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三 章三十二 交锋

卷十三 章三十二 交锋

  “她是审判者的女儿。”阿巴岩说。

  “吞噬与审判者的女儿,身上怎么会有妖精一族的气息?看来小姑娘你身上的故事不少哦。”

  七哥嘻嘻地笑着。

  眼神却变得有些冷:“可我们要找的,只是审判者一人而已。老十二,你怎么不但找错了人,还把完全不相干的人也带回来了?”

  阿巴岩苦笑不语。

  “我就知道不应该来这里!”凯瑟琳咬牙道,煞气凝聚。这几天来她已经完全恢复了实力。

  七哥和九哥忽然同时抬起头,看着街道上空缓缓浮现而出的一颗巨大星辰,脸色不约而同地变了变:“这星术是……!?”

  狂暴的星力如瀑布般垂落,灌入到星辰正下方的凯瑟琳身体里,余劲又向四面八方疯狂席卷!

  远近的村民们惊奇地看了过去,不由议论纷纷:

  “怎么了?守护者大人们又在切磋打架?”

  “好像是,我刚看到十二大人回来了,估计遇上九大人了吧……”

  “不过守护者大人们会用星术吗?那好像是妖精一族的星术吧,喂,老约克,你们族中有那种星术吗?”

  村民中有一个十分年迈却依然透着异样魅力的英俊老人,他是村里仅存的几个妖精族人之一了。

  此时老约克失神地盯着天空中升腾而起的那颗星辰,眼神里涌起不可置信的震惊:“那是……传说中的第十星?!”

  长街上,面对全力爆发的凯瑟琳,七哥已经收敛了笑容,他退了两步,手中匕首如风车旋转,发出呜呜的呼啸声。

  房顶上的九哥,不知何时出现在地面上,盯着凯瑟琳上方的星辰看了一会儿。然后他沉默着摘下自己头顶的草帽。

  编织草帽所用的一根根竹丝,在九哥手中自行抽离、分解、然后又重组,转眼之间,便从一顶草帽,变成一根淡青色泽的竹子质地的锥子。

  九哥手握竹锥,安然站在原地。

  和气势愈盛的七哥相反,九哥没什么压迫力十足的气势,可他那冰冷无波的眼神,却让凯瑟琳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哎呀哎呀,这是要干嘛。打架吗?”

  “老十二,你回来啦,哪找来这么一个可怕的小萝莉呀?咦,这好像是妖精一族的星术……”

  又两道身影嘻嘻哈哈地出现在这条街道上。

  “最喜欢打架胡闹的十哥和五哥也来了。”阿巴岩已经痛苦地捂住了脸,“这下惨了,喂,凯瑟琳小姑娘,快点把你的星术收起来!哥哥们最讨厌有外人在净土村落里随便动手了!”

  凯瑟琳盯视着眼前的四名强敌,并没有收手的意思。冷冰冰地说道:“位面世界还有很多人在等着我和爸爸。我们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受气的!你们最好收回侮辱我爸爸的话!”

  凯瑟琳的心态,其实并不是完全理智的,之前她挂念着父亲能否康复。如今又挂念着位面世界的亲人们。

  再加上之前和罗切斯特的战斗中,凯瑟琳几乎以为自己失去了父亲,如今失而复得,更加不容许他人轻侮。

  在凯瑟琳心目中。父亲就算暂时输了,依然是位面世界的英雄,如今只是暂时退败而已。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这时候,又一名容貌肃穆的青年人出现在街道上。

  这人的威望似乎很高,阿巴岩立刻行了一礼:“三哥,你来了。”

  那人点点头,目光径直落在凯瑟琳身上。这样一来,三哥,五哥,七哥,九哥,十哥,五人从各个方位盯住了凯瑟琳。

  刚来的三哥眼皮微抬,盯着凯瑟琳头顶越发狂暴的星辰投影,看了一会,目光微微闪烁着。

  片刻后,他简短而有力地说:“不要伤人,但要先把这姑娘制服住。动手。”

  话音落下的瞬间,无道磅礴到无法想象的力量凭空而生,从各个方向挤压而来。

  凯瑟琳瞬间就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好强!怎么会这么强?”

  凯瑟琳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她感到每一道挤压之力,都不比状态全盛的自己差,而且变幻无方,在力量的运用上,显然比自己高明得多。关键是这五道力量彼此配合,默契绝伦,凯瑟琳催动星术想要抓住其中一个硬碰一记,却发现五道力量彼此穿插交错,根本无从着力!

