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三 章二十四 大战之后

卷十三 章二十四 大战之后

  在一片狼藉的虚空战场中央,杜兰德和凯瑟琳都站着,这让斯内尔心中松了口气。

  尽管那两位看起来状态都很疲劳,但既然能站着,说明问题不大。双天已经不见踪影了,被封印在杜兰德体内的六色刀匣之中。

  而斯内尔关心的,是杜兰德脚边的那个黝黑的身躯——罗切斯特。

  两名罗切斯特,如今只剩下一个,那个双生子已经被灭掉了。事实上,并不存在所谓的“本尊”和“双生子”之分,一个罗切斯特被灭了,剩下的那个自然就是本尊。所谓本尊和双生子,其实并无区别。

  “这……你们居然已经打完了?”斯内尔终于来到杜兰德和凯瑟琳身边。

  “听你的口吻,似乎不太希望我们打赢?”凯瑟琳翻了个白眼。

  她平日里对斯内尔不怎么喜欢,也不太搭理,但这次刚打了胜仗,心情大好,所以看谁都顺眼起来。

  凯瑟琳说完忽然脚步一软,冰凉的小脸上现出痛楚之色。

  斯内尔凝重地问:“罗切斯特不好对付吧?我看你伤得不轻。”

  “不,我倒不是被罗切斯特伤到的……”

  凯瑟琳摇头一笑,“应该说有一半是被我自己伤到的,还有一半,是被爸爸那狂暴的刀气误伤到了。”

  说话之间,凯瑟琳深吸一口气,漫天星光自行向她汇聚而来,其中包含了各大主星辰的光芒,以及无数普通星辰的力量,这些力量凝成一团云气,被凯瑟琳张开小嘴吞了进去,她的气色很快好转起来。

  这让斯内尔暗自乍舌。

  斯内尔又扭头看看沉默不语的杜兰德,以及杜兰德脚边没了气息的罗切斯特,心想:“难道是我多想了吗?”

  气氛缓和下来。

  斯内尔看到:罗切斯特的心脏部位。插着审判战刀。而罗切斯特脸上,竟似乎还挂着泪水。

  这个发动了空前绝后的矮人战争的绝世凶人,在人生最后的时刻流下泪来。倒不是因为悔恨,而是对自己力量不足的不甘心。他不甘心就这么输给杜兰德。

  此时杜兰德正缓缓调息着,努力让自己血液中狂躁不安的七种刀气安定下来。

  七杀,作为战斗第四状态,确实威力超卓,但杜兰德经过这一战,发现这种状态不利久战。因为刀主杀戮,七杀就是七柄刀。体内的所有力量都变成刀的形态,虽然会带来极强的攻击力,却也会有一定的身体反噬。

  若非自己没控制好力量,凯瑟琳也不会受伤。

  “所以这场矮人战争,就这么结束了?”斯内尔问。

  “嗯,结束了。”

  轻描淡写的口吻,让斯内尔沉默许久,然后展颜一笑:“那太好了。看来我是白担心了,为了赶过来。还差点把自己给弄死。”

  杜兰德笑道:“仗打得久了,我现在也有点不适应呢。而且,我本以为那个家伙也会来参加最终决战的,可现在都打完了。也没见到它的影子……”

  杜兰德没说下去,他所说的“那个家伙”,指的是至今行踪难明的魔龙罗德格特。

  “好了,先休息一下吧。然后我们赶回右天界,那边还有一个双天呢。”

  三人盘坐下来,抓紧时间恢复体力。

  斯内尔看着谈笑自若的杜兰德父女俩。心中不禁涌起罕见的钦佩之情:这对父女,真的很了不起呢。

  他们的功绩,已然不朽。

  老实说,斯内尔还是有些不适应,矮人战争就这么打完了,让人有种奇怪的意犹未尽的感觉。不过罗切斯特就死在那儿呢,这是不争的事实。

  斯内尔又看了罗切斯特一眼,还好,那家伙仍是矮人的样子,没有变化……

  凯瑟琳忽然想起了什么,对杜兰德说:“爸爸,之前我和双天交手时,听他说了不少有关‘里之路’的秘辛哦。”

  “里之路?”

  “就是你和夜翼阿姨走过的那条真正的远古之路啊。我听夜翼阿姨提起过呢。”

  杜兰德呵呵一笑:“她倒是对你说了不少事。不错,那‘里之路’相当神秘,我到现在都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呢。而且第二代李尔蒙斯当年曾被困在那条路里,一同被困的还有无数位面的天才。最后只有李尔蒙斯突围而出,回到了位面世界。双天说了什么有关里之路的事?”

