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二 章二十五 复仇的王

卷十二 章二十五 复仇的王

  罗切斯特努力想要回夺弩枪,可枪身就好像卡在了杜兰德身体里。杜兰德操控伤口的肌肉,将枪身裹住,同时双手死死抓住弩枪,不让对方撤退。

  “放手!”罗切斯特低沉地咆哮着,但这咆哮恰恰反映出了他的慌乱。

  杜兰德和冰凝融合为一之后,第三把雪藏之刃的威力,已经超越了前两把,不知是否因为冰凝是纯冰系,同时也是琥珀之刃的开发者的缘故。

  罗切斯特被古珀之刃洞穿脚掌,渐渐被冰封,这让他感到了意料之外的强烈威胁。

  双方的角力激烈而沉默。

  杜兰德又吐了口血,眼神始终坚定。就像刚才他自己说的,这一战如果真的放开手脚大战一场,未必不能将对方斩杀,毕竟杜兰德最擅长的,就是在不可能中营造可能,斩杀无法斩杀之敌。

  但这次的敌人,有一部分是马努斯。

  这一路走来,尤其是在知道了这许多的秘辛和真相之后,杜兰德开始思考:如果这一场矮人战争,对于罗切斯特的意义在于变革,那么对于自己,对于森德洛,对于亿万战斗法师的意义又是什么?

  为了胜利吗?

  当然是为了胜利。

  但其实更准确地说,是为了不被罗切斯特击败,是为了生存下去。一场为了生存而战的战争,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败了。

  所以这场战争,对杜兰德而言,无关胜利。

  杜兰德并没有和罗切斯特一较高下的强烈愿望。

  杜兰德只希望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们。

  所以,如果为了斩杀罗切斯特,而将马努斯一并斩杀,那对杜兰德而言并非胜利,而是失败。

  在艾莉婕死后,杜兰德已经不想在看到自己在意的人。死在自己面前,甚至死在自己的怀里了。

  “洛凡的双天诅咒爆发,都被我救回来了。马努斯大人也是一样,我同样可以把他救回来。”杜兰德的眼神已经有些模糊,抓着枪身的手却越抓越紧。

  冰已经爬到罗切斯特的腰部了。

  绝对防御抵御了冰层的侵入,却无法抗拒冰封的持续蔓延,罗切斯特发现自己的下半身完全动弹不得,甚至有失去知觉的迹象。

  这种恐怖的感觉,甚至让他想起了当年被兄长李尔蒙斯封印的时候。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罗切斯特猛一咬牙,主动松手。竟然果断放弃了弩枪,撒手准备后撤。

  可罗切斯特刚刚放手,杜兰德也同时松手,然后双手如电探出,一把按住了罗切斯特的肩膀。

  于是罗切斯特双脚刚刚离地少许,还未来得及后撤,便又重新着地,被杜兰得死死抓住,牢牢按住。

  “放手!给我……放手啊!”

  冰已经爬到胸部了。

  罗切斯特看着沉默而坚决的杜兰德。怒吼起来:“这到底是为什么?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就算封印了我又能怎么样?早晚有一天我还能破封而出!而你,你伤成这样,还活得了吗?为什么要为了别人而豁出自己的性命?!!”

  杜兰德不言不语不答。

  对于罗切斯特这种为了自己的目标,可以不顾惜亿万人性命的家伙。解释不清楚的,对方根本不可能理解。

  大殿中响起密集的擂鼓声,罗切斯特用还能活动的上肢,拼命击打杜兰德的胸腹和软肋。杜兰德身上穿挂着弩枪。任凭对方动作,双手只死死抓着对方的肩膀。

  鲜血在两人之间的地面上洒落。

  两个人越靠越近,罗切斯特的拳头力道也渐渐削弱。打击速度逐渐减慢。

  五分钟后,他只有右手还能动了,还在一下、一下地轰击杜兰德的身体,继续这场惨烈的战斗。

  十分钟后,罗切斯特艰难地完成了最后一记拳击,然后他的右手也被彻底冰封。

  冰封线被罗切斯特压制在脖颈以下,他的头部和眼睛还能动弹,却已经说不出话来,双眼死死瞪着近在咫尺的杜兰德,那眼神似乎在说:再一下,再一下我就能击溃你了,再一下,我就能击倒你了!

  可杜兰德从十分钟之前就摇摇欲坠,却到现在始终没有倒下。

  冰封线终于继续上行,越过罗切斯特的脖颈、下巴、嘴巴、鼻子……一路向上,越来越快,这意味着罗切斯特再也没有了抵抗的力量。

  即将被封印的时候,罗切斯特的头部已经无法转动,却仍斜着眼睛,死死瞪着杜兰德,好像垂死的王,满眼愤怒和质问,还有许许多多让杜兰德都看不明白的情绪,一一飞闪而过。

  恍惚之中,杜兰德看到了一个秀气稚嫩的小男孩。

  那男孩仰着脸,看着一个拥有壮硕身材的粗犷脸庞的男子,问:“爸爸,又要去和双天界作战了吗?”

