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三 章二十一 职业终形

卷十三 章二十一 职业终形

  “速度加快了好多!”

  杜兰德发现周围的黑暗,不仅大幅加速了罗切斯特的攻击速度,还对自己产生了不小的束缚作用。

  两杆黑枪如电钻般攻杀而来。

  面对这气势惊人的两枪,杜兰德谨慎地退了半步,并不闪避,然后翻手取出“古珀之刃”和“梭罗之眼”。

  以双刀对双枪,正面迎上。

  哐——

  啷——!

  杜兰德虎口巨震,在枪头剧烈的“旋钻”之力、以及枪尖一点急速变换的规则之力下,双刀被击得脱手飞出。杜兰德本人也身形猛震,低哼了一声,向后倒飞而出,打算顺势卸掉对方那剧烈旋转形成的恐怖力道。

  凌厉的切割之意忽然从背后袭来。

  杜兰德愣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的正后方,恰好有一根罗切斯特提前布设的丝线。自己如果就这么想后撞上去的话,强大的冲击力会营造出巨大的切割力!

  两名罗切斯特似乎早预料到了这点,同时上步,收枪,再扎出。

  一瞬间,杜兰德面临着前有强敌、后有陷阱的局面。

  背后的丝线是空间规则凝聚而成。

  前方的黑枪,则根本说不清是什么规则。杜兰德当然知道那枪身内蕴的是四大至高,但交击的瞬间到底是哪个规则,却连洞察之力也完全看不出来。

  “对于至高规则,能掌握一个,就很了不起了。”

  罗切斯特看着瞬间陷入被动的杜兰德,“在那上层树世界里,对战斗法师之所以忌惮无比,正是因为被初代李尔蒙斯封印之前的战斗法师,不需要神火,只用眼睛去观察。就能了解各种规则,包括至高规则。”

  “而我的轮迴枪,是将四大至高规则的力量发挥到极致的武器。四大规则高速轮转变换,再用黑暗加以遮蔽,对手根本无法知道这一刻他应对的到底是哪一种规则。”

  “双枪并行,同调共鸣,规则轮迴的速度直接翻百倍!极致加上极致,就是——无敌!!”

  面对气势如虹的对手,杜兰德陡然一个翻转,惊险地避开双枪戳刺。从背后那丝线陷阱上倒翻过去,谨慎地没有触线。

  心念一动,“审判战刀”和“熔岩鬼斩”浮现掌中。

  同时,那被击飞的“古珀之刃”和“梭罗之眼”自行回归,回到心脏中的六角体系里归位。

  “杜兰德,还不用最终杀招吗?”刀魂的声音传到杜兰德耳中。

  “再等一下。”杜兰德冷静地说。

  他看着前方的罗切斯特,手中双刀却忽然反撩。

  杜兰德背后,原本看似空空如也的地方,两个罗切斯特的身影在黑暗涌动中。悄然闪现,然后挺枪戳刺,点上杜兰德的双刀。

  这次杜兰德摇晃了一下,旋即站定。脸色却变得有些苍白。

  虎口被震裂了,一缕鲜血顺着刀柄流淌而下。

  刀魂有些急了:“杜兰德,两个罗切斯特站到一起后,攻击力上涨得不是一点半点!你别再这么被动防守了。”

  杜兰德凝视着同步同调继续挺枪而来的两名罗切斯特。蹙眉说:“好像不只是攻击力,就连他们的防御力也攀升了一大截……”

  罗切斯特手中弩枪的旋钻速度更快了。

  杜兰德有了决定,轻声说:“刀魂。你回归本位吧。”

  手中“审判战刀”猛烈一震,然后消失,刀魂回到了六角体系的中心,稳稳坐定。随后,刀魂和杜兰德同时低喝一声:

  “职业终形.战法审判者!”

  ……

  ……

  “看,打得很激烈呢。”双天偏头看着不断振颤鼓动的黑色结界,笑着说。

  凯瑟琳冷冷地说:“你这么高兴干什么?等我爸爸赢了,我和爸爸两个打你一个,你的死期就到了。”

  双天不急不缓,似乎也不急着和凯瑟琳战斗,一味闪避逃窜。

  他看着凯瑟琳,竖起一根手指说:“首先,你父亲赢不了的。那种状态下的罗切斯特,比起初代李尔蒙斯和初代梭罗还不好说,但比起第二代梭罗,肯定已经超越了。”

  “其次,罗切斯特想要对付我,也不是容易的事。”

  “当然最重要的是,罗切斯特才不会这么急得对我出手,我和他……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哦?什么目标?”

  “呵,告诉你也没什么。你知道我、双天界、战斗法师一族,其实都源自那上层树世界,对吧?”双天好像来了谈兴。

  凯瑟琳也发现对方一味防守闪避的情况下,自己确实没什么好办法,心想那就先用言语分散他的注意力好了。

  于是说:“我听爸爸提过。据说有一条真正的远古之路,可以通向那个世界。”

  双天点点头:“那你知不知道,在第二代李尔蒙斯诞生的那个年代,那条真正的远古之路——或者说,‘里之路’——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而被堵住了。据说是为了封堵某个可怕的魔物,才将路的两头封住,将魔物困在路之中。总之,从那之后,‘里之路’封闭,只剩下‘外之路’了,也就是你们所熟知的那个联通各大主位面的时空迷宫。”

  说到这,双天顿了顿,露出诡秘的笑容:“我说的这段秘辛,或许连你父亲杜兰德也不知道呢。”

  凯瑟琳沉默了一会儿,低沉地问:“我明白了……你想和罗切斯特联手,重新打开里之路?重新回归树世界?”

