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三 章二十七 稀释

卷十三 章二十七 稀释

  “矮人真血,真的是个很恐怖的东西呢。”

  罗切斯特脸上挂着丑陋的笑,由衷地感叹,“两位,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我所构建的这片三角陆地,此时的状态,其实有些特殊呢。”

  杜兰德沉默不语。

  刀魂低头看看,蹙眉问:“你是说这令人讨厌的黑色吗?”

  “呵,不止呢。”罗切斯特微微一笑。

  陆地周围原本密布着浓浓的雾气,此时随着罗切斯特心意一动,浓雾慢慢散开。

  杜兰德和刀魂同时一震,这才发现整个心脏空间中,上方是黑色的乌云,下方则充满了黑色的岩浆。而在乌云和岩浆之间,悬浮着的三角形黑色陆块,居然不是水平的陆地,而是……竖立起来的!

  代表“能体”和“真眼”的两角高高翘起,而罗切斯特本人所在的本我之角,则沉坠在最下方,对准下方的黑色岩浆。

  杜兰德和刀魂至今都站在竖立的面上,脸部朝下!站在杜兰德和刀魂的角度,可以看到罗切斯特背后不远处,就是黑色的岩浆。

  杜兰德目光微闪,凝重地问:“罗切斯特,你构建的这块陆地,难道一直在下沉吗?”

  罗切斯特笑道:“果然被你看出来了。”

  杜兰德脸色更严峻了,又问:“当你所代表的本我之角,沉入那黑色岩浆之中,会发生什么?”

  “我……会消失。”

  “等等!”刀魂大喊一声,“黑色的陆块,竖立的陆块,下沉的陆块——这些到底和矮人战争有什么关系?之前不是在说这场战争的真正目的吗?”

  杜兰德叹了口气,对刀魂说:“还不明白吗?杜,你应该记得我体内的三角体系是水平的,没错吧。”

  “是啊。”

  “三角体系水平,意味着‘能体’、‘真眼’、‘本我’这三角的力量分布均衡。其实稍微有一些倾斜也没什么。但我们脚下的黑色陆块却完全歪了。变得竖立起来,你想不到这是为什么吗?”

  刀魂看了罗切斯特一眼,目光闪烁道:“你是说,罗切斯特这家伙所在的本我之角太重,所以把三角体系完全压歪,让另外两角都翘起来了?而陆地一直下沉,也是因为本我之角太过沉重?”

  杜兰德说:“应该就是这样。黑色的陆块、竖立的陆块、下沉的陆块,这一切都是因为本我之角太重,以至于整个三角体系严重失衡。”

  刀魂难以置信地说:“本我之角重到这种程度,居然可以同时翘起‘能体之角’和‘真眼之角’?这……是因为矮人真血的缘故吗?”

  本我之角的罗切斯特之所以人不人鬼不鬼的。就是因为融入了矮人黑血。

  刀魂心下骇然,那真血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杜兰德上前一步,盯着罗切斯特:“你不打算说清楚吗?你这矮人之血,到底是什么?又来自哪里?”

  罗切斯特没有正面回答杜兰德的问题,只是笑笑说:“矮人真血的强大,在于纯粹。我发动战争,将一部分矮人黑血分离出来,注入到其他生灵的体内,他们就会变成矮人。然后我再回收血液。这一出一进之间。矮人黑血中,就会混入微量的各族生灵的血脉。我把这个过程称为:稀释。”

  “稀释?”杜兰德眼中闪过煞气。

  罗切斯特说矮人之血的强大,在于纯粹。那么稀释的含义就是混入杂质,让其不再纯粹。

  这种“稀释”。就是斯内尔所说的“削弱”吧。

  只听罗切斯特接着说:“矮人战争以来,有多少生灵被我改造了?唔,让我数数……好吧,太多了。多得连我也数不清。而这些生灵的意义,就在于让我稀释我体内的矮人真血。”

  “稀释代表着削弱。削弱我的矮人真血,削弱我的本我之角。削弱到……我可以掌控黑血。而不是被黑血掌控。”

  听到这,杜兰德已经明白了。

  罗切斯特不知道从哪里得到那可怕的黑血之后,将之融入自己的本我之角,却根本掌控不了那强横的力量。

  于是体内的三角体系失去平衡,能体和真眼两角完全荒废,剩下的本我之角也只剩下矮人之力,战斗法师原本的力量很少很少。

  强大是好的,但过分的强大,却会成为灾难。

  罗切斯特将目光转向刀魂:“杜兰德的战刀,你的力量很有意思,就连矮人真血也抵挡不住你的审判。所以我一直很想得到你,让你变成矮人,再进行收割。一旦将你的审判之力纳入我的体内,或许我的问题就能解决了。”

  刀魂想起自己曾经短暂地落在了罗切斯特手上,心中不由一阵后怕,咬牙狠笑道:“做你的白日梦去吧!杜兰德,看来,你严禁我吞噬矮人黑血强化自己,是完全正确的决定啊。”

  而杜兰德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罗切斯特,低沉地问:“这么说,之前我刺穿你心脏的那一刀,其实并没有杀死你,反而变相地帮你削弱了矮人真血?”

  杜兰德做出这样的推测,主要是因为罗切斯特貌似被杀死后,不再是矮人之姿,反而变回了战斗法师的样貌。

  罗切斯特也不掩饰,点点头:“是的。老实说,之前我也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你的刀没能完全杀死我,反而帮助我解决了一个大难题……矮人之血的过分强大,让我体内的力量完全失衡,战争以来我只是在以本我之角的力量与你战斗。而如今,我的本我之角力量削弱了些,却重新唤醒了整个三角体系!”

