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三 章三十 失心者

卷十三 章三十 失心者

  接下来的几天里,阿巴岩每天都让杜兰德吃一种看起来平平无奇的药丸,本来凯瑟琳不愿让父亲随便吃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但看着杜兰德的气息不断衰弱下去,只好咬牙赌一把了。

  现在除了寄希望于神秘的阿巴岩,凯瑟琳和斯内尔都没什么好办法。

  至于阿巴岩的身份,凯瑟琳反复追问,对方却只说自己也是战斗法师,多的就不愿意提及了。

  好在杜兰德吃了那药丸之后,身子居然真的有渐渐复苏的迹象,这让凯瑟琳惊喜交加。

  斯内尔则总是盯着那小药丸,这是研究者的天性,看到不明白的东西就很想去研究清楚。

  斯内尔最早的研究重心,在于各类血脉能力,后来开始研究罗切斯特,而此时,他对阿巴岩的一切都充满兴趣。

  阿巴岩也不理会斯内尔,每天让杜兰德吃一枚药丸,然后就是自顾自地盘坐修炼。偶尔和斯内尔眼光对视,阿巴岩的神色也是冷冷淡淡的。倒是在看凯瑟琳时,阿巴岩眼中偶尔会闪过凝重和惊异。

  “那小丫头身上的星术力量,难道是……”

  就这样过了五天,杜兰德还没醒来,倒是呼吸已经恢复正常。

  这天,阿巴岩走进屋来,说:“好¤∞,ww@w.了,神奇小药丸没有了,跟我走吧。”

  “没有了?可爸爸还没完全好啊?”凯瑟琳起身,问,“大叔,真的没有了吗?那药丸是什么,要不你告诉我炼制方法,我去搜集材料炼制更多给爸爸吃吧。”

  一声甜甜的“大叔”,叫得阿巴岩脸上漾起笑意,哈哈笑道:“那小药丸可不是我们能炼制出的。”

  “那是谁炼制的?”

  “初代梭罗。”

  凯瑟琳呼吸滞了一下。旋即更加惊喜了,看来眼前这人真的和战斗法师关系匪浅,居然和那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初代梭罗有关系。

  斯内尔坐在一旁,问:“你刚才说让我们跟你走,去哪里?”

  阿巴岩似乎不太喜欢斯内尔,将杜兰德扛在肩上,又招呼了凯瑟琳,这才淡淡回答斯内尔:“去哪儿?当然是去里之路的更深处。”

  里之路在远古时期,是一条试炼之路。

  说是路,其实是一个个“小岛”彼此连接而成。每个小岛都是风貌迥异的异度空间,空间里生活着种种特殊怪物,猎杀了这些怪物,将怪物尸体扔进小岛某处的“传送火盆”里作为“燃料”,就能传送到下一站。

  就这样一路前行,穿梭过数百个小岛,一行人已经来到里之路的深处了。

  “不对劲。”凯瑟琳看着周围的环境,深入到现在,小岛的空气里渐渐多出了一些让人很不舒服的气息。

  那种气息泛着黑色。好似黑雾,而且从中,凯瑟琳感到了某些颇为熟悉的气息。

  “喂,凯瑟琳。你看这雾气的属性是不是”斯内尔也发现了异样,暗自和凯瑟琳交流。

  “嗯。”凯瑟琳点点头。

  两人的脸色都变得十分凝重,甚至颇为难看。因为那黑色雾气的气息,太像矮人罗切斯特了!

  又深入了几个小岛。凯瑟琳和斯内尔的猜想终于得到了验证一头形貌和黑色矮人极为类似的生物,怒吼着冲出雾气,向一行人发动了突袭。

  阿巴岩脸色不动。随手一巴掌拍去,将袭击者轰击成满天的残渣。

  就在击杀怪物的同时,阿巴岩脸色微动,站定脚步,回过头来看着凯瑟琳,蹙眉问:“怎么?”

  就在刚才,凯瑟琳趁着阿巴岩被袭击的一刻,闪电般从他肩头夺回了杜兰德。

  凯瑟琳将杜兰德交给身后的斯内尔,然后凝重地看着阿巴岩,说:“对不起,虽然你用药丸帮了爸爸,但如果不说清楚你的身份、来历,还有为什么这里会出现黑色矮人的话,我不会再跟你走下去。”

  “黑色矮人?”阿巴岩眉头一皱,“你是说刚才的‘低级魔种’吗?”

  “低级魔种?”凯瑟琳愣了一下,看来这里的叫法和位面世界不太一样。

  阿巴岩叹了口气,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措辞的样子:“很多事情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的,我现在要带你们去见我的十一位哥哥,等到了再说吧。”

  斯内尔插口问:“你的哥哥们和你相比,实力如何?”

  阿巴岩说:“我们十二人虽是同族,却不是同一个父母生下的亲兄弟。我们的排名,是按照实力排的。”

  “……”斯内尔眼神阴沉下来。

  凯瑟琳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眼前这阿巴岩的实力,就已经不下于自己了,他居然只是十二兄弟里排名最后的,那排名靠前的那些该有多强?

  “你和你的哥哥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真的是战斗法师吗?”