  “不错!所以在达成这一目标之前,我和罗切斯特不会闹僵。而等到真正打开了里之路,有了树世界的后援,我和我创造的双天界,又怎么会输?至于现在嘛……”

  双天看了一眼黑暗结界,“现在,我只需要等待罗切斯特击败杜兰德,就可以了。”

  ……

  ……

  黑暗结界之内。

  又一次剧烈的碰撞后。杜兰德退后了好几步,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此时的杜兰德一头紫发,身披骨甲,各处关节冒出刀形的骨刺,整个人充满妖魔般的战斗意欲,还有凌厉无敌的审判之意。周围的黑暗气息刚刚接近,就会在审判之力下直接崩溃。

  然而展现出了终极职业真形的杜兰德,身上的骨甲上,却布满了切割的痕迹。还有两截突出的刀形骨刺,被人以暴力折断了。

  “你的铠甲也支撑不了多久了。”罗切斯特冷冷地说。“我会一点点将你这审判者的外壳剥掉!”

  杜兰德调息了片刻,不在意地低头看看身上的处处伤痕,笑了起来。

  罗切斯特眉头一皱,然后冷笑:“怎么?你还笑得出来?”

  “单一不变的招式,虽强亦有缺,难以对付同等级别之敌。罗切斯特,你还记得这句话吗?”

  罗切斯特不屑地说:“这是什么狗屁言论?你从哪里听来的?”

  “森德洛自古流传的古语啊。”

  杜兰德轻声说,“罗切斯特,虽然你依然有我们战斗法师的刚硬狠辣。但是你其实已经忘记战斗法师的基本准则了。战斗法师之所以被称为战斗法师,并不只是因为敢打敢战,而是因为我们坚守着一些最基本的战斗准则与哲学,这些才是我们战斗法师的‘根’。”

  杜兰德说完。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变得极为专注,他大步上前,闪身出现在罗切斯特的正前方。

  罗切斯特想也不想。两柄弩枪钻头般迎头戳去。

  杜兰德这一次没有使用“双刀流”,而是双手一同持握一柄古珀之刃,以缓对快。刀锋画了一个圈圈,将枪头圈住,向内一收。

  两柄罗切斯特弩枪狠狠对撞在一起,结果居然黏在了一起。

  “哼,无聊。”

  罗切斯特退了半步,两个他同时发力,将黏在一起的枪头扯开。

  枪头分开的瞬间,杜兰德顺势从两枪之间,切入进来。

  “要让对手向上,就要先向下压;为了营造空隙,就要先主动帮对手变得无缝、无漏。”杜兰德说,“这也是战斗的准则。”

  杜兰德这次根本没用刀,切入两柄弩枪之间后,唰唰两记手刀,砍向两名罗切斯特的手腕。

  罗切斯特急速移形换位,调整之后,还是双枪戳刺这一招:“说了半天,你不过是怕了我的这一招罢了!”

  黑暗结界压制,丝线陷阱干扰,双枪共鸣攻击,罗切斯特自信除了曾经强大到无敌的初代李尔蒙斯和初代梭罗之外,已经没有人是自己的对手了。哪怕是自己的兄长,第二代李尔蒙斯也不行。

  所谓的战斗准则,在拥有绝对的实力压制之后,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战斗法师的哲学是以弱胜强,以最小的力气完成最大的战斗效果。

  但既然已经是强的那一方了,为什么还要研究无聊的“以弱胜强”之道,应该直接“碾压”才对!

  罗切斯特看着即将被枪头戳中、戳穿的杜兰德,脸色渐狞,狠狠催动轮回枪的威能!

  双枪的共鸣程度再次上升,枪头一点上的规则变换的速度,居然突破了极限,再次提升了一截!

  “杜兰德,结束了!!”

  唰——轰隆隆!

  这次攻击的威力,甚至将罗切斯特自己的结界震得有些不稳,附近的十多根丝线陷阱腾腾腾地绷断。

  两个罗切斯特却忽然都愣住了。

  因为,杜兰德就在即将被刺中之前,消失了……

  这根本没有道理!被那种恐怖的枪势锁定,为什么他能那般随意地做出闪避动作?枪身里的规则不断变化着,盲目躲闪或许会引起非常凄惨的后果,杜兰德没道理不知道这一点啊!

  哒啦。

  脚步声响起。

  两个罗切斯特凝神抬眼,只见杜兰德出现在了两柄黑枪之上,双脚各自轻盈地点在枪身之上。

  双枪都在剧烈地旋转着,杜兰德却好像站在两根普通的木头上,随枪而动,轻盈而又平稳。

  “日月交替造就了白天与黑夜。但,当太阳与月亮的交替快到一定程度时,其实,就没有日夜之分了。”

  杜兰德有些遗憾地说,“罗切斯特,你刚才说,极致的变化加极致的变化,等于无敌?其实不是的。变化超越了极致,就等于……没有变化。此时在我眼中,你这轮迴枪,不过是一柄普通的黑暗系武器罢了。”(未完待续。。)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