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三 章三十一 净土

卷十三 章三十一 净土

  一行人又继续前行了两天。

  杜兰德已经知道,世界的结构其实是一棵大树,上层世界是“树干”,主位面是一颗颗“果实”,里之路就是连接起果实与树干的“枝条”。

  所以理论上,只要继续沿着里之路深入,就能抵达那真正的上层世界。

  当然现在可能已经不行了,里之路在第二代李尔蒙斯的那个时代,就因为一些原因而被封闭。

  路中的人无法前往下层世界,也无法前往上层世界,只能生活在路里。

  随着一行人不断深入,那黑色气息越来越浓郁,出现的“魔种”的实力,也随之变强。杜兰德亲眼看到一个小岛上生活的原著怪兽,被那黑色气息侵染,惨嚎着变成一头黑色魔种的过程。

  “好厉害!”

  斯内尔也看到了这一幕,双眼隐隐发光,低声道,“罗切斯特的血液才能完成的复杂改造,这些弥散在空气里的黑色气息居然轻易就做到了!怎么回事,难道罗切斯特的力量,就是在这条古路中获得的?”

  杜兰德提醒道:“小心点,下一站似乎有些不同。”

  只见阿巴岩面容肃穆,将大量燃料扔进传送火盆,启动了传送。光芒之中,几人被转移到了下一个小岛。【√,w⊥ww.

  斯内尔感到眼前一阵光影变幻,脚步重新落实的刹那,便抵达了下一个小岛。

  而眼前居然是纯黑的色泽!这个小岛上的每一寸空间,都充斥着浓郁的黑色气息。

  斯内尔不小心吸入了一缕黑气,立刻痛苦地咳嗽起来,他的手臂瞬间膨胀了好几圈,变得粗壮刚硬,色泽也变得黝黑。斯内尔竟有向魔种变化的趋势,只是因为他吸入了一丝黑气。

  “说了让你小心点。”杜兰德一巴掌拍在斯内尔背后,审判之力如丝如缕。将他体内那一缕黑气逼了出来。

  更多的审判之力化为护罩,将杜兰德自己、凯瑟琳、还有斯内尔护在其中。

  斯内尔半跪在地,喘着粗气,短短的刹那间他已是大汗淋漓。

  杜兰德蹙眉看向阿巴岩,低声问:“这里的魔气浓郁怎么这么高?还有,你没有事先提醒这点,难道是想害死斯内尔吗?”

  阿巴岩笑了笑,说:“抱歉,那家伙的眼神实在令人讨厌,我本想着让他吃点苦头再救他的。你出手倒是快。”

  杜兰德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斯内尔那种不把人当人看、认为万物都是他的研究素材的眼神,确实会让人很不舒服。就连杜兰德自己,也经常感觉斯内尔看自己的目光很瘆人。

  阿巴岩说:“好了,跟我走吧,马上就到了。”

  凯瑟琳问道:“大个子大叔,你和你的哥哥们就生活在这种地方吗?”

  “呵,到了你就知道了。”

  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色浓雾中走了大约十分钟,前方豁然出现了明晃晃的光亮。前后反差之大,甚至让杜兰德有些不适应地微眯起眼睛。

  等适应了光线,仔细看去的时候,杜兰德、凯瑟琳、斯内尔、甚至杜兰德体内的刀魂。全都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场景说不出话来。

  眼前是个明媚的小天地,被黑色雾气包裹,却没有任何一丝雾气能够侵入这个明媚小天地之中。

  似乎有一层无形的隔膜。将所有黑雾阻挡在外。一头高级魔种冲破浓雾,刚刚进入无形隔膜,就自行凌空解体了。

  灿烂的阳光洒落。大片大片古老繁茂的森林在大地上铺开。那是一种古代才有的特殊树种,以高大著称,放眼望去,每一棵树都至少有五百米高!这气象甚至超过了精灵族的生命树海。

  林间有各种古代生物栖息,九尾赤狐、暴龙、帝环蟒、白琦驯鹿……等等等等。

  更让人意外的是,有不少猎人打扮的人类或是类人生灵,正在林间打猎。

  几名裹着兽皮的大汉大笑着追赶两头暴龙。

  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正和一头成年的白琦驯鹿角力。

  两队女猎人正在为一头刚被猎杀的帝环蟒的分配问题进行谈判。

  天空中还有猎人骑在被驯服的鸟兽上,追逐猎杀一头体积庞大的黑角翼龙。

  而在树海的中心处,隐约能看到一片人为开辟出来的空地,一个村落坐落在那儿,村里似乎还有更多的人。

  这完全就是一派古代先民的生活画卷,本该存在于历史的记载之中,此刻却清晰地呈现在了杜兰德的眼前。

  “这些人……都是战斗法师?”