  脚下的黑色陆块,渐渐发出了沉闷的响音,越来越大,直到最后变成剧烈的轰鸣!

  杜兰德和刀魂都清楚地感受到:这竖立的陆块,正在由缓至快地,向水平状态恢复着。

  一旦完全恢复水平,虽然本我之角的力量会变小一些,但罗切斯特的整体实力会暴涨一大截!

  局部的削弱。最终还是为了整体的强化。

  陆地恢复平衡的速度并不是恒定缓慢的,而是一开始很慢,却会随着复原而越来越快,一旦完全恢复,罗切斯特将完全超越至强者。

  他将成为一个掌握矮人之力的战斗法师,而不再是被矮人之力掌控的可怜傀儡。

  “来吧,杜兰德。你来的其实很是时候,因为这就是你阻止我的最后机会了。”

  罗切斯特站起身来,气势之强烈,就好像世界的主宰。他也确实是这个心脏中的世界的唯一的主宰。

  杜兰德稳稳站在倾角不断变小的陆地上。凝视罗切斯特,脸色宁定。

  既然已经弄清状况了,杜兰德内心也就安定了。

  眼前是什么级别的强者,对杜兰德而言根本就不重要。不真正打过,谁也不知道胜负如何,结果怎样。

  “杜,过来。”杜兰德轻声说。

  “看来真是不拼命不行了。”刀魂叹了口气,化为一道流光,落入杜兰德手心。“喂,杜兰德,你可要带着我努力活下来啊。我还等着和你进行最终的回炉呢!”

  杜兰德手握审判,看着气息越来越强的罗切斯特。微微一笑:“这个自然。”

  ……

  ……

  外界。

  罗切斯特的心跳已经完全停下来了。杜兰德、刀魂、罗切斯特,三者都好像变成了雕塑,纹丝不动。

  但真正的强者就会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强劲气息正从他们体内散发出来。

  最凶险的角力和对抗。已经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展开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凯瑟琳看了看父亲,又看看远方激烈交战中的两道身影,满心都是疑惑。

  那个自称“森德洛”的姐姐。此时身上穿上了先祖石板所化的女士铠甲,正将双天死死压制在下风。她手持一柄七彩色的刺剑,每一剑出,剑尖上都好像有个小小的世界在生生灭灭。

  凯瑟琳从来没见过那种剑法,那似乎已经超越规则的范畴了!

  被压制在下风的双天似乎很郁闷,低吼道:“森德洛,你这么拼命干什么?当务之急是杀了罗切斯特,否则等他完全复苏,我们都要死!”

  森德洛攻势如潮,嘴上淡淡地说:“罗切斯特那边,外人想插手也做不到了。现在只有深入罗切斯特体内的杜杜有可能阻止他。”

  双天还想说什么,却在森德洛凌厉的攻势下节节后退。

  凯瑟琳勉强振作精神,凝聚力量,准备上前助阵。

  却听森德洛温和好听的声音传过来:“小凯瑟琳,你好好休整,无需参战。我和双天都是位面意志的化身,能对付他的人,只有我;能对付我的人也只有他。其他人插手也意义不大。”

  凯瑟琳身子一震:“位面意志的……化身?”

  可以看到,之前无论是父亲杜兰德还是预言者梭罗都无法杀死的双天,此时正随着战斗,身上不断飚出鲜血。

  “森德洛,你非要跟我过不去吗?”双天愤怒地吼着。

  森德洛一剑斩落了双天的左臂,冷冷地说:“双天,在我刚诞生不久,你就察觉到我的存在,并率领神官大军攻入咏战堡垒,把我打得变成小孩、失去记忆、不得不躲起来才勉强保住一命。非要和人过不去的,不是我,是你。”

  初代李尔蒙斯当年牺牲自己,化身位面,恐怕也没预料到会孕生出新的位面意志,而且还是个女的。

  其实每个位面都拥有意志,但意志化身为人的位面,其实只有三个。

  第一个是双天界的双天。

  第二个是森德洛的森德洛。

  第三个,则是妖精灵位面的那位妖精灵始祖。当年妖精与精灵分裂,爆发大战,正是因为双天界忌惮妖精灵始祖的存在,于是在背后推波助澜。

  妖精灵始祖至今生死不明。

  而双天和森德洛,也要在此刻分出胜负,分出生死了。

  “森德洛,咳咳……你的实力,比以前更厉害了。你的剑招之中,居然有不少杜兰德的影子。”

  双天浑身上下都是鲜血,狞笑着说,“不过你也注意到了吧,想要真正杀了我,你自己……也要死。”

  “嗯,我知道。”

  森德洛沉默片刻,展颜露出明媚的笑容,“我和杜杜相识,并肩作战,又在杜杜的先祖石板里沉睡至今,当我站出来,再次与你战斗的一刻,就已经有战死的觉悟了。”

  森德洛挥手散去手中的长剑,这个动作让双天微微怔愣。

  随后,只见森德洛双掌合十,秀丽的长发猛地倒卷飞扬而起。

  她的双眸陡然爆发出强光,犹如七色星辰般璀璨。

  然后,砰的一声,森德洛整个人炸开了,她化身为一个迷你版的森德洛位面,将双天包裹起来。

  “这是——大界降临?!”双天眼中终于涌起恐惧,尖叫起来,“妖精灵始祖之后,你也练成这一招了!!”(未完待续。。)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