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三 章二十九 重归远古

卷十三 章二十九 重归远古

  纷纷扬扬的碎片洒落,这些都是“远古之匙”的碎片。钥匙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就此自毁。

  罗切斯特站在无数洒落的碎片之中,俊脸疯狂地抽搐着,扭曲着,完全变了形。沉重的愤怒与杀意,令他周身的虚空不断塌陷,久久无法愈合,渐渐地竟有一种向黑洞演化的趋势。

  他终究没能挤进那扇门里。

  “看那门里传来的气息,应该是‘里之路’吧。哈哈,兄长大人,你的算计真的好深啊!很好,很好!非常好!”罗切斯特狰狞地笑着,“就算没有现成的钥匙,我还是有办法重开里之路。杀了凯瑟琳,杀了斯内尔,杀光所有阻拦我的人!”

  罗切斯特没有考虑杜兰德,他认为杜兰德已经彻底死去了。

  所有碎片都已散尽。

  罗切斯特冷冷看向不远处的太阳,喝道:“出来!”

  话音自动形成了法则,化为无可抗拒的力量,将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从太阳的内部抓了出来。

  那是魔龙罗德格特。

  罗切斯特,盯着眼前双翼四眸的魔龙,沉默了许久,然后淡淡地问:“刚才为什么要阻拦我?”

  之前,从太阳里掷出一杆弩枪,将罗切斯特击回到天空龙肚子里的,就是魔龙。

  那杆弩枪,是双天界的一月血战末尾,魔龙用被俘虏的阿法尔和杜兰德换来的。

  魔龙叹了口气,说:“抱歉,毕竟我曾经和杜兰德一起战斗过,有点不忍心他的女儿也被杀。”

  罗切斯特眼中溢出杀气:“这么说,你是打算站在杜兰德那边了?”

  魔龙微微一笑:“从你们战斗开始我就一直看着。你杀杜兰德的时候,我可没有出来捣乱吧?反正杜兰德如今已死。而那里之路的大门虽然刚才被打开了,但你打算这么早就进去吗?进去,或许就出不来了。”

  罗切斯特冷笑道:“这么说。你阻止我,反而是为我好了?我们虽然打过几场,但我不了解你,你也不了解我。我可不记得我们什么时候变成同盟了。”

  魔龙说:“你说的不错,我不了解你,你也不了解我。我们都不知道为何你我的力量属性,为何如此类似。但你和我肯定有某种关系,这点是肯定的。相信你也很清楚吧。”

  “所以呢?”

  “所以啊,我本来还有些犹豫,但看过刚才那一战。看到如今你完美无缺的力量,我觉得是时候了——”

  魔龙微微低下头颅,说,“我,罗德格特,愿意臣服于您。”

  ……

  ……

  凯瑟琳带着父亲和斯内尔进入那扇门户之后,就耗尽了最后的力气,晕了过去。

  昏昏沉沉之中,隐约听到一些人在对话。有男人有女人。然后自己的身体似乎被温暖包裹住,虽然疲惫,却很舒服。

  醒来时,凯瑟琳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风格极为古老的大床上。这应该是一间卧室,装饰风格是凯瑟琳在书本上才看到过的极古风格。这感觉……就好像穿越到了位面世界的古代一样。

  “你醒了。”床边坐着一个身穿淡黄色衣裙的美妇人。

  “你……说什么?”凯瑟琳如置身梦境,对方说的话自己居然有些听不明白。

  那好像是……古代语言吧?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那扇大门不是空间之门。而是时间之门,让自己穿越到了古代世界吗?!

  美妇人叹了口气,又问了一句话。这次凯瑟琳勉强听懂了。对方问的是:“你和杜兰德是什么关系?”

  “呃,你认识我父亲?他在哪里?”凯瑟琳这才想起父亲如今生死不明。

  虽然当时有个声音对自己说杜兰德没死,但当时在父亲身上,凯瑟琳已经感受不到生命气息了。

  美妇人示意凯瑟琳稍安勿躁,然后说:“我是奇迹之城的城主。没想到你是杜兰德的女儿,你母亲是夜翼吗?”

  凯瑟琳听了三遍才勉强听懂,惊讶道:“你连夜翼阿姨也认识?不过我不是夜翼阿姨生的。这里到底是哪里?你又是谁?为什么会认识我父亲和夜翼阿姨?”

  眼前这美妇人,自然就是当初杜兰德和夜翼流落“里之路”时,所遇见的奇迹之城城主,琴。

  只可惜最后琴没能离开里之路,在回归通道的封闭屏障处,她被李尔蒙斯留下的力量拦下来了。

  李尔蒙斯留下的投影,当时只放行了杜兰德和夜翼,琴则无奈地回到了奇迹之城。

  一晃多年,岁月没在琴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她颇为复杂地看着凯瑟琳,叹了口气:“十天前,你们从天而降,落入我的城中。我是真没想到,居然还能再见到杜兰德,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再次进入到这条被封闭的路里来……”

  “十天?我已经昏迷十天了吗?”凯瑟琳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我爸爸呢?我要立刻去看他!”

