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三 章二十五 心跳

卷十三 章二十五 心跳

  砰……咚……

  杜兰德的手停住。

  因为一个微弱的心跳声,在虚空中响起,声音源自于眼前的罗切斯特。

  “怎么回事?他还活着?”凯瑟琳眉头扬起。

  斯内尔脸色明显变了变。

  杜兰德蹙眉,抬手握住了审判战刀的刀锋,说:“冷静点。看来这家伙生命力真的挺强的,不过不必担心,打到现在,他就算保留了一口气,也不可能翻盘了。”

  砰咚——

  心脏声音陡然间加强了许多。

  斯内尔陡然大喝:“杜兰德,事到如今我必须立刻说出来了,我怀疑罗切斯特发动这场战争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削弱——”

  砰咚!!

  第三声心跳打断了斯内尔。

  身为下位神的他,后面的话被直接堵回到嘴巴里,那心跳声好似魔咒,附带着无与伦比的无形冲击力。斯内尔脸色陡然涨红,身体如受重锤,向后倒飞出数千米远,直到重重摔落在一块陨石碎片上。

  凯瑟琳也被那心跳声震得极为难受,心下不由骇然,难道罗切斯特真的要复活了不成?

  “爸爸,到底怎么回事?”

  凯瑟琳说完就愣住了,她看到杜兰德额头上暴起一根根的青筋,脸色严峻,握着审判战刀的手掌握得咔咔作响。

  这明显是已经拼尽全力而无法开口说话的样子!

  而罗切斯特依然平躺着,苍白的脸蛋没有血色,俊美的五官没有表情,很安静,甚至显得有些脆弱。

  这种外表的纤弱俊美,和他体内越来越强劲的心脏跳动声配合在一起,透出极为妖异邪魅的恐怖!

  砰咚、砰咚、砰咚砰咚砰咚!

  凯瑟琳头顶浮现出星辰投影,一拳轰向罗切斯特的头颅。无论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只要打碎了脑袋,他便不可能再翻出什么浪花了。这时候已经顾不上事后的研究价值,毙敌才是唯一关键。

  啪——

  杜兰德一把抓住了女儿的拳头,这个动作让他嘴角溢出血来,杜兰德咬着牙迸出一句话:“别……别碰现在的罗切斯特……会……死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凯瑟琳完全弄不清楚状况。

  罗切斯特分明已经不再是矮人之姿了啊,没了绝对防御,没有轮回枪,心脏还被审判战刀洞穿,他没理由还有如此强横的实力。而且从气息来看,罗切斯特的心脏重新跳动。气息却还是个死人。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先去……救斯内尔……”杜兰德咬牙说,“他似乎……知道些什么……快!”

  说完这些,杜兰德便再也说不出话来了,他双手一同抓握住战刀刀柄,竭力与刀锋插着的罗切斯特的心脏进行对抗。

  虽然眼下的情况出乎意料,但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局面,杜兰德知道自己仍有压制罗切斯特的力量。

  凯瑟琳点头,一个闪身出现在陨石上,从碎石堆里把斯内尔挖了出来。

  “见鬼。只剩下一口气了。”凯瑟琳看着几乎不成人形的斯内尔,连忙将大量的生命气息注入到对方体内。

  片刻之后,斯内尔缓缓睁开眼睛。

  “斯内尔,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凯瑟琳一边维持着生命气息的注入。一边急切问道,“你刚才说,你知道罗切斯特发动这场战争的真正目的了,是什么?这和罗切斯特的心脏重新跳动有什么关系?”

  斯内尔的眼镜片已经破碎。目光穿过镜框,看着凯瑟琳。他努力张嘴,却吐不出任何有意义的语句。

  刚才他遭受的攻击。似乎非常具有针对性,以斯内尔下位神的实力,能够活到现在就是奇迹了。

  砰咚!

  又一声极为强劲的心跳声。

  这一次,就连凯瑟琳也忍不住身体巨震,然后狂喷出一口鲜血。她咬牙护住斯内尔。斯内尔显然知道些什么,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死。

  凯瑟琳回头去看父亲,她很担心,近在罗切斯特身边的杜兰德,是否能顶住刚才那一记心跳震荡。

  ——杜兰德仍稳稳站着,脸色却很难看。

  杜兰德和罗切斯特仍在角力,刚才那一记心跳震荡,没能伤到他,却引动了新的变化。杜兰德心脏中的六角体系中,六色刀匣被震得飞了出来,没有刀魂坐镇核心,六角体系还是不够稳定。

  “罗切斯特这家伙,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伤我,而是为了将双天解救出来吗?不过这又是为什么?为了让双天帮他争取时间吗?”

  杜兰德看着被震出体外的六色刀匣。

  刀匣一个个破碎开来,现在杜兰德和罗切斯特对抗就已经拼尽全力了,根本没有余力去加固封印。

  被分成六分的双天,从刀匣中飞腾出来,逐渐合二为一,在金光灿烂之中,慢慢重新凝聚成形。六色刀匣则化为六道光芒,回到了杜兰德体内。

  “糟了。”

  这是杜兰德和凯瑟琳这一刻共同的想法。

  一个有着复活迹象的罗切斯特,就已经让人手忙脚乱,如今双天被放出来,杜兰德根本没有余力对付。

  而凯瑟琳则必须做出选择:是该继续保护住可能知道关键信息的斯内尔?还是和双天再战?