  这是……战阵?凯瑟琳心中有些明白过来。

  可是现在才明白,好像已经晚了。这五道力量并无杀意,却带着高高在上的盛气凌人,要将凯瑟琳直接束缚住,并完全封住她的星术,让她短时间内无法动用力量。

  凯瑟琳满心不甘地感受着那无可抗拒的五道大力,从各个方向而来,然后在即将碰到自己的刹那——

  戛然而止。

  “……咦?”压力骤然消失,好像巨浪来袭,又倏然退去。凯瑟琳不由愣在当场。

  只见联手并进的五哥和十哥身前,多出了一道身影,那是一个身穿红袍的杜兰德,正手持橘焰鬼斩,挡在了两人面前。

  另一边,七哥手中的匕首,正在一个金袍杜兰德的喉咙上,只要再动一下,就能割破这金袍杜兰德的咽喉。可七哥没有继续动作,因为金袍杜兰德手里也有一柄匕首,璀璨而妖异,正静静对准七哥的心口。

  九哥脸色依然冰冷淡漠,他缓缓收回手中的竹锥,看着竖立眼前的一柄巨大如门板的黑色巨刃。

  黑刃倒插在地面上,一个身穿黑袍的杜兰德,幽然从刀身背后转了出来。

  而杜兰德本人,不知何时已来到女儿身旁,伸手抓住了唯一突进到凯瑟琳面前的三哥的手腕。

  此时三哥的手掌,距离凯瑟琳的额头只有一拳之距,如果杜兰德稍稍慢半拍的话,凯瑟琳已经被击晕过去了。

  “我……确实失去了战斗之心。”

  杜兰德看着三哥肃穆的脸庞,轻声说,“就像你们说的。我的力量正随着本心在自我崩塌。说我是废物,我不否认。但这不代表我能容忍自己的女儿被人欺负。”

  三哥被杜兰德抓着手腕,依然肃穆沉着,淡淡地说:“……刀化分身,操纵分身如操刀,你这招很不错。”

  话音刚落,扑哧一声,杜兰德的后腰被人用手刀洞穿。

  三哥的身影悄然消失,又在杜兰德身后悄然浮现。

  他的速度简直快得离谱,直到攻击完成。身形的移动才滞后地显现出来!

  “杜兰德!”斯内尔脸色苍白,大喊一声。他根本没想到才刚进村子,事情就会演变到这种境地。

  阿巴岩一把拉住了斯内尔,冷冷地说:“别过去,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可是杜兰德他——咦?”

  斯内尔看到,被三哥洞穿的那个杜兰德,正慢慢地虚淡下去,最后宛若泡沫,啵的一声爆开来。

  三哥缓缓收回手掌。偏头看去,说:“这是什么,幻术吗?这样的战斗法师倒是第一次见。”

  只见杜兰德完好无损地站在街道上,刚才被击溃的只是一个幻影而已。

  三哥旋即摇了摇头:“不过即便如此。失去了战斗之心是不争的事实,这样的你已经废了。你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杜兰德拉着女儿有些发凉的小手,看着眼前这些战斗法师同族,忽然笑了:“就算失去了战斗之心。也是对罗切斯特的战斗之心。”

  说到这顿了顿,杜兰德眼中迸射出浓烈的煞气来:“对于你们,我可从没觉得自己会输啊。”

  ……

  净土村落最中心的一个院子里。错落着十三间小茅草屋。

  此时此刻,一个生着乌黑头发和雪白眉毛的青年,正凝望着杜兰德所在的长街,面露微笑:“这一代的吞噬与审判者有些特殊啊,他好像还不会用审判者的真正力量,却已有如此实力了。”

  青年顿了顿,对身旁一间茅草屋里说:“老大,你觉得怎么样?老大,老大?”

  房里没有回应。

  黑发白眉的青年愣了一下,旋即脸色惨变,急忙起身冲进小茅草屋,却发现房间里早已空无一人。

  只有门边的泥地上画了个鬼脸,旁边歪歪扭扭写了行字:“手痒了,管他三七二十一,先让我和那个有趣的审判者打一场再说吧!

  而为了不让总是拦着我不让我打架的可恶的老二你再一次在战斗的最关键时刻打扰到我——很抱歉,要关你一小会儿喽!”

  “你……妹的……混蛋老大!”排行老二的黑发白眉青年低声骂了一句,然后就被一个陷阱监牢牢牢困住了。

  ……

  与此同时,长街上。

  杜兰德正脸色诡异地看着刚刚出现的一道身影——从三哥、五哥、七哥、九哥、十哥、还有阿巴岩他们,见到那人后的反应来看,眼前这人,应该就是神秘的十二兄弟里的大哥了吧。

  可为什么看到这人的刹那,自己已经失去斗志的枯寂无波的心中,会有一种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的荒谬感呢?

  “爸爸,我们果然来错地方了,这里根本没有一个正常人呢。”凯瑟琳也呆呆看着那人,喃喃地说。

  只见那人长发如瀑,腿长腰细,身穿热裤和背心,露出大片晒得棕黑的光滑皮肤,还光着脚丫。

  俏丽的脸蛋上挂着二.逼兮兮的笑容,那人看着杜兰德,大声说:“来吧,和姐姐我好好一决高下吧!”

  姐……

  听到这个自称,还有对方的嗓音,杜兰德刚刚酝酿起来的一点杀气,顿时土崩瓦解。谁能想到,十二兄弟中的“大哥”,居然是个女的!(未完待续。。)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