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二 章二十四 我不能赢

卷十二 章二十四 我不能赢

  看着呼啸而来的石质弩枪,罗切斯特微微皱了皱眉,表情认真了些。手腕转动,手中的紫金色弩枪飞旋了几周,然后对准前方,以枪对枪,与杜兰德投掷而来的石质弩枪尖碰撞在一起!

  砰!紫金色弩枪微微弯折,旋即绷直。杜兰德的弩枪却砰然崩碎成无数碎片。

  这反倒让罗切斯特错愕了一下,这石板破碎得太容易了。无数碎片看似没有规律地飞行,实际上在掠过罗切斯特身边之后,在他的身后重新组合起来,再次变成了一杆石质弩枪!

  枪头所指,依然是罗切斯特的背后心口。

  罗切斯特哼了一声,不转身,也不回头,手中紫金色弩枪从腋下穿过,枪身如龙抖动,他就好像背后长了眼睛,准确地点上了石质弩枪的枪尖,然后猛地一震,将之挑得高高飞起!

  这次罗切斯特用的劲力,并非爆破属性的,因而只会将这碍眼的武器挑飞,却不会将之破坏。

  然而石质弩枪飞旋而起,然后就在罗切斯特眼前,它再次崩碎了——自行崩碎。

  看着那石质弩枪破碎、变形、最终在空中变幻成一个个铠甲的部件,包括胸甲、肩甲、腰带、护臂、护膝、战裙……罗切斯特不禁再次呆了一下。

  然后,他就看到杜兰德凭空闪现在上空,出现在各个铠甲部件的中间。石质的部件就好像感应到了强大的磁力,自行加速向杜兰德飞去,各自归位,最终在杜兰德周身形成一套古老的石质战铠!

  杜兰德身披战铠,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罗切斯特,战刀高举过顶。然后借着身体下落的势头,当头一记劈斩!

  狂烈的刀芒瞬间充斥了整个大殿,刹那间的爆发力之强。让那巨树壁画都好似活了过来,不断摇动着枝叶。抖落细腻浓稠的金色光芒,勉强抵御着审判刀气的肆虐,保护大殿不受损伤。

  杜兰德这一刀最终没能破坏掉大殿,却破掉了大殿中无比稳定的空间结构。

  于是,身在森德洛的刀魂,忽然间感到他和杜兰德之间的联系清晰了起来。

  “喂,杜兰德吗!你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在哪——”刀魂还没问完,整个人瞬间定格。庞大的威压席卷了他的身体,这明显是杜兰德的力量属性,强度却比刀魂印象中强了太多太多。

  刀魂后续的问话直接被堵了回去,杜兰德也没趁此机会召唤刀魂前去战斗。

  当那恐怖的威压逐渐消退,两者之间的联系再次变得晦涩,因为杜兰德所在的大殿的空间又被修复稳固了。

  可森德洛的刀魂,却好像经历了一场大战,扑通一声半跪在地,浑身大汗淋漓,呼呼粗重地喘息不止。

  双天界。大殿之中。

  浓烈的刀芒这才逐渐消退,杜兰德长长呼出一口气,身着铠甲。单手持刀,看着前方十米外的罗切斯特。

  在两个人之间,拖出了一道长长的血迹,从杜兰德脚下一路延伸到罗切斯特的身体上。在罗切斯特的胸腹部位,出现了一条巨大的伤口,几乎将他的身体正面剖开!伤口触目惊心,这就是刚才杜兰德以先祖石板化战铠加身,爆发性的一刀的战果。

  “看来全力爆发之下,我还是能保持体内的真血和诅咒保持平衡。”

  杜兰德活动了几下身体。感受着体内的状况,默默想着。

  刚才那一番进攻——从投掷出石质弩枪。到接连干扰罗切斯特,最后杜兰德自己铠甲加身。自上而下的全力一击——是杜兰德对自己的一次考验,验证自己是否能够真正全力投入战斗,而没有真血或诅咒爆发的后顾之忧。

  现在看来,应该没问题。

  对面的罗切斯特还在喘息着。他身上的伤口,久久没能愈合,还在不停地淌血,可见杜兰德刚才那一刀有多强、多狠。

  大殿里只有罗切斯特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

  他以弩枪支撑身体,低垂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渐渐地,低喘变成了低笑,低笑变成了嗤笑,嗤笑变成了有些尖利的狂笑:“哈哈哈哈哈!杜兰德……杜兰德!!哈哈哈哈哈!”

  罗切斯特猛地抬起头,眼神如狼,笑容灿烂中透着不耐烦:“杜兰德,我玩腻了!你就这点能力吗?铺垫了那么多,最终砍出来的一刀,就这点水准?!”

  更多的鲜血从罗切斯特体内流出来,他却毫不在意地挺直了身体,厉声喝道:“三个月前你和我战斗的时候——不顾一切引动命运之手的惩罚的时候——可比现在厉害得多!为什么要避开我的真正要害?你的心已经乱得让你无法掌握准头了吗?!!!”

  最后一个字吐出口的刹那,好像引燃了**,罗切斯特周身的空间轰得一声就崩溃了,彻底地崩溃!

  杜兰德全身瞬间绷紧,眼前似乎花了一下,紫金色的弩枪不知怎么已经出现在了身前!

