长的前世身——初代李尔蒙斯,也没能找到解法!”马努斯大笑一声,用力挥舞着手臂,“杜兰德,你刚才问我们战斗法师一族,来到这下层虚空世界的理由?我就告诉你理由!”

  “——逃亡!”

  “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慌不择路地逃跑,然后恰好来到了这资源匮乏的下层世界。就好像从云端跌落泥潭,败犬般在肮脏的泥地里打滚苟活,这就是他.妈的理由!!”

  “世人都认为我们是天生擅长战斗的民族,我们也以我们的职业和血脉为傲。不错!在下层世界,我们被誉为战斗的一族。但在上层世界,你知道我们被称为什么吗?”

  马努斯咬着牙齿,一字一顿:“被放逐的——流亡一族!”

  见杜兰德眉头越凑越紧,马努斯不由冷笑一声:“怎么。你不相信?那就张大你的眼睛,仔细看看着殿宇周围的壁画,上面记载了整个过程。我们战斗法师如何被追杀,如何来到这下层世界,如何继续被双天界的混帐们猎杀……整个过程,都记录得非常清楚!”

  杜兰德沉默片刻,摇摇头:“我不相信实力相差会那般悬殊,双天界不可能那么强。”

  “双天界是没那么强,但你要知道双天界背后的人,也就是上层树世界的人。才是真正可怕。”

  马努斯咬牙说,“你大概不知道吧,当时所有的战斗法师,全都中了双天诅咒,灭族几乎是必然的。”

  “举族都被诅咒?!”杜兰德身子一震,说不出话来。

  马努斯盯着杜兰德,问:“如果是你,你怎么解?”

  杜兰德想了很久,艰难地说:“无解。”

  “不错。就是无解!”马努斯面露狠笑,“面对无解的战局,轰轰烈烈的战死,这才是我们战斗法师的精神。可是。初代李尔蒙斯没有这么做,那个懦夫!”

  “双天诅咒的特性,是被诅咒者越强,诅咒之力也就越强。爆发得越快也越猛烈,死得也就越快。”

  “初代李尔蒙斯针对这一点,将所有的战斗法师的真正力量。尽数封印!”

  “我们的族人再也不能修炼真正的‘能体式’了,也不能修炼‘真眼式’,更不能修炼‘本我式’。”

  “能体式降级成为烂大街的货色,真眼式降级成为所谓的洞察之眼,本我式降级成最初级的血脉能力,而全无提升空间。”

  “这是投降!是屈服!是妥协!是耻辱!!!”

  马努斯的音调不断拔高,几乎快要破音了,才陡然间回落下来,转为有些神经质的低笑:“就这样,我们一族得以保全下来,在双天诅咒的阴影下苟活。如今的每一位战斗法师体内,其实都有着双天诅咒潜藏,只是因为自身潜力被封印,诅咒也不会爆发。”

  杜兰德脸色变得有些复杂,低声喃喃:“以削弱自我来换取存活吗……这个初代李尔蒙斯大人留下的封印,至今都还在?”

  “当然,否则我族如何延续至今?”

  “有人解开过封印吗?”

  “当然有!而且不少!”马努斯笑得越发古怪,“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你都认识,而且见过。”

  杜兰德略一错愕,旋即眼中闪过明悟:“天选卫士?!”

  马努斯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天选之路只是一条路。天选卫士的诞生,让双天界感到害怕,所以才有了第一次大举攻入咏战堡垒的那次灾难;而据说除了天选之路,还有另一条道路,可以更彻底地解开封印,真正回归战斗法师被封印前的本来面目。双天界第二次攻入咏战堡垒,正是因为隐约察觉到了那第二条路的存在。”

  杜兰德心中一叹,已经明白了:第二条路,就是目前为止,只有自己全部通过的那三条晋升死路啊。

  如今在先祖石板里沉睡的小妞,就是那条路之中的某种杜兰德至今都不理解的神秘存在。

  走过三条晋升死路的自己,应该已经彻底解开封印,回归真正的战斗法师了,所以才能修炼那先祖石板上的能体式、真眼式和本我式。

  天选之路类似于晋升死路,却无法完全解开封印,更无法彻底冲刷掉天选卫士体内潜伏的双天诅咒之力。

  因此在成为天选卫士后,只能呆在咏战堡垒的范围内,恐怕堡垒内有着某种保护机制。

  而一旦离开堡垒,体内的诅咒之力便会压制不住。

  3号就是这么死的。洛凡要不是有自己及时赶到,吸纳了他身上的双天诅咒,他也难逃厄运。

  杜兰德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当初在命运擂台战之后,洛凡体内会冒出双天诅咒爆发时的金色火焰。

