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二 章二十一 真血改造

卷十二 章二十一 真血改造

  米洛被杜兰德一拳打倒,马努斯脸上却没有半点沮丧,反而狂笑着不断重复着:“太好了!哈哈哈,这真是太好了!杜兰德,你终于中了我的招!”

  杜兰德皱眉看着笑得快直不起腰的马努斯,喝问道:“笑什么?真的已经疯了吗?”

  “不不不,我当然……哈哈,当然没疯!只是……哈哈哈,只是太开心了啊!”马努斯上气不接下气地笑了好久,才平静下来。

  他的眼眶内尽数变成了黑色,然后他扬起头,张开手臂,再次高昂地吟唱起来:

  “罪恶的黑色血浆,你为什么要歌唱?”

  “当太阳陨落,当月华不再,当群星沉坠,黑暗之血犹在!”

  “不移,不动……”

  “不朽,不灭……”

  “罪恶的黑色血浆啊,请你尽情地歌唱!请你尽情地流淌!!”

  这是之前米洛成为神官的过程中,马努斯曾经吟唱过的一段邪恶咒文。

  当时,这段咒文直接催发了米洛的白矮人形态,让米洛控制不住地变身了。

  而此时,铺天盖地的邪恶咒文之力,瞬间将杜兰德包裹。丝丝缕缕的邪力从杜兰德周身各处,毫无阻滞地钻入身体,紧接着,杜兰德震惊地发现:自己体内各处,竟开始浮现出一些黑色的细密血珠!

  这些血液好像凭空而生,又好像原本就潜伏在体内,只有受到那邪恶咒文的催发,才会显露出来。

  杜兰德瞬间就明白了:“这些黑血,是冰矮人冰凝的!该死!她与我合一,帮我突破瓶颈的同时,居然也把这种黑血带到我体内了!”

  不等杜兰德想出应对方法,所有黑色血珠自行朝一个方向前进,最终汇聚成一团浓稠的黑色血球。强势地侵入了杜兰德的心脏。

  “呃啊啊啊!”

  杜兰德的眼睛也不可抑制地变成了黑色,扑通一声半跪在地,用力捶打着心口,额头上青筋爆跳。

  怎么办?

  杜兰德从没禁受过这样的痛苦,哪怕在最后的晋升死路里,哪怕被小妞的另一个状态打得奄奄一息的时候,也没有如此不可抗拒的痛楚感。

  杜兰德的心神沉入储物空间里的先祖石板:“喂,小妞,还在睡吗?醒醒啊,我……我都快不行了你怎么还在睡啊!”

  石板静悄悄的。如今沉睡在石板里的小妞毫无回应。

  怎么办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杜兰德知道如果自己也不幸变成了矮人,那森德洛的希望或许就没了,而罗切斯特无疑便多了一大超强的助力,此消彼长之下,就算梭罗成功打赢归来,恐怕也难以挽回局面了。

  要知道杜兰德如今已突破瓶颈,修炼一日千里,几乎达到了超级强者的顶峰,接近至强者之列了。

  连接近至强者的实力。还有自己吞噬与审判者的身份,居然都无法抵抗那黑色血液的侵袭吗?!

  “在冰凝的体内,有一份我从我的本尊身上取来的血液。”马努斯说,“那是最精纯、也最霸道的一份血液。就是为了针对你,杜兰德!这就是我早就布下的一步棋,你终究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马努斯盯着剧烈颤抖着、却依然在顽强抵抗的杜兰德,由衷地说:“你和马努斯都是森德洛的天纵之才。他的抵抗力也是相当顽强,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屈服。而你,杜兰德。你甚至比马努斯更加厉害。不过你体内的那一份‘真血’,不是人力所能抵抗的。哪怕换了李尔蒙斯或者梭罗,也不行。这就是当年我的兄长李尔蒙斯说什么也要阻止我的原因,其实他在害怕,害怕这份矮人之力。”

  杜兰德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艰难抬头问:“你说……真血?所以矮人之力,就是源于这种黑色真血?”

  “我之前说了啊,矮人之力矮人之姿,就是一种超强的血脉力量,那并不是虚言,而是实话。”

  马努斯顿了顿,最终淡淡地说:“好了,放弃抵抗吧。这真血的霸道,足以压制同样霸道的双天诅咒,你没机会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倒没什么背后的含义。

  然而“双天诅咒”一词落入杜兰德耳中,却好像雷鸣,好像一缕闪电闪过,照亮了快要被黑暗支配的身心。

  双天诅咒……

  双天诅咒!!

  想到自己心脏中封印着的双天诅咒之力,杜兰德忽然萌生了一个极为疯狂的想法:矮人之力能够压制住双天诅咒,却发消除诅咒之力。

  这么说,两者其实并无明显的高下,而是旗鼓相当,彼此克制!