  “唔——”杜兰德闷哼一声,身体被周围的时空和元气猛地勒紧,勉强举刀挡了一下,全身触电般地巨震。

  罗切斯特彻底发飙了,好像一头脱笼的野兽,实力比他之前更强!

  战刀与弩枪碰撞,刀身居然被压得反撞向杜兰德自己,然后刀身破碎。杜兰德硬忍住一口涌到嗓子眼的血,勉强拧转身子,险而又险地逃脱了被一枪洞穿身体的厄运。

  第二枪紧接着就来了。

  “杜兰德!拿出你真正的实力来!现在的你,为什么如此畏首畏尾?你的瓶颈突破了,能级更高了,规则也更强了,为什么反而打起架来失了血性!”罗切斯特吼声如雷,枪势如潮。

  杜兰德不答,翻手取出第二柄雪藏之刃:熔岩鬼斩。

  刀刚取出,就被对方的枪尖点中。然后在杜兰德手里爆炸!连带着杜兰德身上由先祖石板聚成的铠甲,也颤鸣一声,重新化为石板的模样。落入到杜兰德的身体之中,暂时无法参与战斗了。

  杜兰德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罗切斯特不依不饶。声音里却透出些许失望:“体内的真血和诅咒之力,终究还是让你的战斗之心蒙上了阴影啊。既然如此,我就给你一个痛快吧。”

  紫金色的弩枪再次一抖、一点——

  鲜血飞溅!

  杜兰德被对方一枪狠狠洞穿了腹部,然后被枪身上附带的巨大冲击力,推动着一路后退到大殿边缘。枪头穿过杜兰德的身体,率先撞上一副壁画。杜兰德的人就好像被串在了弩枪上。

  直到这时,持枪的罗切斯特才终于露出行迹。

  之前他的动作太快,以至于在杜兰德眼中。只有一杆大龙似的枪身在抖动点戳,却看不到持枪的罗切斯特。

  罗切斯特看着大口大口咳血的杜兰德,沉默了片刻,摇摇头,发力抽枪。

  枪却没动,依然在杜兰德的身体里。

  因为杜兰德一手牢牢抓住了枪身。

  罗切斯特眼睑微垂,淡淡地问:“怎么?别告诉我你是故意被枪洞穿,为的是要亲身感受我的弩枪属性?”

  “不,咳咳……只是为了……为了抓住你。”杜兰德沙哑地说,“你的速度。确实太快了。”

  罗切斯特暗中发力几次,始终收不回弩枪,不由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笑了:“无聊的小子!抓住我之后呢,你又能如何?你已经被打成这样了,就算抓住了我,就算亲身了解到了我的弩枪属性,也没有击败我的可能了。”

  罗切斯特说得没错,杜兰德这下真得伤得很重。

  弩枪与杜兰德的身体直接接触,罗切斯特知道眼前这个杜兰德不是虚影,不是替身,不是假象。而是真的被洞穿了,被重伤了。

  让罗切斯特不理解的。是杜兰德死死抓住弩枪的举动。

  这样的行为,现在还有什么意义吗?

  杜兰德喘了口气。艰难地说:“马努斯大人……对我有很深的恩情。咳咳……当初……我刚回到咏战堡垒时,受了塞尔东和宁顿的压迫,原打算一走了之。那一次,是马努斯大人留住了我。”

  杜兰德看着眼前沉默的罗切斯特,发自内心地笑了笑,认真地说:“如果不是马努斯大人,我不会成为今天的我。我可能只会是一个受了伤之后逃避退缩,背井离乡之人。我会变成一个没有根的人。”

  罗切斯特也陷入了沉默。

  大殿中,两个人都沉默下来,其中夹杂着杜兰德越来越虚弱的喘息和咳嗽。

  良久之后,罗切斯特淡淡地问:“所以呢?你的结论是?”

  “所以这一战,我不能赢!没办法赢!不可以赢!我没办法对着依然有马努斯意志潜伏残存的你,下杀手。”

  杜兰德嘴里淌下血来,瞳孔似乎都有些涣散了,可他眼神里却透出让罗切斯特看不明白的狠辣和果敢。

  杜兰德一字一顿地说:“此战我不能赢,此战我又必须赢!罗切斯特,你没发现吗?我还没用第三把雪藏之刃。而且,你破掉了我的魔装、镜盾、尺剑,甚至破掉了先祖石板,却还有一招,你没破掉!”

  罗切斯特忽然呆住了,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下,脚掌不知何时,被一柄古老浑浊的冰刃戳穿,把罗切斯特的脚掌钉在了地面上。

  幽幽寒气从冰刃上散发出来,在罗切斯特脚上覆上了一层坚冰,而那冰层正一点点地顺着腿脚,攀爬而上。

  “……幻式魇眸……?!”

  罗切斯特眼中射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在幻式的干扰之下,直到现在他才察觉到自己中招了。

  杜兰德被洞穿了身体,死死抓住弩枪的原因,只是为了争取到这一个机会。

  那插在罗切斯特脚掌上的战刀,正是“晦暗审判”和“熔岩鬼斩”之外的第三柄雪藏之刃,古珀之刃!

  罗切斯特一言不发,猛然发力回夺弩枪,想要后退与杜兰德拉开距离。(未完待续)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