  所以严格来讲,就算有天选之路和晋升死路的存在,双天诅咒,依然是无解的。

  天选卫士之路不算彻底解决。

  至于能彻底解决的晋升死路。成功的机会真的太小太小了,让杜兰德再去走一次,他也没把握能成。

  “……那高于天选之路的另一条解封之路,应该是初代李尔蒙斯死后,森德洛自行生出的东西。那条路最为凶险,我的兄长——初代李尔蒙斯隔代重生后的第二代李尔蒙斯,也没能走完三条路。”马努斯接着说,“正因为艰难,好处也是巨大的,走过全部三条路的人。可以重获战斗法师的身份,并彻底冲刷掉双天诅咒。”

  他顿了顿,看着杜兰德:“没看错的话,目前唯一成功的人,只有你,杜兰德。”

  杜兰德叹了口气:“但这不能算作双天诅咒的解法。”

  “你说得没错,这当然不能算作解法,因为成功率完全就是零,你只是个亿万万中无一的特例而已。”

  杜兰德沉默。

  马努斯总结说:“初代李尔蒙斯想到的方法。是将全族封印,但这不算解决,只是以屈辱换取生的机会,让亿万代的后世子孙苟且而活;天选之路和另一条路也不算解法。一个只是固步自封,永远无法离开咏战堡垒的范围;另一个对除了杜兰德你以外的人来说,就真的只是一条‘死路’而已。杜兰德,就算让你再去闯一次。你也未必能闯过。”

  杜兰德没有否认,点点头直接问:“所以你的解法是?”

  对方说了这么多“双天诅咒”的事,肯定不是无的放矢。

  果然。马努斯露出得意和兴奋的笑容,先指着自己,说:“这是马努斯的身体,让你看看这身体里的双天诅咒吧。”

  说着,他的身体虚淡下去,变得透明。

  杜兰德运起目力,果然看到了平日里自己看不到的一些东西:一条条金色丝线分散在身体各处,那就是双天诅咒之力,只是太过分散,处于一种潜伏阶段。

  马努斯又指向米洛,说:“你再看看她。”

  杜兰德看去,发现米洛体内也有那种潜藏的丝线,而这种丝线,此时居然正一点点地消融着。

  米洛体内潜伏的诅咒之力,居然在消失!

  马努斯满意地看着杜兰德脸上的吃惊表情,大声说道:“没错,这就是解法!我想出来的解法!也是唯一的解法!能让我们战斗法师一族,重现光辉的完美解法!!我那自负的兄长也未能找到的解法!!”

  “你是怎么做到的?”杜兰德难以相信。

  因为杜兰德自己体内就有诅咒之力——被双天借右天之力,直接打上的诅咒——目前被封印在心脏的深处。

  却也只是封印而已,无法消除。

  诅咒之力太诡异了,完全不属于这下层世界,杜兰德能与之对抗到今日,本就是个巨大的奇迹。

  换了别人,恐怕早就死在诅咒之力的可怕威力下了。

  “双天诅咒的唯一解法,是成为神官;然而只要中了双天诅咒,就不可能成为神官。”马努斯说,“想想看,身中双天诅咒我们战斗法师们,只要成为神官,就能化解诅咒之力。但既然已经中了诅咒,便永远失去了成为神官的资格。”

  “等一下!”杜兰德打断了他,“马努斯大人呢?马努斯大人是战斗法师,体内潜伏着双天诅咒之力,不是也成为战斗神官了吗?”

  “伪大神官而已,你真以为双天界会给非天人族,成为真正神官的机会?”马努斯嘲弄地说,“成为真正的神官的就职地点,正是这间大殿。我刚才让米洛做的事,就是让她成了一名真正的时间大神官,于是双天诅咒自然被化解了。”

  马努斯悠然看着杜兰德:“刚才我也说了,体内本身有双天诅咒的人,不可能成为神官。那么,为什么体内本身有诅咒之力的米洛,却成为了真正的神官呢?”

  杜兰德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说:

  “因为她已经不是身中诅咒的‘战斗法师米洛’了,而是‘白矮人米洛’?”

  “矮人之姿,就是成为真正的神官,并解开诅咒的钥匙?!”(未完待续。。)

  ps:目前的目标很简单,努力写好结尾,回报大伙!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