  “嗯。”

  “这次要多久呀?”

  “不会很久。”男子用力揉了揉男孩的脑袋,咧开大嘴笑着,“小罗切斯特要听妈妈和哥哥的话,爸爸一个月后就回来。”

  男人离开了,并如约在一个月后归来,却已是一坛骨灰。

  男孩抱着坛子放声大哭,三天后,母亲也离开了,要去为父亲报仇,要去和双天界的杂碎们战斗。

  于是又过了一个月,男孩手里的骨灰坛,从一个,变成了两个。

  男孩已经哭不出来了。

  他睁着红肿的眼睛,茫然地看着一个近在眼前却又好像很遥远的背影,那是兄长的背影,男孩问:“哥哥,你也要抛下我了吗?”

  “不,我要去为爸爸妈妈报仇。”

  “你……你会死的!”

  “不会。”那背影转过身来,露出一张挂满宠溺笑容的年轻的脸,“我可是很强的,你不用担心,在家里等我好消息。”

  三年后,森德洛在一位年轻的战斗法师李尔蒙斯的带领下,取得了对双天界抗击战争的胜利。

  少年罗切斯特兴高采烈地去找哥哥。想要亲眼见证哥哥手刃仇人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哥哥代表森德洛与双天界签订停战与和平条约的时刻。

  为什么要和仇人握手?

  罗切斯特无法理解。

  已成仇敌的情况下,还能重新握手言和吗?

  爸爸妈妈的仇怎么办?

  罗切斯特没有上前质问,没有哭闹撒泼,他沉默着,全程看完了哥哥与对方代表签订契约的全过程。少年的脸色一点点变得平静,变得淡漠,变得内敛。从那一刻开始,在少年罗切斯特的心灵里。深深种下了仇恨与毁灭的种子——

  哥哥无法帮爸爸妈妈报仇,哥哥也无法让战斗法师一族真正强大,扬眉吐气。

  能将天人一族赶尽杀绝的人,能将森德洛带向无敌的人——

  只有我!

  画面在这里戛然而止。

  大殿里,抵抗到了最后的罗切斯特的双眼,终于也被浑浊的冰,彻底冻结。

  冰层阻隔了杜兰德的视线。

  但杜兰德不用看也几乎猜到了后面的故事,一个复仇者诞生、觉醒、成长、复仇、直到最终变态的故事。

  杜兰德终于松开了抓按着罗切斯特肩膀的双手。

  长时间的用力,让杜兰德的手指关节僵硬得生疼。全身上下几乎没有知觉了。被罗切斯特打得。

  杜兰德咬着牙,将弩枪从自己身体里抽出来,带出了大滩大滩的鲜血。

  哐啷啷——弩枪滚落在地,弹跳了一阵。静静躺到一旁。

  杜兰德咧嘴,似乎笑了笑,发自内心地笑。眼前忽然一黑,杜兰德再也支撑不住。没了意识。

  直到一阵温暖包裹住自己。柔和的光芒渗入杜兰德体内,慢慢地帮他治疗身体,修复伤势。

  这种感觉很舒服。也很温馨,杜兰德慢慢睁开双眼,感觉自己正被人抱在怀里,映入眼帘的,是米洛的脸。

  “呼……太好了,你终于醒了。”米洛长长松了口气,光洁的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

  她现在是正常战斗法师的模样,应该也刚醒来没多久。由于刚才变身白矮人,她身上的衣衫颇为不整,可她毫不在意,看着杜兰德的眼神里满是关切。

  杜兰德身体软绵绵的,没力气动弹,暂时无法起身,只好露出笑容:“你没事吧?感觉还好吗?”

  米洛叹了口气:“你这人,什么时候能习惯为自己考虑考虑啊。你都伤成这样了,醒来却还是先问我……”

  米洛醒来后,看到了大殿内的状况——冰封的罗切斯特,狼藉一片的地面,满地的血迹,还有沾满干涸血迹的紫金色弩枪——虽然没有亲眼目睹战斗的过程,但米洛能清楚地猜到之前的战斗,有多么的惨烈。

  杜兰德微笑说:“我命硬得很,没事的。好了,扶我起来吧,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米洛拗不过他,只好扶杜兰德起身。

  米洛并没有问被冰封的罗切斯特是怎么回事,也没有问杜兰德为什么没有杀罗切斯特,而只是冰封了他。

  因为答案根本无需多问,米洛知道,杜兰德一定是因为马努斯的关系,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很难想象一个人在惨烈的战争中,还能始终保持本心,保持着这样的坚持与责任。

  不过米洛看着那被冰封的紫矮人,眼神深处,隐约闪过了一丝黯然与担忧,似乎看到了自己将来也被冰封的一幕。

  “不必担心。我会救出马努斯大人,也会想办法让你恢复正常。”杜兰德好像猜到米洛的心思。(未完待续。。)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