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二 章二十八 归来

卷十二 章二十八 归来

  见杜兰德还是摇头,马努斯凛然喝问:“杜兰德!不杀掉我就灭不掉这个罗切斯特,你想在未来同时面对两个接近至强的罗切斯特吗!”

  面对马努斯的眼神,杜兰德攥紧拳头,脸色渐渐苍白。

  到了现在,杜兰德忽然发现:自己还是脆弱的,或者说,还是有依赖的。对马努斯的依赖,对梭罗的依赖,还有对先祖李尔蒙斯大人的依赖。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让杜兰德感觉自己不是在一个人战斗。

  成为王者,往往伴随着巨大的孤独感,必须一个人消化所有的情绪和痛苦。

  杜兰德内心深处,始终认为,在自己的前面,还有李尔蒙斯,还有梭罗,还有马努斯的身影。这些人引领着自己,替自己分担了相当部分的责任与压力,这些人,就是杜兰德的依靠。

  可现在呢?

  罗切斯特的本尊可能赢了,那么就说明梭罗大人或许输了,甚至可能死去了。

  先祖李尔蒙斯早已前往上层树世界。

  唯一还在自己身边的马努斯,却要求自己亲手杀了他!

  杀了马努斯,自己就真的是孤单一人了。

  巨大的孤独感铺天盖地而来,伴随着翻涌而起的不安与恐惧,几乎要将杜兰德的身心淹没、碾碎、吞噬!

  “马努斯大人,不要……不要逼我!”杜兰德退了一步,低吼着说,“我做不到,不行的,我真的做不到!”

  马努斯上前一步说:“你现在要杀的不是我,而是罗切斯特!”

  杜兰德脸色惨白一片。

  同样为了达成一个目标,罗切斯特可以眼皮都不眨一下地,牺牲大量的人命,舍弃大量的棋子。

  杜兰德同样希望完成自己的目标。却恰恰最讨厌牺牲。

  一个弃子成性。

  一个抗拒失去。

  到了现在,杜兰德隐隐能明白,刚才罗切斯特为什么忽然出手杀死米洛。不是因为米洛没用了,而是罗切斯特对杜兰德的一种挑衅。

  他想要彻底地激怒杜兰德,让杜兰德变成当年的他,以证明他那疯狂的道路是正确的,以证明他那病态的选择是正常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马努斯有点急了,有些痛苦地捂着心脏,说:“杜兰德……快点,我就要支撑不住了。你就把我当作是罗切斯特,然后替米洛报仇!罗切斯特已经疯了,他会带着森德洛和他一起疯狂,最后一起灭亡。快点!杜兰德,我需要借助你的审判之力,才能彻底拉着这个罗切斯特消亡!”

  见杜兰德还在后退,马努斯厉声喝道:“杜兰德!!你想为了不杀我,而害死所有的战斗法师吗?!”

  杜兰德全身巨震。

  因为不愿杀马努斯,而害死所有战斗法师……

  就像自己不愿使用刀魂。而间接害死了米洛!

  这就是王所必须面临的残酷现实。很多时候,王不是主观地想要舍弃一个人,而是被动地。

  而最终的目的,是为了保护更多的人。

  杜兰德下意识地抬起了手。绚丽璀璨的紫色审判之力凝聚,化为刀形,对准了马努斯的心脏。

  马努斯脸上终于露出赞许的神色,带着一丝即将解脱的洒然。点头说:“好样的,这才是我所认可的战斗法师之王!杜兰德.李尔蒙斯,今后。就拜托你了。”

  下一刻,刀锋贯穿了马努斯的心脏。

  ……

  ……

  今天的森德洛在下雨。

  倾盆大雨。

  夜翼站在咏战堡垒神议大厅之前,仰头看着被堡垒护罩遮拦在外的雨幕,心里没来由地一阵阵冰冷不安。

  “找到人了吗?”她问。

  “还没有。”一旁的风神低沉地说。

  风神已经摘下了面具,露出一张温婉雍容的美丽脸庞。在战争初期被毁坏的容颜,已经被实力大进的凯瑟琳治疗好了。可这张脸上,此时却写满了焦虑的等待,强烈的不安,还有疑惑。

  ——马努斯、米洛都失踪了。

  而且通过刀魂得知,杜兰德似乎也出了些状况。

  夜翼转头,看向一旁的刀魂:“不能通过双向瞬移找到杜兰德吗?”

  刀魂遗憾摇头:“抱歉,主动权在杜兰德,而不在我。而且不知为何,从刚才开始,我和他的联系就变得很弱……咦,等等!”

  刀魂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猛地转头看向了一个方向,只见堡垒护壁之外的重重雨幕里,一道身影渐渐清晰。

  那人淋着雨,走入堡垒,浑身都湿透了,低垂着脸,头发一丝一缕地黏在额头上,说不出的狼狈落寞。

  杜兰德回来了。

  风神露出惊喜之色,但喜色很快变成惊惶,她尖叫了一声:“马努斯!”然后疯了似的朝杜兰德冲去。

  杜兰德手里一左一右,抱着两个人,左手里是马努斯,右手里,是米洛。两人身上没有雨水,杜兰德穿过雨幕的时候,将两人保护得很好,可在风神的眼里,无论马努斯还是米洛,都已经没了气息!

