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二 章二十三 龙争虎斗

卷十二 章二十三 龙争虎斗

  此时杜兰德手持紫色战刀,立身于巨大的先祖石像之前。

  手里的战刀,是三把雪藏之刃中的一把,而且是以审判之力凝成的最强的一把。

  一人一像,虽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依然有着内敛而凝实的沉重压迫力。

  如果以修炼速度而言,杜兰德从出生至今,从普通人到接近至强者的修炼速度,绝对是空前绝后的!而且他完全没有修炼过快导致的基础虚浮,实力非常过硬,战斗技艺更是在战争中磨砺得炉火纯青。

  然而刚才那蓄势已久的一记横斩,依然被对方险而又险地避开了。

  完全变身为紫矮人的罗切斯特,周身缠绕着紫金色的龙形雷霆,肩上扛着一杆长近五米的巨大弩枪。

  气势之恢弘霸道,甚至将接近至强的杜兰德的气势,都压得节节后退。

  空间中,好像有无数刀子在对撞。

  大殿穹顶上的巨树雕塑轻轻振颤,不断洒下光辉,稳定大殿中的空间。事实上如果不是在这里开战,双方刚才那一番热身运动,便足以给位面世界带来巨大的破坏和灾难了,甚至可能打碎弱一点的主位面。

  “怎么不说话?”罗切斯特微笑问。

  “到现在还需要多说什么吗?”杜兰德淡淡反问。

  “别这么无趣嘛。这可是你的最后一战了,好好品味一番逐渐走向失败与死亡,从希望跌落绝望的感觉,不好吗?”

  “我没这么无聊。”

  “在这点上,你和我的兄长还是有区别的。”罗切斯特叹了口气,“李尔蒙斯他……可比你有趣多了。他实际上并不是个特别理性的人,非常易怒,所以才要以冷酷来压抑愤怒,控制愤怒。利用愤怒。所以他在战斗之中,其实非常残忍血腥。比如刚才那轮热身,换了李尔蒙斯,不会在蓄势已久的一击不中后停手的。”

  杜兰德笑了:“你不用激我贸然动手。而且刚才那一轮热身,我并没有输。至少我又借之,了解到了更多的事情。”

  “比如?”

  “比如你没有变成黑色矮人,而变成了类似于冰凝和米洛的紫矮人,这是否说明马努斯大人的意志仍未屈服?”杜兰德顿了顿,“再比如,你手里的弩枪的特性。我通过刚才抓在手里,已经有些了解了。”

  对于马努斯的意志是否残存,罗切斯特微笑不语,不置可否。

  而对于杜兰德洞察了弩枪的属性,罗切斯特倒是挑了挑眉,似乎有些意外:“了不起!那我也说说看我的发现吧,我知道你抵御真血的方法了——是双天诅咒吧!你主动引出了封印于自身心脏的双天诅咒,以之与真血达成了某种平衡,是不是?”

  杜兰德微笑以对。同样不置可否。

  罗切斯特惋惜地说:“你很聪明,却也愚蠢。将诅咒之力封印在心脏里已经够蠢了,在封印后主动引出来就更加愚不可及。现在我真的不得不杀掉你,因为你对我没用了。无法成为我的子民。等到诅咒爆发,就连我的变革之法,也救不了你了。”

  杜兰德仍没接对方的话。

  不过,有关抵御真血侵蚀的方法。罗切斯特猜得一点儿都没错:正是双天诅咒。

  从刚才到现在,杜兰德一边与对手试探性地交锋,一边也在严密关注着自己的体内状况——

  心脏之中。有一个小小的四眸双翼的矮人,正和一名赤金色的光人相互角力,彼此凝定不动。

  这小小矮人的身体表面,隐隐波动着,泛着液光,是液态凝聚而成,形态并不十分稳定,这就是那黑色矮人真血在杜兰德体内形成的样子。

  而在对面与这黑血凝成的矮人角力的光人,全身都散发出通透的亮光来,那光亮辉煌壮丽,却又透着说不出的森寒恐怖,在光鲜的外表之下,蕴藏着最为恶毒、最为邪异的力量属性。

  这光人,是杜兰德主动从心脏最深处解封出来的双天诅咒之力。

  矮人真血,双天诅咒,这两种目前杜兰德所见过的最邪恶也最霸道的两种力量,此时正维系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两者彼此克制着,却在属性上谁也无法彻底消灭对方。

  这就是杜兰德为了化解矮人真血,所想出来的一招解法,很冒险,老实说杜兰德根本没有把握能成,而现在这似乎维系着平衡的局面,能否保持下去,究竟能持续多久,杜兰德心中也没有底。

  罗切斯特还在连连叹息:“可惜,只能等到你的隔代双生出现了。不过那时候的你,只是审判者,却不是杜兰德,未必有你的潜力和素质。就像上一世的审判者比不上这一世的你。可惜,实在可惜!”

  杜兰德平静地说:“我一路走到现在,想要我命的人很多,能取我命的机会,也不少。这场矮人战争,我打得艰难困苦,我不否认,其实我一直在被你牵着鼻子走,但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死去。”

  罗切斯特问:“所以你想说这次你依然能逃过一劫吗?”

