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二 章二十六 凋零

卷十二 章二十六 凋零

  “我会救出马努斯大人,也会让你恢复正常。”杜兰德刚说完就一个趔趄,险些摔倒,这次的战斗真的损伤不小、而且消耗太大了。

  米洛赶紧扶住杜兰德,抿嘴一笑说:“行了,现在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伤吧!你好了,我们大家才能好。”

  杜兰德点点头,闭眼静立了片刻,重新睁眼时,气色已好了不少。

  米洛耐心地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身旁的这个男人。

  森德洛曾经有两大支柱,预言者梭罗和青色愤怒马努斯。梭罗神秘,马努斯完美,在米洛心目中,这两个人都好像是遥不可及的神——无关神火,而是那种无论如何都无法真正了解的遥远感觉。

  如今杜兰德已经成了森德罗当之无愧的第三根支柱,甚至很大程度上变成了最重要最关键的支柱。

  在杜兰德身上,米洛能感受到很多不完美的东西。在她看来,这个实际年龄非常非常小的男人,会愤怒,会彷徨,会紧张,会犯傻,会有一些未必完全理性的坚持,而且很喜欢为了大伙儿而勉强自己。

  米洛看着杜兰德,不知不觉间,脸上流露出会心的一笑:“……妹妹能碰上这样一个男人,真的很幸运呢。其实能遇到杜兰德的我们大家,都很幸运。”

  就在这时,米洛忽然捕捉到了杜兰德脸上闪过的一抹金光,紧接着,杜兰德脸上又闪过一层黑气。

  米洛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凝固了。

  她死死盯着杜兰德,又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似乎终于确认了某个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米洛的脸蛋瞬间变得无比苍白。她一把抓住了杜兰德的胳膊,颤声问:“杜兰德你是不是……也和我和马努斯一样——你……怎么会……?”

  米洛已经看出来了,感受到了:杜兰德恐怕也被罗切斯特侵染了。

  “还是被你看出来了啊……”杜兰德微微一笑。

  从杜兰德口中得到确认的米洛呆了好一会儿,有些茫然。喃喃地说:“这……这可怎么办?”

  自身被改造成了白矮人的米洛,实在太清楚这一过程是多么的难以逆转,多么的令人绝望,多么的生不如死!

  杜兰德却拍拍她的肩膀,淡然说:“别一副世界末日来临的表情,我没事的。”

  米洛急了:“什么叫没事?你到底知不知道这改造过程有多么的难以逆转、难以抗拒?斯内尔和夜乙一起研究了这么多年,一直想要找到逆转方法,都没能成功!不行,你现在立刻跟我回森德洛,趁现在还没完全被改造。立刻想办法!快!”

  米洛说完,拉上杜兰德就走。

  杜兰德却又把她拉回来,问:“你看我现在有变成矮人的迹象吗?”

  “暂时没有。但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

  “哦,我想说的是,其实我已经变过一次了……”

  “你说什么?!”米洛尖叫起来。

  “……然后我又自己变回来了……”杜兰德补充说,“当然,这些事你可能都不记得了,毕竟你之前被罗切斯特支配了意志。”

  “这……”米洛愣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杜兰德,然后连连摇头,“这不可能。我经历过那过程,变成矮人之后。就不受自己控制了,你怎么可能……不,这绝不可能!”

  杜兰德认真地说:“具体情况有点复杂,总之。矮人真血也好,双天诅咒也罢,都未必不是无解的。”

  米洛还是不敢相信:“可是——”

  “不需要可是。我我能将罗切斯特冰封。还能如此正常地站在你眼前,就是最大的作证,不是吗?”

  有一点杜兰德没说出来,那就是与罗切斯特的战斗之后,杜兰德醒来发现自己体内又有了新的变化——

  那彼此角力中的矮人黑血和双天诅咒,竟隐隐有一丝纳入心脏中的战斗法师三角体系的趋势。

  三角体系,本来是能体式、真眼式、本我式各占一点,形成三角。

  如果再有矮人真血和双天诅咒的加入,究竟是福是祸,杜兰德也说不清楚,还要继续观察。

  但这至少说明,两股邪异的力量正在自己体内得到控制,没有那么狂躁无定,让人捉摸不透了。

  米洛将信将疑:“你真的没事?”

  也难怪她不敢相信,毕竟马努斯的先例摆在那里,强如马努斯,也没能抵挡住罗切斯特的侵袭。

  梭罗身中双天诅咒而不得不压抑自己多年。

  马努斯身中真血而被死死压制了意志,如今生死不明。

  杜兰德两个招数都中了,却反而没事,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命运的神奇。

  米洛最后勉强接受了杜兰德的说法,她也知道自己和杜兰德的实际实力差距太大,已经比较难以理解如今杜兰德的身体状况。她不问,杜兰德也不多说,其实想说也未必能说得清楚。

  两人绕行大殿一周,将壁画上记录的故事完整地看了一遍。

  在壁画上,杜兰德确认了罗切斯特所说的一切,包括双天界追杀战斗法师,一路来到下层世界,以及之后双天界对森德洛的几次入侵,这壁画上都有记载。还有一幅被标记为“耻辱”的壁画,上面的内容是一位来自森德洛的王者,将双天界的一位由四人合体而成的强大存在,撕裂成碎片。

  “这王者应该就是我那位祖先,重新觉醒并达到巅峰的第二代李尔蒙斯吧。”杜兰德心想,“而被李尔蒙斯撕裂的,恐怕就是和奇蓝王、天空龙、双面天枰他们齐名的双天界的至高神官了。”

  杜兰德事先已经知道了不少壁画上的内容,所以还不算太震惊,只是一个再次确认的过程而已。

  米洛却被震得不轻。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壁画内容,又转头看杜兰德:“你早就已经知道了吗?这些上层世界下层世界的事,这些都是真的?”

