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三 章十六 双生者们

卷十三 章十六 双生者们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异界最强战斗法师》更多支持!

  刀光肆虐。

  紫色龙卷风一般的刀光中,传出杜兰德的声音:“凯瑟琳,出手吧,已经不需要再掩藏了。把你之前一直想要出手的愤怒,尽情释放出来。”

  让凯瑟琳惊讶的是,哪怕刚刚斩出了如此愤怒激烈的一刀,杜兰德的嗓音,依然平静温和。

  “是,父亲!”凯瑟琳用力点头,翻手取出“玉质永辉”,头顶高悬无名星辰的虚影,撞进了战团之中。

  最大的主星辰,太阳,就在三大强者交战的不远处,静静悬挂在虚空隔膜之上。在那巨大的火球之中,隐隐约约,有一个身影从内部浮现出来……

  右天界。

  墨菲弥尔喘着粗气,美丽的脸庞不剩半点血色,白得透明。

  不远处,阿法尔断了一臂,手里的短剑也只半截。

  龙族祖长老化身巨龙,匍匐在旁。巨大的身躯没有伤痕,稳如山峦,透着安详,已经没有生命波动了。

  火龙大长老一手揽着强忍住哭的龙蓝儿,另一只手臂则挂在薰的肩膀上。

  薰支撑着已经站不稳的火龙,看着右央宫殿大殿门前、众人眼前的一个十米高的巨大晶体,轻声叹了口气:“这就算是,结束了吧……”

  一众人围绕着那巨大的晶体。

  晶体里,有着双天的身影。

  双天已经被封住了。梭罗曾说自己击败了双天,却无法斩杀,这似乎和双天的存在形态有关,所以杜兰德和联军方面,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斩杀”双天,而是打算“封住”对方。

  晶体是血色的。代表着大批牺牲者的血。

  在最核心的这一小批强者外围,亿万万位面联军,此时只剩下两成还站着。

  而在联军大阵的再外围,无数天人族神官被挡在了阵法之外,怒吼着,咒骂着,不断冲击阵法,想要冲进来解救他们的王,他们的神。

  一片战后的惨淡荒凉之中,火胖子满脸亢奋。大声吼着:“赢了,我们赢了!见鬼的,我们居然赢了一个至强者!太他.妈的不可思议了!哦哈哈哈,哦哈哈哈哈哈!!各位,我们……赢了!!”

  火胖子满脸通红,精神好得出奇,好像打了鸡血一样。

  他叉着圆润的腰围,得意大笑:“那个那个谁,墨菲弥尔!还不快点联系你老公。啊不,是联系你们的老公!让杜兰德那小子知道我们完成了多么伟大多么不可思议的任务!哈哈!伟大……哈哈……任……任务……”

  火胖子通红的脸色,在一瞬间血色尽褪,眼前一黑。直挺挺地向后倒了下去。

  他才是所有人里消耗最大的一个,坚持到了今天,不仅体能与精神耗尽,就连生命力也几近枯竭了。

  一只手扶住了他。

  夜乙出现在战场上。背起人事不知的火胖子,对墨菲弥尔说:“这里就拜托了。斯内尔说火胖子打完这仗很可能会挂,所以让我过来接人。我先带火胖子回预备学院了。看能不能把他救回来。”

  墨菲弥尔点点头,挥手架设了一个直通预备学院的传送门。

  夜乙一步跨了进去,临走前留下一句话:“如果还有体力的话,去帮杜兰德吧。我和斯内尔一直在研究矮人黑血之力,那东西太深奥难明了。所以,不到最后一刻,不要放松警惕。杜兰德会需要你们的。”

  墨菲弥尔目送夜乙的身影消失,笑了笑,说:“谢谢你了。”接着转头看身边的同伴们,问,“你们还有体力吗?”

  阿法尔一屁股坐在地上,连连摇头:“没了。”

  其他人也说:

  “不行了。”

  “打不动了。”

  “好想睡觉。”

  墨菲弥尔又问:“要和我一起去支援杜兰德吗?”

  这一次,众人彼此对视,忽然同时露出会心的笑容,齐声说:“当然……要!”

  “难得要到战争胜利的时刻了,哪怕是为了见证那一刻,我们也必须去啊!”

  “龙舞者你就一边呆着去吧,你去只会给杜兰德捣乱!”

  “混蛋,你在说谁?”

  “说你。”

  “谁?”

  “你。”

  “你——”

  墨菲弥尔想了想,说:“由我和阿法尔先一步过去支援,体力保留最多的薰也可以一起来。其他的各位,麻烦留在这里,整顿联军,看守住被封印的双天。尤其是外面那些神官们,可不能让他们冲进来。阿法尔,你还可以吗?”

  阿法尔慢吞吞地重新站起,满不在乎地笑笑:“你也太小看我了,你都没问题,我当然更没问题。”

  墨菲弥尔点头下令:“所有人,原地整顿,战斗还没有结束。杜兰德仍在和最后的强敌战斗着。阿法尔,薰,我们出——”

  墨菲弥尔忽然呆了一下,蹙眉看着缠住自己手腕的一条金色丝线。

  目光顺着丝线逆溯,墨菲弥尔脸色一变,这丝线居然是从血色晶体中的双天身上延伸出来的!

