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三 章二十六 “森德洛”之名

卷十三 章二十六 “森德洛”之名

  “爸爸说的没错,我的战斗经验的确太少了,居然这么容易就被骗了。”凯瑟琳被双天按住,满心悔恨。

  那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伎俩,可自己关心则乱,居然就这么轻易地上当了。

  挨了双天一记重击后,凯瑟琳浑身各处钻心般地剧痛,面对居高临下而来的“破一切锥”,已然陷入绝境。

  砰的一声。

  破一切锥轰击在一层星辰之力凝成的屏障上。凯瑟琳拼命召唤出那无名星辰的投影,令其散开,化为屏障,挡下了这一击。

  “星辰蛋幕……哼,又是这一招。”双天哼道,“但你重伤在身,能挡下我这一锥,也就是极限了吧。”

  以锥尖为中心,星辰蛋幕上慢慢浮现出大片的裂纹,不断延伸交织,最后不堪重负地轰然破碎。

  凯瑟琳张嘴吐了口鲜血,再也没有力气抵抗了。

  “爸爸,对不起……”

  面对再次插落的破一切锥,凯瑟琳无奈地笑了笑,不再去看双天狰狞的嘴脸,转头向父亲杜兰德看去。

  罗切斯特的心跳声已经平息了许多,而杜兰德维持在一个双手持刀插入罗切斯特心脏的动作上,一动不动,宛若雕塑。

  “看来已经压制住敌人了啊。”凯瑟琳依恋地最后看了父亲一眼,然后回头,眼神中渐渐燃烧起疯狂与决绝。

  爸爸他好不容易才压制住罗切斯特,不能因为我挡不住双天,就害得爸爸被杀!

  绝对不可以!

  鲜血飞溅。

  凯瑟琳小脸上满是痛苦之色,肩膀被破一切锥洞穿。

  “哦……勉强逼开了要害吗?”双天哼了一声,发力回抽破一切锥,却发现根本抽不回来。

  凯瑟琳抬手,牢牢抓住双天握锥的手,不让对方抽回破一切锥。之前破碎的星辰蛋幕悄然重聚。将凯瑟琳和双天一同包裹在内。凯瑟琳近距离盯着双天,双眸渐渐变的通透,散发出越来越明亮的星辰光芒。

  强劲的气息急速酝酿。

  双天眼中透出不可思议的惊骇之色,失声叫道:“该死的,你不要命了?你想和我同归于尽!”

  “不会让你干扰到爸爸的。”凯瑟琳死死抓住双天不放手。

  双天咬牙,空着的手狠狠击打凯瑟琳:“去死吧去死吧你给我去死吧!谁要和你同归于尽?滚蛋!滚蛋!”

  星辰蛋幕再一次破碎了。

  双天毫不犹豫地挥手斩断了自己被凯瑟琳抓住的手臂,向后飞撤。略一调整后,双天不敢再轻易接近,遥遥对准已经动弹不得的凯瑟琳的心脏,轻轻弹了一指。金色的气劲直奔要害而去。

  凯瑟琳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那致命的气流向自己飞来。

  而双天不再看凯瑟琳,举步向角力中的杜兰德和罗切斯特走去。

  杀了罗切斯特,再杀了杜兰德,一切便结束了。

  至于重新打开里之路的方法,双天通过和罗切斯特的接触和试探,其实已经有眉目了。就算没有罗切斯特,想必也有相当大的把握重开那条道路。

  虚空隔膜上的太阳,隐隐波动了一下,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出来。片刻后,却又重新平静下去。

  一只兰花般古典优雅的手,出现在凯瑟琳的视线里,轻轻捻住了双天弹出的致命金色气流。然后轻搓手指,将那股凯瑟琳全盛时期都必须全神应对的气流,搓成了一地的金色碎末。

  “嗯?”双天脚步骤然顿住,不可思议地看过来。旋即深深蹙起了眉头,“居然……是你?你果然没死。”

  手的主人没有回答,回身轻轻将凯瑟琳扶起。温柔地说:“你是杜杜的女儿吧?还好吗?”

  “……大姐姐你……是谁?”凯瑟琳讷讷说不话来。

  眼前是一个清丽优雅的年轻女子,看年龄似乎二十出头。凯瑟琳从小到大,见过得美女不少,夜翼、兰子、皇后、还有凯瑟琳的母亲安德丽雅,都是气质迥异的美女。凯瑟琳自己也是。

  可凯瑟琳从来没想过,世界上会有眼前这个年轻女子这样的美丽存在。

  眉目如画,这是凯瑟琳内心第一次蹦出来的词。

  这个看起来很温柔的大姐姐,真的就好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美得毫无瑕疵,美得给人一种奇异的不真实感,却又发自内心地让人感到亲切。

  年轻女子身上并没有衣服,完美无瑕的身子在一层七色氤氲中若隐若现。

  她对凯瑟琳笑了笑,说:“别担心,我是杜杜的朋友。只是有关我的存在,杜杜很难对其他人提及……”

  凯瑟琳有些晕乎,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出现的,更看不懂对方是怎样的生命形态,只觉这大姐姐和对面的双天有些类似。但凯瑟琳并不害怕,没来由地,她很信任眼前这个美丽的大姐姐。

  “你是爸爸的朋友?我该怎么叫你?”凯瑟琳问。

  “呵呵,你爸爸给我起的名字是小妞。不过这名字你叫似乎不太合适呢。”女子抿嘴笑了笑,笑得有些俏皮。

  她起身转而面对双天,目光微冷,说,“而我本来的名字是——森德洛。”