  杜兰德点头:“应该是真的,不过我也刚知道没多久。”

  结合从奇蓝王、天空龙、双面天枰、以及眼前壁画上得到的全部信息,可以确认的是,战斗法师一族。真的是来自上层树世界,因为被双天界的人追杀,才通过那真正的远古之路,来到这下层虚空世界。

  可双方为何而结怨,杜兰德依然不得而知。

  而且没记错的话,那真正的远古之路,似乎已经被封闭了,只有李尔蒙斯一人逃出了那被封闭的古路。

  杜兰德倒是很希望再去那古路里探究一番,说不定会有更多的发现,可惜现在根本连个入口都找不到。

  而罗切斯特的身份、目的、以及行动手段。也都大致明确,可矮人真血的来源,仍是一个谜题,也不知道罗切斯特到底从哪儿弄来这么变态的东西。

  杜兰德其实还想知道的魔龙罗德格特,以及妖精灵一族的事,可这壁画上并没有相关的记载。

  看过壁画之后,杜兰德和米洛又分头在大殿里认真搜索了几遍,倒是又有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收获。

  杜兰德在大殿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小堆干枯的木料。

  米洛看到的时候没多留意。只觉得奇怪,为什么在如此重要的大殿里,会摆放这种看起来一无是处的木料?

  杜兰德则认真研究了好久,脸色越来越凝重。从质地上来看。这些木料竟十分类似当初杜兰德在七色城地底——也就是梭罗记载真眼式的地方——所看到的那根巨大枯木!

  杜兰德想了想,翻手取出了久未使用过的木刀裁决,刀尖轻点在木料堆之上。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木料像是受到了某些牵引,坚硬的表面迅速软化。然后慢慢被木刀吸纳。当木料堆消失之时,木刀裁决已经焕然一新,刀身上的坑洼裂纹都被修复补全。纹理细腻,流动着七彩色的光芒。

  杜兰德将刀横持,抬起另一手并成手刀,然后运转审判之力,狠狠劈砍在木刀刀身的中段。

  木刀一震,然后恢复了正常,居然连半点伤痕都没出现,这硬度简直提升了好几个大台阶!

  杜兰德盯着手里的木刀裁决,久久未语。

  而另一边的米洛,这时候找到了一本古老的典籍,翻开后发现里面记载了最古老的合体之术,也就是如今双天界大神官合体术的最原始的版本。米洛大致翻阅了一遍,然后将典籍收好,准备带走。

  “差不多了,准备走吧。”杜兰德觉得已经没有继续逗留探索的必要了。

  “嗯,好的。”

  米洛应了一声,走到被冰封的紫矮人面前,准备将之带上,一起回归森德洛。

  如何向大家说明马努斯也被侵染的事,恐怕还是个大问题呢。这可是个巨大的打击,意味着森德洛的一根支柱或许要消失了。

  米罗复杂地看着冰层里的紫矮人,问杜兰德:“应该很难吧——将他冰封起来。”

  杜兰德微微一笑:“当然很难,险些要了我的命!现在随便拉个中位神出来,估计都能击败我。”

  米洛听出了杜兰德话里的轻松之意,也笑了:“那这次回去之后,你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吧。”

  “嗯。”

  米洛又说:“我跟夜翼说说,让她好好陪你一段时间,别老在外面打打杀杀的。等战争结束了,你们俩就赶快生个孩子吧!”

  杜兰德险些被口水呛到,脸色诡异地看着一脸理所当然地米洛:“这……话题跳跃得太快了吧。”

  米洛翻了个白眼:“现在就差最后一个罗切斯特本尊没干掉了,你和梭罗大人联手肯定没问题,说不定梭罗大人自己就能搞定。所以战争结束应该是近期的事了吧,打完了仗一般都会鼓励生育,你作为我们森德洛的首领,难道不该做个表率吗?”

  杜兰德苦笑着点头。

  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异样,提到生孩子之后,两个人似乎都想起了什么,于是有意无意地回避开了对方的视线。

  米洛有些尴尬地轻咳一声,似乎还想说什么,声音却被卡在了嗓子眼里。

  她瞪圆了眼睛,胀红了脸,艰难低头,只见一只紫色的大手正死死掐住自己的脖颈。

  紫矮人罗切斯特的手臂,从那冰层里破了出来,精准地掐握住米洛的咽喉,然后咔嚓一声,扭断了她的脖子。(未完待续。。)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