  杜兰德摇头:“不,那是过去的情况。现在,我已经掌握主动了。”

  罗切斯特满脸难以理喻的失笑表情,对杜兰德勾了勾手指:“那就继续吧,热身结束了,让我看看你到底是怎么个掌握主动法!”

  杜兰德手腕微动,紫色刀锋悄然消失了一小截。

  消失的刀尖无声出现在罗切斯特身后,直指心脏。

  啵的一声脆响,罗切斯特背心中刀,然后全身如泡沫般爆开。

  杜兰德皱眉。

  紫矮人形态的罗切斯特,虽然不及他那真正本尊,没有那种末日降临般的恐怖压迫感,却在各方面更像一个战斗法师了。

  比如对方这一招虚影替身,完全是模仿刚才杜兰德的招式,有意用出来打击杜兰德的自信心。

  杜兰德保持着冷静,继续观察。抽刀,再刺。接连三刀之后。罗切斯特又有三重虚影在各个方位被刺中,泡沫般爆开。

  “是不是很吃惊?完成变身之后的我,速度居然会快这么多。”罗切斯特的声音在大殿各处飘忽响起,让人拿不准他的方位到底在哪里。

  越来越多的残影浮现,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超高速的移动,在大殿内带起了强劲的飓风。

  狂风之中,罗切斯特倏然闪进,却并非冲着杜兰德而来,反而出现在了先祖石像的胸前正中。连人带枪,一记猛攻!

  他的攻势来得凌厉突然,也退得毫不犹豫。转眼间又退回到无数的虚影残像之中。片刻后再进再退,又进又退。三次进退攻袭之间,每一次都能避开杜兰德的阻截,狠狠轰击在石像的同一个点上。

  三次之后,先祖石像表面的“审判魔装”轰然崩溃,竟被对方生生轰破!

  “杜兰德,这就是你的‘掌握主动’吗?很好。就这样继续掌握你的主动吧!”罗切斯特畅快大笑着,“你这石像太碍眼了,在击溃你本人之前,我先拆了这李尔蒙斯留下的破石像!”

  青色的雷霆凝结成条条锁链。将石像缠裹住,一圈又一圈,好似无数雷龙电蛇缠身。

  那根本就是马努斯的绝学“青色愤怒”,本是为森德洛带来希望和胜利的强横能力。此时却沦入罗切斯特之手。

  罗切斯特紫色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石像斜侧方,五米长的弩枪带起一道恶风,对准石像。横抽过去。

  当的一声!

  两仪镜盾竖立格挡,阻拦住对方的攻击后,盾面忽然自行破碎,裂开一道裂纹——

  裁决尺剑从盾牌背后,戳破盾面,然后趁着罗切斯特措手不及的刹那,正面击中了紫色矮人的身体。

  击中目标后,尺剑去势不衰,一贯而出,气势如虹!

  剑尖推动罗切斯特的身体,狠狠撞上大殿侧壁,然后以剑顶住罗切斯特,将他“钉压”在侧壁上,沿着墙壁狠狠划了个圆弧!

  元气爆裂,空间破碎,大殿之中混乱不堪。

  镜盾和尺剑在爆发出最强烈的防守与反击后,相继消散。至此,魔装、镜盾、尺剑接连破碎,只剩下“先祖石像”和“魇眸幻式”还在运转。

  杜兰德双眼微眯,盯着那逐渐平复下来的尘埃,其中慢慢走出一个身影,紫金身体,残忍眼睛,五米长的弩枪随意横扫了几圈,便将周围的尘埃扫开,罗切斯特完好无损地,再次出现在眼前。

  杜兰德低声喃喃:“不止速度,攻击力也得到了强化,而且连防御力也进一步加强了……”

  罗切斯特拍拍肩膀上的灰尘,很轻松地说:“刚才米洛输给你,只是因为她的规则领悟还不够,而且不会用矮人姿态的力量。现在你理解我的变革了吗,只要我能成功,森德洛将会涌现多少接近至强的强者!”

  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罗切斯特扫了一眼石像:“衣服、盾牌、还有武器都没了,我这就彻底拆了他。”

  脚步重踏地面,罗切斯特再次飞扑向李尔蒙斯石像,却忽然发现:石像急剧地开始主动缩小。

  罗切斯特脑海中一个闪念:“咦?杜兰德主动放弃用这招了?”

  却见那石像缩小了,却并未消失,而是慢慢凝聚成了一杆长达五米的石质弩枪,落入杜兰德的手中。

  杜兰德一手持刀,一手举枪,身体向后仰去,腰部反弓成一个夸张的曲度,然后猛地挺起身子,带动手臂,居然将先祖石板所化的弩枪,狠狠地朝罗切斯特投掷过来!

  “见鬼!你居然用我兄长留下的石板,变幻成我的弩枪手段?!”

  罗切斯特瞳孔一缩,完全没想到杜兰德会这么干。

  杜兰德刚才才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成为矮人的一员,此时却脸不红心不跳地使用矮人的能力和手段!

  等等,不对!

  罗切斯特忽然想到:这小子什么时候连罗切斯特弩枪都能模拟得如此逼真了?!(未完待续。。)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