  ……

  ……

  刀魂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出现在一片广袤看不到边界的巨大陆块上。地面平整,被分割成令人见之眼晕的奇异板块图纹。

  而且放眼望去,整个陆块都是……黑色的。

  “适应过来了吗?”杜兰德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刀魂扭头看去,只见杜兰德就在自己身边,正凝眸远眺陆块的某个方向。

  “杜兰德,刚才我们不是在和罗切斯特对抗吗?你忽然说让我放松,一切凭你主导,然后我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醒来发现自己站在这里了。这黑色的大陆到底是——?”刀魂低声问。

  “外部力量已经无法阻止罗切斯特了。”杜兰德看了刀魂一眼,说,“但外有强形,中必干竭。所以我们唯一的胜算,在于避开外之强形,直击内之空虚。”

  刀魂强笑了一下:“呃,你的意思该不会是……”

  “是啊,我们现在,正在罗切斯特的心脏里。”

  杜兰德的话让刀魂脸色微白,和罗切斯特战斗至今,天不怕地不怕的刀魂也有点扛不住了。

  杜兰德指着脚下的黑色平整的大地,说:“感知完全展开的话,就会发现这个陆块。是三角形的。这个巨大堪比小半个森德洛的陆地,就是罗切斯特体内的‘战斗法师三角体系’啊。”

  刀魂连连摇头说:“开什么玩笑,这也太大了吧?如果真是这样,我们怎么可能和罗切斯特那家伙战斗到现在,早就被杀了吧!还有,深入到敌人心脏中来战斗,杜兰德你激进冒险的行事作风是不是有点太过头了?”

  “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呃,这个……”刀魂想了想,提议说。“要不,我们逃到无尽虚空去吧,虽然这么说有点丧气,但杜兰德。这次我真觉得有点力不从心了。”

  “我们力不从心,敌人也一样。”杜兰德淡淡一笑,举步向一直凝视的那个方向走去,“杜。跟我来吧,去见罗切斯特。”

  “你已经找到罗切斯特的灵魂了?”

  “嗯,就在这三角陆地的‘本我式之角’上。”

  片刻后。杜兰德的刀魂来到了陆块的尽头,果然如杜兰德所言,陆地的边界形成一个六十度的锐角,罗切斯特就站在那个角上。

  “欢迎,没想到你们会冒险来到这里。”罗切斯特睁开眼睛,不无抱歉地说,“很遗憾,让你们看到我现在这丑陋的样子。但再过不久,我会变得完全美丽。”

  杜兰德没吭声。

  刀魂眉头紧簇,眼前的罗切斯特,既不是战斗法师的人类形态,也不是矮人之姿。他的左肩是矮人,胳膊却是人类,手腕又变成了矮人,手掌又是人类,手指有的是粗黑的手指,有的却又修长白皙。

  而脸……

  刀魂从没见过如此令人作呕的脸!

  就像把一个人类的脸和一个矮人的脸打碎了,然后各自取一部分,胡乱地拼凑在一起。要多恶心就多恶心。

  “你真是罗切斯特?可怜的家伙,好好的帅哥一枚,非把自己弄成这样,何必呢?何苦呢?”

  刀魂夸张地大叫起来,同时悄然拉了杜兰德一把,暗自急切地传音,“杜兰德,我们撤退吧!没感觉到吗,这个罗切斯特的气息之强,根本就是个怪物啊,怪物!我们没胜算的!”

  在刀魂的感知中,这个罗切斯特比杜兰德强,也比第二代梭罗强,气息之迫人,直追躺在森德洛大陆中的第一代李尔蒙斯!

  这绝对是至强者之上的境界了!

  所谓“至强者”,指的只是下层世界可以达到的最高境界,并不代表上层树世界的至高。而眼前这个罗切斯特,或许已经超越了至强者,达到上层树世界中的某个更高的境界了。

  “杜兰德,你的刀说的没错呢,你们没有胜算的。”罗切斯特笑道。

  “……你连我和杜兰德的传音都能听见?”刀魂脸色难看。

  “这很奇怪吗?”罗切斯特淡淡地说,“这里是属于我的世界,是我所缔造的三角体系,你们不该来这里送死的。”

  “哦,是吗?”

  杜兰德示意刀魂退后一些,然后放松身体,扯开衣襟,露出胸膛,微笑着说,“那就动手杀我啊,如果你能做到的话。”

  “……”罗切斯特沉默。

  死一般的寂静持续了许久。

  罗切斯特的气息越来越强,强得让刀魂浑身冷汗直流,不得不咬牙蓄力,随时准备支援杜兰德。

  而杜兰德坦然以对,微笑不变。

  最后,罗切斯特忽然气势全收,叹了口气:“……呵,还是被你发现了。杜兰德,你真的很了不起。”

  “不是我了不起,而是斯内尔了不起。”杜兰德说,“我也是听了他那句没说完的话,才想到的……”

  杜兰德顿了顿,盯着罗切斯特,一字一顿地问:“你发动这场矮人战争的真正目的,让那么多无辜者变成黑色矮人,最后收割掉所有的矮人,集于一身,所有的这一切,其实根本不是为了强化,而是为了……削弱你自己吧。”

  罗切斯特听了,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丑陋得没有人形的脸上,露出一个开怀灿烂的无声大笑。(未完待续。。)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