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二 章二十七 牺牲

卷十二 章二十七 牺牲

  罗切斯特的另一只手也破开冰层,向旁边猛力一掰,古琥珀般的冰层轰然崩溃,罗切斯特狞笑着再次出现在大殿中。

  他抓着没了动静的米洛,好像扔破布袋似的,随手向旁边一丢。

  米洛重重摔倒在地,滚了几圈,就再也不动了。

  罗切斯特嘿然一笑,大手探出。这一次抓住的,是杜兰德的脖颈。罗切斯特的动作极快,快得不像刚从冰层里破出。手探出,然后就到了杜兰德眼前。比起被冰封前,此时的罗切斯特更加迅疾如电,奔如雷霆!

  而杜兰德已是强弩之末。

  别说中位神,现在就算来个下位神,杜兰德也未必能够抵挡得住,更何况是破封后更进一步的罗切斯特!

  杜兰德能感觉到自己脖颈上的大手开始收紧,可他的眼睛却没看眼前的罗切斯特,而是去看米洛。

  脖子被掐住了没法转动,杜兰德就艰难地斜眼去看。

  视线越过罗切斯特的肩膀,能看到米洛安静地躺在地上,一袭白衣,没有血迹,透出凄美。

  她的脖颈不正常地扭曲着,容颜美丽依旧,眼神已然暗淡。

  对生命力强大的战斗法师而言,脖颈断折未必致命,可在杜兰德眼里,米洛的生命气息全无。罗切斯特掐断她脖颈的一刻,实际上彻底碾碎了她的心脏,抹杀了她的全部灵魂与意志。

  米洛死了。

  死了。

  杜兰德脸色涨得通红,憋住气,不出声。他一点点、一点点地转回目光,充血的瞳孔死死盯着眼前罗切斯特狞笑的脸。

  “没错,就是这个表情,就是这个眼神。”罗切斯特几乎与杜兰德呼吸相闻,近距离对着杜兰德的眼睛。

  他沙哑着嗓子说:“我知道你现在说不出话了,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你想要杀了我。”

  “你想要摧毁我!”

  “不记代价。不择手段!!”

  罗切斯特咬住牙齿,一字一顿:“没错,就是这样的心情,你现在能感受到了吗?我当年的心情!哈哈,嘿嘿嘿哈哈,现在的你,和当年的我,又有什么区别?!杀戮……复仇……发泄!现在的你,就是当年的我!”

  罗切斯特松开了些手掌,似乎希望听听杜兰德会说什么。

  杜兰德却依然憋着气。脸色越来越红,几乎红得要渗出血来。

  眼角无声崩裂,两行血色的液体流下,不知是血还是泪。

  罗切斯特淡淡地说:“我当年,也曾在看到哥哥与双天界握手言和之后,跑到我父母亲的墓碑前流下血泪。从那之后,我便再也不曾流泪。我变成了没有灵魂的野兽,只要能复仇,我可以把自己出卖给比魔鬼邪恶一千倍、一万倍的家伙。”

  扑通一声。

  杜兰德被狠狠贯在地上。罗切斯特拍了拍手,反手一抓,地上的紫金弩枪自行飞回他的手掌。

  枪身翻转,枪头朝下。对准杜兰德的心脏。

  “有遗言吗?”罗切斯特问。

  杜兰德已经无法动弹了,目光静静看着大殿穹顶上的巨树雕塑,缓缓地说:“你最好确认杀死我。”

  罗切斯特咧嘴一笑:“没问题!”

  弩枪骤然下压!

  无力和绝望充斥着杜兰德的内心,从未有一刻。从未有一刻杜兰德如此后悔自己没有带上刀魂!如果说间接害死艾莉婕的是刀魂,那么间接害死米洛的人,就是杜兰德自己!自己太傲慢了。傲慢到认为自己可以摆脱“吞噬与审判者”的最强利器而活。

  杜兰德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对不起,米洛,没能保护好你。对不起了,大家……我没办法再保护你们了。”

  撕心裂肺的痛苦,骤然席卷了杜兰德全身!

  杜兰德惨哼了一声,却惊愕地重新睁开了眼睛。

  罗切斯特显然对自己起了必杀之心,按理来说,自己应该感受不到痛苦,被一击毙命才对,可现在,剧烈的痛苦却在不断告诉杜兰德:自己还活着!罗切斯特必杀的一枪,居然刺偏了少许?

  充血模糊的视野之中,杜兰德看到罗切斯特正恼火地用力敲打他自己的脑袋,神经病一样,愤怒而癫狂。

  一个低沉、愤怒、威严的声音从罗切斯特体内传递出来:“罗切斯特,滚出我的身体!!”

  紫矮人仰天爆发出不似人声的嚎叫:“啊啊啊啊啊啊——”

  嚎叫声戛然而止,紫矮人忽然松开握着枪身的手,退开两步,暴躁地捶打地面,竭力抵抗着什么,嘴里淌下唾液。仅仅片刻后,他全身的紫色铠甲忽然崩开,脱离了身体,然后被无数电蛇雷龙绞杀成了碎渣!

  扑通一声,罗切斯特跪倒在地……不,这时候已经不是罗切斯特了,而是赤身的马努斯,半跪在地。

  青色愤怒在他周身萦绕,悄然凝聚成一件外袍,然后他有些艰难地站起身来,好像刚经历了一场惨烈大战。

  马努斯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米洛,眸中光芒微闪,片刻后,他脸上闪过黯然之色。他吸了口气,恢复冷静,然后一步步挪到杜兰德面前,将杜兰德胸口插着的弩枪拔出来,开始帮杜兰德止血。

  哪怕在极限透支的状态下,哪怕在身体其他部位不受控制地颤抖时,马努斯的手依然稳健如初,有条不紊。

  杜兰德没有动弹,也没有说话,任凭马努斯施为。

  杜兰德也没有问米洛是否还有救,马努斯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罗切斯特的本尊可能赢了,所以他才能在被你冰封之后,再次得到力量灌注,破封而出。”

  马努斯说。

  “你尽快回森德洛,和你的战刀分身汇合,你需要他才能赢,他也需要你才能发挥出应有的威力。”

  “杜兰德,感谢你至今为森德洛所做的一切。米洛的死,你不必自责,我在你这个年纪时,甚至连我自己是谁都忘记了,迷失在醉生梦死里。你虽然做得不够完美,却已经足够优秀。”

  “今后,森德洛就拜托你了。”

  简短而平稳地交代完这一番话,马努斯完成了最后一个止血治疗的动作,然后拉着杜兰德的手,将他拉起来。

  大殿里空旷恢弘,杜兰得和马努斯两个人站在大殿中心,站在巨树雕塑下,就好像两个小蚂蚁。

  但这一刻,马努斯的身影却伟岸高大得让杜兰德有些自惭形秽。

  巨树摇动,洒下光辉灿烂的流苏,洒落在马努斯的身上。

  这个完美的男人微笑地看着杜兰德,眼神里充满兄长般的温暖和鼓励。

  面对这样的眼神,杜兰德全身巨震,意识到了什么。他退了两步,死死咬着牙,也不说话,只是摇头。

  马努斯仍挂着微笑,眼神坚定不容置疑。

  “杜兰德,你听着,我其实没办法彻底压制住罗切斯特,但我可以拉着他,和我一同消亡……”

  马努斯抬手,扯开自己衣襟,露出壮实的胸膛,说,“所以趁现在,你必须杀了我!”(未完待续。。)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