  阿巴岩脸色冷淡下来,说:“同样的话,我并不喜欢说第二遍。我想我已经表现得很客气了,还救了杜兰德,但有些事情我确实说不清楚。而你们这样的态度,遇到我那些脾气不太好的哥哥们,会被杀的。”

  凯瑟琳沉默片刻,舒了口气,翻手取出玉质永辉,头顶星辰虚影,喝道:“抱歉,我们就是败在你所谓的‘魔种’手上才流落至此的!如果继续深入,意味着更多的魔种,那我们真的无法同行。”

  “这样啊……”

  阿巴岩忽然笑了,反手握住巨大战刀的刀柄,咧嘴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哥哥们给我的任务,是把你们带回到村子里去,我可不想因为迟到而被哥哥们骂。所以,我也要说声抱歉了。”

  凯瑟琳深吸一口气,对方看来要来硬的了。

  “速战速决吧,万一再来一个实力更强的大叔,我们想走可就难了。”凯瑟琳心中有了打算。

  凯瑟琳星术的气息和阿巴岩浑然厚重的刀劲彼此摩擦碰撞,大战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响起:“好了,别打了。”

  凯瑟琳全身巨震。再顾不得对面的阿巴岩,转身冲向刚在斯内尔身旁站稳的杜兰德,大叫一声:“爸爸!!”

  杜兰德醒来了。

  轻轻拍着怀中女儿的肩膀,杜兰德抬头看着阿巴岩,露出微笑:“你好,阿巴岩,我们又见面了。”

  阿巴岩仍握着刀柄,淡淡地说:“你醒了,比我预想中更早呢。你女儿刚才要跟我拼命,杜兰德你怎么说?要不要继续跟我走?”

  凯瑟琳抬起脸说:“爸爸。你现在刚醒来,还是先找个地方养好伤吧。我总觉得那个大块头有问题。”

  阿巴岩眼角一抽,之前是谁甜甜地叫自己“大叔”来着?现在居然变成“有问题的大块头”了!

  斯内尔也道:“杜兰德,我觉得继续深入不是不可以,但至少等你的身体复原了再说。”

  杜兰德笑着示意两人稍安勿躁,然后看着已经缓缓抽出巨型战刀的脸色转冷的阿巴岩,认真地说:“我们当然……跟你走。”

  “哦?”阿巴岩反而愣了一下,哼道,“跟我这个不明底细的‘可能有问题的大块头’继续走。你不怕吗?”

  杜兰德叹了口气说:“你不是不想说清楚自己的底细来历,而是不能说清楚吧。我明白的,有些事情,是‘难以言说的秘密’。必须到了特定的地点和特定的契机。或是达到了足够的实力,才能对他人说出来。”

  “你倒是个明白人。”阿巴岩这才将刀反插回背后。

  “抱歉啊,上次见面的时候,我还不是真正的战斗法师。所以也没认出你来。”杜兰德看着对方,微笑道。

  阿巴岩的身高虽然和普通战斗法师有异,但他身上的气息。确实是货真价实的真正的战斗法师,也就是没有被双天诅咒和初代李尔蒙斯封印的最本源的战斗法师。

  上次两人见面时,杜兰德还没走过晋升死路,所以对方似乎也没认出自己和夜翼就是战斗法师。

  阿巴岩说:“那……我们继续上路?”

  “嗯,继续吧。”

  走在继续深入的路上,凯瑟琳伏在杜兰德背后,连日来的紧张让她放松下来后沉沉睡了过去。

  阿巴岩在前方开路,随手将一个个扑上来的“魔种”杀死,杜兰德和斯内尔跟在后方,并肩而行。

  斯内尔偏头看着杜兰德,观察了好久,低声笑道:“看来,你和我的想法是一致的啊,杜兰德。”

  “嗯?什么想法?”

  “我觉得能捡回来一条命就是万幸,至于那罗切斯特,我不认为我们能够击败他。”斯内尔静静地说,“事实上我感觉,哪怕初代复生,也未必收拾得了那个怪物般的恐怖家伙。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斯内尔会这么说,是因为他在杜兰德身上,感受不到半点战斗意欲了。

  杜兰德也不否认:“我确实输了。而且,感受过那差距之后,我已经不抱反败为胜的希望。”

  “不难受吗?不痛苦吗?”

  “老实说,那种差距,已经让我不会感到痛苦了。会痛苦是因为不甘心,但我亲自感受过罗切斯特完美的力量后,所有的不甘都没有了。我……确实打不过他。就像人力无法对抗天灾,这是没办法的事。所以,就这样吧。”杜兰德说。

  斯内尔笑道:“呵呵,难得我们俩的意见居然统一了。不过我反正在位面世界没什么亲人朋友,就在这神奇的古路里生活下去,做做研究也不错。但你呢,你在位面世界的亲人朋友们怎么办?”

  杜兰德说:“不怎么办。现在的我,什么都做不到,甚至连离开这条路也做不到。就算回去,也只是被罗切斯特再杀一次罢了。”

  斯内尔收敛了笑容,轻声说:“凯瑟琳恐怕没办法接受吧,曾经英雄无敌的父亲居然丧失了全部斗志。”

  杜兰德沉默,眼中闪过一丝痛苦。

  斯内尔不知道的是,杜兰德的体内心脏之中,浑身龟裂布满裂纹的刀魂,正跳着脚破口大骂:“杜兰德,你这算什么?为什么你的六角体系在崩塌?六角体系的基础是你的战斗之心,是你的战斗意志,你已经丢了吗?喂,回话啊,你到底怎么了?到底在想什么?!回答我!懦夫,你这个懦夫!”

  杜兰德一直没有回应刀魂。

  直到刀魂喉咙都快喊破了,杜兰德的声音才在心脏空间里响起,透着难以言喻的疲惫:“杜,找个时间,我们进行最后一次回炉吧。”

  刀魂愣了好半天,忽然明白过来:“杜兰德你居然……想用这种方式逃避吗?别告诉我你想在回炉中输给我!?”

  杜兰德就是这么想的。

  那颗永不言败的心,已经丢了。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