  这两件事没办法兼顾,同为至强者,凯瑟琳不可能一边护着斯内尔一边对付双天。

  这时候,杜兰德和罗切斯特还在激烈地角力,双天被释放后,杜兰德的六刀力量也被解放了。

  所以罗切斯特的心跳声,有一丝被杜兰德压制住的迹象。

  杜兰德脸色冷峻,一边压制罗切斯特,一边冷冷盯视着双天。

  而双天面无表情,与杜兰德对视片刻,又向横躺着的罗切斯特看了看,忽然脚步一点,冲着杜兰德急速俯冲而去!

  “来了!”

  杜兰德勉强分出一部分力量。准备迎敌。

  打到现在,他相信每个人都是强弩之末,这时候拼的就是意志力。

  剧烈的撞击声中,双天被一道星光撞得横飞出去。

  凯瑟琳冷着脸蛋挡在父亲面前。凯瑟琳布下一道星光屏障,将斯内尔护住,自己则决心要全力拖住双天。

  “让开!”双天低沉地喝道。

  “你休想。”凯瑟琳也打算拼命了。拼命未必能赢。但这种时候如果有半分退却,不敢豁出性命的话,就必输无疑。

  罗切斯特的心脏仍在跳动。

  在杜兰德的压制下,心跳声忽快忽慢。

  双天眼中隐隐闪过一丝阴沉,咬牙和凯瑟琳战到一起。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碰撞之后。双天硬拼着挨了凯瑟琳一记重击,趁机绕开凯瑟琳的封堵,闪身出现在杜兰德的眼前。

  凯瑟琳大急回身想要阻止。

  却见双天冲到杜兰德面前之后,做了一个让凯瑟琳、还有杜兰德都无法理解的动作:双天的一手握拳,狠狠打向杜兰德,另一手则成爪,对罗切斯特的头颅攻去。

  双天居然同时对杜兰德和罗切斯特两个人都下了杀手!

  一个闪念在凯瑟琳脑海中掠过:“双天怎么会现在就对罗切斯特下手?他不是要和罗切斯特联手打开‘里之路’吗?”

  凯瑟琳心念转动之间,杜兰德已和双天结结实实地对了一记拳头。

  杜兰德哼了一声,身子微晃。双脚却好像扎了根似的一动不动。

  而双天的另一手,已经攻到了罗切斯特的面前。爪风凌厉,在罗切斯特白皙俊美的脸上,刮出了一道道的血痕。

  终于。在杜兰德和凯瑟琳的注视下,双天击中了罗切斯特的头颅,可他自己却痛哼一声,触电般倒飞出去。

  “……了不起。”双天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对杜兰德说,“你居然能和罗切斯特这样的怪物角力,杜兰德。你确实了不起。”

  凯瑟琳绷着嘴唇,再次挡在父亲和双天之间。

  双天略一犹豫,然后似乎有了什么决定,对凯瑟琳说:“小丫头,你让开,我答应不趁机伤害你父亲,但罗切斯特……他必须死。否则等他完成最后的进化,我们所有人都要死在他手里。”

  凯瑟琳摇摇头:“你刚才明明攻击了我爸爸,我不能信任你。”

  双天眼中闪过煞气,抬手对准了千米外的斯内尔,说:“那我就杀了你的同伴!”

  凯瑟琳咬牙没动,也不去看斯内尔的方向,低沉问道:“双天,你和罗切斯特不是联盟关系吗?为什么突然要对他下杀手?”

  “见鬼,我来不及解释那么多!你只需要知道他如果现在不死,一切都完了!”

  双天暴躁地吼道,“我和罗切斯特联手,是想利用他,重新打开里之路。但如今的他已经超出可利用的范畴了!相信我,我暂时不去动你父亲杜兰德,只对付罗切斯特!这也是为了我自己能活下去!”

  凯瑟琳的身子隐隐颤抖起来。

  她知道自己如今的决定,或许会决定整场战斗的格局和走向。

  如果双天愿意暂时帮助自己这一方的话,那自然是好,毕竟罗切斯特的心跳太诡异了。本能的,凯瑟琳知道罗切斯特完全苏醒后,将会比之前更加强大。

  但双天真的能信任吗?

  万一他杀罗切斯特的同时,趁机对爸爸下手,想要一次性干掉两个人,自己该怎么确保爸爸的安全?

  凯瑟琳忽然看到:双天看着自己身后的杜兰德和罗切斯特的方向,脸上流露出惊恐之色,似乎看到了某些极为可怕的事。

  凯瑟琳还从未在至强者眼中看到那般惊恐的眼神。

  这一刻,凯瑟琳感到自己的心脏停跳了。

  她不顾一切地回头看去,只见杜兰德正和罗切斯特继续角力着。杜兰德浑身大汗淋漓,已经对外界没有感知了,必须全神贯注与罗切斯特对抗。

  而罗切斯特依然平躺着。

  暂时并没有任何令人惊怖的事情发生。

  “……上当了……”

  凯瑟琳身体忽然剧痛,软软倒了下去。偷袭得手的双天狞笑着按住她,翻手凝聚出一柄金色的“破一切锥”。

  “麻烦的小丫头,犹犹豫豫的,烦死人了,你自己想死也别拖着我一起啊!”双天举锥插落,“给我死吧!杀了你,我再杀罗切斯特和你父亲!!”(未完待续。。)

  ps:完本倒计时……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