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三 章十八 金匕、黑斧;眼刃、狂刀!

卷十三 章十八 金匕、黑斧;眼刃、狂刀!

  三个月的时间,杜兰德准备了七柄刀。

  七柄道孕之刀,刀刀杀伐。

  七刀,七杀。

  此时,杜兰德左手里的金色匕首,正是双天诅咒之力所孕生的刀;而右手里的黑色巨刃,则是矮人真血所孕生的刀。

  这两柄刀一个极小,小得好似匕首,另一个却极大,大得宛若巨斧。

  极大的黑色巨刃对准双天,当头斩落,明明透着如山似岳的森重杀气,却偏偏没有半点声息,巨大的刀身在杜兰德手里反而轻飘飘的。

  极小的金色匕首则恰恰相反,随着杜兰德持匕前刺的动作,匕首爆发出了尖利刺耳的高亢嘶鸣。明明是一柄小巧的匕首,却被杜兰德使出了千军万马般的凌厉气势!

  大的举重若轻,小的举轻若重。

  罗切斯特和双天看着这一幕,都不由呆了一下。这感觉,就好像杜兰德已经钻研这两柄武器的用法无数岁月了。

  但罗切斯特和双天都知道:三个月前的杜兰德,根本没有这两柄兵器,换言之,他用来钻研新武器用法的时间,顶多只有三个月而已啊。

  “……杜兰德!你不过就是多准备了两柄刀罢了,真以为这样就能赢过我们?”

  罗切斯特很快冷静下来,长啸一声,不退反进,他虽然是矮人之姿,关键时刻的反应却完全是战斗法师的作战风格。

  罗切斯特背后的双翼猛然展开,四只眼睛分别射出一道射线,汇聚在黝黑弩枪的枪头之上。

  弩枪发出低沉如呜咽的颤鸣,枪头光晕萦绕,迎着杜兰德的金色匕首,点杀而去!

  啵的一声——

  罗切斯特不可思议地低头,只见那金色匕首正正戳中了自己的胸膛。

  弩枪分明比匕首长了太多,可刚才杜兰德手臂忽然一弯、再陡然一长。居然不可思议地绕开罗切斯特弩枪,抢先一步,以短兵器刺中了手持长兵器的对手!

  杜兰德的匕首一沾即退,看起来,匕首并没有破开罗切斯特的黑色皮肤。

  罗切斯特却颇为痛苦地闷哼一声,全身上下凭空浮现出大量金色丝线,层层缠卷,好像无数细蛇绕身噬咬,说不出的妖异恐怖。

  从罗切斯特痛苦凝重的表情来看,矮人与诅咒这两者之间。确实有着某种彼此克制的关系。

  双天诅咒之力,就连罗切斯特的绝对防御,也无法彻底屏蔽!

  而另一边,双天百般躲避,最终还是被黑色巨刃一记若拙若巧的斩击,当头劈中,斩成了左右两瓣。

  “啊啊啊啊啊!”双天爆发出尖锐的痛吼。

  之前他被审判刀气撕扯成了粉碎,也没有如此痛苦,还能很快地重聚形体。

  但这次不同。黑色巨刃斩中敌人的刹那。内部喷吐出了大量的黑色火焰!烧得双天浑身吱吱作响,过了片刻,才重聚成型,气息已经不如之前稳定了。那黑色火焰正是罗切斯特特有的黑色火焰。

  “咳咳……该死……该死该死该死!”双天眼中满是遭受羞辱之后的暴怒。

  战斗至今。二打一的情况下,战斗的节奏居然始终在杜兰德的掌控之中!

  这让双天感到前所未有的憋屈。以至强者的骄傲,一打二本来就是丢脸的事情了,此时居然还落在下风。简直不可原谅!

  诅咒金匕。

  矮人屠杀。

  ——这两柄全新的武器,确实大大出乎了双天和罗切斯特的预期。而他们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杜兰德能够纳入他们的异种力量而不受影响了。因为这两股力量,已经被杜兰德转化成了受自己支配的武器。

  双天吸了口气,凝神看过去。

  这时候杜兰德早已不在原地,抛下双天,正一对一地和罗切斯特展开激战。

  杜兰德左手中仍是诅咒金匕,右手则换回了审判战刀。

  诅咒加审判,完全是针对罗切斯特的组合。

  此时审判战刀不砍不削,只连连戳刺,沿直线攻击。而诅咒金匕好似游鱼,在杜兰德的五指之间游走穿梭,带起一条又一条的金色丝线,曲折萦绕,丝丝缕缕,见缝插针,缠卷到对手的头、脸、身上。

  双天看着这一幕,脸色越发凝重。

  回想战斗伊始,杜兰德用的是“熔岩鬼斩”和“审判战刀”的组合,那是远与近结合。

  接着是“诅咒金匕”和“矮人屠杀”的组合,那又是大与小的结合,包含着轻与重的颠倒。

  而此时此刻,诅咒与审判彼此组合,又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战斗风格!

  在杜兰德手里,“双刀流”简单又多变,每一种风格的变换都自然而然,每一种风格都针对性极强,让人感到难以招架。

  杜兰德对面的罗切斯特顽强地招架着,不言不语,和杜兰德近身拼斗。

  “以我之血,化为黑焰!以我之身,焚烧亿万!”罗切斯特口中吐出一段古老沧桑的咒语。

  他身上渐渐冒出一缕缕的黑火,火性粘稠,火势则越来越猛。

  这黑火,其实就是以燃烧真血为代价的一种力量。火焰熊熊燃烧,将罗切斯特全身上下、以及他手中的黝黑弩枪包裹,并强势地逼开了诅咒之力所化的金色丝线。

  随后,罗切斯特忽然空出一手,一把抓住了审判战刀的刀锋!