  杜兰德眼中亮起光彩,凝神看去,片刻后摇摇头,“不对,这里面各个种族都有,有人类职业者,有蛮族,有矮人族,甚至还有精灵族,战斗法师反而没有。”

  阿巴岩笑道:“初代梭罗大人留下的力量,在黑色魔气中保留下了这一片净土。你们没看错,这里可以找到位面世界的各个种族,他们都是那次古路封闭后,被困在路中的人们的后裔。我和哥哥们,则是这片净土的守护者。”

  说话之间,阿巴岩的身形一点点变矮,缩小,从四米多高的巨汉变成一米九的壮硕人类。

  倒是他背后那门板大小的战刀大小不变,背着已经不方便,于是被阿巴岩握在手里,倒拖在身后。

  此时阿巴岩的气息,身形,样貌,才是杜兰德熟悉的战斗法师。

  “原来如此。看来你一旦离开这片净土,就必须改变身形,没错吧?”杜兰德若有所思道。

  “你倒是很敏锐。”

  “原因呢?你离开净土时必须变大的原因是什么?”

  “等回到村里再告诉你吧。”

  穿梭在茂密的林间,感受着这里祥和而又充满生机的气氛,杜兰德默然不语。

  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好想让还在位面世界的亲人朋友们也来到这里,过上没有战争的日子……

  吼!

  一头足有百米高下的暴龙横冲过来,杜兰德没多想,反手一拳捶了过去,拳劲隔空爆发。那暴龙哀鸣一声,巨大雄健的身躯轰然倒地,匍匐在林间爬不起来。一对少年少女追了过来,落在暴龙的头上,取出一种特殊的植物纤维搓成的麻绳,把暴龙的脖颈捆上,好像一个项圈。

  “好了,小龙龙,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宠物喽,要听话哦!”少女拍着暴龙的脑袋。笑嘻嘻地说。

  少年则仰起脸,看向杜兰德,露出灿烂的笑脸:“谢谢你帮我们拦住它!你好厉害,一拳就把黑甲暴龙打倒了!咦,十二大人也在呀?”

  少年口中的“十二大人”就是阿巴岩。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却对杜兰德心里的冲击不小,因为没看错的话,那对少年少女体内都有神火的存在,都是实力不下于斯内尔的下位神!

  “在这古路的深处。神火资源并不是什么特别稀罕的东西。”

  阿巴岩解答了杜兰德的困惑,“事实上如果你去往上层树世界,神火是可以直接用金钱买到的东西。不过这古路里对神级实力的压制还是挺大的,即便是你我。在这里也会受到不少实力和手段上的限制。”

  “这条里之路,究竟是什么?”杜兰德问出了一直困惑自己的问题。

  “是世界的一部分,又被上层树世界的家伙做了一些改造。”阿巴岩淡淡地说,“所以严格来讲。应该是一半自然形成,一半人为改造吧。”

  随后一路无话。

  半小时后,一行人终于穿过森林。来到坐落在森林中间的村落。

  “十二大人回来啦。”

  “十二大人早啊!九大人一直在找你呢,说你居然回来的这么晚,简直不像话!”

  村民们很善意地笑闹着,同时有些好奇地看着杜兰德、凯瑟琳、还有斯内尔这三张新面孔。

  阿巴岩回头低笑道:“我和哥哥们就住在村子里,马上就要见到哥哥们了,你们小心点言辞,我九哥脾气不好,绝对不能招惹。”

  杜兰德忽然停下脚步,抬眼望去

  前方道路右侧的一个两层竹楼顶上,一个带着草帽的青年正斜躺在屋顶上,嘴里叼着根竹签。

  草帽的帽沿在那人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那片阴影之中,有一双冰冷的眼睛。

  “老十二,回来啦。”那人开口了。

  “九哥!”阿巴岩立刻老老实实地站好,小心翼翼地说,“对不起回来晚了点,不过人我已经带回来了。”

  被称为九哥的青年慢吞吞地站起来,冰冷的目光落在杜兰德身上,观察片刻后摇摇头:“找错人了,不是他。”

  “……啊?”阿巴岩愣了好半天,不解道,“不会啊,这一代吞噬与审判者的确是他啊。我完全是按照初代梭罗大人留下的遗言,在特定的时间去特定的地点找到他的。怎么会找错?!”

  “老十二,你确实找错人了哦。”又一个听起来有些懒洋洋的声音响起,这次是在身后不远处。

  “七哥!怎么连你也这么说……”

  七哥是个圆脸微胖的青年,手里把玩着一柄小巧的匕首,笑眯眯地道:“一个战斗之心都失去的家伙,不可能是梭罗大人预言中的审判者吧?啧啧,我看他的力量正在自行溃散啊,确定不是个废物吗?”

  锵!

  剧烈的碰撞声,在七哥话音落下的瞬间响起。

  七哥横过匕首,架住当头劈来的一杆星光灿烂的沉重战枪。

  他笑眯眯地看着满脸愤怒的凯瑟琳,口吻依然是慢条斯理的:“小姑娘实力很不错哦。不过……你是谁呀?”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