  琴一看凯瑟琳的神情就知道阻拦不了,于是说:“你跟我来吧。”

  时隔十天,再次看到杜兰德时,凯瑟琳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下来了。

  杜兰德浑身苍白僵硬,若非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在,简直和死人无异。

  琴也看着杜兰德,不知道这个印象中十分强大的男人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居然会伤得如此之重。之前琴问过那个叫斯内尔的人,而对方的回答是:抱歉,一言难尽,很难说清。

  矮人战争,其实根本就说不清。

  “凯瑟琳,我已经竭尽全力了,勉强保住杜兰德最后的一口气。”

  斯内尔轻声说,“但那个人形罗切斯特根本就是怪物!杜兰德舍弃自己所发动的攻击,没能杀死对方,反而让自己的生机近乎绝灭。就现在而言,你所掌握的生命之力,对杜兰德也没有意义了。他已经油尽灯枯了。”

  凯瑟琳咬牙没回答,上前握住了杜兰德的手。将源源不断的强大生命力量灌注到父亲体内。

  刹那间爆发出的气息,让琴连退了好几步,美妇人眼中满是骇然之色,没想到看起来不过能体境的凯瑟琳,气息居然比那神级的斯内尔更强!

  凯瑟琳的生命气息注入到杜兰德体内,就好像石沉大海,没有半分起色。

  此时的杜兰德,就好像一个千疮百孔的杯子,倒入再多的水,也是徒劳。

  “真的。就没办法了吗?”

  “我们在绝境之下打开了一扇大门,来到这里,总该有些意义吧?”

  “既然命运让我们活下来了,应该会给予我们新的指引吧?但为什么父亲会伤成这样?为什么我救不了他?”

  凯瑟琳身子摇晃了几下,重伤初愈的她可禁不起这样的消耗,可她还是不管不顾地将大量生命气息往杜兰德身体里灌注。

  斯内尔淡淡地说:“不想把自己也弄死就立刻停下吧。战斗已经结束了,我们活下来了,但也被困在了这条路里。这十天里我大概弄清楚了,这是一条古代的试炼之路。与外界隔绝,没有出路。正因在古代就被封闭,所以这里的风俗仍保留着古代的样貌。凯瑟琳,你说命运安排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什么?——为了活下去。仅此而已。如果侥幸活下来了还想着反败为胜,那也太贪心了点。”

  “你闭嘴!!”

  凯瑟琳大喊一声,强劲的音波让斯内尔如受雷击,吐着鲜血倒飞出去。好半天才踉跄着回来。

  琴脸色苍白,完全看傻了眼。

  斯内尔又吐了口血,看着凯瑟琳。最后说道:“就这样吧,别抵抗了。那种怪物一样的敌人,谁打得过啊……你爸爸如果能醒来,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就在这时,有名军官打扮的人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单膝跪下,急声说:“城主大人,不好了,有个……有个强大得不可思议的家伙,他……他闯进城里来了!”

  琴暗叫一声不好,因为床边凯瑟琳的眼中,已经溢出了森森杀气,显然对这个冲进来大呼小叫打扰杜兰德休息的人动了杀机。

  琴心想再怎么强大的入侵者,也不及眼前这斯内尔和凯瑟琳可怕吧!

  尤其是凯瑟琳现在的情绪状态非常不稳定。

  琴连忙将那人赶了出去,呵斥道:“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随便来个敌人,就要身为城主的我出动吗?那你们是干什么的?”

  “可是城主大人……”来人不明白一向温和的城主大人为何如此粗暴。

  “出去!”琴低喝,这人再多说一句话,可能就要当场惨死了。

  那人咬牙退了出去。仅仅片刻后,又脸色木然地走了回来。

  一个身高超过四米的背刀粗豪大汉走了进来,蒲扇大的手掌就搭在那军官的肩膀上。

  大汉笑道:“我就是那个敌人了。抱歉,一路硬闯进来,手段有点粗暴,因为我确实有急事。不过我一个人都没杀哦。”

  琴想说什么,可那大汉一个眼神看过来,瞬间让琴闭上嘴巴,全身动弹不得。

  斯内尔眉头微蹙,盯着那大汉,神色有些惊疑不定。

  凯瑟琳却看也不看一眼,只低头握着父亲冰凉的手掌,冷冷地说:“滚出去,我不想当着爸爸的面杀人。”

  那大汉不在意地笑了笑,说:“你好啊小姑娘,我是阿巴岩.古力,哥哥们都叫我老十二……”

  锵的一声!

  大汉背后的战刀变魔术般出现在他手中,刻不容缓地挡下了凯瑟琳的一记星辰战枪戳刺。

  强劲的余波有着向外扩散的趋势,阿巴岩一手持刀抵住凯瑟琳,另一手抬起,随意抓握,便将所有余波气劲一一捏碎,没让小屋受到半点影响。

  “好强!”斯内尔震惊地看着那大汉,“那可是凯瑟琳的全力一击!居然单手就接下了?”

  凯瑟琳可是能和罗切斯特、双天对战的至强者,能够挡下她的攻击,这阿巴岩到底是什么人?

  “小姑娘,别这么激动。”阿巴岩看着同样脸色惊异的凯瑟琳,低沉笑道,“我和你父亲见过一面,你想救他吗?我可以帮你。”

  凯瑟琳退了两步,收起战枪,忽然跪了下来,一字一顿地说:“对不起,我为刚才的事道歉。只要能救爸爸,我什么都愿意。”

  阿巴岩吓了一跳,连忙将少女扶起来,蹙眉道:“你们到底经历了什么?小姑娘,冷静点,你不需要这样的。同为战斗法师,我当然会帮助你,也会帮助你父亲。”

  这下,凯瑟琳、还有斯内尔都彻底愣住了:“你说……什么?”(未完待续。。)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