  “他说他和罗切斯特合作至今的理由,正是为了要打开那条里之路。”

  杜兰德想了想,点头一叹:“原来如此,罗切斯特是因为这个理由,才和双天合作的啊。这么看来,那条可以通往上层树世界的‘里之路’封闭之后,来自上层世界的双天界也和上面断了联系。否则双天不会想要利用罗切斯特的力量。”

  凯瑟琳笑道:“哦对了,双天还说当年里之路被封,似乎是为了封印一个可怕的魔物。那魔物应该就在路的某处,为了将它困住,里之路的两头才会被掐断、关闭。”

  魔物吗……

  杜兰德眉头微蹙,若有所思。

  他想起了很多事,包括那神秘的里之路中的一个个异度时空(小岛)、以及连接一个个小岛的传送火盆、怪物燃料……还有李尔蒙斯在那古路里留下的无尽传说……哦对了,杜兰德没忘记,当初在在古路里遇见的背刀大汉阿巴岩。

  “现在想想,那大汉身上的气息,怎么那么像——”杜兰德蹙眉,摇摇头,“不过不可能吧……嗯,不可能的。”

  斯内尔这时插进话来:“右天界的双天,你们打算怎么办?”

  “还是封印吧。”凯瑟琳想了想,说,“我和那家伙交过手,他的生命形态真的很奇怪,感觉根本灭杀不掉。”

  “你和双天交手?”斯内尔奇怪地问,“可双天不是在右天界吗?你和杜兰德之前一直在这里对战罗切斯特吧。”

  凯瑟琳和杜兰德相对一笑。

  斯内尔还不知道双天和罗切斯特都有两个呢。没有经过那一战的人,根本无法想象之前那一战的艰难。更无法体会终于获胜之后的喜悦。

  斯内尔推了推眼镜,用商量的口吻对杜兰德说:“那个……我有个请求。把双天封印之后,能不能交给我来研究?说不定我能研究出灭杀对方的方法。”

  “少来!”杜兰德哈哈一笑,“我看你是缺实验素材了吧。双天不行,它太诡异了,我怕研究出事情来。不过那边的罗切斯特的尸体,倒是很有些研究的必要。现在有关矮人之血的来历,还是个谜题。我总觉得,矮人之血应该和那条‘里之路’有关。可惜那里之路被彻底封闭了,我也找不到重新回去的方法……”

  斯内尔一听到可以把罗切斯特作为研究素材。一向淡定的他身子隐隐颤抖起来,眼中散发出癫狂躁动的光芒。

  对于斯内尔这样的人来说,看到罗切斯特这种研究素材,就像色狼看到绝世大美女一样激动。

  斯内尔转头,将狂热的目光投向躺在那边的罗切斯特,然后,他愣住了。

  “两位,你们……快看——”

  只见罗切斯特的矮人皮肤正在慢慢褪去,不再黝黑坚韧。变成了正常人类的白皙皮肤。他的身子也一点点地拉长、变瘦。片刻之后,变成了一个脸色苍白无血、眉目却颇为清秀俊美的年轻男子的模样。

  斯内尔霍然站起,死死盯住那男子,全身紧绷。

  杜兰德笑了笑。说:“别这么紧张。那应该是罗切斯特的本来面貌吧。”

  凯瑟琳也示意斯内尔不必害怕,她瞥了一眼那年轻俊美的男子,哼道:“被杀掉之后,居然恢复了战斗法师的面貌。简直便宜他了。这种人就应该一辈子当那丑陋的黑色矮人才对!”

  斯内尔又盯着罗切斯特看了一会儿,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

  “见鬼,我真是自己吓自己。不过之前我的那个发现。到底要不要和杜兰德说呢……”斯内尔有些犹豫。

  斯内尔的性格一向是没把握的事绝不说,不经过细致科学的反复验证,他不会轻易下结论。

  这关系到他作为一名研究员的行事准则、口碑、还有尊严。

  反正现在罗切斯特已经死了,就等研究完他的尸体,验证了自己的那个猜想,然后再出正式报告吧。

  “……好了,我们去右天界吧。”杜兰德缓过劲来,虽然暂时只剩下两成左右的实力,但至少已经行动自如。

  凯瑟琳的伤势和消耗都比杜兰德小,生命力和恢复力又在杜兰德之上,已经恢复了五成左右的实力。

  “斯内尔,你还行吗?不行的话,我们先送你回森德洛。”

  “不必了,带我一起去右天界吧。我对双天还是很感兴趣的,就算研究不了,也想看看你们将之彻底封印的过程。”

  “也好。”

  杜兰德走到罗切斯特面前,低头盯着对方年轻俊逸的脸蛋,看了一会儿,最终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伸手握住插在对方心口的审判战刀刀柄。

  “等一下!!”斯内尔大叫一声。

  杜兰德蹙眉:“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老是一惊一乍的?”

  斯内尔苦笑着说:“抱歉,我这人天不怕地不怕,但不知为何,一看到罗切斯特那家伙就没来由地腿软。能不能……别抽出他心脏里的刀?”

  杜兰德失笑:“怎么,你还怕我抽刀之后他会复活过来不成?”

  斯内尔肃然说:“从一名专业研究员的视角考虑,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

  “……那就听你的好了。”杜兰德淡淡一笑,松开刀柄,低头伸手,去抓罗切斯特的肩膀。(未完待续。。)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