  “该死的,都被封印了,依然想以仅存的力量阻止我们去帮杜兰德吗?”

  墨菲弥尔冷笑一声,并掌如刀,一刀斩在金色丝线上。

  丝线应声而断,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又三根丝线从血晶里弹射而出,分别缠住墨菲弥尔的脚踝、阿法尔的短剑、还有薰的脖颈。

  这三根丝线和之前那根截然不同——丝线之上,居然裹着一层鲜血!却不是联军的殷红鲜血,而是金色的鲜血,是天人族特有的鲜血颜色!

  “啊啊啊啊!”

  阵法之外,忽然间传来凄厉的惨嚎声。

  “怎么回事?”联军强者们心头涌起不好的感觉,凛然看去。

  只见被挡在大阵之外的无数天人族神官,一个个疯狂痛苦地倒了下去,被金色的烈火熊熊燃尽。

  一团团火焰飞腾至天空中。汇聚成一股光辉邪异的力量。

  神官们集体惨死的惨状,让联军们都说不出话来,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力量杀死了他们。

  直到薰忽然惊怒异常地大吼一声:“见鬼,这是……血祭之术?!双天打算血祭了他的全部族人,用以换取力量!”

  墨菲弥尔非常冷静,喝令道:“联军听令,各就各位,推动大阵,压制双天!”

  腾腾腾,腾腾腾。又十多条丝线从血晶中弹射出来,众人竭力躲避,但这些丝线锁定的不是身体和灵魂,而是每一个人的命运,因此根本躲不开。

  联军大阵重新运转,阵法中渐渐腾起氤氲的血气,那是一个个生命力枯竭的联军士兵接连死去的标志。

  血气汇入到那血晶之中,强化对双天的封印。

  双天的意志波动传递着屈辱和愤怒,他依然被封在血晶之中。自身没办法冲出来,只能以冷酷残忍的血祭之力,把墨菲弥尔等联军强者拖在这里。

  战斗,渐渐演变成了一场惨烈的拉锯战。

  天人族神官们一个个主动冲到阵法边缘。献上自身的血液和生命。

  联军们也不顾一切地咬牙坚持着。

  墨菲弥尔、阿法尔、熏、火龙等一众强者竭力抵抗着丝线的拉扯。

  整个右央宫殿外,变得死寂一片。除了坚持不住的人不时倒地的扑通声,再没有别的声音。

  这就是至强者之威!哪怕面对亿万万倍于自己的对手,哪怕自身已经被封印而无法行动。依然极难对付。

  双天的意志传递到墨菲弥尔的脑海里,口吻透着暴怒:“你们这些蝼蚁!就连梭罗也只能击败我而不能杀死我,更不能封印我!就凭你们。也敢痴心妄想!”

  墨菲弥尔哼了一声,咬牙笑道:“真这么骄傲无畏的话,你为什么不惜牺牲那么多族人的生命,也要阻止我们去帮助杜兰德?你敢说自己不是怕了杜兰德?!”

  双天这次沉默了好一会儿,声音转为低沉:“不错,我的确很忌惮杜兰德。不只是我,罗切斯特也一样……我们,都害怕着杜兰德。害怕他的成长速度,害怕他的战斗天赋,害怕他的行事作风。正因害怕,我和罗切斯特,才会赢。”

  墨菲弥尔从对方的话里,听出了一些极不寻常的意味。

  她心中涌起强烈的不安,艰难地问:“双天,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双天的意念里透出一丝狰狞:“我和罗切斯特这一次的计划,根本不是为了针对什么位面联军。我们的目标,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

  “……我和双天的目标,自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

  位面世界的尽头,罗切斯特看着杜兰德说。

  罗切斯特浑身上下已经找不到完整的肌肤了。他勉强从杜兰德的刀气中脱身而出,又挨了凯瑟琳的全力一击,此时已是强弩之末。

  他喘息着,看着杜兰德,由衷地感叹说:“杜兰德,你终究还是变成了这样,变成了一个复仇者。这样很好,真的很好,让我觉得这世界不只有我一个病态的人……我们,都是病人啊。因为生病,所以强大。杜兰德,你能看出我和双天的计划,我一点也不意外。但是,能看到未来的人,不止你一个!”

  “两位,出来吧。”

  罗切斯特话音落下,虚空隔膜再次波动,一尊漆黑色、背生双翼、面有四眸的强壮矮人,手持罗切斯特弩枪,缓缓降临。

  另一个方向上,一尊赤金色的光人脸色平静,跨界而来。

  新来的矮人和光人身上散发出的,完全是至强者的气息!加上原本的罗切斯特,便一共是三名至强者。

  罗切斯特看着脸色难看的凯瑟琳,还有面无表情的杜兰德,轻声说:“两个我,加上第二个双天——杜兰德,你,完了。”

  这一刻,杜兰德感到自己体内的六角体系中,“矮人真血”和“双天诅咒”所占据的那两角,剧烈暴.动起来!(小说《异界最强战斗法师》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