  他的手掌被黑色火焰保护着,火焰则在审判之力的切割下,剧烈地消耗。

  双天见状,目光微闪,并不轻易加入战团,而是果断甩出一根金色长索,缠卷住杜兰德手中的审判战刀,将刀锋和罗切斯特的手掌捆在一起,加以固定,不让杜兰德有机会抽回战刀。

  这样一来,杜兰德的审判战刀和握刀的手,都暂时被困住了。

  罗切斯特脸色不动,另一手握紧弩枪,将巨枪当成一根棍子。卷起万丈黑焰,当头砸向杜兰德。

  剧烈的风压,甚至让坚实的枪身微微弯折。

  其实这时候,战斗并未开始多久,另一边的凯瑟琳和她的对手仍在试探阶段。而杜兰德这边,已经快要到白热化的地步!罗切斯特一手冒险硬抓审判战刀,另一手抡枪劈砸,目的非常明显——

  他要逼迫杜兰德以那弱小的金匕与弩枪对碰。

  双天打得也是同一个主意。

  杜兰德目前展现的这四柄刀,个个强横,两两组合搭配起来使用更是妙用无穷。

  所以必须先毁掉一个。而金色匕首善攻不善守。应该是最容易破坏的。

  “拼着被诅咒,也要将这匕首毁掉!”

  罗切斯特心里说,“否则诅咒之力和审判之力配合,对我极为不利。等打完这一战,我哪还有余力对付双天?”

  在罗切斯特和双天凌厉的注视下,杜兰德手持金色匕首,横匕架向那黑色弩枪。

  小小的匕首,在巨大的弩枪下,就像大象脚边的一只小白兔。

  “估计又要换刀了吧。”罗切斯特心想。“无论杜兰德将匕首换成熔岩鬼斩,还是至今还没动用达到古珀之刃,都没所谓。只要不让诅咒之力和审判之力同时存在,对我而言就足够了。”

  双天想的却是:“如果杜兰德又故伎重演。将左右手的刀彼此互换,改为以审判战刀对弩枪,那也简单,我和罗切斯特联手硬夺他那金色匕首就行了。”

  金色匕首和黑色弩枪即将碰撞的刹那。刀果然换了。

  正如罗切斯特和双天预料的那样。

  双方武器交击的前一刻,杜兰德手里还是匕首,下一刻就变了。变换成一柄透明几近无色的奇异长刀。

  “果然……咦?”双天当场愣住,因为那并不是预料中的熔岩鬼斩,也不是古珀之刃,更不是审判战刀!

  长刀的造型,典雅修长;长刀的色泽,若有若无。若不仔细看的话,甚至会以为杜兰德只做了一个虚握刀柄的动作,手中并无武器!

  那几近无色透明的长刀之中,缓缓睁开了一只眼。

  眼眸之中,投射出一道淡淡的眸光,撞在罗切斯特的弩枪上。

  刀与弩枪明明还未真正碰撞,弩枪却如受重击,发出一声清越的撞响,然后枪身高高地弹了起来!

  “梭罗之眼。”杜兰德心里轻轻说道,梭罗之眼,这就是这柄刀的名字。

  在六角体系中,这是第五柄孕育而出的刀。

  罗切斯特被震得手掌一阵酸麻,咬牙说:“这居然……是梭罗的力量?杜兰德,你居然将梭罗的馈赠也变成了刀形?刀代表杀戮,你以身容纳这么多柄刀,找死吗?!身体怎么可能承受得了!”

  杜兰德没有回答,也没有趁着对方武器弹起而乘虚攻击。

  他只静静看着对方的眼睛,表情冷漠。

  罗切斯特呆了一下,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低头看自己手里抓着的审判战刀——不,这时候已经不是审判战刀了,而是一柄透发出无穷威严、无尽霸气的战刀。

  那刀甚至根本不具形态,因为性质太过霸道,只能以一截密度超高的刀气形态存在着。

  这截让人单单看着都感到双眼剧痛的刀气,正被双天的金色长索捆着,被罗切斯特抓在手里。

  “该死……”

  罗切斯特瞪圆了眼睛,盯着那刀。

  他感受着手掌上传来的剧痛,还有心里涌起的本能恐惧,嘶哑着吐出一个名字:“……是李尔蒙斯!”

  下一刻,前所未有的恐怖爆炸,席卷了这片虚空!!

  ……

  ……

  森德洛,咏战堡垒内部。

  与世隔绝的预备学院,此刻正剧烈地振颤着,杜兰德远在位面世界尽头战斗的动静,就连这里都能感受得到。

  夜乙背着气若游丝的火胖子,来到学院山顶,回到斯内尔建立的研究塔内。

  迎面就看到斯内尔脸色严峻地大步走了出来。

  “火胖子我带来了。”夜乙说,“他的状态很不好,我出手的话,只有三成把握把他救回来。”

  “那就你出手吧。”斯内尔眉头紧簇,反手一指,低沉地说,“需要的器材和用具我早就准备好了,就在2号实验室里,你快点带火胖子过去。”

  “咦?什么意思?”夜乙愣住了,“那你呢?等等,斯内尔,你这身打扮……是要去干什么?!”(未完待续。。)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