  “怎么回事?马努斯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了?!”风神冲到杜兰德的面前,近乎失态地吼着。

  “马努斯大人没死。”杜兰德抬眼,将马努斯的身体递过去,交到风神的手里,然后说,“不过他什么时候能醒来,就不知道了。”

  风神接过马努斯,仔细看了看,发现果然还有微弱的气息,似乎陷入了深度的昏迷,而且实力大减,变得和普通虚神无异。

  杜兰德不再多说,沉默着从风神身旁走过去,来到夜翼的面前。

  夜翼看了一眼杜兰德横抱着的米洛的平静安详的美丽脸蛋,笑了笑,很轻松地问:“我姐姐也和马努斯大人一样,昏迷了?”

  杜兰德沉默。

  “……”夜翼没再说话,用力捂住了嘴,肩膀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泪水无声地夺眶而出。

  杜兰德脸皮抽搐了两下,默不作声地将身体已然冰冷的米洛,交到夜翼的怀里。

  片刻之后,夜翼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在神议大厅之前响起。她用力抱紧姐姐的身体,死死抓着,好像一松手就会彻底失去,好像抓着最后一丝希望,好像这么抓着米洛就能活过来。而杜兰德连一句抱歉都说不出口。

  因为结果已定,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刀魂,你跟我来。”杜兰德抬眼。望向天际,然后轻声对一旁默然无语的刀魂招呼。

  刀魂愣了愣,旋即点头,跟着杜兰德飞上高空,再次飞出了咏战堡垒的护壁,飞出雨幕,飞过云层,飞上森德洛的极高空,一路向着位面的最顶端而去。

  刀魂跟在杜兰德身旁。犹豫了一会儿,低声问:“发生了什么?”

  杜兰德脸色平静,说:“你自己看吧。”

  说着杜兰德敞开了身心,这让刀魂愣了一下。因为已经很久了,杜兰德不允许刀魂进入他的心脏。

  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

  刀魂目光微闪,化为一道紫色流光,融入到杜兰德的心脏里。呈现在刀魂眼前的。已经不是记忆中的三角体系,而是一个五角体系。

  能体式占据一角。

  真眼式占据一角。

  第三角上,本我式暂缺。那里是刀魂本该在的位置。

  而多出来的第四角和第五角上,分别是一尊黑色血液凝成的双翼四眸矮人,和一尊赤金色的光人!!

  在右天界地下的大殿里,杜兰德最终没有选择杀死马努斯,而是以刀锋洞穿马努斯心脏的同时,尽可能地保证不破坏他的生机。

  然后,杜兰德一点点吞噬掉了马努斯体内的黑血,虽然在这个过程中,令马努斯遭到了重创,陷入昏迷,并丧失了全部神火和修为,却还是为马努斯保留了一丝重新苏醒、从头再来的可能。

  冰凝体内的黑血,马努斯体内的黑血,还有米洛体内的黑血,尽数在杜兰德体内融为一体,化为了此事那五角体系中的其中一角。

  而第五角上的双天诅咒光人,是用来平衡黑色矮人的力量。

  最终,杜兰德还是想到了办法,拯救米洛,让她恢复成战斗法师的身份,可惜她自己已经看不到了。

  “所以,我其实并不适合做一名领袖啊。”杜兰德看着即将接近的位面顶端晶壁,默默地想,“我……还是无法割舍,无法放弃马努斯大人。”

  杜兰德终究不是罗切斯特,无法绝情绝义。

  杜兰德也不是马努斯,达不到完美的理性。

  杜兰德对刀魂说:“杜,和我一起,杀了罗切斯特吧。”

  口吻很平淡。

  还没完全从震撼中回过神来的刀魂,却从这简单的话语中,听出了滔天的杀机。

  和我一起杀了罗切斯特吧。

  印象中,这是杜兰德第一次说要杀了某人的话。从前的杜兰德,就算起了杀心,也不会说出来。

  刀魂沉默了好一会儿,展颜露出笑容,大声说:“只要你愿意,我就没问题!我可是你的分身,你的武器,你的一部分啊。”

  杜兰德点点头,身形一闪,带着刀魂飞出了位面晶壁,立身在森德洛的晶壁顶端之上。

  很神奇的是,这里已是位面之外,却没有空间乱流,也没有时间乱流,更没有各种能量狂潮,而是云淡风轻一片。海量的能量汹涌着,撞击着,被一道无形的柔和力量,尽数封挡在外。

  这片平静与安详的中心,站着一个背影,清癯消瘦。

  杜兰德吸一口气,走上前去,来到那道身影背后,然后躬身行了一礼:“您回来了,梭罗大人。”

  ……

  卷十二所谓世界,终章。(未完待续。。)

  ps:明天开启卷十三,无冕之王。鞠躬,谢谢一路陪我前行的你们!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