  既然这样的话……

  这时,马努斯缓步来到杜兰德面前,将手放在半跪的杜兰德头顶,好似接受敬仰膜拜,轻声说:“睡一会儿吧,你觉醒来,你就成为我的子民了。”

  扑通一声,杜兰德终于栽倒在地。

  他的眼睛还是睁开的,却渐渐变成了黑色。身上的衣服渐渐被撑开、撑破,杜兰德开始向着矮人的姿态变化了。

  米洛这时候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杜兰德身上的变化,白矮人米洛竟然生出了一丝畏惧的神情。

  马努斯淡淡地说:“退远一点吧,他继承的是最纯粹最本源的真血,血统比米洛你更高贵。你害怕他,是正常现象,因为你体内的血液是有杂质的。一会儿,等杜兰德完成了所有的转变,他就是你的王。”

  米洛点了点头,用呆板顺从的嗓音问:“那您呢?”

  马努斯笑了系:“他是你的王。而我,我是你们的父,也是你们的王——你们共有的父王。”

  ……

  ……

  森德洛,咏战堡垒。

  在一间小小的密室中,刀魂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到底发生什么了?为什么杜兰德给我的感觉,好像越来越弱了,我和他的联系变得若有若无的,几乎就要断了!”

  刀魂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吞噬与进化。

  彻底消化掉杜兰德交给他的奇蓝之刃后。此时的刀魂站着不动,周围的空间却好像承受不住他的存在,不断崩碎成无数的细密碎片,然后又在空间法则的自行运转下,艰难地重组。

  刀魂已经比之前强太多了,他想要帮杜兰德,却不知为何,无法以“双向瞬移”传送到杜兰德身边去。

  “见鬼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刀魂暴躁地低吼起来,墙面上的极冻审判的画像。直接在怒火中化为灰烬,不复存在。

  刀魂并不知道,杜兰德如今所在的右央宫殿地下秘宫,是与外界隔绝的,就连双向瞬移也无法前往。

  没过多久,刀魂的脸色忽然彻底凝固:“联系……断了。”

  ……

  ……

  “这就算彻底完成了吧。”恢弘的殿宇中,马努斯静静看着自己面前已经完全变成矮人的杜兰德。

  其他人变成矮人后,都会变得丑陋不堪,机械僵硬。身形体态也会转为矮壮敦实。

  杜兰德却很不一样,他的身高几乎没有变化,虽然变得强壮了不少,却并不夸张。而是充满健美和流畅。

  “看来这小子原本的血脉力量,真的是非常强啊,能够在接受矮人真血的同时,还保持着相当一部分的原有形态。”马努斯低声喃喃。

  他摇了摇头。似乎有些嫉妒,然后走到杜兰德面前,冷冷命令:“起来!”

  杜兰德依言从地上支撑起身体。然后慢慢站直,立定。

  马努斯盯着面无表情的杜兰德,认真审视片刻,然后露出微笑:“很好!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父——”

  一记铁拳狠狠轰中了他的面门,将“父”字直接打断,然后粗暴地压回到马努斯的嘴巴里去。

  马努斯的身体好像炮弹般,被这一拳轰得直接倒飞出去!而且和上次一样,他再度狠狠撞上殿宇周围的一幅壁画,顺着墙壁慢慢滑下来。他上次被揍飞,还是杜兰德刚刚赶到这里的时候。

  这一次,马努斯真的被打懵了。他趴在地上,好半天没有半点反应。

  等他有些茫然地爬起来时,看到的,是杜兰德身上的矮人铠甲一点点剥落消失的一幕。

  “怎么,很惊讶?”杜兰德在片刻之间,就完全恢复到了正常的战斗法师的样貌。

  马努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怎么……这不……这不可能!!……米洛!米洛!”

  米洛依然是马努斯忠诚的打手,毫不犹豫地再次冲向了杜兰德。

  而杜兰德如法炮制,身形一晃,已闪过了对方的乳白色战枪戳刺,然后一记勾拳将米洛放倒。

  米洛瘫软在杜兰德的臂弯里,晕过去之前,似乎恢复了一丝清醒,苦笑着低声说:“杜兰德,对不起……”

  “没事。”杜兰德笑着拍拍她的肩膀,然后将米洛安放在地上,“很快就会结束的,你先安心睡一会儿。我会想办法救你。”

  “想办法救她?你凭什么?!”殿宇边缘的马努斯已经站起身来,却没有上前来,而是死盯着杜兰德的脸,似乎要从中看出些什么来。

  杜兰德笑着说:“你还是无法理解吧,为什么我能继续以战斗法师的样貌,站在你的面前。”

  马努斯咬牙:“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杜兰德耸肩:“等杀了你,我再告诉你。”

  马努斯脸皮抽搐着,狂怒灼烧着他,眼中几乎喷出火来。他忽然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然后用力捶打自己的胸膛。

  砰!砰!砰!

  三记擂鼓般的沉厚声音过后,马努斯的身形体态开始变化,强烈的气息终于毫不掩饰地散发出来。

  他身上的能级,飞快提升到了标准的万倍极限。

  而且比起同样拥有极限能级的米洛,马努斯所散发出的规则波动,要强过米洛十倍以上,丝毫不亚于如今的杜兰德!(未完待续。。)

  ps:努力努力!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